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香小厨娘 第七章
  太阳没有理会她,迳自打开金疮药,一股清淡的薄荷味飘散,他神色不善,但动作还算轻柔的将药涂在她的手背上。
  「等会儿我还得洗碗,现在给我擦上,可惜了这药。」
  太阳不理会她的抗拒,硬是拉着她的手,将药涂好,「这药在烫伤後,立即擦上最为有效。」
  她一脸感动的盯着他,「你这是在关心我?」
  将伤口擦好,他立刻松开她的手,没有回答她。
  「你在别扭对吧?」她没来由的感到开心,果然人的心都是热的,经过几天相处,也知道关心她了。她一脸的雀跃,「剩下的药你好好的收着,你身上的大小伤不少,先擦着,若是真有效,日後再有机会我再跟穆家家主讨要些。」
  「凭你?!」
  「什麽意思?」夏彤枫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擦上药後一阵清凉,确实舒服许多,果然是好东西。穆家人随便出手的药都是上品,想来应该真有办法救石头,她更是打定主意要再见到穆意谨,求他一求。
  「穆家家主岂是你想见便能见的?」
  她微愣了下,太阳不说话就算了,一开口就是一针见血。她脸上的笑容微黯,自然知道人不是她想见就见,但是,她不会轻易放弃。「不管如何,总要试试。总之,求见穆家家主的事我自有分寸,你只要快点把自己的身子养好就成了。」
  「你无须为了我这点小伤去跟别人求助。」

  夏彤枫愣了一下,她似乎没说过是为了他去求药吧,她有求於穆家家主是因为石头,跟太阳没半点关系。看着太阳,她慢半拍的会意到,他好像是误会了……
  她迟疑的轻咬了下下唇,在解释与不解释之间挣扎了会儿,最後决定,这个乞丐公子不单自傲还有点自恋,脾气也不太好,为了让自己日子好过,就让他继续误会下去吧!
  她甜笑的拍了拍他的头,就像在安抚石头似的动作,「我救了你,对你有责任,只要对你好的事,我一定想办法替你做。看在我关心你的分上,你可要快点把身子养好。」
  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看来你很喜欢我?」
  她拍着他头的手一僵,喜欢他?!她的脸瞬间红了……
  「你别说了,我知道。」太阳冷冷的看着她僵着身子的模样,冷冷一哼,「不用不自在,看在你救了我的分上,我能允许你的喜欢。」
  允许?!夏彤枫觉得自己快疯了,他如此高傲的口吻,竟然让她觉得很开心?
  她的脸在他的眼神底下更红了,正手足无措的时候,听到面摊那里有声响,她松了口气,赶紧过去。
  以为是有客人,没料到竟看到石庆。
  一见这位西市的老大,她突感不好。每月月初,都要上缴给石庆孝敬钱,如今都到了月中,石庆的手下没来收,她自己也忘了,现下应该是发现了,要来找麻烦?
  她连忙手忙脚乱的拿出放在一旁里头摆银子的小陶罐,抖着手多算了些银子,就当是利息钱,双手捧到石庆面前。
  「你这是做什麽呢?」石庆笑着将夏彤枫给的银子给推回去。
  夏彤枫因为看到石庆的笑而觉得打心底发毛,这人三大五粗,总是硬着张脸在西市晃来晃去,没人见他笑过,如今,他竟然对她笑?!她吓得双腿都打颤了。
  「你救了我老大,我还得谢谢你,怎麽能再收你银子?」
  夏彤枫还搞不懂他话中的意思,就见石庆自顾自的走到大树干旁,掀开布幔走了进去,「老大,你躲在这里倒是清闲,令我好找。」
  太阳一脸生人勿近的看着来人。
  夏彤枫则是因为听到这一声「老大」而睁大了眼。
  石庆不以为意,蹲坐到太阳的身旁,问道:「为什麽要躲着我?让我着实担心了好些时候。」
  夏彤枫虽然困惑,但还是硬着头皮凑过来,试探的问道:「庆哥,这是怎麽回事?」
  「也没什麽,只是之前在东市跟人有了争执,我和几个手下的命差点就要交代在那里,幸亏大哥出现救了我,但却被人伤了腿,我回过神时,大哥不见了,这几日我都在东市找人,没料到他是跑到西市来,还被你给收留了。」
  「太阳的伤是因为要帮你?」
  「太阳?」石庆重复了一次,眼底闪着疑惑。
