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朋 第三十三章
  阿丑本来躲起来的,见她只安安静静地看着绕着,于是慢慢探出头偷窥——
  朋朋放眼四周,这三房两厅里,有空气清净机、除湿机、扫地机器人立在各适当的角落,或正无声运作着,或正充电等待下次工作。
  她看向舜,他站在一旁任由她打量周遭,仿佛她的打量就是打考绩似的。
  于是她微笑,继续探查,目光送到架上,看到那红色铁盒。
  「我的女儿红铁盒。」她笑着说,自行从架上拿出,将自己安坐在皮沙发上。
  「丑死了。里面都是无聊无用的东西。」他缓缓走近,坐在与她呈九十度角的单人座椅上,只盯着她。
  她笑,径自打开,立刻被迎面现出的保险套吓到。
  「这哪会是我的!」
  「只有跟你一起用过的当然算你的。」
  「……」讨厌到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移开让人不好意思的玩意,她看到以前的便条纸,留言给舜说要跑社团的,以前的字迹好幼稚;笔,各种颜色的笔好几支;护唇膏,好几条;常常不见了的东西……遗有发圈、发夹,耳环……

  她甚至都忘了她有穿耳洞了。这些年。
  她以前也是会打扮的,让自己美美的,跟舜在一起的时候。
  之后,她开始只顾着猫咪救援或更大更重要的事项,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让自己变成跟辉平一样勇敢、明事理、有爱心的好人,从此疏于外表的打理。而辉平也从来都不介意,因为辉平看她的样子,仿佛永远都穿越表面,直达她的内心。
  辉平看待她是一个好人,看到她的内心,也引领她成为一个负责勇敢的好人。
  舜待她是一个女人,一直视她为需要被照顾的单纯小女人。
  朋朋轻轻叹息着。
  傻了片刻,发现在这些饰品之下还有一封信,她眨了眨眼,她记得这封信……
  她慢慢地摊开,自己熟悉的字体出现在眼前——
  舜:
  对不起。我一直都没有认真想过这件事,都没有想过养野板会变成这样。没想过舜会过敏,没想过养野板要多花好多时间、多花好多钱、甚至都没有多的时间好好打扮自己,还变得脏脏臭臭的。
  我其实好几次都不想养野板了,因为它半夜都不睡觉、乱拉尿,还会拉肚子,还把卫生纸乱咬满地,乱咬电线害我被爸爸骂,还会玩水捞水把地板弄得湿答答让我被妈妈骂,还会想偷吃东西。
  甚至,因为野板,害我都不能跟舜好好约会。
  我真的好多好多次,都想着是不是帮野板找其他人来认养,野板那么可爱,穿着那么独一无二的特制燕尾服,一定会有很多人想要养它。
  可是,我每次看到野板可爱的大眼睛这样信任地看着我,喂它吃药也都乖乖地吃下,晚上还会乖乖地一定要睡在我旁边,我就在想,当初是我把它从小琉璃身边抓走的啊,我本来就该负责它的一辈子,更何况它已经把我当妈妈了。
  我觉得人和猫咪之间,可以变得那么有羁绊、那么互相信任,是以前我都没想过的事情,我想要好好地珍惜这样的羁绊,好好地当个负责任的人。
  我看过讨论区的一些同样的状况,有些人会放弃猫咪,有些人会放生男友,可是我都不想啊,因为我想当负责的人,我也非常非常喜欢舜。
  很喜欢很喜欢舜。
  徐辉平说,这是我的责任,是我要负责解决的,不是舜的问题,我觉得他讲得非常有道理。真的,问题是不会平空消失的。如果我一直忽视它、一直将它视而不见,其实只是让舜一直委屈着。
  想到我很久没有好好陪舜、看舜打球、陪舜聊天……
  所以其实舜生气的不是野板、不是猫咪,而是我,是最近的我让舜委屈了。
  所以舜不是讨厌猫咪,而是讨厌因为有猫咪而产生的新的状况,所以只要我可以把这些状况排除或是变好,那么舜就不会讨厌猫咪、甚至会喜欢猫咪、可以跟猫咪一起生活了,对不对?
