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宝妻 第四章
  前朝灭亡、大丰朝建立後,大丰朝的太祖也对大齐皇族伸出招安之手,封了闲散的王位给他们,三代始降,如今也是郡王之位,对与前齐有牵扯的後人并没有迫害,反而鼓励有能之人出任为官。
  如今的刑部左侍郎便是前齐世家後裔嫡系子弟,不得不说,前齐跟大丰朝的帝王都有很广大的心胸。
  「太祖皇帝的心胸真宽大。」熟读二十四史的林琳可是很清楚皇权交替是多可怕的一件事,前世那些光史书记载便知有多少腥风血雨,这样一比,大丰朝的太祖真的有一颗仁者之心。
  「是啊。」林忠看着女儿亮晶晶闪烁的眼睛,也很自得。俗话说,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能够为这样的帝王卖命,是多麽庆幸的一件事。
  士为知己者死,不过如此。
  「爹,本来不是说有两位大人要跟我一起学习解译吗?」林琳觉得那几本「薄薄」的齐太祖手稿,十有八九内容都是抱怨文,让她有些兴致缺缺。
  还以为能看到些精彩的东西,但这半天弄下来,不说她眼睛看到快瞎了,光是辨识那些子音跟母音就够累了,主要是翻译出来的内容好无聊,没想到齐太祖也是这麽会碎碎念的一位老人家。
  「玖王爷快要举行弱冠之礼,这些日子礼部、翰林院都忙了起来,笑笑,你先辛苦一下。」弱冠礼可不单单只是皇家的事而已,同时下旨的封号、领地等等的,有太多杂事要处理了。
  「玖王爷?」林琳听到这名号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恍然大悟般地点头。「玖王爷嘛。」他的事蹟她也听过不少。
  「嗯,这些日子爹会忙些,过阵子就好了,你好好休息,爹先回去了。」林忠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起身对女儿说道。
  父女俩又说了几句话後,林忠就先离开了。

  林琳回去房间随意拿了本手稿,又让人倒了杯蜜水,悠闲地坐在椅子上休息。
  她现在把这些手稿当成了话本来看了,拼凑着拼音,慢慢地凑出一段段的句子,这些碎念的内容,其实有些还挺好笑的,也让她不免有些感慨,为什麽没有机会碰到这位同乡。
  她一边念的时候,另一墙的岳翡也听得一清二楚,几次之後,他慢慢掌握到她声音里的规律。
  「嗯,刘谦那死老头,越来越罗唆,什麽天子怎麽可以自己种田?放屁!老子以前不也是一个种田的吗?这群死老头,越来越想管着老子,我看都是吃饱太闲没事干了。」又翻出一小段,林琳越翻越觉得好笑,随意又翻到最後两页。
  「哈,我看那些人真的是作死了,说什麽老子入关的时候藏了一笔宝藏?屁!老子当初平定天下,穷到只差没把屁股给拿去卖了,要有宝藏,老子还需要那麽累吗?也不知道哪个居心不良的乱说,找找找,有本事就找个宝藏出来给老子还债刚好!」
  林琳读到这里觉得很有趣,民间一直流传前齐藏有宝藏,只不过多数世家贵胄都把这当成笑话,像齐太祖自嘲说的,当初前齐创立的时候真的很穷。
  而且齐太祖是穷得有名的,当初很多世家林立,齐太祖还巧立很多名目让那些世家救助朝廷,一方面也老实跟那些世家说了,要麽就顺从改变世家与朝廷的相处模式,要不就等着他腾出手来收拾人。
  面对这麽一个直接又有魄力的君王,有的世家聪明地改变了,有的则是死撑,下场果然如同齐太祖所说的,东削西减,慢慢把这些世家给磨掉。
  她一边翻译一边笑,岳翡听了几句,覆在书页下的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
  「主子,礼部的人到了。」冯九上前小声地说道。也不知道对面是哪位姑娘,主子居然有耐心没让人去赶走。
  岳翡不想动,对面传来的阵阵笑声让他听得舒服,他不想打断这样的感觉。
  冯九看主子没反应,对另一边正在应付礼部官员的冯十投去一眼,冯十手在背後又挥了几下,冯九想了想,才又开口催促,「主子,礼部的大人们到了。」要是主子又把礼部的大人给惹怒了,那些御史台的就又有本上奏了。
  岳翡懒懒地把书拿下,扔到一旁的桌子上,慢吞吞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目光不由自主地往那绿窗的小缝望去。
  另一边的林琳正好被齐太祖的手稿逗得笑个不停,翠绿色的玉冠在日光下反射出光芒,偏蜜色的脸颊红扑扑的,那笑容简直比阳光还要灿烂,一瞬间,岳翡只能定定地看着那张笑脸,他很清楚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主子?」冯九疑惑地看着他。
