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混口饭 下 第四章
  茱萸见小姐如此生气,心中隐约明白她的意思,原先说好前几天夜里由自己轮值,今天应该轮到小桃了。可是今天没有将四公子给换回来,宽衣更衣起夜的时候,很容易露出破绽。所以不能让小桃来服侍,小桃可是老太太的人。
  当下也跪下说道:「奴婢知道公子今日心情不好,只是公子您想,小桃姊姊服侍您也有几个月了,做事情也是尽心的,您不能拿这样的话伤小桃姊姊的心。您先消消气,让她们先下去给您备饭可好?」
  郭菀央想要继续生气,只是一时似乎找不到话,於是坐下,恶狠狠说道:「那两个人都给我滚!茱萸,你过去盯着,将饭菜弄好一点!」
  等三人都出了里间,郭菀央就碰的将里间的门给关上了,她甩得非常用力,外面的大小丫鬟,身子都抖了一抖。
  小桃克制不住,又低声哭起来。她自从在老太太身边服侍以来,家中上下的主子奴才,谁会给她脸色看?就连郭荺素、郭蔓青这样的正经嫡小姐,见到她也要客客气气的,哪里受过这等莫名的闲气?
  茱萸悄声解慰,「小桃姊姊,您心放宽松些,公子今天也不是故意这样的,他是心里苦,没地方发泄,所以只能冲着我们来了。我知道公子的,这麽多年了,还不曾与我红脸过。」
  小桃抽噎道:「是,公子是好人,不过是因为今天遇到的事情实在太多,他冲着我发脾气,也是理所应当,只是、只是他说话,也实在太狠了一点……」
  茱萸轻声说道:「小桃姊姊、碧草姊姊,公子今天是口不择词了,并不是真的想要针对两位。小声一些,不要给太太听见了,这时间都晚了,惊扰了太太不好。」两个小丫鬟也上来相劝。
  小桃这才止住了哭泣,这边说话的时候,却蓦然听见正房那边,传来清脆的瓷器破裂声,接着,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几个丫鬟目瞪口呆,片刻之後,正房里传来郭铭压低的咆哮声,接着又是重物落地的声音、砸东西的声音。隔一会儿,一群人都听见了丁氏那呜呜咽咽的哭泣声。
  众人面面相觑,这等规模的发作,还是第一次见到。只闻几个房间开门的声音,却没有人出声。

  还是碧草先镇定下来,「大家各做各的事去,就当做没听见。我去厨房将饭菜拿来。」
  一群人在外头不知所措的时候,郭菀央在里间露出了一个笑容。
  总算出了一口恶气。虽然刺杀郭玥多半不是丁氏的主意,但是那红花事件绝对与她有关。小小报复一下,顺路给郭铭找回一点做男人的感觉,这滋味不错。
  碧草将饭端了过来,茱萸小心翼翼送了进去。郭菀央用了饭。可是脾气依然没有消散,当天晚上,本来是要小桃在里间轮值,郭菀央却不许她进里面了,只能是茱萸继续轮值。
  趁着左右无人,茱萸悄声告诉,「您这样对小桃,似乎有些不太好。」
  郭菀央笑了一下,心中有几分歉意。
  茱萸继续说道:「小桃毕竟是老太太的人,您这样做,难道不怕老太太多心吗?」
  郭菀央微笑了一下,「现在倒是不妨事,才碰到这样的事情,脾气暴躁一些也是在所难免。只是时间长了就不行了……不行,得定下规矩,这里间,只许你能进。」
  茱萸摇摇头,「这样不行。白天也就罢了,晚上您再要奴婢来轮值吧,只是要找好藉口。」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正房总算安生了……太太脸上也不知多了多少伤痕呢,明天早上去拜见的时候她会不会称病。」
