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管事 第三章
  朱若蔚浑身一僵,感觉到赵奕的大掌倏地张开、收拢,将她的呼吸控制在他的掌心里,她并不觉得难受,他看似掐着的手没有使力。她疑惑地道:「你想娶我?」
  「是啊,我们三人一同长大,你为什么要嫁给季岚之,却不嫁给我,嗯?」赵奕气息危险地靠近她。
  朱若蔚的身体动不了,双腿也动不了,就算能动,在赵奕的手下,她连一招也过不了。那她何必自取其辱呢?她干脆一动也不动,「我不知道你对我……」
  「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赵奕似是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脾气有些差地瞪她,「季岚之那样的人,你居然也愿意嫁。我没有成人之美,我便眼不见为净,一走了之。可是你呢?到头来却被当初看好的那人给抛弃了,啧啧。」赵奕神色嘲讽地看她。
  朱若蔚心情平静,她不知道该生气还是恐惧,从红盖头被掀起的那一瞬间,她见到赵奕,她很吃惊,也不敢置信。可现在已经拜过堂,也进了新房,她知道这个人是她的夫君,他没有骗她,季岚之确实不要她了。她不想相信,但她心里明白她被抛弃的事情是真的,而心里明白和愿意去相信是两回事情。
  朱若蔚现下不明白的是,赵奕此刻这么开心,做出一副胜利在望的模样给她看,到底要干什么?
  「我被抛弃也是我的命,可你娶了我。」是啊,赵奕这般地看不上她,他又为何娶她?
  赵奕的神色阴暗了几分,「伶牙俐齿。」
  朱若蔚莫名地想笑,「赵奕,莫非你提亲过?」
  看到赵奕的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朱若蔚一时间立刻明白过来,原来他真的提亲过,只是最后家中为她定下的是季岚之。
  这其中的道理只要一想便能想通,朱太傅辅佐太子,怎么能将长女许配给皇室中人?若是一个不小心,便要被人说他沽名钓誉、贪图富贵。她若是嫁给季岚之,季岚之的父亲季大人当时在翰林院做院士,两家门当户对,怎么都比嫁给奕王要好,不会无端引来猜忌。

  「提了,可惜有人有眼无珠。」赵奕死死地盯着她看。
  朱若蔚被他盯得全身发毛,「拒绝婚事的人又不是我,你这般看着我做什么?」
  赵奕诡异地笑了,「朱继夫人说,你中意季岚之。」
  朱若蔚睁大了眼睛,她何时说过这样的话?不过她也没有反驳,因为如果她真的知道赵奕有来提亲,她也会选择季岚之这门婚事。她明白做王妃虽然看似荣耀,背后定然心酸,若是不小心便会卷入宫中争斗。
  见朱若蔚不说话,赵奕笑了笑,笑声中一点温度也没有,「看来朱继夫人没有说错。」大掌松开,他深怕一个手指用力,直接杀了她。果然,她心里喜欢的人是季岚之。
  刷地一下,赵奕自个随意披着一件外袍,拿过披风随意将她一包,抱起被裹成粽子的她往新房走去。
  【第二章】
  外面的风呼呼地作响,赵奕伸手将朱若蔚的脸摁在怀里,他高大的身子挡住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寒风。
  朱若蔚被强迫埋在他的怀里,心里琢磨着明天要好好问问身边的丫鬟嫣红。嫣红和钠嬷嬷是她生母留下的人,她不知道为何府中发生的事情她一概不知,而她们没然山没有告诉她。
  朱若蔚心里隐隐作痛,她本以为今日是她此生最美好的日子,哪里知道到了今日,活了十六年的她,才知道这些看似最亲的人一个一个毫不留情地背叛了她。
  而季岚之……朱若蔚只觉心中发冷,他到底是如何能一边跟她甜言蜜语,一边娶了莫小姐?这世界的男子莫非都是如此的冷心冷肺?她微微红了眼眶,莫怪乎赵奕嘲讽她,她确实有眼无珠,不知天高地厚。
  咚。朱若蔚被赵奕狠狠地摔在了被褥上,大红色的喜被虽然免去了她吃疼的后果,却让她心中升起一股郁闷。没错,这世间的男子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季岚之是一个,赵突也算一个!
