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妻食谱 第六十四章
  余军捧着茶盏呷了一口,片刻以后才说:「往后真打算留在国内发展?」回国前,周睿向他报告了未来斯特的重心,以及他个人的规划。
  周睿回答,「是的。」余军说:「值得吗?」
  周睿抿了抿唇,「余叔,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是不可以用值不值得去衡量。」
  轻柔的笑语从厨房传来,余军不由自主露出笑容,随后又无声叹气,「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商人,同时又是很糊涂的商人。」
  周睿不以为然,他悠悠放下茶壶,「聪明也好,糊涂也罢,反正在我心里,疏影就是无价之宝。」余军忍不住重新端详眼前这个年轻人,眉心微蹙,之后便没有再说过话。
  在余家长辈面前,周睿的表现总是不骄不躁、进退有度,他们虽然没有表态,但对周睿似乎不再像以前那斩钉截铁的排斥,在余疏影看来这是一个重大突破,她坚信再过——段时间,父母就会不计前嫌地成全他们这双苦命鸳鸯。
  事实证明,她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余军是一个极其执着的老顽固,他们两家门不当户不对,对于他来说这始终是一根拔不掉的刺。因此无论余疏影再怎样软磨硬泡、周睿再怎么表现,余军都不愿松口。
  余疏影心里着急,好几次为了这事跟父亲闹起来,最终都被周睿劝服。周睿早知道余军不会这么轻易把掌上明珠交给自己,他虽然同样心急,但胜在沉得住气,也等得起。
  对此文雪莱倒是于心不忍,她对丈夫说:「那两个孩子的感情这么好,你就由得他们吧。反正你到头来还是会同意的,何必做这个恶人去拆散他们……」
  余军静静地站在阳台抽烟,好半晌才略带感慨地应声,「太容易得到的,就不懂得珍惜。小睿太幸运了,总不能让他事事如意,我既然已经做了恶人,也就不介意多做一阵子……」
  尽管情路不算平坦,但小俩口的日子还是过得很滋润,就在他们安于现状的时候,周老太太竟然连招呼也没打一声,只带着一个佣人随行就飞来找孙儿了。

  接到消息,周睿马上丢下工作前往机场,抵达时她们已经等候多时。看见了祖母,他疾步迎上去,「奶奶,您过来怎么也不事先告诉我?」
  周老太太说:「这点小事,用不着麻烦。」
  周睿贴心地搀扶着她,「您先到我的公寓休息一下,今晚我跟您到外面吃饭。」
  「不用了。」周老太太说:「你先把我送到余丫头她家,我得跟她爸妈见一面。」
  周睿瞬间明白祖母的来意,「您要……」
  周老太太说:「最近我老睡不好,心里好像惦记着什么事情,我想来想去,就这么一件了。」
  对此,周睿有几分犹豫,祖母的出现是好是坏,谁也说不准。不过她老人家坚持,他自然不会拒绝,于是陪着祖母选购了几样礼物,随后便出发前往学校。
  周老太太突然登门拜访,余家夫妇倍感惊讶。他们的反应有几分呆滞,周老太太则高傲地抬着下巴,对他们说:「好些年不见,不认识我这个老太婆了?」
  文雪莱最先回过神来,她说:「请进,周老夫人。」
  听见外面传来声响,原本窝在房间上网的余疏影也走了出去,看见周老太太坐在自家客厅,她意外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眼神询问周睿这是怎么一回事。
  周睿早已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给了她一个要她放心的眼神。留意到两个孩子正眉来眼去,周老太太虚咳了声,却没有说话。
  余军的脸色并不好看,他紧闭着唇,也不主动发话。
  长辈不出声,后辈们更加不敢吭声,一时之间屋里的气氛变得相当怪异。沉默之际,周老太太突然叹气,「不是一家人,就不进一家门,我们两家的缘分还真不浅。」
  余军口气疏离地应声,「不敢高攀。」
  周老太太看着他,眼角处的皱纹深深地陷了下去,「看来你对当年的事还耿耿于怀。」余军不否认,客厅内的气氛又凝滞了几分。
  周老太太迳自一笑,「是我的错。当年我心高气盛,确实糊涂……唉,不说也罢……」