  郭菀央狡黠的一笑,「她肯定要称病,不过你要看她脸上有没有伤痕,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茱萸好奇问道:「什麽办法?」
  郭菀央却没有具体说明,只带着笑意说道:「顺带找一个只要你轮值的藉口。」
  这天半夜,碧草小桃还有外面的丫鬟,都被里间的动静惊醒,只闻乒乒乓乓砸东西的声音,接着就听见四公子的怒喝,「不许伤人!留下我姨娘!不许伤人!再上前我就杀了你们!」
  然後是茱萸带着哭腔的劝阻声,「公子,您安稳下来,现在在家里了,没有盗贼了,不会再来将姨娘小姐抢走了,您安全了!」
  「不!茱萸,你快过来,快点,我护着你!连芷萱都走了,你不要走……」
  碧草、小桃终於壮起胆子前去叫门,「茱萸,你开门让我们进去,给公子定定神。」
  里面茱萸答应的话音才落下,外面就听见四公子大吼,「不许开门!不许开门!开门盗贼就进来了!从现在开始,晚上不许开门……茱萸,就你一个陪着我!」
  又听见茱萸哭喊,「公子、公子,您是给梦魇住了,您别慌,茱萸就在这里呢,茱萸护着公子,公子……」
  外面的人,听着里面乒乒乓乓的声音渐渐安静下来,接着四公子似乎轻声嘟哝了一句什麽,茱萸答应着,过了片刻,里面传来了轻微的鼾声,一切终於平息下来。
  外面的一群丫鬟,睡意全无。
  这边发生那麽大的动静,正房那边也听见了,就听见敲门声,原来是郭铭派人来问究竟,接着就是丁氏派来的容嬷嬷。
  茱萸悄悄打开门出来,回禀道:「公子已经睡下,只是方才被梦魇住了,非要抓着奴婢的手才能睡着,让老爷太太忧心了,这边的事情就交给奴婢吧。」
  派来问话的人回去回话了,茱萸又告诉房间里的丫鬟,「没什麽,公子不过是作了一个恶梦罢了……大家都睡吧。」
  次日早上,郭菀央却是躺在床上不起来,直呼头晕,眼眶深深陷下去,脸色也苍白得吓人,抓住茱萸的手不放,再没有其他的话。一群丫鬟都吓坏了,忙上正房禀告丁氏与郭铭。
  郭铭很快就过来了,急忙吩咐找大夫。郭菀央说道:「回父亲,儿子真的没有什麽,不过是没有睡好,休息两天也就好了。」
  郭铭自然不肯,正呼叫下人的时候,丁氏也带着两个丫鬟过来了,茱萸等人急忙拜见,她悄悄抬起头,看见丁氏将脸上的粉扑得比寻常厚了三四倍,可是依然盖不住眉梢隐隐的青痕,想起昨天晚上与小姐的对话,不由得想笑,急忙将头低下。
  脸上厚厚的粉依然不能盖住丁氏的坏心情,不过在人面前她还是尽心尽力扮演好慈母的角色,柔声安慰,又请医用药,郭菀央也表现了一个年幼孩子对慈母的依恋。一时间,母慈子孝,和乐融融。
  等丁氏走了,小桃也煎好药端上来,神色之间颇有些小心翼翼。郭菀央接过药,开口向小桃道歉,「小桃,昨天我是口不择言了,你……别生我的气吧。」
  小桃倒是当真没有想到四公子居然会先道歉,听他的口气,没来由的心酸,便道:「昨天是奴婢不对,公子责罚有理……这不算什麽。」一点小小不快,全数烟消云散。
  不多时,老太太听闻,又派青瓜来看视,郭菀央喝了药却是精神多了,当下不顾青瓜劝阻,一定要起身。
  接下来几天晚上,郭菀央一定要茱萸陪着才肯睡觉,小桃诸人也曾想过与茱萸替换,只是身边睡着别人,四公子就会被梦魇住,旁人还安慰不来。没奈何,就只能让茱萸陪着了。从此之後养成了一个习惯,郭玥房间的里间,只能是茱萸轮值。这都是後话了。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