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女主角 第七章
  「你……每隔几个小时就请人外送一次冰淇淋吗?」
  他别开了脸,「嗯。」
  她心一揪,「抱歉……我这麽晚来。」
  「没什麽,你不用放在心上。」他虽说着包容的话语,脸却没有转回来。
  她咬了咬下唇,正犹豫着要说什麽时,又听到他开口—
  「昨天……我情绪有些失控,如果你是因为同情或是怕刺激到我,所以才答应我继续交往,其实不必这样。」
  她心想,这人在说反话呢。她没忽略他搁在被子上的手,用力握紧,隐约浮现青筋。
  因为很期待女友的到来,也因为想实现昨天要对她好的承诺,从早上就一直等着她,怕她来时吃不到没融化的冰淇淋,一再请人外送……
  侯福安伸手覆上他握紧的拳头。他先是全身一震,接着反手牢牢握住她的手,像怕她抽走这份温暖,她内心更不舍了。
  他转过头,欲言又止,「你……」
  侯福安柔声道:「我没勉强喔。」

  他黯淡的眼眸瞬间灿烂得像装满了星光,眼角眉梢都是喜意。「这可是你说的,我给了你机会反悔了,之後不会再放开你。」
  闻言,她的心跳微微加快,即使他的视线焦距无法和她对上,但那份强势和爱意,都让她差点无法招架。
  感觉她想抽回手,蔚灿阳紧握不放,嗓音有些低哑的问:「小爱,怎麽了?」
  「我想帮你架病床的餐桌板……再不吃,饭菜就冷了。」她给自己找了适宜的理由。
  他闻言松手,她连忙找餐桌板,一方面也重新整理心情。
  她只是来报恩的,不要太投入……
  一边告诫自己,一边找到板子架好後,她将筷子塞到他手中,餐点放在板子上,催促道:「快吃吧。」
  他莞尔道:「小爱,我看不到,怎麽夹菜呢?会弄得到处都是,你真可爱。」
  对吼……她傻傻询问他,「那……这要怎麽办?」
  「你喂我吃啊。」这话说得理所当然。
  侯福安想像了一下那情景,不由自主的脸发烫。
  「怎麽安静了,会害臊?」
  「没……你眼睛不方便,这是应该的……」她力持镇定,命令自己不要想歪。
  她伸手欲取过他手里的筷子时,他顺势握住她的手,执到唇边轻轻一吻,她瞪大眼,羞得耳根通红,手也一抖,筷子不小心掉到被单上。
  这……这是什麽情况?
  「小爱,有东西掉到我腿上,该不会是筷子吧?」他优美的唇扬起,笑弧扩大,「你吓到了?」
  「当然啊,你……你怎麽突然这样……」她慌忙抽回手,心扑通扑通跳得很大声。
  「刚才那个吻是想谢谢小爱愿意服务我用餐。」他体贴地再道:「你既然还没吃,我的晚餐分你一半吧。」
  她心里微暖,「这样你会吃不饱的。」
  「就算这样也不能饿到自己的女人。」他有些懊恼道:「我姊替我请的看护去休息了,不然可以叫她去帮你买一份晚餐。」
  「我没关系的,待会再自己买就好了,倒是你,我怕你分我吃,晚点会饿。」
  「不用担心,我会再请看护买其他的食物,倒是你饿到我会心疼的,先跟我合吃吧。」
  她看他态度坚定,只得点头,「嗯,好。」
  她拾起被单上的筷子,另一只手拿起碗,先夹一块肉给他,才吝啬地给自己一小口的饭。她虽然打算把整份餐点都给他吃就好,但一下班就赶过来,真的有点饿……
  他突如其来地道:「你不觉得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很像新婚夫妻吗?」
  侯福安手上的筷子又掉了。她已经克制自己不往那方面想了,这男人……故意的吗?
