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爱顾问 第五章
  「那我用晶晶来帮你算命,可以吗?」徐冉冉小心翼翼的问着今日的客人,同时也是个超有型的大帅哥。
  花毓现在才知道,晶晶夫人口中的晶晶,就是他眼前那颗跟排球差不多大小的玻璃球。
  让一个会帮玻璃球取名字的命理师算命……嗯,花毓此时都不知自己该做什麽想法了。
  徐冉冉第一眼看到今日的来客时,眼睛都瞪大了,心想—哇呜,担任命理师这麽多年,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麽帅的客人。
  徐冉冉对男女情爱没有多余的想法,可是帅哥美女人人爱看,纯欣赏犒赏眼睛也是一种乐趣。
  今天的客人长相很端正,看着就让人觉得很有个性的人,他五官分明,狭长的眼充满魅力,鼻梁坚挺高耸,唇型厚薄适中,再从他露在外头的手臂来看,肌肉结实有力,肤色略黑,是属於健康的肤色,想来是个喜好运动的男人,他还很高,预估应该在一百八十公分左右,一身蓝色短袖衬衫跟牛仔裤,看似简单随兴,却被他穿得很有型。
  担任命理师这麽多年,接触过的人很多,男男女女、形形色色都有,因此徐冉冉自认看人还挺准的,眼前这位帅哥浑身上下散发出强大的自信,且这种自信在无形中多少带给人一种压迫,想必事业有成,但帅哥今天显然收敛许多。
  坦白说好了,会找上命理师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个共同的特色,那就是迷惘跟不确定性,通常这种人的身上最欠缺的就是自信,所以这还是徐冉冉第一次遇到气场这麽强大的人上门求助。
  花毓盯着晶晶许久,徐冉冉似乎看到他的挣扎跟疑惑。
  花毓的确是很挣扎,用水晶球算命,这也太玄了吧,这位晶晶夫人要嘛是个得道高人,要不就是个神棍,但他猜应该是後者。
  子漮竟然介绍了个神棍给他……

  「好。」人都来了,他就看看这位晶晶夫人有什麽花招好耍。花毓已经在心底打定了主意,明天上班肯定要臭骂甯子漮一顿!
  「你答应了?」徐冉冉怀疑自己听错了,一时间开心到差点手舞足蹈,一边又小心翼翼地确认着。
  花毓点点头,一边暗暗观察起眼前这位晶晶夫人,感觉得出来她年纪挺小的,要不怎会露出天真无邪的一面,可她又上着大浓妆,实在很难判定她的年纪。
  徐冉冉当然窥探不得花毓现在心里头的想法,她深呼吸一口,潜心下来。
  「那我们开始吧,请放心,晶晶不会让你失望的。」徐冉冉将晶晶摆至架上并安抚花毓。
  「我现在需要你静下心来,将右手的手掌轻搁在晶晶上头,然後在心里默念你的姓名,岁数,以及你心中的疑惑……」
  花毓照做,尽管他心里对此算命的方法非常的不认同,不知道她到底可以算出什麽来?
  徐冉冉双手掌心温柔的抚上晶晶,静静的等待跟晶晶心灵连线,慢慢的脑海的画面逐渐形成……
  晶晶果然没让她失望,徐冉冉满意的勾起嘴角。
  她感应到了,一开始是情绪,失望且疑惑的情绪,他渴望寻到一个他爱的温柔女子,可是为什麽一直无法如愿,每一段恋爱都败在最关键的时刻。
  难道是诅咒吗?徐冉冉如此想着。
  就在这个时候,有另外一股情绪插入,徐冉冉突然一阵反胃—
  是不甘心也是嫉妒,「她」没办法放弃,於是只好捣蛋,让他不能跟任何女人有亲密关系……
  情绪变幻不明,这是徐冉冉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彷佛有两个人在场,让她感应到强烈的情绪波动。
  她觉得不太舒服,但好在那不舒服的感觉很快就过去了,徐冉冉想,应该是晶晶出了手帮她。
  接着她收到一些片段性的画面,那是一段又一段失败的恋情,总共四个女人,没有一场爱情获得最後的幸福。
  花毓在中途就收手了。
  在算命的过程中,他双眼始终盯着晶晶夫人,所以将她眉头渐渐深锁,接着额头冒出冷汗,似乎是非常痛苦的样子收入眼底。
