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女盼嫁 卷一 第五十章
  元子青的病她问过元子舫,说是没人能治,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转机。若她是眉畔,也绝不会放过。
  说起来,眉畔羡慕周映月和元子舫,其实周映月何尝不羡慕她?她和世子之间,好像天然就有一股吸引力,紧紧将两人牵系在一起。这份坚定和唯一,最让周映月羡慕。哪怕世子的身体不好,哪怕眉畔这边父母双亡,但她知道,这些都不可能动摇这两个人。
  若元子青真的能够治好,那这两个人,就真是再没什么遗憾的神仙眷侣了。
  想到这里,她笑着道,「我那里有些好药材,都是急切之间寻不到的,回头都送给你带到西京去。万一用得上呢?这几日下头的人正在装船,装好了就能走,左不过三四日的功夫。你先收拾好东西,到时候我让马车来接你。」
  见眉畔要说话,又道,「福王府那里我也派人去通知,放心吧,误不了你的事。」
  眉畔想着她跟元子舫的关系,真的要送消息,倒比自己方便许多,也就不说话了。
  因为周映月要跟她一起去横州,所以原本打算的告别自然是告不成了。商定好了之后,周映月便起身告辞。她也要去做些准备才行。
  眉畔这里,也令行云收拾行李,自己则去同张氏辞行。
  在这个节骨眼上,张氏虽然不太希望眉畔离开,但另一方面,又觉得眼不见为净,她走了也好。况且眉畔的理由也根本无法拒绝,所以只关切了两句,便同意了。又说要挑人护送,眉畔连忙婉拒了,说自己跟周映月一起走。
  真让张氏的人跟着,她哪里还能自在得起来?
  她来之前,张氏正教训女儿。听见通报的声音,关玉柔不想见她,便躲到了内室,也就听见了全部的对话。知道眉畔要离京,她心中暗喜不已。盘算着等眉畔走了,就设法溜出门,去见那位世子殿下。

  原以为那位世子殿下就是个没前途的病秧子,却不曾想,亲眼见到之后,竟是那般俊美的模样。关玉柔勾动了心思,自然满心念着的都是此事。她自信可能输给任何人,但绝不会输给关眉畔。
  不知等关眉畔从西京回来,知道自己的未婚夫被人夺走,会是什么表情?一定大快人心!
  她想得出神,脸上不免就露出了几分。张氏正好进屋,瞧见她这样子,立刻皱眉,「你在想什么?方才的话你也听见了,这段日子安生些!你爹那里,到底还要靠她去跟福王府周旋,才有机会保全!」
  关玉柔眉头一动,计上心来。
  「娘。」她走到张氏身边,挽了她的手臂,将人推到软榻上坐下,「你当真相信关眉畔会全心替我们周全?」
  张氏自然是不信的,但……「如今除了这个,又还有什么办法?你父亲从前那些知交好友,我呸!现在一个个都闭门不出,生怕咱们找上门去。等你爹出来了,有收拾他们的时候!」
  「娘,俗话说得好:求别人不如靠自己。与其指望关眉畔念亲戚情分,不如咱们自己来想办法。岂不比干等着强些?」
  「话虽如此,可我们能想什么办法?」
  关玉柔将头枕在张氏肩头,「娘,您没有办法,可您还有女儿呀!她关眉畔是个什么东西,便找到这样好的姻缘,难道女儿还会比她差吗?」
  到底是亲生女儿,她一张嘴,张氏就全明白了。她一把将关玉柔推开,「胡闹!你当那位世子是什么好性子的人,由着你去挑拣不成?」
  她说着豁然站起身,高声吩咐道,「黄妈妈,从今日起,让小姐在家里学绣活儿吧,眼看着一天大似一天,总要为将来准备起来了。你亲自来看着她,一步都不许她离开自己的院子!」
  「娘!」关玉柔大惊失色,口不择言,「娘您怎么能这样,难道您连女儿也不信了吗?娘……关眉畔怎么可能真心要帮咱们,娘您曾经打过什么主意,她难道不知……」
  「啪——」
  随着这一声响,屋内顿时一寂。
  「娘你打我?」关玉柔满脸难以置信的盯着张氏。
  张氏咬牙,「打的就是你!你自己想想,你方才说的是什么话?我千娇万宠把你养大,却不曾想竟养出了这么一个孽种!你是要咱们全家都跟着陪葬才高兴吗?!」
  谋算眉畔身家的事,也许彼此都知情,但毕竟未曾说破。关眉畔需要一门娘家亲戚,她也需要关眉畔支应。本来是好好的形势,若是关玉柔的话传出去,结局不堪设想!