  朱若蔚被摔得脑袋一阵阵地晕,一抬头便对上赵奕那恶狠狠的眼神,她立刻扯过被褥,挡在身前。
  「你怕我?」赵奕沉沉地问。
  从认识赵奕开始,朱若蔚便有些怕他。他身上有一股野性的气质,外层笼罩一股阴寒,可他对她却是好的,只是不爱笑,但凡得了什么稀罕物都会送给她。
  可朱若蔚只把他当作哥哥,一如她喊他赵大哥,儿女之情却是没有的。诚心而论,她并不懂什么是儿女之情,她只是觉得挑一个性子平和,知根知底的人成亲便好。
  季岚之对她好,性子也温和,门当户对,朱若蔚没什么可挑的,可赵奕,她把握不住他,他是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人。哪怕赵奕来提亲,朱若蔚想都不会多想,绝对会拒绝,
  但令她想不到的是,原来他对她有这样的心思,他竟然想娶她。
  赵奕娶她的背后用意竟是男女之情,朱若蔚捧着发晕的脑袋,只觉得今晚发生的就如作梦一般,怎么都让她无法相信。
  红纱倾斜而下,朱若蔚顿觉身子发凉,一转身便对上了赵奕凶恶的眼,两人如被锁在了一张床榻上,红色的幔纱包围了他们。
  朱若蔚吞了吞口水,想逃却只能用手爬,没爬几下就被她身后的赵奕意把揪住衣领给拖到了他身边。
  「想去哪里?」赵奕低沉的声音透着不悦。
  朱若蔚一脸的无奈,「没、没去哪里。」
  「你如今已经跟我成亲,便是我的人,日后无论做什么,都要问过我。」赵奕语气平平地道,可声音里的气势不怒而威。
  朱若蔚几乎要咬破了唇。她不知道她为何会招惹上赵奕,他既然知道她宫寒,以后生育极难,他为何还要娶她?
  心中有无数的疑问闪过,可朱若蔚没有问,她傻愣愣地看着他,见他眼底深处的风暴逐渐凝聚。她回过神来,乖巧地应了一声:「知道了。」
  闻言,赵奕这才满意地放过朱若蔚,抱着她躺下,一手往她的大腿摸去。
  朱若蔚的脸上一片燥热,「住、住手。」她都这样子了,他还对她上下其手,简直是斯文败类,禽兽不如!朱若蔚在心中斥骂道。
  赵奕没有在意地伸手在她的腿上摁了几下,「没有感觉?」听她没有回答,赵奕抬头看她,见她脸色绯红,他不禁暗了脸色,「胡想些什么?」
  赵奕的斥喝令朱若蔚瑟缩了一下,她默默地吞了吞口水,「有感觉,只是比较迟钝,大夫开的药方每日都有在吃着。」
  赵奕的神色并没有因她的话而好转,反而越发凝重,「庸医。」
  朱若蔚抿了抿唇,侧过了脸。在朱府,她的处境不是很好,朱继夫人虽然面上对她客气,可是背后放冷箭的事情没有少做,府中请的大夫确实不是顶好的,可她又能说什么?朱继夫人不是没给她请大夫,而是她的伤势过重才会好得慢,这才是朱继夫人的高明之处。
  「季岚之也不管?」
  朱若蔚正在想着,赵奕又插了这么句,冷硬的话如匕首般用力地刺进她的胸口。朱若蔚一愣,诚如赵奕所说,季岚之没有管,他听了大夫的话后只安慰满脸泪痕的她,除此之外,他没有做什么,本来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赵奕的话令她的心微微浮动。
  赵奕显然话里有话,若是季岚之在乎她,定然会请最好的大夫替她看。这么明显的事情她竟然没有想到,朱若蔚的脸色黯淡。
  若是别人就算了,可与她青梅竹马的季岚之和赵奕是再清楚不过她在朱府的尴尬地位。她的生母在她七岁的时候生病去世,朱太傅一年之后娶了继室。
  朱继夫人进府一年之后便生下了嫡长子,随后几年又生下一子一女,巩固了自己在朱府的地位。而她虽然是嫡长女,可父不疼,朱继夫人掌握了府中的中馈之后,她的日子越发难过,虽然没有苛刻她,却在无形之中打压她。
  朱若蔚的沉默惹来赵奕重重地冷哼一声:「有眼无珠。」
  听他此言,朱若蔚倏地怒火中烧,恶狠狠地瞪他,「关你什么事?」
  赵奕冷冷地睇了她一眼,将她抱在懐里,无视她的挣扎,拉过喜被牢牢地将她搂在怀中,「不早了,睡觉。」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