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逃妻 第三章
  那也是个夏天,虽然已经接近半夜,太阳不再烧得人皮肤疼,可闷热感并未减退,走在路上时间长了,还是令人觉得十分不舒服。
  魏琛叼着根菸,这个天气吸菸更觉得对肺是种虐待,可不吸的话,他又怕自己走不到家就睡着了,像他这种刚入职的小警察,自然是跟在前辈身边,脏活、累活的第一线人员,端茶、倒水、买东西,一个人当三个用,好不容易案子有了眉目,上面才允许他们回家休息一晚。
  要知道,他已经在警局住了四天了,其实要不是为了换套乾净衣服,回家还不如住在警局方便。
  为了走近路,魏琛拐进了一条平时没什麽人的小巷子,漆黑的巷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只能看到他嘴边忽亮忽灭的火光。魏琛低头专注走着,只希望早点回家躺在床上。
  但好死不死,就在他快要走出那条巷子时,斜边的岔路口突然冲出一道人影。巷子狭窄,对方几乎刚冲出来就已经站在他面前。
  「别动,把钱掏出来!」从对方那低垂的脑袋下面发出颤抖的声音。听声音和看这身影,竟然还是个女人。她的双手攥着把亮晃晃的……裁纸刀,距离他的小腹处大概二十公分。
  魏琛慢慢地将嘴上的菸夹在指间,对於这位半路杀出的劫匪,惊讶得不知该说什麽。
  「小姐,你大半夜地躲在这种地方,不怕遇到坏人吗?」魏琛是真的很关切,可他的声音本就粗犷,又因为几天没好好睡觉,此时发哑。
  那女人的肩头明显一颤,被他这声音吓到了,「你别说那麽多了,把钱交出来,不然我就动手了!」她说着,将裁纸刀往前递了递,离他又近了几分。
  「好好好,你别激动,我掏就是了。」魏琛慢吞吞地将手伸进口袋,刚拿出件东西,就被对方迫不及待地抢了过去。魏琛真是怕她拿了东西看也不看,丢了刀子就跑,於是好心提醒她,「你确认一下,是不是你想要的东西啊。」
  她当然知道不是,因为这东西相比钱包而言太薄了,也小了点。好在夏夜的天足够亮,藉着周围的自然光线,她还是看清了那是本证件,上面印着一个警徽。

  啪嗒一声,证件掉在了地上。魏琛心疼了下,没管他心爱的证件,想教化一下这个失足少女。学人干什麽不好,学打劫,也不看看她这身板,好在是遇上他了,要是遇上坏人怎麽办?
  可他还没开口,那女人将刀也扔在了地上,跟他的证件作伴,然後人蹲了下去,双手抱膝,竟然开始放声痛哭。
  看她哭得这麽惨,上一刻还光明磊落地要教化人家的魏琛,转眼间已经成了个心虚的罪犯,四处看看,生怕被谁看到,误会他是做了什麽不好的事。
  「你别哭啊,你不是打劫吗,打到一半哭什麽啊?」对待罪犯他在行,对待哭泣的女人,他就真没办法。
  「你少讽刺我了,是警察不会早说啊!」她气得捡起魏琛的证件,再次用力丢到他脚下,「好啦,抓我走啊!我怎麽这麽倒楣,在这里快吓死了,硬待了一个小时,等到的人竟然是个警察,老天对我也太小气了。」
  魏琛听得满脸黑线,小声提醒她,「老天是在帮你吧?你真的抢了别人,可是犯罪。」
  「犯罪怎麽了?犯罪也比饿死强,抢你就不犯罪了吗?你也太瞧不起人了!」她说着说着,觉得自己身为劫匪的自尊都被人玷污了,哭得更伤心了。
  魏琛头疼,真要叫倒楣的人是他吧?他猛吸了口菸,把菸熄灭,重重地吐出烟雾,「好了,饿而已,我请你吃饭好不好?你再哭,就把色狼引来了。」
  哭泣如断电一般戛然而止,连魏琛都吓了一跳。
  「真的吗?」女人不哭了,但还蹲在那里,「你请我?是不是派出所的免费牢饭?」
  「是出了这条巷子往右走两百公尺再左转,靠路边的第三家拉面店,你觉得还OK吗?」
  女人站起来,擦了擦眼泪,吸着鼻子点了点头。
  魏琛翻了个白眼,怎麽有种被人设计的感觉?不过请吃顿饭倒是无所谓,他也不能真看着逃家少女走向歧途。
  那家拉面店一般营业到半夜,以往他下班晚了也经常去那吃宵夜,老板跟他算熟。这会他的肚子也有点饿,就要了两碗拉面和那女人相对而坐。
  点了餐,老板去做拉面了,魏琛这才有空仔细看看这位逃家少女。
  巷子里光线暗,她又总低着头,一路上又都畏畏缩缩地走在他後面,直到这会进了店里,他才终於是看清了她的五官。
  比他想像的年龄要大一些,这根本不能称其为少女了,而且相貌也和他想像的不太一样。怎麽说呢,是很正派的长相,乾净的脸庞、弯弯的细眉,没什麽精神,但眼睛很漂亮,怎麽看也是家教很好的女孩,反正跟打劫这种事沾不上边。
  而这五官……魏琛眯起眼睛仔细打量她,这五官是不是还有点眼熟啊?这张脸好像在哪见过。他极力地回忆着,不是最近的事,是在更久以前的。
  魏琛使劲挖掘着自己脑袋里记忆的抽屉,整个脸都因为用力过猛而扭曲起来。就在拉面店老板端着盘子过来,喊了声「面好罗」的同时,魏琛整个人豁然开朗,狠拍了下桌子,就差没跳起来,「你是吴亚洁!」
  只可惜他的兴奋没能传达给对方,吴亚洁看都没看他一眼,目光一直追随着那碗面。面碗刚碰到桌子,她就已经拿起了筷子挟起面急不可耐地吹了起来,也不管吹凉了没有就往嘴里放。结果果然是被烫到了,眼泪又溢了出来。
  魏琛一见,紧张地倒了冰水推过去给她,「怎麽样,我说对了吗?你是不是吴亚洁?」
  喝完水,她继续挑战拉面。
  魏琛等了半天,终於认命於她不吃饱是不会理他这件事,於是他也吃了起来,只不过完全嚐不出味道,时不时地抬头看她一眼。
  绝不会弄错了。但这确信之後升起的是更多的谜团,他可怎麽吃得踏实。
  好不容易熬到她吃完那碗面,她终於抬头有空看他了,魏琛很兴奋,就见她两眼泪汪汪地说:「我饿。」
  「老板,再来一碗面,再来两盘凉菜、一盘牛肉。」魏琛喊了老板点菜。他点了根菸,决定坐在那看她尽情地吃。
  他眼见着吴亚洁又吃了半碗面,菜也是以惊人的速度在消失,看来她真的是饿坏了,才会想到去打劫。
  等到她再也吃不下了,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但显然比之前有了些精神,魏琛知道差不多了,充满期待地望着她。
  「我从以前就一直觉得,你这头发就不能打理一下吗?总是像鸟巢一样搞笑。」吴亚洁呼出了口气,终於是给了他一个确切的答案。
  一直在那问个不停,也太迟钝了,她可是刚出了那条巷子,到了有路灯的地方,立刻就认出他来了,不然哪会那麽心虚地跟在他身後。要不是饿得实在受不了,她早跑了。
  真是的,太丢脸了。吴亚洁不禁觉得脸颊发烫,但现在才觉得不好意思也太晚了。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