  为今之计,她再心疼女儿,也不得不处罚她了。
  「既然你不想留在家里,那就让黄妈妈送你去城外的千妙庵,在菩萨面前诵经祈福,压一压这个脾气吧。」
  张氏说完摆摆手,让人将关玉柔带下去了。
  再让她留在这里,还不知会闯出什么大祸来。她现在后悔得很,从前只想着后宅手段,她也应该学着,所以什么事都不瞒她,却不曾想养成这目关短浅,心胸狭窄的性子,凡事只朝那些偏门的法子去想。全然没有半点高门嫡女的气象!
  再对比关眉畔,一样是女儿,那还是死了爹娘的,却落落大方,即便配上王府,也不见半点浮躁,眼看前程似锦。可自己家的这个呢?却还是让人操碎了心。
  难道这就是命吗?
  就算是从前,关家对眉畔来说,也没什么秘密可言,何况是现在。黄妈妈还没把人带出门,正房里发生的事眉畔这里就已经知道了。
  行云眉开眼笑的道,「真是大快人心。二太太竟也有不糊涂的一天。」
  「胡说什么?」眉畔随口斥道,「主子的事可是你能随意评说的?让人知道了,还当我教仆无方呢。我看你也该送去千妙庵压压性子。」
  行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姑娘这话说得可真损,分明是暗地里讽刺二太太把女儿送去庵里,比自己可厉害多了!
  其实行云并不十分明白眉畔这话是什么意思。
  上辈子,眉畔孤身一人上京,无依无靠,当时张氏想要谋夺母亲留下的嫁妆,因此总是设法找她的不是。最严重的一次,是说她丢了一根簪子,结果满府里的搜,最后从眉畔的屋里搜出来了。
  其实眉畔虽然偶尔去给她请安,但都只在厅堂里坐坐罢了,根本不能进内室,更不可能碰到有专人看管的首饰盒子。可形势比人强,那时候即便她辩白,又有谁会相信呢?张氏只需要拿住了她,出去面对外人,还不是随她怎么说?
  这个时候,是行云站出来,承认那簪子是她偷的。如此眉畔虽然仍旧难辞其咎,却只是教仆无方,张氏也就不能惩治她了。
  可行云就惨了,婢女偷窃主家的东西,是可以直接杖毙的。虽然眉畔当时坚持自己的婢女要由自己来处置,但在张氏的威逼之下,也只好同意将行云送去千妙庵修行。
  失去了这个臂助,眉畔的日子更加难过,好在张氏还未来得及动手,甘阳侯府竟知道了这件事,派人前来过问,并接她去小住。
  如此张氏心中有了顾忌,这才不敢再大张旗鼓的动手。
  后来行云从千妙庵逃了出来,找到眉畔,主仆这才得以团聚。
  而如今,被送进庵里去的,变成了张氏自己的亲女儿,让眉畔如何能不拍手相庆?
  只是,她再不是从前那个面对张氏时必须孤注一掷,还未必能够成功的孤女了。眉畔不愿意让这些人占据自己的心思,更不愿意赶尽杀绝,只当是替元子青积福。如今又知道她们得到了惩罚,也就够了。
  所以她转开话题道,「好了,继续收拾东西吧。这次去西京,大概要住一阵子,冬天的衣裳都要带上。」
  「已经在收拾了。」行云问,「姑娘,咱们的人都带着么?」
  「不必。」眉畔头也不抬道,「反正还要回来,不必这样麻烦。这里留几个人也好。」元子青那边必定会带不少人,足够使唤的,「你跟着我就是。」
  注:相关书籍推荐:
  1、闺女盼嫁之一《闺女盼嫁 卷一》;
  2、闺女盼嫁之二《闺女盼嫁 卷二》;
  3、闺女盼嫁之三《闺女盼嫁 卷三》。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