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混口饭 上 第四章
  郭菀央看着水芸香,正如容嬷嬷所说,去南京,对水芸香不见得是好事,但是对于郭玥来说,却是天大的机遇,自己如果就这样拒绝了,只怕娘亲要与她生了嫌隙。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姨娘,您自己决断吧。」
  水芸香垂下眼睑,声音却是不容置疑,「央姐儿,你别说了。容嬷嬷,我且收拾收拾,大後日就与你一道走,不管未来如何,我总要帮玥哥儿挣一下命!」接着便对容嬷嬷裣衽为礼,「小女无知,得罪嬷嬷,请嬷嬷勿怪。」伸手将自己头上的金镶玉步摇拔下来,「嬷嬷远来辛苦,这东西就拿去换茶喝。」
  容嬷嬷摆手,正色说道:「若是寻常姨娘,这东西老奴便收下。只是姨娘这些年来的行止,好生叫人敬重,姨娘手上也不宽裕,这步摇就自己留着吧。」
  郭菀央悠悠地吐了一口气。容嬷嬷好歹高看娘亲一眼,也算值得欣慰。
  只是,前去南京真的是好事吗?不过姨娘既然这样决定,她也就不再多嘴了。
  【第二章 莫名赢得世子心】
  水芸香在这里居住了几年,虽然没有多少资产,但是要带着两个孩子上路,拉拉杂杂的东西也不少。帮着母亲收拾,郭菀央突然想起一件顶要紧的物事来—— 减震器。
  因为皇帝海禁,普通百姓前往辽地都是先乘船後乘车,马车可是世界上最颠簸的运输工具,何况路程如此遥远。
  郭菀央看了容嬷嬷带来的车队,一共是四辆马车,虽不算寒酸,却也不怎麽舒适,于是想起了减震器。减震器的构造原理其实很简单,就是几根弹簧而已。虽然这个时代没有钢丝,不过郭菀央想,如果能用铁丝做出来,勉强可以支撑一阵子。于是画了图纸,请荣伯去辽阳城里找铁匠打几个出来。
  容嬷嬷也派了两个丫头来帮忙,一个叫兰叶,一个叫桂华,手脚虽勤快,但在侯府里待久了,眼睛不免长在头顶上,见他们住所如此破败、生活如此寒酸,不免有些轻视,郭菀央也不与她们计较。
  茱萸将衣服一件一件整理出来,「姨娘,这些衣服都带去吧?」

  却听见桂华笑道:「茱萸妹妹,这些衣服全都不要带,侯府里什麽衣服没有呢,要知道,太太每年给我们订做的衣衫,夏装两套,春秋衫两套,冬装也有一套……去南京,哪里用得着带这麽多旧衣服?」
  桂华语气温和,但是温和之下藏着的轻视之意,却是人人都听得出来。茱萸闻之气结,却听见郭菀央语带羡慕地说:「母亲是有钱的,对下人也是极宽厚,两位姊姊,在母亲那边那麽多丫鬟里,一定是一等一的分例,也难怪每年都能得到这麽多衣服呢。」
  大宅门里头,丫鬟也分三六九等,大丫鬟与三等丫鬟,月例银子可是相差三倍以上。受了主母吩咐千里迢迢跑来辽阳接人的丫鬟,说到顶也不过是二等,说不定还是三等,一等丫鬟是主母不能离身的,哪能来这边?
  郭菀央几句话就将两个丫头臊了个脸色通红。不过两人脸皮厚,片刻後兰叶笑着说:「我们还不是一等的,不过太太说,如果我们这一趟做得好,回去後说不定就能升二等。」
  升二等?郭菀央不禁在肚子里偷笑起来。大家族大丫鬟二等丫鬟都是有定数的,能这麽轻易升上?除非有丫鬟嫁人,有了空缺,其他人才有升级的指望。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家族添丁进口,要给新公子小姐配丫鬟。
  显然丁氏是想要将这两个小丫鬟安排给自己或者弟弟,可这两个小丫鬟居然这般不懂事,还在未来主子跟前出言不逊!
