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王爷霸道爱 第二章
  罗瑛一把抢过书,不屑地道:「能挣钱就行,我又没教人去偷、去抢、去违法乱纪,自己在家想想还不行啊?」
  叶素贞想反驳,可想了半天居然无话可说。想想也不犯法,不是吗?
  「现在就问你,做还是不做?」
  叶素贞不吭声,面色是明显的抗拒。
  「画一本二两银子,你考虑好再来找我。」罗瑛说完,走到门口打开了门,意思是叶素贞可以走了。
  叶素贞一听到那酬劳,脚步怎麽也迈不出去了。一本二两、十本二十两、一百本……这估计够她绣一辈子的荷包了,叶素贞不敢想了。
  罗瑛看叶素贞那纠结的样子,立刻上前一手勾住她的脖子,将她拉到面前,用市井气息颇重的语气道:「好姐妹,有福同享,我能挣钱自然不会忘记你。干吧,这麽好的事情哪里去找?」
  罗瑛说得句句在理。叶素贞纠结了一炷香的工夫後,咬牙点头。昨天叶凡鼻青脸肿地回来了,看到他那样,叶素贞心疼得不得了。一番询问下,叶凡无奈之下才说,原来他去做工的那家店家嫌弃他笨手笨脚,说了他几句,叶凡当少爷当了十几年,当庶民才几个月,一个没忍住,就跟对方动起手来,要不是跑得快,这会恐怕……
  还有她娘为了赶中秋的那一批荷包,已经累倒在家。她爹更不用说了,每天去镇上给人写写书信挣点铜钱,根本不敢去京城,怕同僚笑话。自古落井下石的有,雪中送炭的无。想通这些後,叶素贞点头答应了。
  「对嘛,这才是好姐妹。那行,明天中午你收拾下後来我家,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罗瑛将叶素贞送出门的时候,这般叮嘱了一句。
  叶素贞点头,既然决定做,那就不要多想了。

  京中,一向热闹非凡的宁王府没个停歇,一上午就有三家妓院、酒肆分别送来请帖,大致意思说最近宁王久候不至,姑娘们甚是想念,还望宁王屈尊移步前往,以解姑娘们的相思之苦。
  其中,兰桂坊的老鸨更是亲自登门递帖,说是兰桂坊重新装修过後,服务的态度跟品质比之前更加完善,不仅如此,明日还有新来的花魁,不说是京城第一美,也算是排得上名的。这般美人,宁王不去欣赏,还有谁有资格一睹芳容呢?
  此时宁王沐风着一身红衣,端的是骚包无比,正跟大将军顾云在後院下棋,一红、一黑,一俊雅、一严谨,对坐一起,画面居然也很和谐。
  听到管家来报後,沐风哼笑一声,接着是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笑完後,丢掉手中持的黑棋,对顾云说:「瞧,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宁王好色,纨裤得很。」
  顾云皱眉,也将手中的白子丢在棋盘上,道:「你就打算这般度过余生?」
  沐风笑着,只是那笑中透着无奈和认命,「不这般过,又能哪般过?」他本就无意於那位子,可高高在上的亲皇兄不信他,为了自保,他只能这般。说他胆小也好,苟且也罢,人都只有一条命,能好好地活着,谁又愿意莫名其妙地死去?
  说到这里,沐风起身,一身大红蟒袍衬得他越发俊逸。他转身对管家道:「你去回,就说本王不但亲自前去,还带着大将军一起去捧场,让花魁好好准备。要是敢让本王失望,我就让她的兰桂坊再重新装修一次。」
  「是。」管家躬身告退。
  得到回话的老鸨回去更加兢兢业业地准备明天的节目,可不能让宁王不快,要知道,但凡是宁王去过的地方,只要留下一个好字,就不怕没有人来。宁王已经成了他们这些行业的代言人了。宁王监定过的,哪还能差?一想到那源源不断的银子,老鸨笑得露出一口黄牙。小贱蹄子,明晚就是绑,也要将她绑到王爷的床上。
  第二天,叶素贞来到罗瑛家,正准备敲门的时候,就看到罗瑛已经装扮好了在那等她。
  「这……」看着罗瑛的一身装扮,叶素贞有点不明所以。
  罗瑛二话不说,将叶素贞带进家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衣裳,言简意赅地道:「换上。」
  叶素贞果然换上了,等换上後,才问她们这是要去哪。
  罗瑛看着一脸天真、单纯的叶素贞,开玩笑地道:「把你卖到妓院去。」
  闻言,叶素贞举着小粉拳作势要打罗瑛。
  等两人到的时候,正赶着最後一波进城的人流。
