霉女的爱情路 第五章
  「我不敢说自己的能力有多好,但我也无法接受你的批评,我不是做不来,无论什麽工作,我都很认真学习,努力去做,是时运不好,公司不是无预警倒闭,就是经营困顿裁员。
  「换去餐厅工作,在牛排馆工作两个礼拜,厨房失火,烧掉半间店面,牛排馆被迫停业;在火锅店工作不到一个月,因为发生食物中毒意外,被迫歇业;接着从事保险业,我非常拚命,但就是拉不到业绩,每每跟客户好不容易谈妥要签约,对方就会因为一些理由临时变卦而取消;改去当房仲也是这种情况,我後来才知道,我每次分配到的房屋都刚好是阴宅凶宅,不是发生过死亡事故,就是有闹鬼传言……」
  江焛俊眉一拢,抬眼,不是看向嘴巴动不停的她,而是瞅向站在一旁的董重贤,冷厉地道:「董秘书,叫她闭嘴,然後把她带离开我的办公室。」
  他这辈子还没遇过像她这麽聒噪的女人,再加上他心里仍对她昨天老是使唤他感到不满,而且在他听来,她一再在工作上遇到挫折,根本是她笨,不会选择工作和老板,更不懂得替自己争取该有的权利。
  他对无脑、没神经的女人,也很感冒。
  董重贤有些为难,只好以手肘碰一下旁边还在仔细报告人生历练的女孩。
  梅梅韵不解地转过头,见董重贤朝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这才赶紧闭上嘴巴,可是才过了一秒,她就忍不住小声问道:「那我可以在这里工作了吗?」
  江焛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这女人是听不懂人话吗?「当然不行!」
  他内心又腹诽,以往他的一句话、一个命令,董秘书都不会踌躇或有任何异议,立刻就执行,但今天是怎麽了?
  「真的不行吗?可不可以给我机会,试做看看?」梅梅韵难掩沮丧,怯怯地央求道。
  董重贤见状,心有不忍,他莫名将她当女儿看待,不禁想替她说话,「执行长,只是清洁工作,就给梅小姐一个机会,而且说来说去,她也算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欸?」梅梅韵望着董重贤,比比自己,感到非常困惑,「我是你们的救命恩人?」
  江焛也难以置信地看着董重贤,俊容一沉,「什麽恩人?她差点要了我半条命。」
  昨天他因为抬着董重贤而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她居然调侃他是不是都待冷气房没在运动,才会中看不中用?令他回想起来,又涌上一把火。
  「仔细一想,我们昨天下午若是没有不小心跟梅小姐发生车祸意外,延误了几个小时才从花莲离开,而是按照原订时间上路,我们在傍晚六点二十分会置身高速公路,很可能就遇上昨晚发生的那起严重连环车祸,十多辆车追撞,导致火烧车,造成四死、二十多人受重伤,半数伤患还在加护病房观察,且昨晚北上车流回堵三个多小时,完全动弹不得……」董重贤进一步解释。
  当他昨晚回到家看到重播的新闻报导,不由得感到後怕。
  他每每跟执行长出门,时间总是算得很精准,那时间、那发生事故的路段,若按照预定时间,他们被车祸波及的机率很高。
  虽说他们在乡下也发生了车祸意外,但相比之下,他只是额头受了轻伤,相当幸运。
  这一回想,他倒庆幸因为撞到梅梅韵的一起小车祸,助他们逃过更大的车祸灾难。
  「那只是巧合,亏你还能做出这种解读。」江焛微恼的冷哼。
  若非董重贤是跟在他身边多年的重要夥伴,又是他敬重的长辈,他肯定对他这番胡言乱语重重斥责。
  他最讨厌迷信!
