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出头天 第四十二章
  「不怕王爷将你腰斩了?」他的女人不许别的男人碰,秦王的醋劲不小。
  「……」王爷,你没这么狠吧?
  「还有多久到出口?」感觉走了很久,有半座城了吧?
  「半个时辰。」
  「你的半个时辰还是我的半个时辰?」她的半个时辰可能走不到三里路,而侍卫们已经在十里外。
  「……」他又无语了。
  「罢了,让脚程快的先行一步,到了地道外看有没有树木、布条,做几顶抬轿再回来抬人。」不然以她和荷叶、荷心的速度,走到天亮都出不了地道。
  「是。」王妃果然急智。
  不用等脚程慢的女眷,一群人先行出了地道,照王妃的吩咐做了三顶抬轿,这群人再回来居然花不到两刻钟。
  这时,一向自以为脚力不错的成清宁十分汗颜,原来真是她拖累他们了,如果不用带上她,如今他们不仅出了城,还走了好长一段路吧!军旅出身的男人的确耐力惊人。
  「王妃,前面就是慈云庵了,你可以在庵里住一夜,明天再起程……」有替身在王府遮掩,应该能拖延个两、三天。

  「连夜赶路,我们不赌万一,王爷还在路上等我。」她不能让桓哥哥等太久,要赶紧追上他。
  「属下怕王妃的身子支持不住。」她太纤弱了,腰肢细得一只手就能折断,她能禁得起马车的颠簸吗?
  「我能撑得住,走。」
  「是。」
  因为王妃的一句话,三百名侍卫护送的王府车队迅速地远离京城,在快到下一个城镇时又化整为零,分批进入,购买所需的物品各自乔装,没过夜又匆匆离开,赶赴下一地点。
  因为人数众多,他们伪装成运载香药要到北方贩售的商队,再从北边买齐皮毛回京里卖,一路上他们走得很急,几乎没怎么停下来打尖,王妃和丫头们吃睡大多在车上。
  明叶、明心还好,她们是习武之人,过惯了这种三餐不定的生活,不睡也是常有的事,因此习以为常的照常作息。
  可是荷叶、荷心就惨了,越到北边水土不服的情况就越严重,一开始只是人无精打采、提不起劲,后来上吐下泻,吃不下东西,用了药还是病恹恹的,脸色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成清宁大概是天生庶女命吧!除了肠胃有些不适、人不太有精神外,倒是没什么不适,就是心急,急着想见到分别月余的丈夫,向他诉说离别之苦,以及相思几斗。
  「王妃,看到明月城了。」侍卫兴奋地大喊。
  「王爷,他……他在城里吗?」说好了在这里等她,他会不会等不到她就拔营走了?
  秦王夫妇从头到尾都计划好了,两人同时离城是不可能的,便让秦王藉着领兵先离开困了他三年的城墙,王妃为饵引开皇上的注意,让他不再关注他认为有威胁的秦王。
  他们都料到皇上会以陪伴太后为由头将王妃禁锢在皇宫高墙中,因此先安分几日再以太后为突破口,利用太后的思子之心放王妃出宫,而众所皆知王妃很爱银子,她要赚钱谁敢栏?
  一环扣一环紧紧相扣,秦王是唯一的变数,男人若变心了,十匹马也拉不回来,任凭女人深情呼唤,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笑拥新欢。
  不过,这变数显然也不存在——
  王爷不在城里,他在城外迎接他的王妃。
  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五个人、六个人……一个个脸上带笑的侍卫向左右移动,直到最后一个铁塔似的壮汉笑着退开,一名身形昂立的男人朝她走来。
  「桓哥哥,你的腿……」能走了?