  我在想啊,我下学期可以在舜附近租一间套房(幸好我以前都有把红包乖乖存起来),我和野板一起住,然后帮野板勤梳毛、也买空气清净机、除湿机、扫块机器人(这个太贵了,哈哈买不起!),这样子舜可以偶尔来、常常来,看看还会不会因为野板而过敏,因为我有看很多资料,说这样可以减少过敏的可能,那如果舜慢慢接触这样的环境,身体也会慢慢习惯啊……
  这样是不是好方法呢?
  舜,你觉得呢?
  你不要跟我冷战好吗?
  朋朋
  看到最后,哇的一声,朋朋突然哭了出来。
  在这应该按下核弹钮的时刻,但,不需要。
  因为他已经在这里。
  朋朋眼泪鼻涕全混在一起,欧阳舜看着自己胸前的一片湿,丝毫不在意,虽然不明白为何她会哭得唏哩哗啦。
  但没关系,他在这里,紧紧搂住她。
  在那之后所发生的二、三事
  几日后,出现了类似的场景。
  燕屏说,人的身体每七年全身细胞会全面汰换。
  的确,朋朋细看才发现,现在的舜与原本十九岁的那个,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异,虽然有时脸还是很臭,但比起那时的稚气,现在多了好多分沉稳,那沉稳的轮廓线条仿佛是来自很多的压抑。
  她看着舜,微微笑起。
  他把凝视当邀请,直接捧起她的脸开始品尝,轻手轻脚地开始,却像引起燎原的星火,颤抖的怯弱回应变成热烈而强势的索求,手拙的愚笨阻挡不了狂热的情绪,不管衣衫如何狼狈地被卸下也未曾中断深切的探索——
  「这所有权是谁的?」他轻抚着她某一部位,视线与她纠缠,哑嗓问着。
  「我的。」
  「那使用权呢?」
  「也是我的。」
  「……」探索的动作停住,神色有点不解。
  「但我想要和你一起使用。」
  他眯着眼,脸上浮现耐人寻味的笑意,又开始接续动作,然后一阵呼吸困难,更之后,又再度中断——
  「那个……那里面那个还可以用吗?」指着书架上那个红铁盒。
  「……过期了吧。」
  「……我去买,你要什么类型的?颗粒的?螺旋的?」
  「……」这人很烦耶!她蒙起脸不理他。
  再过了一些日子之后,有一只叫做野板的老公公宾士猫,犹豫着要不要接受花色紊乱的玳瑁猫阿丑,尽管它是新来乍到的加人者。隔离中的两喵在透过房门喵电感应一周后,趁猫奴不注意冲破封锁线,互闻屁屁,判定对方不会造成威胁,于是决定井水不犯河水各过各的。而后又过了一个月,它们认为帮对方舔洗自己舔不到的部位大有好处,是以开始相亲相爱,甚至冬天更进一步相拥而眠。
  宅内猫只乘以地的空气品质状况,经过两个大人努力解决问题,是以已不是问题;更何况,通过猫协志工训练的考验与洗礼,这根本小问题。
  再过一些日子。
  王朋朋早不再以徐太太自居,后来自称王女士,虽然她个人比较偏爱王小姐,但女士这称呼让她比较像媒婆。目前她在思考之后,要留用王女士,还是变成那四个字的代称,但四个字着实太长了些、拗口了些,是吧?
  某日,她接到母亲大人的来电。
  「啊哈哈,朋朋啊,我在高雄开玉缘分部了,厉害吧!台北、台中、高雄!高雄的日币五元被我换到起价,哈哈哈,阿舜写的东西太好用了,帮我节省好多复杂的流程。相信妈妈,我会把它上市上柜,以后你和阿舜一起接手,就可以变成富有的第二代喔!呴呴呴!」
  王朋朋疑惑着到底哪里可以换日币五元,也不知道这几年来舜是从哪里生出那么多的。
  但反正,重点是,妈妈终于舍弃那三不,愿意认可舜了。
  朋朋挂了电话,走向书房,决定找舜一起去睡午觉。昨天两人去看热血的职棒季后赛冠军战,现在好好放松沉淀很必要。
  野板和阿丑正躺在客厅窗台前,前阳台新种植一些花,有时可以引来蝴蝶。
  在这个温暖宜人的午后,日光浴实为极致享受。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