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给我靠 第六章
  把心从宽敞的办公室收回,姜秀旼把目光转向自己的桌面,桌上放着一张A4纸,上头打着密密麻麻的工作事项,另外,还有一张工作证。
  把工作证往胸前一挂,姜秀旼终於觉得自己是LC集团的一分子。
  但是觉得是有何用处,很快她就发现,自己真的是能力不足到很可耻的地步,桌面上待处理文件全部是英文版本,她除了少数一些单字看得懂以外,其余是有看没有懂。
  不是台湾分部吗?怎麽文件不是中文?
  脑残了几分钟,姜秀旼很快就想到,LC是跨国集团,使用英文传递讯息很正常,再者,时任则虽然有张东方脸孔,但从小在国外长大,就跟外国人没两样,他又在美国求学,自然精通英文。
  看着文件,她烦恼着该怎麽开始进行手边的工作,因为想得太专注了,压根没察觉到有人走到她面前,直到一本中英对照翻译书放到她面前,她才惊讶地抬头一看,就对上了一双黝黑如墨的眼睛。
  惨!大Boss好像发现到她的能力不足了。
  在她发窘当头,大Boss已经转身走回他的位置去了。
  已经浪费许多时间,姜秀旼不敢再怠忽职守,连忙拿过那本翻译书,开始努力翻译对照。
  这文件上大部分都是与服装设计有关的专业名词,而时任则给她的那本翻译书,就是专门针对服装设计所做的翻译。
  她正在想,这翻译书的作者对服装设计还真了解,下意识翻回书封,想看看作者的名字,结果一句话飘过来—

  「我写的。」
  她再度抬头,对上那声音的主人,果然他也正在看她,对上眼的那一瞬间,她的心跳漏了好几拍。
  被发现自己蠢毙了,她该发窘的,该感到无地自容的,但惨的是,她竟然不是发窘也不是无地自容,而是莫名的为那双眼的主人心动。
  不对!不对!不该是这样的反应!
  姜秀旼努力告诫自己,尴尬地冲着大Boss一笑,说了声谢谢後便埋头苦干。
  她这一埋首,果然认真十足,两个小时过去都没再抬头,倒是时任则时不时抬头瞅她一眼。
  姜秀旼和那个人不像,真的除了笑容外,没有相像之处,肯定是他的错觉,他太想念那个远去的人了,才会把她们搞混。
  本来他想找机会纠正自己的错误,想找出姜秀旼的缺点,然後叫她卷铺盖走路,但当他看到她很认真的想把事情做好时,竟有些於心不忍。
  就如马克说的,这真的不像冷血时任则会做的事情。通常他看到能力不足的,就会让那个人直接回家吃自己,这次,他却心软了,真的很不对劲。
  因为心软,他在心底说着,放她一马,再给她一次机会。於是,他便把自己的翻译书递了出去。
  是因为寂寞太久的缘故吗?
