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娇皇 第二十三章
  那件事是太后一想起来就心痛的恶梦,只是这些年来,女儿刻意在额前蓄发,加上涂了粉妆,看不出来,她也才几乎忘了。
  「太后!把她额前的发拨开,你就会相信我说的话!咱们东风皇朝怎么可以让一个妖魔鬼怪来治国?」钧王再次怒声狂吼。
  他说得如此坚定,太后不禁动摇了,毕竟谋反弑君是多大的罪,总不至于愚蠢到拿自己的项上人头开玩笑!
  她转头看向扶着她的可人儿,「言儿……」
  惨了,她的额际哪有疤呢!
  「简直胡闹!」曾子璇过来踹人。
  言宣儿吞咽了一口口水,心里直打鼓。怎么办?一旦太后发现她额上没疤,钧王要杀她就师出有名,而她也许还会被当成妖怪火烧,怎么办?
  她惊惧的看着一直站在她身前却没有说话的严伦。他知道她不是金言,还有曾子璇也是啊,他们怎能如此气定神闲?
  「好,为了证明她的确是女皇本人,太后,请由我来吧。」严伦先询问太后,见她点头后,平静无波的黑眸才对上言宣儿惊恐又困惑的眼眸。
  「你本来就是真的女皇,但为了让钧王闭上嘴巴,就请你包容了。」
  语毕,他伸手拂开她额前的浏海,再看向她身后的品淮一眼,她立即明白的走上前来,拿出袖里的丝巾,「冒犯了,陛下。」她轻轻的擦拭,在将一些粉卸掉后,她先行礼,再退后一步。

  钧王瞪着女皇的额际,上方竟然真的有一道隐约可见的淡淡疤痕!
  他脸色悚地一变,又急又气的怒吼,「不可能!不可能!我亲手将女皇给杀了,她不可能还活着的!」
  当言宣儿惊愕于自己额上有疤之际,没想到,钧王竟脱口说出自己杀了金言!
  太后脸色丕变,其他人更是个个惊愕无从,面面相腼。真是可怜,为了权势居然就这么疯了!
  严伦大手握住言宣儿的手,朝她摇摇头。
  「把他押到地牢去!」
  侍卫立即上前,一人一手的提起还想抗拒的钧王。
  「放开我!可恶!她是假的!她是假的!真的女皇已经被我推下魁星湖,死在湖底了!」他使尽力气的怒声嘶吼。
  太后看着他,深深一叹,「沉溺于权势就是毒啊!」
  曾子璇走了过来,「我扶太后回宫休息吧,你们也回去吧,我看女皇也受到惊吓。」
  「是啊,被说成妖怪,而哀家又是怎么了?一时……」太后好愧疚啊。
  言宣儿忙摇头,微笑道:「母后,没关系的,那您回房休息,品淮、谊蓉,你们跟着去服侍太后。」
  太后等一群人离开了,严伦不意外他的亲亲女皇拉着他就直奔寝宫,一路脚步未停,跑得可快了。
  一到寝宫,她就将他拉到床上,小心防谍似的压低声音说:「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额上……你笑什么?笑什么啦?」
  「你跑这么急,我以为你急着感谢我救了你的命,要以身相许……」
  她瞪他一眼,「明知道我好奇死了,但又不敢在别的地方问,万一隔墙有耳……」
  他拥她进怀里,附耳说了一些话,她瞪大杏眼,马上跳下床,跑到铜镜前,轻轻的在额际搓一搓,真的搓出一小块轻如蝉翼的薄皮呢!
