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愿荷包 第八章
  看着那堆金银财宝不心动是骗人的,可是她才不相信这个第一大纨裤会提出这麽简单的条件,若是如此,又何必对赌?
  「你赢了,不只桌上这些金银你可以全数拿走,本世子还许你一个心愿,如何?即使你想要官位也绝对没问题。」
  「心愿?」这个条件倒是有些吸引她啊,届时可以拿着这个心愿直接去退亲。
  「是的。」为了诱他踏进自己的阴谋之中,裴孟元可是下了重本,不过他有绝对的信心,这个长得像小倌的男人,任凭他的斗鸡再厉害,也绝对赢不了雄风。
  「反之呢?」楚绫小心地问道,免得被眼前的利益给诱惑而失了戒心,掉入什麽未可知的陷阱。
  「你要是输的话……」裴孟元的虎口抵在线条好看的下颚,陷入沉思。
  他本是想着把这个不知死活敢挑衅他的人,丢到军营里好好磨练个一年两年,不过看到他这副长相後,要是将他丢到军营里去,那些五大三粗的士兵肯定舍不得让他吃苦受罪,反而会让他在军营里作威作福,这样就达不到他的目的了,得换一个。
  终於,裴孟元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坏坏的撇着嘴角,「你输的话……得到南风馆当小倌去接客一个月,如何?」
  小倌!
  楚绫的眉尾剧烈抽动,暗暗磨着牙,她就知道这个大纨裤不安好心,分明就是想让她身败名裂。
  她皮笑肉不笑地道:「南风馆,应该是世子爷去比较适合吧,相信世子爷一去,马上能成为当红头牌。」

  「找死!你说什麽!」墨青听了,马上出声怒喝,甚至拔刀。
  「欸,做什麽,你主子我都还没生气,你气什麽?」裴孟元抬手制止墨青。
  这不男不女的家伙,不给他点颜色瞧瞧,还真无法无天了,竟然敢嘲讽他的长相,也不想想自己长得更是一副小倌样。
  楚绫白了墨青一眼,「我不过是实话实说,你心里难道不也是这麽认为?」
  墨青打死不接他的话,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不要有一丝丝的波动,要是他敢有任何认同之色,主子定不会让他再有好日子过。
  裴孟元将手中的果子往一旁的空碟里一丢,拿过手绢擦着手,一副我很大度的样子说道:「如何?要是你不敢,现在就认输,当众承认自己是二百五,同时写两百五十份说自己是二百五的布告贴到京城各个角落,这样本世子就饶了你。」
  楚绫一时反应不过来,二百五和她又有什麽关系?
  她的思绪翻飞了下,赫然想起自己下的那两百五十文赌金,该不会……天啊,她可真冤枉,她是身上的银子能动用的最大额度就是两百五十文,怎麽就被这个大纨裤给误会了是在讽刺他?
  可是依她看,现在解释也来不及了,不管她接不接这个赌局,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整死她,就算今天她不答应,日後也绝对躲不过,看来只能接下他的赌局,日子才能平静。
  虽然她有把握能赢这大纨裤,可是不管任何事都是有风险的,没有百分之百的绝对,她必须把最坏的结果也算进去。
  要是去了南风馆,她的身分就曝光了,绝对去不得,现在她只能以退为进,让这大纨裤知难而退。
  她凛着脸盯着裴孟元约两息时间,这才冷冷地开口,「好,我答应,我若是不答应,反倒显得我胆怯了,不过我也要提出条件,不能只有世子爷提出条件而我不许提,这样不公平。」
  裴孟元朗笑一声,「成!」
  「如世子爷方才说的,我输了我到南风馆接客一个月,我要是赢了,我要求世子爷必须保留方才提出的那个许在下一个心愿的条件,而且从此以後不能再斗鸡,还必须去南风馆帮我洗脚!」
  「你说什麽,要本世子去帮你洗脚?!」裴孟元的火气轰地冲上头顶。
  「我的心地可比世子爷善良多了,没让世子爷去帮人洗一个月的脚呢,也没让世子爷去接客,说到底我还比较吃亏。」她露出一脸我亏大了的痛心疾首表情。「要是世子爷不肯答应,那这赌局就作废啊!」
  裴孟元敛下怒气,低笑几声。「好一个以退为进,你以为你这麽说,本世子就会却步吗?赌,本世子跟你赌!」
  「空口无凭,我怎麽知道世子爷会不会赖帐,我要求到楼下柜台,由掌柜执笔,一式两份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同时还要贴布告让所有人都知道。」
  「成,就如你说。」裴孟元起身,鄙视的睐了楚绫一眼,「你等着身败名裂,本世子向来不是心慈手软的。」
  届时他定找上一连五大三粗的手下天天去捧他的场。
