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哪有这么萌 第三章
  游若雷连出个声音都很困难,究竟两人多紧多贴,他连她心跳变快都听得一清二楚……女性独有的温柔软香,像空气一样吸入他的肺中,他脑中不禁一阵晕眩。
  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乐悠悠关心问:「Boss,你身体好烫……」
  「嗯……」他闷在她的胸前痛苦反应。
  「好像发烧了?」
  怎麽不说他冒汗了,游若雷觉得呼吸变得黏乎乎的,此刻埋在一名女人的胸前……天啊……他今天是衰神临身吗?
  「哈,门打开了。」门外的人如此说,接着就走进茶水间。
  躲在铁柜里的乐悠悠和游若雷大气不敢轻喘一声,深怕被外头的人发现他们。
  「里面没人,会不会是悠悠小妹不小心把门反锁了?」
  「瞧,她连便当都忘了拿。」
  她的便当盒还放在外头……乐悠悠心中正想念她无缘的便当,肚皮很不给面子地响了一声咕噜空响,游若雷成了她的忠实听众。
  好险柜子里光线昏暗,她现在整张脸可是迅速涨红。

  「我把这饭盒拿到悠悠小妹那去。」其中一名男同事这样说着,脚步声旋即离去。
  茶水间还剩下一名男员工,他看着空空如也的饮水机,纳闷搔头。「悠悠小妹忘了加水吗?我来帮她加水好了。」
  躲在铁柜里的两人心跳又更猛了,扑通扑通的大力跳动。
  没别的原因,他们两人躲的铁柜恰好是在储水柜旁边,如果这名男员工开错柜子的话……
  游若雷的脸埋在她胸口上,数着他们两人心跳频率逐渐一致的心跳声,他体内似乎有种异样情绪,像株破土幼苗,羞涩地挣出土来。
  听着那名员工的脚步声来到他们正前方,喃喃自语道:「RO水桶应该是放在这边的柜子里……」
  游若雷此时突然伸出两臂圈住她的腰际,力量之大,像是要将她整个人揉入怀里。为何游若雷会有这种激烈反应,乐悠悠当然不能理解,她甚至被这股彷佛被他独占的臂力吓得两腿发麻。
  外头的人打开储水柜的拉门,打开的声音恰巧盖过游若雷埋在她胸口间闷哼的压抑声。
  乐悠悠回过神,才发现游若雷的双脚已经恢复原状,但是身体却越发烫人,环着她腰际的手臂也松开不少。
  她仔细听着外头动静,确定已没有人的声响,她才轻轻推开铁柜拉门,瞄了瞄外头。嗯,没人了。
  她立刻推开门,跳到外面去,小小空间要塞两名成年人实在勉强,她背後也闷出一身薄汗。
  「Boss……」她跳到外头後才看到游若雷整个情况,她着急伸手拍拍他,担心问:「Boss、Boss……你意识还清醒吗?」
  游若雷脸色苍白,鬓发湿透黏在脸颊上,一张俊容散发着病弱的虚脱模样。
  游若雷隐约听见她的声音,他困难地睁开双眼,深邃湿红的眼眶,似眨似眯,俊眸蒙蒙低阖……那双迷人的电眼,乐悠悠看得一双眼都发直了。
  她从不知道一名生病中的男人,这样毫无防备的表情,居然这麽诱人……两眼视线往下方挪去,虽然他的情况有点令人发噱……但你想想一名生病中的俊男,被置放在狭隘的储柜空间,且还衣裤不整……是不是感觉有点禁忌的危险病态呢?
  她又不小心偷瞄他外露的大腿肌,那身结实肌理,论那光泽弹性,绝对能引无数男女争相犯罪。
  身材真好……大腿线条九十五分、小腿腿肌九十分、腰部线条……发觉自己已经开始对Boss的身材打起分数,乐悠悠赶紧甩开脑中脱序绮想,眼前还是先救人要紧吧!
  「Boss,你暂时先躲在柜子里忍一会儿,我去帮你弄件轻便的衣服替换。」
  她再度阖上门,把Boss关在柜子里,这个举动居然让她有点兴奋呢。
  乐悠悠,你这坏女人,怎麽可以这样胡思乱想呢。
  不过呀,人生有几次能把俊男关在柜子里的奇特经验,对象还是自己的顶上Boss呢。
  嘻嘻,多来几次也无妨。
  在游若雷模糊的意识中,他感觉自己被移动着,虽然脑子里发着高热,他明确感受到自个儿臂弯下倚靠的娇小女子。
  一定是那个叫乐悠悠的小妹……游若雷双腿无意识的走着,刚才似乎被脱去衬衫,连钮扣也被一一解开了。身下是软软的,这好像是他办公室里的沙发……他挪动了一下,觉得很舒服,可是有什麽温温凉凉的水洒在他脖子上。
  「哎呀,Boss你、你别乱动……这样我怎麽喂你吃药。」乐悠悠手忙脚乱的擦着流进他颈项的水。
  「好痒……」游若雷嘟囔了一声。
  乐悠悠擦着水的手势不禁一顿,全身像触电一般。没为别的,只因Boss刚才说那句话的模样好萌好可爱!