  严伦也下了床,从身后抱住她。
  「我说过了,钧王这个人愈是没有消息,我们就愈要小心,你额上的疤是我要品淮偷偷替你弄上的,因为很薄,你也不会发现,不过,这是有备无患,我不确定钧王是否有想起这件事?」
  「可是品淮没有觉得奇怪吗?你这么吩咐她,不是等于向她揭露我不是金言本人?」她真的有点儿担心耶。
  「你该不会以为那两个机灵的丫头什么都没有发现吧,我猜想谊蓉她们早就心里有数,只是不说破,否则不会我交代品淮在你额头上动点手脚,她就一脸了悟的点点头。」
  「为什么?」言宣儿很惊讶。
  「也许是兹事体大,她们不敢张扬,也或许是你的表现征服了她们的心,就像你征服了我一样,她们真心视你为主子,不管你是不是真的金言都无所谓。」
  她感动得眼眶泛红,「不管事实是什么,谢谢你们愿意包容我,接受我这个来自未来的人……真的。」
  「傻瓜。」他低下头,深深的吻了她。
  一个月后,钧王以妖言惑众、率众逆谋的罪名被处以极刑,这虽是一悲,但也有「无三不成扎」的喜事。
  好事多磨,女皇和摄政王的大婚由司礼宫全权来办,当然,一切都得照着规矩来,先拣个黄道吉日,诏告天下。
  而皇室婚札林林总总的事一大堆,言宣儿还以为古代结婚不会像现代那么麻烦,没想到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光新娘嫁衣,就来来回回试穿又修改,看看好不好走动,麻烦得紧,还有一大堆细节也将她搞得头昏脑胀。
  所以,真到了大喜之日,有没有举国欢腾,她是不知道,肯定的是,她被折腾得快发疯了!
  一开始,她先是被打扮得像只开屏孔雀,全身衣物首饰就不知有几公斤重,然后被戴上红盖头转来转去的,一个口令一个动作,耳朵充斥着震耳欲聋的喜乐声外,还有雷动的掌声、欢呼声、恭贺声……
  一直到拜了天地,进到洞房,她可怜的双脚才终于可以歇息。
  「我快累死了!」
  红盖头下,言宣儿低低的说了一句话,并吐了口长气。
  新郎倌站在她身边,「还没结束呢。」
  严伦看着喜娘和宫女们一一退出去,直到新房里,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人。他才拿起喜秤挑起红盖头,看着她那张绝丽容颜,他眸中出现惊艳之光。
  她羞红着脸,看着他体贴的将那顶超级无敌重的风冠取下,握着她的手,深深的凝睇着她。
  她被看得好不自在,但也舍不得移开目光,一身大喜红袍穿在他身上,衬得他更为挺拔俊俏,而这个男人,将是跟她共度白首的男丈夫。
  严伦拿起合卺酒将一杯给了她,在龙凤烛火下,两人深情饮下。
  等纱帐一拉上,这个洞房花烛夜,更是翻云覆雨、春意融融。
  翌日。
  喜气洋洋的红色纱帐被粗鲁的扯开,言宣儿那顿脑袋一见到金色阳光洒进一室,就哇哇大叫起来,「完了!完了!都什么时候?太阳晒屁股了!」
  床上伸出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将她又拉进纱帐里。
  「堂堂女皇说什么粗话?」
  「别亲了!别亲了!还有每个人都有屁股好不好?快!快——我这阵子纪录良好,也誓言要继续当个准时上朝的女皇啊!」
  言宣儿好不容易从严伦的怀里挣脱开来,才跳下床,又被他给抓回床上。
  「新婚燕尔,女皇不上朝,理由正当!」
  严伦一个翻身,赤裸健壮的身躯就压住她柔软诱人的胴体。
  「不成!不成!少诱拐我了。」她使尽吃奶力气的要爬出床。
  他莞尔一笑,再一个翻身,灼热的唇封住她叽叽喳喳的红唇,炙热的身躯贴上,她立即感觉到他火热的欲望,粉脸涨红,呐呐的道:「不行啦……国事、天下事……嗯……」
  「齐家治国才能平天下,亲爱的女皇,你还是先把家里的事做好再谈国事吧!」
  严伦欲火正烈,深情的吻着她,爱抚着她动人的曲线,听着她美妙的喘息呻吟,再以狂野的律动展开最激狂的缠绵激情……
  这里,耳鬓厮磨、交战激烈,金銮殿上呢?
  众臣就喝个茶、聊点是非,今天女皇不上早朝情有可原,人生大喜嘛,何况,她治国无人能敌,东风皇朝成为经济强国,民生安定,可喜可贺啊。
  注:相关书籍推荐:
  1、君王不早朝之一《伪娇皇》;
  2、君王不早朝之二《祸狂君》;
  3、君王不早朝之三《痴天帝》;
  4、君王不早朝之四《懒夜王》。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