  他即使看不到也能想像女友的表情,朗笑出声,「你变得好羞涩,我们是情侣呢,虽然你不记得了,但还是学着适应比较好。」
  她白他一眼,随即想起他看不见,觉得自己傻,不过……感觉他已经恢复了记忆中的温朗。
  她安心了不少,便故意训斥道:「吃饭不要一直说话。」
  「好好,都听你的。」他装作没辙地耸了下肩,但眼底盛满温柔。
  侯福安喂他用完餐,收拾空的餐盘和融化的冰淇淋时,猛然被一问—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麽今天这麽晚来。」
  她连忙绞尽脑汁的想,最後有点心虚的说:「我昨天刚清醒,今天还很累,不小心就拖到这麽晚了。」
  他急切追问:「那你现在还好吗,要请医生过来吗?」
  「我已经没大碍了,别担心。」她转移话题,「我去请医生进来好不好?」
  他沉吟了一阵,一副在犹豫的样子。
  她加把劲劝道:「早点治疗才能早点康复啊。」
  「有道理。」他脸色认真,装模作样地颔首附和,接着道:「你亲我一下,我就让他进来。」
  她傻眼,脸也一并烧红了起来。
  他眼眸含笑,彷佛带有春光一般,「看医生很恐怖的,我总得拿一点奖励,不是吗?」
  看医生很恐怖?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在逗她玩。她整个不知所措,没好气的瞪他。
  「快点。」他催促道,还一脸期待地闭上眼睛。
  她害臊地盯着他精致雕刻般完美的俊颜,高挺的鼻梁,浓长的睫毛,视线下挪到那张形状优美的唇时,心跳快了几拍。
  亲一下?说得倒容易……或许他习惯和莫玟爱这样打闹,但她不是莫玟爱啊……
  她紧张地缓缓靠近他,在离他的唇剩下一个拳头的距离时,她停了下来。
  「小爱?」他感受到她的呼吸喷洒在脸上,等了一两秒却没有等到香吻。
  她这时迅雷不及掩耳地将唇印上他的脸颊,随即立刻退开。
  「我做到了,我去叫医生!」她匆匆扔下这句话,一下子就奔到了门口。
  蔚灿阳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和外头的谈话声,陡然失笑。
  果然对失忆的她来说接吻太勉强了吗?不过……他摸上被亲的脸颊,心里有几分柔软,觉得刚才的她真可爱。
  小爱过去总爱撒娇耍任性,但热情如火得让人着迷,他以为她会笑骂他不正经後吻上来,没想到特别的羞怯,保守的只敢亲脸颊,亲完还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逃跑,还有之前也是,亲个手背就惊慌失措,失忆後的她意外的萌呢……
  另一边,侯福安的心在狂跳,分不清楚是跑太快还是刚才那一吻的关系。
  她突破不了心里那一关去亲他的嘴唇,即使只是做戏,那都像是一种对心中男神的亵渎……不过,他该不会因此不认帐吧?
  她紧张兮兮地躲在门口观察,医生走进去後,蔚灿阳和对方平稳的交谈,随即医生叫来护士准备器材,她松了一口气。
  「阿福,跟我过来。」
  蔚于雁突然靠过来,不由分说地抓住她的手腕,她一头雾水地被蔚于雁拉到一个没有亮灯号的诊间里,里面已经有个老医生在等了。
  「叫我晚下班,原来是为了她啊,没问题,我这就帮她看诊。」老医生脾气很好地呵呵笑,已经注意到侯福安脖颈的疹子。
  侯福安愣了下,顺着老医生的视线看看蔚于雁,忽然明白原来对方替她安排看皮肤科,忙向对方道谢,拿了健保卡给对方,老医生仔细看了她的症状,口头问了几句病徵,给了她药单。
  出了诊间,她感谢地道:「蔚小姐,谢谢你,居然特地为我留住医生。」她知道大医院看诊通常都要排队,而且有丰富经历的医生更是得挤破头,更别说看诊时间结束才要看病了,都是托蔚于雁的福。
  「不过是小事,以後不用这麽生疏,叫我雁姊就好。」蔚于雁微笑道,「明天还要麻烦你再来看我弟了。」
  侯福安顿时说不出每天都来看望会有点困扰,最後只和蔚于雁讨了汇款帐号和借据,请蔚于雁转告蔚灿阳明天见後,就去一楼柜台领药离开医院。
  公车上,她在座位上望着借据,上面写着一百五十万,深深吐了一口气。
  加油吧,数目虽大,但总有一天会还完的,何况蔚于雁强调了不收利息,也没有期限,这对她已经是很大的恩典。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