  说着,她看向余疏影,「疏影是好孩子,你们不乐意让她进周家的门,我可以理解。这事……我也不会勉强什么。」
  闻言,周睿的脸倏地一黑。
  余疏影睁大了眼睛,她身体一动,文雪莱立即摁住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周老太太吸了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接着才恳切地开口,「这么多年来,我都欠你们余家一个道歉。虽然晚了,但希望你们可以接受。」
  话毕,周老太太站起来,弯下了她那永远都挺得笔直的脊梁,「实在很抱歉。」见状,余军装作无动于衷,但神情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动容。
  文雪莱到底比较心软,她连忙扶着周老太太,「您是长辈,别这样……」
  周老太太倒是坦然,「人谁无过,做错了就得认错,就得改正。我老来生悔,悔了也于事无补,只能道歉。」她的话音刚落,便一室寂静。
  没有得到余军的回应,周老太太也不恼。她很清楚,他们当年所受的伤害并不是听一句道歉就能过去的,于是又重重叹气,「记住了,我就是你们的反面教材,你们不原谅我不打紧,可是不要走我走错的路。」
  不知道过了多久,余军终于开口,「您放心,我绝对不会重蹈覆辙的。」此话一出,周睿就沉不住气了,「余叔,您的意思是……」
  站在父亲身边的余疏影激动的捂着嘴巴,声音有几分颤意,「爸,您的意思是不再反对我们了?」余军瞧了一眼周老太太,语气平缓地说:「老夫人不远千里地前来给我忠告,我总不能不领情。」余疏影扑过去抱住父亲的脖子,「爸,您真好!」
  周睿同样欣喜若狂,当着一众长辈的面,他慎重地许诺,「余叔、雪姨,您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疏影的。」
  文雪莱欣慰地点头,而余军则说:「不要说说而已,我要的是行动。」周老太太笑咪咪的跟着附和,「小睿,你可别让我们失望。」
  周睿郑重地回答,「我知道。」
  事情终于得以完满解决,在小住了一段时间后,周老太太便要回法国了。余疏影特地请了半天假,跟随周睿送她到机场。
  恰逢是阳光普照的好日子,金灿灿的光线透过候机大厅的落地玻璃,随意地洒落在往来匆匆的乘客身上。周老太太不舍地跟周睿拥抱,随后又跟余疏影拥抱。
  余疏影碰上这种依依惜别的场面,免不得红了眼眶。
  瞧见她这副样子,周老太太乐了,她笑道:「我以为你巴不得我走呢!」余疏影说不出话来,只好再度给了她一个临别的拥抱。
  周老太太慈爱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在她耳边说了两句。听完以后,余疏影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她嗔道:「讨厌。」
  周老太太嘴角含笑,视线暧昧地在他俩身上穿梭。这小俩口感情这么好,她是乐见的,毕竟她也期待着抱曾孙呢。
  广播传来登机提醒,周老太太向他们挥手,在佣人的搀扶下,她的身影淹没在人群之中。余疏影仍站在原地挥手,周睿拉下她的手,用力地攥在掌心里。
  站在落地窗前,他们眯着眼睛朝外看一架架飞机冲上云霄,余疏影一手挡在眼前,一手指着窗外那块云团,「你看,那像不像一个心形?」
  「像。」周睿说:「你看仔细一点,旁边还有字母呢。」
  她惊奇地问:「什么字?」
  他搂住她的腰,笑道:「I和Y。」
  余疏影笑嘻嘻地说:「我英文不好……」周睿垂眼注视着她,「我爱你。」
  幸福在空气中发酵,余疏影像踩着粉红色的泡泡云,整个人都飘飘然的。她抿着唇笑起来,接着告诉他,「我不仅看到字母,还看到数字。」
  他挑眉,「什么数字?」
  余疏影举起两根指头,还调皮地弯了弯。
  周睿意会过来,他将耳朵凑向余疏影,「说给我听听?」
  她伸手拢住周睿的耳朵,浓情蜜意几乎倾泄而出,「Iloveyou,too。」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