锅铲皇后 第六十五章
  柳九九目瞪口呆,如五雷轰顶。她……她没作梦吧?!她脸色惨白,吞了口唾沫,问道:「你不是开玩笑吧?」
  周泽一脸认真,「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
  她面容呆滞,点头。
  周泽深吸一口气,问她,「本王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就对本王没有一点感觉?」
  她面容呆滞,再次点头。
  他终于忍无可忍,一拳头砸在她身后的木柱上,硬是将实木柱子砸出一个坑,木屑飞溅,吓得襁褓中的小皇子「哇」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柳九九抱着孩子,往后退了一步,看怪物似的看着他。
  周泽一把从她手里夺过孩子,塞给一旁的老妇人,拽着她的手朝前院走。
  他停在一棵大榕树下,转过身,再次问她,「你真的对本王没有一点感觉?」
  她吞了口唾沬,怯怯点头。
  周泽心中不服,问道:「这次回来匆忙,本没打算带你离开,只是想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谁知居然看到皇帝那样待你。」

  「我很好,过得很好。」柳九九央求他道:「求求你,不要打扰我们一家四口的生活,如果你放我们回去,我保证让皇上赦免你的罪。」
  「柳九九,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可知道当本王看见你腹疼时,你知道本王多揪心?本王巴不得替你疼!可周凌恒他做了什么?他不顾你腹中的孩子,也不顾及你腹疼难忍,让你下厨做菜,他的心是铁石做的吗?」
  柳九九听了他的话却觉得好笑,替她疼?排骨大哥才是真正替她疼的人。她问:「你就是因为这个,因为他对我‘不好’,所以才想带我离开?」
  周泽知道这个理由荒诞,但事实如此。他点头,语气无比坚定而沉重,「是。」
  当他作出要带柳九九离开这个决定时,跟着他多年的下属都以为他疯了。
  没错,他是疯了,为情所疯,为相思所累,感情这东西一旦爆发,就再也难收拾。说来奇怪,他居然觉得从前的宏图大志,居然比不上和她一起坐在灶台前吃锅巴饭。
  跟她坐在灶台前,围着一碟清蒸鱼、一小碟腌菜,端着一碗红薯锅巴饭吃时,他无比满足,觉得人生追求就该如此,那种心灵上的满足,不比雄图霸业带来的满足感差。
  温柔乡,英雄冢,如今他终于明白,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句话的真正意思。
  他现在陷进美人关,再难走出去。
  柳九九看着他,忐忑道:「其实你误会了,排骨大哥他待我很好,这个世上没有比他待我更好的人。正是因为我腹疼,所以才坚持我下厨。我生有一种怪病,身体疼痛难忍时,一旦下厨炒糖醋排骨,身体立刻不再疼。」她不可能告诉他她和周凌恒的秘密,遂这样模棱两可的说着。
  她眨着一双乌黑清湛的眼睛,无比认真看着他,顿了一下又说:「你,能理解我这种怪病吗?不是排骨大哥对我不好,而是不得已而为之,难道你没发现,我从厨房出来后就不疼了吗?」
  周泽怔住,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所以是他做了多余的事情?到头来反倒是他添乱了不成?