  一进城,罗瑛领着叶素贞往秦淮街而去,那是有名的妓院一条街,街上装饰得很是好看,在这里只有你想不到的美人,没有这里没有的美人。起初叶素贞不知道这这条街为什麽这麽好看,她对京城也很熟,但从来不知这里居然还藏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她都没来逛过,疑惑之余又忍不住好奇地观望起来。
  直到罗瑛跟她说,这里是妓院一条街的时候,叶素贞傻眼了。她们真的来到妓院了?罗瑛见她那神色就知道她又乱想了,当下拉着她,小声地道:「我们来这里当然是观摩学习的了,不然你知道那些图怎麽画?」
  叶素贞的小脸一红,低头,接着慢慢摇头。
  「那不就结了,还有哪里比这些地方更适合观摩的?各种人、各种姿势,呼呼。」
  叶素贞是彻底服了罗瑛,见她越说越过分,索性强势了一次,捂上她的嘴巴。
  罗瑛挣开後,笑道:「那你可要作好准备了。今晚不看到那画面,我们就继续来,直到看到为止。」
  叶素贞一脸心虚,不敢看罗瑛。她本来是打算唬弄一下算了事的,毕竟那画面实在是令她羞得不行。
  「行了,等下肯定有那些达官贵人要前来。我们就假装成他们的小厮、家仆,趁机混进去,然後在伺机潜伏进屋子偷窥……」罗瑛怕叶素贞半路露馅,所以说得特别仔细。
  叶素贞点头。
  於是二人在门口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伺机而动。
  天慢慢地黑了,周围的商家都点起了大红灯笼,远远望去,煞是好看。大概过了一炷香的工夫,一辆豪华的马车慢慢地驶了过来,马车旁边的是一匹良驹,上面坐着一个表情严肃,着一身黑衣的男子。
  「靠,来逛妓院还这麽严肃,知道的这里是妓院,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衙门。」罗瑛一边看,一边小声嘀咕道。
  叶素贞点头表示认同。
  罗瑛吐槽完,就决定是他们了,於是当下拽着叶素贞小心地靠过去。刚到旁边,那驾车的仆从从马车上拿了下马杌子放好,伸出胳膊扶着马车内的人下来。
  只见从马车内走出一个淡紫色的身影,一看就是穿着价值不菲的绸缎,在烛光的照耀下,折射出让人眼花的光点来。叶素贞看清楚车上的人後,愣了下,这人不是五皇子沐风吗?他怎麽会来这种地方?
  在叶素贞的眼里,沐风是一个睿智,且洁身自好的贵族。在她爹还是三品大员的时候,她有幸参加过皇后娘娘举办的赏花宴。
  宴会上,还是五皇子的沐风才华横压所有学子不说,看到她们这些小姐们,眼中更是一片明朗,没有丝毫冒犯之意。跟那些打着才子的名声,看到她们这些闺阁小姐一个个就目光猥琐,还美其名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伪君子一比,简直是一股清流。
  於是很多见过沐风的官宦人家的小姐们都心仪他,就连叶素贞也不例外,只是她的心仪更多的是欣赏他这个人的为人和品格。
  可为何高高在上的云居然也出入这种地方了呢?叶素贞傻傻地站在那,皱眉苦思。
  罗瑛见叶素贞傻呆呆地站在路中间发呆,赶紧将人拽到一旁,趁着那马车上的人下来的时候,巧妙地做了个请的姿势。那男子连看也没看她一眼,跟那个从马上下来的严肃脸男人一起说说笑笑地进去了。
  罗瑛立刻拉着叶素贞跟上。
  叶素贞被罗瑛拉着,心神恍惚之际,听到前面的人说:「本王今晚是来一睹花魁芳容的,你能不能不要摆着一副死人脸?我可没欠你钱。」显然说话的正是宁王沐风。
  另一个男子冷哼一声,不说话。
  沐风又道:「看在你苦守边关也没个暖床的人的分上,今晚这花魁我就交给你了,想怎麽享用都可以。兄弟,够意思吧?」
  顾云看沐风一眼,这次倒是没再哼哼。
  沐风大笑道:「我说你怎麽黑着脸,原来是慾求不满啊。不急、不急,等下有的是下火的佳人……」後面的话越说越下流了。
  叶素贞心中一片失望,原来有些人真的不能端看表面。她今天要不是亲眼所见,也不会相信那云一般的王爷居然会出入这种场合,说的话也相当的下流,之前的高贵王爷终究是随风而逝了。
  叶素贞跟在後面,叹息一声。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杀得你片甲不留。
  罗瑛趁着前面的人说话的时候,悄悄地告诉叶素贞,等下两人分开,见机行事。事毕後,各自想办法离去。
  叶素贞点头。
  罗瑛说完这话,一个转身,混进人群了。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