  「走吧。」岳翡再看一眼,转身走向冯十的方向,淡淡地丢下两个字给冯九,「去查。」
  冯九也没问主子这是啥意思,在玖王爷府身边当了那麽久的贴身太监,要是连主子这麽一点心思也捉摸不到就不用混了,他颔首行礼後便先退下了。
  玖王爷举行弱冠礼的日子就快到了,整个京城陷入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当中。
  来自各地的庆贺之礼,还有很多邻国祝贺的使团,让京城充满异族风情。
  林琳虽然负责翻译齐太祖的手稿,但也不是每天都得去翰林院,她还是要到女学上课,她在女学里已经算是高学年的学姊了,女子十六议亲,所以高学年的女学生并不多,她们要上的课程也不多,十天里约莫只有三天有课程,再加上十天一休沐,她还是很悠闲的。
  就像今夜,又是每个月的十五月圆之日,每逢十、十五、二十五,京城都会有所谓的夜市,林琳约了两个好友一起去逛逛。
  林夫人在女儿怀里塞了一个满满的荷包,又叮咛了跟着女儿出门的束意、束芳还有四个护卫要小心照看小姐,这才让女儿出门。
  「林琳,你动作好慢啊。」
  来到跟好友相约的茶馆,林琳走上楼,还没靠近座位就听到李亭玉的抱怨声。
  「我腿短走得慢。」林琳笑着回了一句。
  「知道就好。」李亭玉笑咪咪地点头,一点也不跟她客气。
  林琳马上扑上去搔她痒,两个女孩笑得花枝乱颤的,另一旁的彭雅则是坐在椅上,含蓄地笑看着她们。
  华灯初上,街道上开始响起热闹的叫卖声和人群的笑声,彭雅这才制止她们的玩闹,「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下去吧。」
  三个美人嘻笑着往夜市走去,身後还跟着几名丫鬟和十几个护卫,不过这样的大阵仗并没有吓到那些摊贩。
  京城什麽最多?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那些世族贵胄,这样的排场摊贩天天见,见怪不怪。
  提着一盏灯,头上戴着画着可爱小猫脸的面具,林琳踏上古桥,低首看着桥下顺着河流飘动的花灯。
  古代的夜市自然不像现代那样热闹,不过往来的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散发出一股暖暖的力量。
  「你在开心什麽?」李亭玉跟彭雅两人牵着手走到她身边,李亭玉好奇地问道。
  林琳偏头对她们笑得灿烂,「开心还好我们生在盛世。」
  少女初长成,丰姿冶丽,颇有一笑倾城的绝色美人之姿。
  这一幕,让许多人都看迷了眼,好看美丽的姑娘见多了,容貌艳丽之人还能有那麽一双清澈的眼眸、暖人的笑容可不多,就连常常相处的彭雅跟李亭玉也看晃了眼。
  这一瞬间,她们也都庆幸生活在太平之世,要不以林琳的美貌,在乱世之中只会带给她痛苦。
  桥下,有一道颀长的身影慢慢靠近那个美人,脸上戴着一个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的容颜。
  桥上的人潮突然变多了,林琳努力跟李亭玉她们走在一块,但人一多,还是不小心给冲散了。
  林琳并不急着追上去,反而是慢慢地顺着人流往前走,只不过要下古桥的时候,让後面的小孩撞了一下,脚步一个踉跄,失衡的往前摔。
  她的第一个反应是抱住头,突地她感觉到腰间一紧,她低头一看,一只手臂紧紧地束在她的腰际,她下意识地抬头,随即对上一双藏在狐狸面具後头的深邃眼眸。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最後是林琳先移开了目光,「多谢公子。」腰间手臂的温度似乎可以透过纱衣熨烫了她的皮肤,太过靠近,连对方的呼吸都似乎喷到自己身上。
  「不会。」对方确定她站稳後,很快地收回手。
  林琳对眼前这一幕突然有点想笑,这不就是以前看电视常见到的场景吗?没想到自己也有幸表演一场。
  「林琳,你没事吧?」李亭玉关心地问道。
  她和彭雅发现她们和林琳被人潮冲散了,又回过头来找她。
  「没事。」林琳动了一下手脚,没有什麽不适,正想再跟对方说声谢谢,怎料一转头,对方已不见踪影。
  林琳倒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和两个好友说说笑笑地继续往前走。
  远远的转角,站着方才那道颀长的身影,他看着林琳离去的背影,方才碰触到她的手心微微发烫。
  「主子?」冯九实在不懂主子是在做什麽,是看上了林大学士的女儿吗?弄得神神秘秘的,让人摸不着头绪。
  岳翡拿下面具,缓缓地放进袖里。「走吧。」
  「是。」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