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婚 第三章
  突然,惜月的目光被不请自来的一物吸引住了目光。那是一只毛色纯黑、光亮的小狼狗,圆溜溜的大眼,此刻正在瞅着惜月 …瞅了一会,似乎确认了眼前小丫头的无害,於是毫不客气地蹭到了她的脚边,啃咬着她的裤脚,却更像在撒娇的样子。
  惜月有些受惊,却又忍不住好奇,眨了眨眼。说到底她还是孩子,对於这些小动物终究忍不住喜欢。
  小狗被她怯怯地摸了一下头後,不仅没有受惊逃跑,反而更贴近她的身边,似乎在寻求更多的抚摸、逗弄。
  「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会来这里呢?」惜月自言自语着,脸上露出了小女孩该有的温柔神色。
  正在两个小家伙处得温馨、有爱时,一声呼唤从门口传来,「大黑。」
  一人一狗循声抬头,看到了门口有些气急败坏的慕容逸晨。
  惜月赶紧站起来,然後恭敬地朝他行了礼,唤了一声:「少爷。」这是昨天老夫人身旁的老嬷嬷教她的,见到慕容家主子必须要有规矩,还说若是错了,可是要受罚的,所以她不敢忘。
  慕容逸晨的眼神中有些不屑,自顾地掠过她,走到小黑狗旁边,吁了一口气,然後小少爷脾气发作,「臭大黑,你知不知道你乱跑害本少爷找了你多久?下次再随便乱跑,本少爷就罚你不准吃肉骨头。」
  大黑被骂得在原地呜呜出声,似有不满,却还是蹲坐在那里乖乖听训。
  不经意间,慕容逸晨瞄到了桌上堆积着,满是字迹的字帖,拿起来端详了一会,然後毫不客气地评价道:「字写得这么丑。」
  惜月如同大黑一般,虽然委屈,却没有出声辩驳。

  可慕容逸晨还是不放过她,「喂,你整天闷在这书房里,不难受吗?」
  惜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她又不是哑巴,怎么每次见到他,除了叫他一声少爷,就老是不说话了呢?慕容逸晨眼一转,眼底藏着恶作剧的光芒,「要不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吧?」
  注意到她清澈的眼眸,他没来由地有些心虚,「你、你别误会,本少爷今天心情好,才发善心想给你解闷,去不去?」
  他的眼神里根本就没有给她拒绝的余地。
  当惜月被人一把推进了柴房,还听到了锁门声时,一贯平静的小脸隐隐掺杂了一丝的紧张,「少爷,放我出去。」
  「哎呀,这个门好像坏了,你等等,本少爷去找人来看看啊。」慕容逸晨甩着手上的钥匙,假模假样地惊呼着,只是嘴角却带着得逞的笑。
  刚走了两步,他又在门外喊着:「这个柴房只有每天早上才会有人过来取柴,你就算喊破喉咙也没人听得见的。本少爷劝你千万不要费口水,安心在这等本少爷找人来救你啊。」
  惜月听见他离开的声音,只是叹了一口气,她找了个墙角,蜷缩着坐着。
  其实,在她答应前来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他想要对她使坏,因为他眼神中的不真实太过明显。即使这样,她还是答应了,因为她没有拒绝的资格。她的这条命都是慕容家的,而他,是慕容家的主子。
  等众人发觉小惜月不见,已经是黄昏用膳之时了,此前大家一直认为她还在书房勤於练字。
  慕容老夫人无视旁边慕容夫人事不关己的言语,立刻吩咐下人四处找寻。同样焦急的还有慕容老爷,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倒是真的喜爱惜月那个孩子,懂事、乖巧,虽是个小姑娘,性子却比逸晨这个男孩子还要来得沉稳。
  终於,有人在柴房发现了在墙角冻得瑟瑟发抖的惜月。
  慕容老夫人看到她没事,心安之际,又难免生气。众人在厅上站着,大气不敢出一声,一片沉寂。
  终於,慕容老夫人开口,「说说吧,今日之事,是谁干的?」
  众人皆不敢应话,生怕受了池鱼之殃。
  慕容老夫人何其精明,又岂会错过慕容逸晨脸上一闪而过的心虚,「逸晨,你过来。」
  慕容逸晨绷着小脸,走上前去的脚步带着迟疑,「奶奶……」
  「你老实告诉我,今日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我、我没有。」
  见他的样子,慕容老夫人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不由得沉下了脸,「你还不说实话!」
  慕容逸晨虽然心虚,但见一向疼爱自己的奶奶为了个外人这样当众骂他,一下子倔了起来,「我就是没有!谁知道是不是那个小丫头自己贪玩,跑到那柴房里去的啊。」
  慕容夫人本就不喜欢那个来历不明的丫头,现在看见婆婆为了她责难自己的宝贝儿子,自然护着,「娘,逸晨说得对,那丫头说不定是自个儿贪玩,才会被人锁在柴房的。何况不过是个下人,又不是什么小姐,有必要为了她闹得鸡飞狗跳的吗?」
  「丫鬟又怎么了?丫鬟就不是人了吗?万一月儿今日当真出了什么事,外头的人会怎么说我们慕容家?说我们虐待下人?能听吗?」慕容老夫人怒上心头,盯向慕容逸晨,「逸晨,奶奶平日就是这样教你的?慕容家可没有敢做不敢当的孬种。」
  慕容逸晨脸上顿时一阵红。
  「好,你不说是吧?那就给我去祠堂里跪着,什么时候肯认错了,什么时候再来见我!」
  「娘!」慕容夫人哪里肯依。
  慕容老爷见状,心下大概有了谱,但一边是自己的娘,一边是儿子,不免有些为难,在一旁一言不发乾着急。
  就在场面僵住的时候,惜月不知何时来了厅上,她的面色显得有些虚弱,走到慕容老夫人面前跪了下来。
  「月儿?」
  惜月的声音轻柔却坚定,「老夫人,今天的事不关少爷的事。是我自己贪玩,才会误入了柴房,还被人锁了起来。您要责怪,就怪月儿吧,请您别生气了。」一番话,将责任全部揽到了自己身上。
  慕容老夫人将惜月拉起,叹了一口气,转向慕容逸晨,「看在月儿的分上,今日的事就算了。若你下次再敢做出这样不知轻重的事,我绝不轻饶。就因为你是慕容家的少爷,所以做事才要有规矩,绝不能随性而为,记住了吗?」
  慕容逸晨愣愣地点了头。
  看着走路都有些虚浮的惜月,小少爷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别扭了。这丫头居然没有趁机告他的状,还帮他求情?她不会有什么目的吧?惨了,她这么做,一定是想让他欠她人情,以此来要胁他。
  慕容逸晨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一晚,最後终於作了一个决定。她要自己欠她人情,他偏偏要还了这个人情,不让她有把柄可拿。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