  夏彤枫点头回答道:「是,他就叫太阳。」
  「是吗?」石庆眼底闪过一丝光亮,收起了惊讶,「总之这几日谢过姑娘,这些银子你收下,我家老大我便带走了。」
  夏彤枫脸色一变,听到石庆要将人带走,想也不想的挡在太阳面前,护卫之情溢於言表。
  石庆见到她动作,神情微冷,「你这是做什麽?」
  「太阳还没好,」夏彤枫压着心头的惧意,坚持地说道:「还是让他留在我这里休养。」
  石庆嘲弄的看着四周,「就这麽个破地方?!」
  夏彤枫脸色微窘,她也知道这并不是个休养的好地方。「他伤了腿,我搬不动他,所以才勉强让他在这里待几日,这几日他伤好多了,我打算找个地方让他住下。」
  「不用你费心了,看你这本事,再找的地方也好不到哪里去。」石庆是看在夏彤枫救了太阳的分上才多了几分耐性,「人我带走後,自然会照顾好。」
  夏彤枫知道石庆在西市甚至於景城都不是个好惹的人物,她自己不过是平凡的老百姓,最好识趣的收下石庆送上的银子,然後让他把太阳带走,然而这些年,她在这里摆摊做生意,虽说没遇过人找麻烦,但也看过石庆和他的手下在西市以老大自居的作风,打起架来凶狠无比,她不想太阳跟这些人混在一起。
  她不是瞧不起石庆,而是希望太阳在伤好之後能够好好振作起来,明明是个好看又出色的男儿,自然要做番事业,而不是跟着石庆在街头混日子。
  心思一定,她压下心中的恐惧,露出一抹讨好的笑容,「其实不瞒庆哥说,我与太阳已经结拜做了姊弟。」
  石庆闻言,着实吃了一惊,目光看向太阳,就见原本面无表情的他也被夏彤枫的话给弄得挑了挑眉。
  「人家说长姊如母,所以照料太阳,我是心甘情愿也是理所当然。我与他已经商量好了,日後我们姊弟就靠着这个小面摊过活,虽说过不了什麽大富大贵的日子,但三餐温饱没问题,所以庆哥的好意,我家太阳心领了,太阳只会留在我身边,这银子我也不能收。」
  石庆心中的惊讶不小,老实说,他在西市打滚这几年,对夏彤枫并没有太多的印象,毕竟夏彤枫长得并非国色天香,个子娇小玲珑得像个没长开的小丫头,唯一称得上吸引人的,该是有一双笑起来像弯月的眼睛,今天一接到是她救了太阳的消息後,他还特地派人打听了一番,这才知道她带着一个娘和傻弟弟,日子过得苦了些,但也一家和和乐乐,总之她就是个平凡到令人忽略记不起来的女人,但现在她竟说,她跟太阳结拜了?!
  「就凭你能让我大哥点头?而且当姊弟?」石庆的眼睛扫着她,「丫头,你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的模样,有脸自称为姊姊?」
  「庆哥,我只是看起来年纪小,事实上我已经有了点岁数。」她说得有点心虚,因为她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大年纪,但她长得比一般人还要娇小是事实,只是她跟石头相处久了,太习惯以姊姊自居,所以顺口说了与太阳结拜为姊弟,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
  夏彤枫知道石庆她是得罪不起的,脸上的表情更是和顺,「庆哥也看到了,太阳现在正养着伤,以後会成什麽模样实在难说,这些日子大夫来看过几次,他的一条腿伤得重,很有可能会废了,所以庆哥的看重太阳无福消受,以後庆哥还是别一口一声的叫太阳老大,太阳可承受不起。」
  庆哥没理会夏彤枫的长篇大论,听到太阳腿可能废了就先皱起眉头,连忙蹲在太阳面前问道:「真有这麽严重?我立刻给你找大夫。」
  太阳反应冷淡的开了口,「不用。」
  石庆一脸的焦急,「可是—— 」
  「不用废话。方才景城有贵客到,若你真有空闲,就去打听打听,别在这里碍我的眼。」
  太阳不留情面的话令夏彤枫倒抽了口冷气,正打算跟石庆道歉,没料到石庆竟恭敬的说:「是的,大哥,我立刻去查。」
  「我累了。」
  石庆点头,连忙起身离去。离去前还不忘交代夏彤枫,以後每个月要上缴的孝敬钱免了。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