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请躺下 第三章
  这样的循规守礼,及时挽回了在她心中,他已经快坠落到谷底的形象。
  没有刻意为难他,贺兰蝶尾退开来,他也跟着转过身,眼睛紧盯着随着她轻盈的步伐,在背後轻轻摇晃出优美弧度的乌丝。
  「公子的晚膳在这里,请慢用。」把斋饭一一放到桌上,贺兰蝶尾拿起托盘就要离去。
  「姑娘且慢。」
  「做什麽?你真打算勾引我吗?」贺兰蝶尾旋身回来,眼里、笑容里充满着调戏。
  「姑娘不是说,想要吸在下的精血精元吗?为何突然转身就要走了呢?」
  她拿他闹着玩,他也拿她先前的胡说八道巧妙还击。
  更何况,他竟莫名产生想要将她留下的念头。
  就当作慰劳下自己,被迫留在这山间佛寺无聊发霉数天,正好拿她调剂一下,当奖赏玩耍片刻好了。
  「我吸你精血时会把你弄得好疼的,还是先用下了迷魂药的斋饭喂你,等你吃到晕头转向,我再回来享用,懂?」那几声银铃一般,敲出清脆撞击声的咭咭娇笑,依旧不含半点正经。
  「姑娘,请揭开那两个瓷盅的盖子。」这回男子放弃陪她胡扯胡诌,突然提出古怪要求。

  「咦?里面有什麽?」毒虫还是毒蠍?
  他是欠下太多风流债,得罪寺中女尼太多,对自身的无耻下流很有自知之明,才准备拿她试毒吗?
  「姑娘方才不是说,在斋饭里下了能让我对你迷得晕头转向的迷魂药吗?怎地反倒问起我来了?」一柄摺扇滑出衣袖,唰的一声展开,男子凤目含笑,摇动扇子,鬓边细碎墨丝随风微微飘扬。
  等等,她啥时候说过下了迷魂药,要把他迷得晕头转向的?
  他绝对是故意曲解,故意逗她玩儿。
  自作孽不可活,谁叫她一进来就胡说八道?现在好了,被人家反过来捉弄,弄得进退不得。
  他想看她慌乱跳脚,或狼狈落跑,承认输给他的模样,她偏不让他如愿。
  鼓着粉嫩腮帮子,贺兰蝶尾懒得纠正他,倔强咬唇,她朝桌上两个瓷盅同时伸出手。
  管他里头装有毒虫还是毒蛇毒蠍,她要被咬死了,这笔冤帐就算在他头上,咽下最後一口气之前,绝对要发下毒誓,跟在他身边带衰他一辈子!
  可瓷盖离了盅,并没有瞅见半只外形丑陋的毒虫毒物,只有──
  「公子,你吃得好补耶!」
  两大盅药味浓厚,光看汤里的数味药材就足以称得上十全大补,保证他两盅先後灌下腹,两管鼻血立刻从鼻孔流出来。
  「姑娘能否帮在下一个忙?」
  「你要我帮你喝掉这两盅玩意儿?」没门儿,她要答应,到时就换她鼻血狂喷。
  「非也。姑娘尽管挑喜欢的那盅喝,便算在下欠你一个人情,日後若有必要,在下定当涌泉以报。」
  「这样啊……」有人请她喝补汤,还说要报答她,何乐而不为呢?贺兰蝶尾在他对面的位子坐下,补汤配美男,真是妙极妙极!「公子之前就认识住持师太?」
  「不认识。」
  「不认识,师太还特地叫人为你熬这麽两大盅补汤?」
  真可惜,还以为他跟住持师太之间会有点惊天动地、惊世骇俗,又见不得人的什麽呢。
  「是同行的……友人怕我身子太弱,出门在外会染病,才特地拜托住持师太叫人为我熬制药膳。」友人两个字,他喊得不情不愿,但其中缘由他没打算告诉她。
  「哦,就是那位带着夫人同来的贵客是吧?」
  听说,那位公子相貌比起眼前这位要多了几分灵稚未脱,然而却早早便娶了妻。
  眼前这位,家中怕也早就有正室和几名锺爱小妾了吧?
  古怪,有一点点古怪,一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已经有了三妻四妾,她的心就添上一阵闷堵窒碍。
  爽口山药片被一小口一小口地咬进嘴里,越是搞不懂心中所想,就越是想去弄懂它,贺兰蝶尾乾脆抬头瞅向眼前的病弱公子,半开玩笑地道:「公子也娶妻了吧?」
  「在下仍未娶妻。」他不知为何要回答她这种问题,只是被那双水灿灿的眼眸瞅着,不假思索就给出了她想要的答案。
  「咦?怎麽会那、那……咳咳,公子,你那位友人对你这麽好,不会其实你们是……」
  他多大?二十七?二十八?到了他这种年纪还不娶妻,肯定有鬼。
  「我与那人并非姑娘所想那般,还请姑娘不要胡思乱想。」
  「不要紧,我懂、我懂,有些男人虽娶了妻,但不过是障眼法,背地里还不是照样偷着玩?」呵呵呵……
  就算知道他喜欢男人感觉很糟糕,但心情却有些豁然开朗。
  贺兰蝶尾只顾着调戏病公子,不小心将红枣塞进嘴里,红枣的甜味全熬煮出来在汤药里了,果肉只余下使人眉头一蹙的可怕酸味。
  「……」你懂个屁!瞅着她强忍着笑,又因酸枣之味频频皱眉,压下心里的怒气,口露风凉言语,暗讽她活该。「姑娘是寺中之人?还未剃度是因为仍在带发修行?」
  就那张可爱娇颜来说,他能给个十分满点,这也算是她唯一的可取之处了。
  试想,若这麽一个如花俏丽的小姑娘剃度成了尼姑,那该有多可惜,他禁不住为心中那份惋惜,多瞧她几眼。
  「才不是呢。」她欠缺慧根,又对这个俗世深爱得紧,暂时没有萌生蠢念,想要出家为尼。贺兰蝶尾转念一想,她是不是跟他聊太多了?皱了皱鼻子,「都说了我是山野精怪,特别锺爱你这种病美公子哥,才会现身想要吸取你精血精元。」
  「我看今日姑娘吃得太饱了,不如改日再来吸我的精血,如何?」男子淡淡道。
  她比他想的还要活泼,叫人忍不住被她吸引……很可惜,他实在不愿与她牵扯太深。
  见她已把补汤喝光光,里头能啃的药材也全部吞食入腹,既然她吃饱了,就该赶紧拍拍屁股走人,还他一片清净。
  「好呀,你要多吃点,把身子养壮一些,在你离开樊安寺之前,我一定来找你吸个饱。」
  这话不过是不负责任的胡诌乱扯,贺兰蝶尾很笃定,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与这位病公子产生半点交集。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