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敌妻 第三十八章
  接着,商涟衣从林大夫口中听到,因为金德和楚王挂勾一事,盖到一半的义庄停工了,成为废墟,她觉得很可惜,滕誉于是决定让义庄起死回生,让她尽情做好事,在义庄还没完工前,就先以众生医馆的名义,定期发放粮米给贫苦百姓。
  想当然耳,商涟衣做善事,人人都会跟着夸赞到滕誉,这反而让滕誉相当不高兴,他好像成了大善人,一点都不威风凛凛了,商涟衣暗暗偷笑,知道他就是别扭,她可是恨不得让天下人都知道他的好。
  而宛娘的疯病,源自于她的心病,后来她跟着商涟衣到医馆帮忙,在帮了许多人,做了许多好事后,慢慢解除了她内心深处的阴影,病情大为好转,商涟衣和滕誉都感到很高兴。
  再接着,滕誉二十六岁的生辰到了,皇上本想帮他办个盛大的生辰宴,被他一口回绝,理由是他不想被当成猴子般被人观看,也不爱繁文缛节麻烦死了。
  商涟衣却仍是想帮他办生辰宴,他对她是那么好,把她捧在手心上,为她开医馆和义庄,让她尽情做她想做的事,她真想为他做些什么,加上这阵子她忙碌忽略了他许多,她想藉着生辰宴好好补偿他。
  于是,商涟衣偷偷筹备着他的生辰宴,给他一个惊喜。
  滕誉这天一早出门,她后脚便找上宛娘,问着宛娘该为他烧什么菜才好,最后商涟衣做了一桌她的拿手好菜,也做了他爱吃的北方面点,深怕自己做的不够,她拚命的做,一张桌子都快不够放了。
  「王妃,王爷回来了!」杏儿接到门房的通知,赶紧来厨房通报。
  闻言,商涟衣朝丫鬟们嘱咐道:「快把这些菜端到饭厅去。」
  宛娘笑着指示道:「不,都端到房里去吧。」
  她朝商涟衣暗示的眨了眨眼,「这种特别的日子你们夫妻就自个儿过,我才不想凑热闹呢。」

  小貂在脚边吵着要商涟衣抱,杏儿捉起他,笑嘻嘻道:「奴婢把小貂带走,要不他打扰到王爷王妃就不好了。」
  两人都暧昧兮兮的眨眼又贼笑的,让商涟衣突然紧张起来。
  怪了,她是在紧张什么,他们又不是没有独处过,但她就是好紧张,今天为了要庆祝滕誉的生辰,她已经打算好了要……
  商涟衣脸红的拍了拍脸,慢慢的走回房间等滕誉进门。
  不一会儿,滕誉踏进房里,「刚刚我遇到宛娘,宛娘说你烧了菜,要我快回房吃……」当他看着一桌满满的菜,怔了住,「也烧太多菜了……」
  商涟衣笑道:「今天是你的生辰呢,你不要皇上盛大的帮你办生辰宴,我就想在家里帮你庆祝,就多烧了一些菜。」
  滕誉不悦的蹙眉道:「不是说了不过生辰吗?」
  「一年只有一次嘛,我想帮你过。」商涟衣按了按他手臂,要他坐下,然后为他夹了细面,一边说道:「这是长寿面,吃了会平平安安到百岁,这面是我和宛娘一起擀的,你可得多吃点。」
  滕誉心里其实是高兴的,但没有表现出来,也怕她做这些菜太费功夫,在她将碗搁下后,他一把捉过她的手看着,「你没弄伤手吧!」
  「我又不会做个菜就切到手……」商涟衣好笑的说,看到他在意的轻抚起她那看不出伤疤,依然白皙的手背,敛下眸道:「你给我的药膏很好用,早都好了。」
  商涟衣至今只要回想起她被金德伤了手背时,他那大惊小怪大吼的模样,心里就觉得好气又好甜蜜。
  她一个抬眼,看到他还在看着她的手,抚着她的手背,不禁害羞起来。
  到底要看到何时、摸到何时呀……她抽回手,将长寿面推到他面前,塞给他筷子,「好了,快趁热吃吧!」
  瞧她那么认真为他过生辰,滕誉只好认真的吃起平安面。
  商涟衣又为他布菜,倒酒,「这几道菜也是你爱吃的,多吃点。」
  滕誉看到小碟子里夹了蒸饺、汤包,终于忍不住对她说道:「涟衣,我一直都没有对你说过,其实你做的北方面点一点都不像我母亲做的味道。」
  「我以为学了有六、七分像了……」商涟衣一脸大受打击。
  「可是,是我喜欢的味道。」滕誉朝她一哂,然后低头吃起碟子里的吃食,不再说话了。