  这男的根本是浑然天成的女性杀手!
  先不论他特殊人鱼身分,她从没遇过这样的男人。她印象中的游若雷,有些严肃,但就是一个很容易让人遗忘的长相。
  好归好,以前游若雷在她眼中是一名很普通的男人,她不曾留意过他。而她之所以留在这家公司,是看中它规模小。还有爱普这间公司职员间和乐融融的相处氛围,她非常喜欢,所以一待就是一年多。
  现在回想起来,她开始觉得那是游若雷隐藏自己特质的一种手段。他具备领袖气质,行事风格却十分低调,人与人之间保持合宜距离。
  她低首凝视他俊俏脸庞,指尖勾勒他一头浓密发丝,她瞧见他眼皮底下的眼珠子微微颤动,眼睫轻轻荫落一扇细细羽影。
  Boss,不介意我当一次人鱼公主故事中的王子吧?乐悠悠坏心一笑。
  她将金桔口味的伏冒热饮药粉倒入温水中搅拌,自己先饮了一口,再喂入他紧闭的双唇,嘴对嘴将药水送进游若雷口中。连续喝了两次药水她才喂完。
  她舔了舔有金桔味的嘴唇。这样是谁占便宜呢?
  当她离去的时候,游若雷迷迷糊糊想着:可恶……他珍藏二十五年的初吻,居然就这样被夺走了!
  苦等游若雷一个下午的高尔凡,一走进办公室,就看见他躺平窝在沙发上,一旁的玻璃桌上还放着一盒伏冒退烧药粉和一杯装着水的玻璃长杯。
  高尔凡走近探视,大掌轻按他的额头,确定游若雷退热了。
  高尔凡的触碰使得游若雷惊醒,他张开眼睛,说道:「唔,尔凡……」
  「抱歉,吵醒你了。」高尔凡收回手,对好友说道。
  游若雷起身,「不,没事。」他拿起摆在玻璃桌上的水杯喝了几口,嘴唇上冰凉的触感,令他想起那双柔软微凉的──嘴唇。
  「咳、咳、咳……」
  「你喝个水也能呛到脸红成这样?」高尔凡顺顺他的背,小小调侃着。
  不想让高尔凡发现他刚才想到什麽,游若雷故作镇定说:「我太渴了,一时喝太急。」
  高尔凡见他喝到精光的水,也没表示什麽,看来是信了他的说词。
  「尔凡,下午复试的人你都面试完了吗?」
  高尔凡捶了他肩头一记,「还说呢,下午三十三位都靠我一个人独撑全局。」
  「抱歉,我没想到一睡睡那麽久。」
  「好啦,我也没真怪你的意思,你身体不舒服嘛,这次情有可原,但我要求下次我先轮休!」他和游若雷是同窗好友,但公事上他们划分得很清楚。
  游若雷倒也爽快,「你说了就算。」他站起身,走到办公桌旁,整理桌上一叠厚厚资料。
  见状,高尔凡不禁又重提一事:「我说若雷,你真不打算聘请一名秘书吗?」见他凡事都自己来,着实没个Boss架势。
  游若雷正想回那一百零一句的推辞,整理桌面的手势一停,他想到一个人,一个撞见他秘密的小女人。
  「好。」
  高尔凡为他这句答应,迅速抬眸看向他的好搭档,他是吃错药了吗?若是往常游若雷一定会跟他说:我不需要。
  「你说真的?」高尔凡不确定再问一次。
  「嗯。」游若雷点头,露出一记诡笑。
  高尔凡结识游若雷那麽多年,头一次见识到他的邪恶笑容。
  「我不需要秘书,但我要指派一位贴身助理。」游若雷补充他的条件。
  「你心中已经有内定人选了?」
  这游若雷怎麽发个烧而已,前後感觉差那麽多,犹如惊醒了童话世界的邪恶黑龙。
  「有,一位打杂小妹。」
  他笑了,像个调配毒药的坏心巫婆。这麽说也没错,他确实是巫婆的後代子孙。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