  看着姜秀旼,他久久找不到更合理的答案。
  在学校时,姜秀旼一直都很看得开,自觉能力不足就顺其自然,成绩能够低空飞过就很满足。
  但是进了LC集团後,周遭都是菁英分子,即使她仍旧不知道时任则为何会录用她这种能力不足的人当秘书,但为了不让他丢脸,她开始觉得能力不足就要加倍努力。
  所以第一天她就加班了,想把桌上那些文件都翻译好,目送大Boss下班之後,她又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埋头苦干。
  这一埋首,不知不觉就过了八点,她因为开着办公桌的小灯,没有开大灯,结果又被保全人员误当成宵小。
  办公室大灯突然大亮,门口除了两个保全人员,还有时任则和马克。
  保全发现总裁办公室有亮光,第一时间就通知马克,当时马克和时任则在一起喝小酒,听见办公室有宵小闯入便一起过来看个究竟。
  正认真工作的姜秀旼被大灯惊得抬起头,当她看到门口的大阵仗时,更是惊讶得不知该如何反应。
  「你还在办公室做什麽?」时任则越过前面的保全,兀自走进办公室,对一脸傻样的姜秀旼质问。
  「那个……这个……」姜秀旼拿起桌上的文件,怯怯地说:「我想把这些文件翻译好……怎麽了吗?」
  「那为何不开大灯?」
  「因为我觉得是自己办事不力,不应该浪费公司资源,所以……」
  其实还有个原因,在她第一年住宿时,和三个同学同住一间房,晚上为了避免吵到其他同学休息,她们约定了,要熬夜时只能开书桌的小灯,不能开大灯。
  这习惯到了杨家也没改变,杨晓昭是不介意她开大灯,可是她觉得会影响杨晓昭的睡眠,所以每次熬夜时,她还是习惯只开小灯读书写报告。
  「你请了个很替公司着想的员工。」马克笑着开时任则玩笑。
  时任则白了他一眼,转头对保全人员下令,「你们去忙,这里没事了。」
  保全人员很快地离开。
  马克兀自走到姜秀旼的办公桌前,瞄了眼她桌上的文件,纳闷地问:「那个真有那麽困难吗?」
  这问题令姜秀旼发窘了,她不知道该怎麽回答才好。
  对马克来说,处理那些文件肯定不困难,因为是他国家的语言,但对很少有机会和外国人对话的姜秀旼来说,那些文件真的有难度,她已经很努力翻书了,但光查到专业用词还是不太行,要真正翻译出大意,还是需要费上一番工夫。
  所以,马克三两下可以解决的东西,她花上一整天又一整晚,都未必能做得完善。
  这一刻,她忍不住要想,时任则面试的时候,难道没有看见她的履历表吗?还是没看清楚她写的内容?
  「对不起,我的英文程度不及马克先生……」
  「那是自然,他是美国人,你无须和他比较,收拾收拾,下班了。」时任则淡淡的说着,语气里没有一丝责备的意味。
  马克听了又是一愣,他斜睨着时任则,像看怪物一般地看着他。
  时任则又白他一眼,然後伸手说:「车钥匙给我。」
  「你要自己开车?」
  「有问题?」
  「是没问题,只是觉得你这大老爷想自己开车,很难得。」
  停车场可用的车辆不只一辆,他还是有办法回家,只是平常时任则喜欢在车内看文件,所以会让自己接送,他才意外。
  把钥匙递出去,马克目光落在姜秀旼身上,突然意会到某件事,他知道,此时此刻他该闪人了。
  「我突然想到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走了,这麽晚了,你就……送送姜秘书吧。」
  马克讲这话的时候,时任则转过头看他,发现他在窃笑。与人太熟稔,有时候真不是好事,心思很容易被人看透,马克如此,曲向东也是。
  可回避不是他的个性,也没啥好回避的。
  女员工下班晚了,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他只是送她一程而已。
  马克离开後,时任则还站在原地,姜秀旼觉得尴尬,边低头收拾物品,边说:「总裁请先回去,我收拾好就会下班了。」
  时任则没离去,依然站在那里。姜秀旼收拾好了,只能硬着头皮走向他,然後随着时任则的步伐一起进了电梯,时任则按下了B1停车场,她按了一楼。
  可当电梯在一楼停下,电梯门开,她正举步准备出电梯时,时任则一把抓住她的臂膀。
  「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总裁,捷运很方便的!」姜秀旼一脸受宠若惊,她怎麽能让大Boss当她的司机啊!
  「你以为我想做什麽?」时任则皱眉问着。
  「呃……没有……不是……我只是觉得不该麻烦总裁大人……」
  「不麻烦,而且我正好有事情要请你帮忙。」
  「请我帮忙?」
  「带我去你觉得好吃的餐馆,我还没吃晚餐。」其实他已经吃了,只是觉得姜秀旼应该还没吃,不想让她有负担,才会谎称自己还没吃晚餐。
  这藉口当然顺利地骗过姜秀旼。
  她很单纯,当下,他心底竟然升起一股小小的罪恶感。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