  郭菀央不语,桂华又接着道:「小姐您没见识过,真的不知道,老侯爷是朝廷重臣,皇上极看重的,这些天卧病,皇上的御医却是一天不落。我们老爷也极得辽王爷器重,您看,容嬷嬷今日就拿着太太准备好的濠州土产,去给辽王妃请安了。」
  郭菀央听了笑起来,语气里略带深意,「祖父的病肯定会立即好起来的,两位姊姊都一点也不紧张……」
  桂华这才醒悟到,自己方才居然肆无忌惮的谈论老侯爷的病,而且语气还不太客气,这是逾矩了!脸色白了一白,随即想起面前这个小姐似乎不清楚规矩,只要小姐不提,也就没人会来申斥自己。当下低头做事,不敢再说话了。
  一屋子的人都忙着收拾行李,不再开口。可怜的桂华,满肚子心事,只能寄托在面前的包裹上,将一个结子打得死紧,让郭菀央看着好生心疼,那包袱皮可别给紮坏了。
  收拾了一阵子,老妈子前来禀告说午饭已经备好,母女三人前去用饭。水芸香满肚子心事,才用了几口饭便放下碗,茱萸递上温热的帕子,水芸香略略擦了一把,又对着青花瓷小盅漱了口,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传来。
  是容嬷嬷进门来,行礼,笑咪咪说道:「水姨娘,有喜事。」
  郭菀央急忙站起来,对容嬷嬷道:「嬷嬷可用过午饭?」
  容嬷嬷笑着对郭菀央说:「多谢央姐儿关心,蒙辽王妃恩赐,老奴的午饭已在辽王府里用过了。也是玥哥儿和央姐儿的福气,辽王妃今天恰巧闲着,听闻老奴从南京回来,就宣见了老奴。再听老奴说起此番回辽阳的来由,辽王妃就道:『郭大人可是王爷跟前得力的臣子,他的子女也如本宫的子侄一般,既然要回南京,本宫也不能没有表示,午後未时还有些空闲,你就将两个孩子带过来,给本宫瞧瞧。』水姨娘,您看,这不是喜事吗?」
  水芸香这一喜非同小可。她带着孩子在辽阳住了数年,只听闻过辽王辽王妃的大名,哪曾进王府半步?她身分低贱,连累了两个子女也上不了台面,想起这件事,心中有些歉疚。
  现在辽王妃主动要见自己的两个孩子,这说明了什麽?说明了这两个孩子已经被辽王妃承认。不管辽王妃会对他们说什麽,今後回南京,他们不会全无地位。她当下站起来,对容嬷嬷敛衽道:「多谢嬷嬷。」
  容嬷嬷急忙阻止,「水姨娘,这乃是公子小姐的福气到了,老奴可不敢居功。」又对水芸香行礼,「恭喜姨娘,这下苦尽甘来了。」
  郭菀央在边上看着,不由得暗自叹息。不过是一日之别,之前容嬷嬷在水芸香面前还极是倨傲,如今却如此客气。
  容嬷嬷又对水芸香道:「容老奴说句不客气的话,今天既然是王妃召见,公子与小姐的打扮可不能朴素,姨娘可曾给两个孩子准备新的衣裳?给小姐准备首饰?」
  水芸香惭愧的道:「菀央只有一个珊瑚珠串儿、一个金锁儿,玥哥儿倒是有一块压衣裾的玉佩。」
  容嬷嬷用手抚着额头道:「唉,姨娘生活果然清苦,这样吧,」顺手从自己的手腕上除下一个缠枝莲花的金镯子,「这镯子也不是极好的货色,先借给小姐戴上一戴,总比光着手腕好些。」说着便将镯子递给郭菀央。
  水芸香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正如昨天不适应容嬷嬷的咄咄逼人,今天也适应不了她的热情如火。
  郭菀央接过镯子,细细打量一番,却将镯子递还给容嬷嬷,笑说:「多谢容嬷嬷好意,只是这镯子……似乎太大了一些,带在菀央的手腕上不太相称,王妃见了,自然认得不是菀央的,这样反而不好,容嬷嬷你说呢?」
  容嬷嬷尴尬地笑道:「是老奴考虑不周,小姐说的是。」不由得又多看了她一眼。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