  柳九九见他怔住,径自又道:「你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不是占为己有,而是看对方幸福。」
  她讲起大道理来,「你如果真的喜欢我,那就放我回去,如今我已是个当娘的人,你忍心拆散我们一家吗?」
  周泽双眸血红,急躁地拽住她的手腕,「九九!」
  她抿着嘴,缩着脖子哆嗦。
  他见她缩着脖子有些害怕的样子,松开她,语调总算放轻了一些,「你,真的这么怕我?」
  她楞了一下,旋即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周泽的心脏似乎被抽了一下,内心受到巨大冲击。他在一旁的石头上坐下,低着头沉默了大概一刻钟,才抬起一双通红的眸子,用平静的口吻道:「我明白了。」
  他说这四个字时,几乎用足毕生的力气,才战胜内心的自私和欲望。
  他深知自己不是个心宽的好人,别人一家团聚与否,于他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可当他看见她那样惧怕他,石头心如泥土一般稀里哗啦碎裂开来。
  他此刻才明白,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唱独脚戏,一场形单影只的独脚戏。
  悟了,真的悟了。
  她同自己在一起,不会快乐。
  她有丈夫,有孩子,有属于自己的小厨房。而他呢,不过是她曾经款待过的一个食客,仅仅只是食客罢了。
  柳九九怯怯地看着他,见他神色哀伤,莫名生了几分恻隐之心。她不知道是自己说了什么话才惹得他那么不高兴,但眼前这个人到底是救过她,再怎么样救命恩情不能忘。
  她蹲下,胳膊枕在膝盖上,仰着下巴看着坐在石头上的他,安慰他道:「其实我觉得,你这个人并不坏。你不需要做一个好人,只需要做一个不随便欺负人的人,你就会活得很快乐。」她顿了片刻又说:「其实,做人嘛,最主要是开心。」
  周泽神色黯然,好半晌才说:「你说了这么多话,不就是想让本王放你回去?好,本王放你回去。」
  柳九九眼神顿亮,不可置信地道:「真的?」
  周泽深吸一口气,苦笑道:「不然呢?让你一直恨着本王?让你一辈子怕着本王不成?」
  柳九九雀跃道:「你是好人,皇叔,你真的是个好皇叔,你跟其他那些坏人不一样。」
  周泽起身,将蹲在地上她也拽起来,温声说:「那你现在知道,本王是喜欢你的了吗?」
  她楞了一下才点头,「知道了。」
  周泽如释重负,欣慰笑开。知道了,她总算是知道了。
  他这般大费周章,所以到最后,到底是为了什么?
  等喂饱两个小家伙,周泽便差人将他们送回宫。
  柳九九回到宫门口,邓琰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从她手里接过两个孩子,抱在怀里,感叹道:「想不到南王竟是个痴情种。」
  「你都听见了?」柳九九问道。
  邓琰点头,「嗯」了一声,「听见了。」
  一路上柳九九仔细想了一下周泽的话,她虽惧怕他,但她打心底觉得,他不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至少,他曾经救过她的命,如果不是他,她跟两个小家伙早就葬身山崖。
  周泽远远躲在树后,目送柳九九被轿辇抬进宫门。柳九九在上轿辇前,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他的心跟着一跳,是在看他吗?她是不是对他也存着一丝好感?
  直到柳九九的身影消失在宫门口,他仍旧杵在原地,久久不愿离开。他微微拧眉,揉了揉闷疼的胸口。
  喜欢一个人,念着一个人,原来是这种滋味。
  南王周泽带人擅闯皇宫之事,群臣上奏请求圣上严惩,就连素日维护周泽的大臣此刻也见风使舵,参了周泽一本。
  鉴于周泽曾救过柳九九性命,周凌恒不予追究。皇子降生,皇帝有后,举国同庆,周凌恒为绝后顾之忧,特下旨意,此后三十年南王周泽都不得再入京城。
  小皇子满月宴上,皇帝宣布册封他为太子,从感业寺病好归来的太后含笑看着这一家四口,皇后一口气就生下双胞胎,是个能生有福气的,她巴不得帝后感情再好一点,给她多添几个孙儿孙女,至于给皇帝充实后宫什么的就算了吧。
  看着夫妻俩含情脉脉相视的模样,欸,看来她明年再抱一个孙的心愿,应该能达成……
  四年后,禹南城开了一家叫「双九馆」的食肆。
  双九馆以红薯锅巴饭、清蒸鲫鱼闻名。
  当然,双九馆最特别之处是掌杓的厨子风流倜傥、外貌英俊,而双九馆的两个伙计更为特别,分别是一头老虎和一匹灰狼。
  起初食客还惧怕这一虎一狼,不过当他们看见系着红头巾的老虎和狼头顶餐盘,迈步来上菜时,又觉得滑稽刺激。
  双九馆除了英俊倜傥的老板和一狼一虎外,再无其他伙计。
  要想吃霸王餐?呵,先问问老虎伙计和狼伙计依不依。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