  「就算是巧合,也是一种缘分……」董重贤感觉到上司明显不悦,看来用这样的说词只会造成反效果,於是他改换个方式,动之以情!「唉,看到梅小姐就想到我女儿,她现在不知道过得好不好?是不是也正要去找工作?如果她面试被老板直接打回票,一定会很伤心,我这个做爸爸的又无法在她身边安慰她,唉……我真是枉为人父……」他边说,边假装抹泪。
  江焛忍不住朝他翻个白眼。「你这是藉机向我讨人情?还是要我内疚?」
  董重贤跟前妻离婚多年,唯一的女儿被前妻带去美国生活,父女久久才能见一次面,而董重贤当初之所以离婚,有一半原因是顾虑他。
  为了留在他身边协助那时事业才起步的他,董重贤放弃跟前妻可能破镜重圆的机会,选择留在台湾。
  虽说这是董重贤自己的选择,不是他要求逼迫的,但是他就是有一股歉疚感。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勉强录用。」江焛给董重贤情面,难得让步。「不是负责我的办公室,这里让另一名清洁员负责。而她,归你管。」他淡淡地瞥了梅梅韵一眼,完全不希望她出入他的办公空间,要她去负责其他打扫区域。
  「执行长答应录用你了。」董重贤替她感到高兴。
  梅梅韵先是一愣,随即一脸笑咪咪,向新老板道谢。
  江焛无视她弯身九十度哈腰道谢,看向董重贤,淡然提醒,「你女儿还在念研究所,正在准备论文,没时间找工作,拿你女儿跟她相比,你女儿知道,才觉得伤心。」董重贤的女儿,各方条件都比平凡无奇的梅梅韵优秀数倍。
  他难得话多,藉故对梅梅韵讥讽一番,以报昨天的一箭之仇,若非顾虑董重贤,他绝不可能留她在公司工作,不过他想,依照她那「丰富」的工作经验,这份工作她应该也做不久。
  翌日中午——
  「秘书大叔,要不要一起吃午餐?」梅梅韵推开执行长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精神抖擞地喊道:「秘书大叔,你在吗?」她拎高手中的提袋,看了看没有人的办公空,走向另一扇门叫唤道:「我做了三明治请你吃,呃……」那扇门霍地被推开,令靠近门板的她险些被门板撞到,她赶紧退後一步。
  眼前出现的不是董重贤,竟是神色冷厉的执行长。
  「谁准你踏进我的办公室?」江焛绷着俊容,满脸不快。
  「那个……是秘书大叔说中午可以来找他,如果他不在隔壁自己的办公室,就是在你这里,我才进来看看……」梅梅韵见他脸色难看,收起欢快笑容,不由得又往後退一大步。
  「不管他在不在这里,都不准你任意进来。」江焛强调道。
  没有一个员工敢迳自踏进他的私人办公室,就是高层干部要见他,也得事先通报,不能随意进出这楼层,就算她才第一天来上班,但不是应该更谨慎吗?
  「那个……对不起……」梅梅韵低头道歉,昨天秘书大叔并没有告诉她不能进来这里找他。
  「啊,梅小姐你在这里。执行长,她昨天有说今天中午会来找我,我忘了提醒她不能直接进来执行长办公室。」去洗手间的董重贤正要返回自己的秘书室,听到隔壁传来声音,走过去探看,连忙替不知情闯进来而惹恼上司的梅梅韵说话。
  「这个是我做的三明治,要请秘书大叔吃的。」梅梅韵一面对董重贤,又是一脸笑咪咪的,递上手提的塑胶袋。
  「谢谢你,没想到你还真的替我准备午餐。」董重贤接过她做的三明治,无比开心,他还以为昨天她只是说说而已。
  「今天只是简单的三明治而已,虽然我不能碰火,但用电磁炉也能煮些料理,下次帮秘书大叔准备便当吧。」梅梅韵笑笑的道。
  董重贤对她亲切又很好,她不由得将对方视若父亲般相处。
  「不管是什麽食物,心意最重要。」董重贤拍拍她的肩膀,再次感谢她为他准备午餐。
  梅梅韵愣了下,她先偏头看一下被他轻拍的肩头,再抬头看向拎着塑胶袋、打算折返隔壁秘书室的董重贤,下一秒,砰的一声,只见他无端撞到摆在走道边的木雕花几架。
  幸好他反应快,及时伸手扶住上头摇晃的古董花瓶,接着弯身,揉了揉撞疼的小腿骨。
  梅梅韵见状,心头一沉,看来董重贤不是能避开她霉运的「贵人」,他不过碰她一下,就立刻发生小意外,日後她要特别注意,避免跟他有任何肢体碰触。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