  商涟衣相当意外,难怪她问宛娘她学的像不像时,宛娘都笑笑的说王爷爱吃就好了,原来是这个意思。
  她想,属于他母亲的味道会永远留在他的记忆里吧,但是她的味道会一直陪着他的,她会一直做给他吃。
  商涟衣泛起一笑,也动起筷子吃起来。
  在两人吃得差不多时,滕誉左看右看,什么都没瞧见,故意酸了一句,「说要替我过生辰,怎么都没有我的生辰贺礼?真是太没有诚意了。」
  「当然有了……」商涟衣脸红的搁下筷子。
  「在哪?」滕誉又看了看四周。
  她小声道:「我。」
  滕誉一震。
  「你不要吗?」商涟衣羞赧的瞟了他一眼,又马上低下头。
  滕誉还处于震撼中,他瞅住她看,她都被他看得脸红到快滴出血了。
  终于,他开口道:「涟衣,你到底做了几天的努力,才说的出这种话。」
  「……」还真的被他说中了,她娇羞地瞪了他一眼。
  滕誉得意的道:「这代表为夫驯服你了吗?」
  商涟衣想到他说过要驯服她,让她乖乖上他的榻,她真想摇头否认,但,他确实是用着他爱她的方式,驯服了她的心,让她臣服于他。
  「你说的没错……」她承认了,然后深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道:「不过接下来要由我主动,我也要驯服你……」
  一到床上,她肯定被他吃干抹净,可能连渣渣都不剩,她也翻不了身,她才不想那么屈居下风,不想让这个男人在她面前那么嚣张,她也想要这个男人臣服于她。驯服他吗?
  「这个贺礼真不错。」滕誉挑高眉,他太兴奋了,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叫嚣着,不用多说,他马上坐在床上候着。
  这男人……
  商涟衣看他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她的脸发烫着,告诉自己不能在这节骨眼退缩。
  「躺下吧!」她朝他命令道。
  滕誉马上照做,万般期待她的下一步。
  商涟衣忍住脸红,自抽屉里取来一条长巾,然后爬到他身上,将他的双手捆绑起来,她绑得很紧,不让他挣开,任她宰割。
  滕誉看得兴奋,双眸灼亮的说:「原来王妃喜欢这种特别的。」
  「你不知道,我会的可多了。」她可是有学过勾引男人的招数的,别小看她。
  「是吗?」滕誉不太相信。
  「我会做给你看的!」商涟衣心想着她绝对要驯服他,她要他为她臣服,她开始了下一步,拉开腰带,脱起了外衣……
  等等,商涟衣看着男人毫不掩饰的用着充满欲望的眼神望着她,一副像是要将她生吞了,她微颤的停下手。
  真可惜。滕誉看她停下动作,心里惋惜着,「或者先脱我的也行。」他好心的建议。
  商涟衣不争气的红了脸,想着脱完他的,不就换她脱了,她无法想像与他裸裎相对时会有多害臊,她肯定会先败战的,决定先下床熄了烛火,再拉下纱帐。
  「等等,熄了烛火我要怎么看清楚你的身子……」在纱帐内,滕誉不满的道。
  「住口!」他居然说的出这种浪荡话!商涟衣脸红得快冒烟了,庆幸着在纱帐里黑漆漆的看不清他的脸,要不她肯定会无法进行下去的。
  接着,她拉开他的腰带,脱去他身上的衣袍。
  过了一会儿……
  「涟衣,你确定我们的洞房花烛夜要摸黑进行吗?」滕誉无奈的叹道。
  商涟衣没回话,依然在跟他身上的衣袍抗战,黑漆漆的真的不好脱。
  又过了一会儿,滕誉见她还在试图脱他的衣袍,始终没脱掉半件,倒是一双手在他身上摸得他欲火焚身了,他难耐的道:「涟衣,要不帮我松开长巾,我自己脱比较快……」
  「你不要动!」
  还真是有志气啊!滕誉在心里想着,难得他的王妃那么热情,那么主动,他就稍微满足一下她吧。
  不过,若是让他等太久了,等得受不了了,他可不管了,反正他手上绑着的这块布,是捆不住他的。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