  是作假吗?演戏给他看,还是……
  正当花毓迟疑着是否要出些声音唤醒她时,就见她忽地睁开眼睛,接着大喘了一口气,那口气大到让花毓吓了一跳。
  这位晶晶夫人越看越不按牌理出牌。
  徐冉冉喘气之後没有立即说话,大概又等了一分钟左右才开口,但声音跟先前比起来沙哑许多,像是经历一场难以言喻的灾难。
  歇过才开口,是因为徐冉冉需要组织一下言语,将她所感应的,所看到的模糊画面结合起来,再理出个头绪跟对方开口说明。
  「有阻碍。」徐冉冉将花毓又从头到脚打量一番,而且这阻碍似乎突破不了,要不然以他这般外表,怎麽可能爱情路不顺遂。
  花毓失笑道:「这就是你的结论?」
  「嗯。」
  就在此时,花毓露出律师的精明本性,「你甚至都没提及我想问什麽,或是我在哪方面有疑惑,这样的结果会不会太笼统?」想赚钱也不能用这种方式,根本是在耍人嘛。
  「你告诉晶晶了不是吗?」她刚刚不是要他掌心贴着晶晶,问出他的迷惘吗,难道他没说?不可能,没说的话,晶晶是感应不到的。
  花毓讽刺地挑眉。「我是说了,那你知道吗?」他就不信,凭着一颗玻璃球她能搞出什麽花招,不过是耍嘴皮罢了。
  但花毓没想到的是,接下来徐冉冉开口说的话叫他震惊到差点跌落沙发。
  徐冉冉点头,「我当然知道,你渴望爱情婚姻,然而这一路走来却很不顺遂,经历四段感情都在最关键的时刻遇到挫折,因而失败分手。」
  听到「最关键的时刻」时,花毓的手抖了一下,脸上充满震撼,这位晶晶夫人竟一语说中重点,她、她、她是怎麽知道的?
  花毓不自觉地问出他的疑惑。
  「是晶晶告诉我的。」徐冉冉带着骄傲的口吻。
  花毓瞪向那颗毫不起眼的玻璃球,再抬头看看她,觉得自己真是见鬼了。
  他嘴张了张,想问什麽却问不出口。
  以任何事情都需要实际证据的律师来看,这颗晶晶跟晶晶夫人实在太诡异了,但他又不得不信服。
  晶晶夫人是说的隐晦,但她说的却是事实。
  「晶晶说,你的爱情有阻碍,是外来的阻碍。」
  花毓皱起眉头。「外来的阻碍?」他想不透。
  徐冉冉好人做到底,「这样吧,你再把手搁到晶晶上头,或许她愿意帮你解答。」
  花毓顺从的再做一次,徐冉冉闭上眼再次感应跟晶晶连线,但这一次晶晶却不愿意回应这个问题,它给出的是另外一个答案。
  晶晶告诉徐冉冉,花毓会有一段好姻缘,唯有命中注定厮守一生的对象才能帮他解决这个外来的阻碍。
  注定厮守一生的对象……这太虚无飘渺了,她该如何跟他说?正当徐冉冉还在犹豫跟思考之际,晶晶突然将花毓命中注定的对象给显露出来—
  她看到了……自己!
  「砰」的一声,花毓错愕地看到晶晶夫人从椅子上跌落下来,脸上写满震惊。
  徐冉冉惊恐的抬首,对上花毓不解的视线时,身子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怎麽可能?
  「你没事吧?」基於绅士礼仪,花毓伸出手给予帮助。
  可徐冉冉却是瞪着那修长毫无瑕疵的手掌,彷佛在她眼前的是如魔鬼狰狞的丑陋手掌,让她避之唯恐不及。
  她自己爬起身,拍了拍屁股。「没事、没事,我很好。」
  才怪,她的心现在抖得跟浑身赤裸地站在极地一样。
  徐冉冉觉得自己这麽一跌,将晶晶夫人的形象都跌光了,她赶紧扶正椅子坐好,咳了两声,再请花毓落坐。
  「你无须担心,晶晶的意思是时机未到,要你耐心等候。」这话说得徐冉冉自己都忍不住想打哆嗦。
  花毓是失望的,这跟一般算命师所说的模棱两可的话一样,对他来说完全没有意义。
  徐冉冉不敢再对上花毓的视线,她此刻心虚得很,只想赶紧送客。
  然而徐冉冉的态度让花毓狐疑地多看了她两眼,他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看她委婉地下逐客令,他只好将尾款付清,离开了命理馆。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