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兰问情 番外篇
  【番外篇】
  叶梅莺是被逼来的。
  半个月前,来了几名男人,说是奉葛香兰之命,「请」他们夫妻到赤霄城作客。为免这回她再有藉口,还特地找了人来照顾婆婆。
  此刻,众人齐聚食堂,吃着葛香兰亲手做的葱肉馅饼,有说有笑,好不快活。
  目光瞥向大勇哥被几名师兄围着,经过几日的相处,大勇哥已逐渐跟众人打成一片了,唯有她仍显得格格不入。
  「梅莺,别给我板着一张脸。尝尝我做的葱肉馅饼。」葛香兰端了一盘馅饼放到她面前。
  「香兰,我……」叶梅莺一脸委屈地看着她,一副小媳妇模样。
  「少给我摆出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我不是娘,不吃你这一套。在这里乖乖待上一个月,我自会放你回去。你这个没良心的丫头,我三个月前成亲时,你竟然因为怕爷爷而不敢来。你在金刀门都住了几天了,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
  葛香兰可不像她娘,老护着这个胆小的丫头。不敢回来是吗?她命人绑也得把她给绑回来!
  「香兰,对不住。你就别再生气了。」叶梅莺自知理亏,双手拉着她的手,笑得一脸讨好。
  「再敢给我提离开的事,你的皮就给我绷紧一点。」葛香兰恶狠狠地警告她,塞了块馅饼到她嘴里。

  叶梅莺委屈地吃着,不敢再吭声。
  这几天观察下来,其实她心底很羡慕香兰可以跟师兄们相处融洽;即使面对凶霸的爷爷也不害怕,反倒是管起爷爷喝酒;而爷爷除了嘴里啐骂了几句,竟是听话地放下酒瓶。比起她这个亲孙女,香兰更像是爷爷的孙女。
  她心底明白,香兰逼她回来,是要她跟爷爷培养祖孙情,也是要让她了解,爷爷其实并不像娘说的那么可怕,才会每日回来金刀门陪着她熟悉大家。
  「香兰,谢谢你。」叶梅莺由衷道谢。
  「知道就好。」葛香兰知道她想清楚了,食指轻敲了下她额头,端起一盘馅饼。「走吧,去看看爹和爷爷有没有偷喝酒。」
  自她成亲后,爹就时常往返赤霄城和凤凰城之间,两家的爷爷见到他都十分开心,三人常聚在一块喝酒。
  从食堂到大厅中间有个小院,远远地就看到两人正在边喝酒边下棋。
  葛香兰端着馅饼来到两人身旁,瞧两人面前各放了一瓶酒,秀眉微拧,放下一盘馅饼,收起两瓶酒,原本正在对弈的两人倏地抬眼,眼露不满。
  「爹、爷爷,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们今天喝的第三瓶了。酒不可多喝,改喝茶吧。梅莺,去泡壶茶过来。」葛香兰将两瓶只剩一半的酒交给梅莺。
  叶梅莺瞥了两人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底十分佩服香兰的勇气,拿着酒瓶离开。
  「阿武,你这个女儿……」
  「叶老,你这个孙女……」
  两人话说到一半,在遭到一记冷眼扫视后,全都噤声,低头继续下棋。
  葛香兰冷哼了声,抬眼看到正往这小院走来的修长身影,欣喜地唤了声。
  「轩!」下一刻,身影眨眼间消失。
  「阿武,管管你的女儿,老夫就喜欢喝点酒,这丫头老是不准我喝,这样日子过得多不痛快啊!」叶霸天拿起一块馅饼,恨恨地一口咬下。
  「叶老,很抱歉,这丫头打小就不归我管,万一惹得她不开心,她不跟我说话,那可不行。」宝贝女儿一生气,就当他是陌生人,不跟他说话,他可受不了。
  「想老夫活了这一辈子,可从没人敢这么管老夫。」叶霸天说得一脸憋屈。
  「要不,我叫兰丫头以后少来金刀门好了。」
  「你敢!」叶霸天恶狠狠地瞪他,火大地低吼。
  见状,齐武哈哈大笑。
  唐轩牵着葛香兰的手,黑眸含笑瞧着她明艳开怀的笑脸,两人一路往后院慢走而去。
  「又在管齐叔和叶爷爷喝酒了?」
  他大老远就看到那两人一副隐忍无奈的模样,只觉得好笑;名震江湖的两人,竟被一个丫头给管得不敢反抗。
  「我这是为他们好。」葛香兰说得义正辞严。
  唐轩笑容中有抹宠溺,瞧她气色红润、精神十足的模样,只觉一阵心安。回想起她婚前苍白荏弱的模样,让他心疼不已,暗忖今后一定要让她在他的羽翼下平安喜乐,永远像现在这样笑得这么开心。
  两人来到后院,停在秋千前,葛香兰坐了上去,唐轩在她身后轻推,随着秋千的摆荡,清脆笑声充满整个后院。
  「还记得那一日,你那群师兄们为你搭建了这座秋千,大伙和叶爷爷都陪着你玩得很开心,最后齐叔也来了,听你们之间有趣的对话,也正是那时我十分肯定你是齐叔的女儿。」
  唐轩想起那一日她被众人环绕,艳丽脸上笑开怀,令他久久移不开目光。
  「好啊!原来你早就躲在暗处观察,难怪爹老说你是只狡诈的狐狸。」
  葛香兰双脚使力停下秋千,笑睨了身后的男人一眼。
  唐轩俊脸含笑,走到她面前,长臂一伸,将她搂抱入怀。
  「而这只狐狸看上了你,你就乖乖认命吧。」话落,俯唇攫住她的樱唇。
  葛香兰一双藕臂勾住他的脖颈,笑着回吻。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