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丫鬟 第四章
  少爷……没穿衣!
  他一身赤裸,没有任何遮掩,态度倒是坦荡荡,好像他其实穿了隐形衣物一般,大步走了过来,就见某个东西也跟着摇摇晃晃……
  「中衣呢?」怒吼声唤醒她的神智。
  她心慌意乱的转身,髋骨直接撞上未阖起的抽屉,她无声哀叫了一声,但无暇理会疼痛,专心寻找白色中衣。
  「没见过男人裸体?」慎余瞪着那红如石榴的小脸蛋。
  他在自个儿屋里一向随兴自在,同时这也是他吓跑人的手段之一,尤其是年纪较小的单纯婢女,因他如此狂放不羁而哭着逃跑的不在少数。
  这新来的婢女年纪较大,说不定已跟男子有过经验了,成效兴许会打点折扣。
  她不知该怎麽回应,只能迅速摇头。
  「你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应该跟家丁好过了吧?」
  她用力摇头。
  他抓起那代表未成亲的发辫,在手腕上绕了个圈。

  「还是想上我的床?」
  她摇得更用力了,活似个铃鼓。
  「也是。」薄唇靠近如贝壳般的耳,卢燕儿觉得她的耳朵跟他的呼息一样烫。「上我的床没好处,不如去上我爹的床,看能不能帮他生个儿子,母凭子贵,还能得到慎家产业。」
  他的讥嘲让她心头闷得发紧,抬头望向那美如花却是愤世嫉俗的男人,忽地有个冲动想张嘴说些什麽,但想起自己是个哑子,连忙将粉唇闭上。
  青青跟她嚼舌根时说过,小时候的慎余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加上脸长得好看,可说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万人迷,无奈就因为不受亲爹喜爱,性格才逐渐变得乖戾,若是他的母亲未过世,或是亲爹别这麽仇恨他,这样出色的男子,肯定不会是现在孤愤的模样。
  她为他感到心疼,好想握着他的手,温柔地告诉他:「这不是你的错。」将慎夫人过世一事全推到他头上,何其无辜。
  那双眼看透了他。
  这种奇怪的感觉在慎余心中莫名升起。
  从来无人用如此温和柔善的眼神与他对视,像是欲包容他的一切,在他身上罩上一张温柔的大网,将他细细密密的包围,软化他的刚硬,让他的孤单寂寞瞬间有了依靠。
  意识到眼眶竟然发酸,心绪变得异样,慎余恼怒的将辫子往旁扯,辫子离手的同时,卢燕儿人也摔倒在地了。
  他将她视为无物,自个儿动手找衣服穿上。
  卢燕儿忍着痛爬起来,脚踝一阵剧痛让她清楚知道她摔倒的时候,扭到脚了。
  她一瘸一瘸的走近餐桌,从食盒端出早膳摆上,她从他刚才拿水瓢时是用左手,知道他是左撇子,故将箸、调羹放到他的左手边。
  怎知穿好衣服入座的他又是眉头一皱,「谁叫你将餐具摆到左手边来的?」
  她一呆,心想少爷不是左撇子吗?
  但她还是立刻将餐具移到右边去。
  她怎会知道他是左撇子?
  慎余纳闷。
  小时候因为左手拿箸,常被父亲斥责,所以在他人面前,他一向是使用右手的。
  慎余思索了一下,想起他刚才在冲凉时,没注意那丫鬟何时来到身後,故以左手拿水瓢了。
  啧,连在自己屋内都不能轻忽!
  他果然是左撇子!
  听到他心底声音的卢燕儿这才知道,原来他是因为老爷不准许他使用左手用膳,才一直改用右手。
  慎余端起粥,闻了闻。
  又是糊的!
  粗腕立即往左方甩,那碗呈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地,略带焦色的白粥撒了一地。
  他看着那似乎早就察觉到他准备丢碗而狼狈往後跳开一步的丫鬟,眸中还闪着惊悸,狐疑她竟然洞悉他打算将粥撒在她身上的意图。
  这应该不可能,他每次发现粥烧糊,丢碗时,每个丫鬟都哭天喊地的,没一个躲得过,一定只是碰巧而已。
  卢燕儿真庆幸她能读心,知道他的想法,否则这粥撒在身上,不烫出水泡才有鬼。
  桌上有几样配菜,分别是豆腐、花生、葱油鸡跟酱瓜,慎余单手托腮,手指往花生的盘子一弹,卢燕儿知道那盘子要朝她飞过来了,但这次不能闪,不然疑心病重的慎余会知道有问题,只好硬生生承受。
  盘子打中她的手臂,好死不死敲到关节,她痛到脸色发白。
  果然是巧合。
  慎余这才放下戒心。
  他吃掉了半盘的葱油鸡跟豆腐,酱瓜则是动也不动。
  用完早膳之後,他没再搭理卢燕儿,径直走向了右侧书房。
  她一拐一拐跟上,但书房门却是当着她的面关上,险些撞着了她的鼻尖。
  当房门关起时,她听到他心里说着:「这丫鬟笨,应该欺负个两天就会走了。」
  卢燕儿闻言一愣。
  莫非,他的粗暴行径,都是为了将人赶走,并不是因为内心不平不满,所以抓奴才撒气?
  这是为什麽?
  虽然她极力将耳朵贴着门想听清楚他的心音是否会透露答案,可无奈距离太远,只听得见他喃喃读书声,气馁放弃的她只好回前厅去整理。
  今日虽然一直很不顺利,还被骂笨,但她明天一定会扳回颜面,让他明白,她跟以前的丫鬟不一样!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