  走得不快,但一步一步走得很稳的皇甫桓走到妻子面前,他神情欢喜地凝视着她,「宁儿,你来了。」
  「桓哥哥,我来了。」她眼眶发热。
  「说好了等你,你不来,我不走。」他一直很不安,怕她来不了,计划再周详也有可能出纰漏。
  「我不能让你等我太久,我日赶夜赶,只想快点到你身边。」见到他,她可以彻底放松了。
  「你瘦了。」两颊明显消瘦了几分。
  「你也没长三两肉,就身子看起来结实了些。」气色还不错,没有刚祛毒完那时的苍白了,皮肤也黑黝了。
  「宁儿……」他低声地轻唤。
  「桓哥哥,你想不想我?」北地的风,有点大。
  「想。」
  「我也想你,不过……你在等什么?还不来抱我,想让我等到天老地荒呀!我快冷死了。」夫妻都当了还装什么矜持男。
  「河东狮吼……」听到熟悉的娇嗔声,皇甫桓欢快地笑了。
  「你说什么?!」她哪里凶了,分明温柔似水。
  男人的双臂张开,抱住娇软身躯,狠狠地像要将她揉进身子里。「我以为我不会想你,但我错了。」
  「勇于认错是好事。」鼻子一酸的成清宁反手搂住他,眼中泪水已经泛滥成灾,怎么也止不住。
  「我真的好想你,想得恨起我自己,为什么把你留下。」
  他应该带她走,没有她在身边,他居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整天想着皇兄为难她了吗?她是不是能顺利出城……
  「以后我们再也不分离了,你走到哪我跟到哪。」她要当他的影子,形影不离的缠着他。
  「好。」都依她。
  「你的腿都好了吗?」他能站了,肩直腰挺。
  「嗯,好了,不过不能走得太快,得照你说的复健,我早晚半个时辰练习走路,如今我能走上几里路。」再给他一个月就能恢复往日的矫健,上马杀敌、下马数敌人的头颅。
  「接下来我只要调理你的脸就好,我一定能把你治好。」她怎么觉得好累,浑身没劲?
  「我相信你。」妻子的话要听得,女四得。
  「唔,接住我,我想睡……」一放松,紧绷了一路的成清宁顿时软了身子,倒入丈夫的怀中。她不是铁打的,积累了所有疲惫,为了赶路她硬撑着,撑到身体的极限,直到它发出警讯。
  「宁儿、宁儿,你怎么了?!快醒醒,回答我,君无恙,马上给本王滚过来——」她生病了吗?还是受了什么伤没说……该死,他竟然没发现她不对劲!
  皇甫桓一声大吼,远远退开坐在不远处休息的侍卫们忽地一跃而起,个个面露杀气地紧握腰间的兵器。一名俊逸男子悠然踱步,瞄了一眼便扭头。
  「不过是几天几夜没睡罢了,死不了,让她睡一觉就好了。」这个女人不论走到哪里都是麻烦。
  「睡着了?」皇甫桓愕然。
  「你自己算算,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这里得多拼命,她不是你带的那些兵能日夜行军,撑到现在才倒下已令我另眼相看了。」以女子而言,她有令人敬佩的毅力。
  看着妻子眼眶下方的暗影,心疼不已的皇甫桓好不怜惜,一把将她抱起。「好好睡,宁儿。」
  「要不要我帮忙抱她,你那双腿还是不要太用力比较好。」他可不想快治好了又变成瘸子,得打断骨头从头治。
  「不用。」他抱得动。
  皇甫桓怀抱着妻子往黑色骏马走去,他一脚踩在马蹬上俐落地上马,丝毫不曾惊醒怀中的人儿,她嘤咛一声偎向他怀里。
  当她睡醒之后,全新而精彩的生活即将展开,她还不知道,自己和王爷又将成为西北的传奇,人人说着:王爷是西北的天,王妃是王爷的天,王爷有了王妃才是西北的王……
  如今秦王双腿能站,战神回归,震慑四方邻国,远在京城的帝王更是鞭长莫及,直到宾天都还后悔着当初怎么把这个弟弟送出京城、怎么让那古灵精怪的王妃逃出掌握……
  但那都已是后话,此时的京城一阵大震动,秦王妃在离开王府十天后,皇上的探子才发现异样,经仔细一查,王府内的王妃居然是假的,真正的秦王妃去向不明。
  皇帝下令,大肆追查。
  但是还能查出什么吗?人早就远走高飞了,就剩下一问三不知的仆婢,以及主人不在的王府。那几日,全城戒备,任凭皇上再如何怒不可遏,却也无济于事。
  接下来他将时刻惊惧着这个皇弟会如何出招,他的龙椅,还能坐得稳吗?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