  楚绫撇着一边嘴角,双臂抱胸,睨他一眼,反唇相讥,「哼哼,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世子爷到时可别哭鼻子唷!」赛前放狠话消灭对手的斗志谁不会。
  「嗤,鹿死谁手,你要是有本事赢了本世子,本世子从此收手不再斗鸡。」裴孟元的语气里是满满的自信。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斗鸡场边挤满了人,大家前胸贴後背的,元宝楼还是动用了好几个夥计,才清空了一小部分,让一向在楼上雅间观赏赛事的世子爷,可以近距离观赏这场斗鸡大赛。
  楚绫因为他的关系,也得了一方空位,不必与这些前来观赛的赌徒们挤在一起,不过虽然如此,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裴孟元就坐在她旁边,说实在的她有些担心,一会儿要是他输了,会不会恼羞成怒当场掐死她?她考虑着要不要换个地方,毕竟小命很珍贵的。
  「世子爷,时间已到,是否要开始了?」元宝楼的夥计挤过来,恭敬的问道。
  未等裴孟元出声,楚绫便催促道:「时间到了就赶紧开赛,我还要扛着赌金赶去钱庄存款呢,快点,这样算一算可没多少时间。」
  「你挺自信的啊!」裴孟元不屑地睨他一眼。
  「当然,没自信,怎麽敢挑战世子爷您呢,您说是吧?」楚绫微仰起头,说得自信,「况且,我还想今晚去让世子爷洗脚呢!」
  「你放心,你今晚到南风馆挂牌,本世子会领着一票军营兄弟去捧你的场,绝对让你一炮而红。」
  四目相对,小小的空间瞬间火花四射。
  最後是楚绫受不了他那对凌厉黑眸的注视,败下阵来,她赶紧找了藉口掩饰,「比瞪眼的吗?赶紧喊开始吧,比完才能捧着银子去给对方捧场。」
  她那自信的表情让裴孟元看了实在很不满,也想着早点比完好到军营去调一队人马,於是他弹弹手指,示意站在斗鸡场中央的主持人石原可以开始主持斗鸡比赛了。
  石原很尽职地将比赛规则说了一遍,但楚绫并没有仔细去听,她只想着等会儿怎麽脱身比较重要。
  石原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好不容易说完,接着就是比赛,比赛前最重要的步骤就是亮鸡。
  石原捧着装着雄风的鸡笼,顺时钟绕场一圈。
  对於鸡笼子里这只雄赳赳气昂昂、全身羽毛光泽明亮的斗鸡,所有玩斗鸡的赌徒们都不陌生,纷纷拍手叫好。
  看着裴孟元的那只斗鸡,楚绫有些心虚的看了眼自己那还放在场边、蒙着黑布的鸡笼,心想着要是一会儿她的鸡赢了他,以他高傲的性子,一定会恼羞成怒的。
  她觉得不太保险,必须得先找好退路才成,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心情放松许多,呵呵,其实她根本不用担心没有退路,也不用担心被他派人堵了,只要她恢复女装不就好了吗?
  雄风绕场完,就换楚绫带来参赛的斗鸡了。
  石原高举着手中盖着黑布的鸡笼子,为了让气氛更加热络,他故意吊着所有人的胃口。
  「想必大家都很好奇,敢挑战世子爷的常胜军雄风的斗鸡,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这只斗鸡长什麽样子吧!」说完,他一把将黑布揭开来。
  众人皆是一阵譁然,「什麽?!这是……」
  裴孟元嘴里那口茶喷得老远,脸上表情更是变化多端,精彩万分。
  母鸡?!
  这家伙傻了吧,竟然拿母鸡来斗鸡!而且还是正在抱窝孵蛋的母鸡!
  石原也以为自己看错了,他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确认一次,他连忙对一旁的夥计喊道:「你们是不是拎错鸡笼了?赶紧换下,把楚公子参加斗鸡比赛的那只鸡给提过来。」
  一旁的夥计全都摇摇头,异口同声的回道:「没错,就是那只母鸡。」
  石原只好看向一脸淡然的楚绫,有些结巴地问道:「楚公子,请问您要参赛的是这只……母鸡吗?」
  「有规定一定要什麽鸡才能参赛吗?」楚绫反问。
  石原抿了抿嘴,「是没有这样的规定。」
  「那不就得了,赶紧开始比一比,我住得远,赶着回家呢。」她不耐烦的催促。
  其实她是有些担心她赛前给母鸡喂的药,药效差不多要生效了,这药效大概只能维持一刻钟,要是过了药效才开始,她就真的要到南风馆去了。
  一听到她真的是抓母鸡来比赛,场边的人全都捧着肚子笑翻了,有的人甚至笑到肚子抽筋。
  史上第一遭,竟然有人抓着母鸡,而且还是老母鸡来斗鸡,这也太奇葩了。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