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小医娘 第七章
  殊不知这一席话,让不少人听得心惊胆颤。
  但孟均突然觉得仙女下凡来了,太厉害了!他跟主子可是直至葛大夫来到王府,看了近三个月的病後,才从她隐讳暗示的话语中,发觉杨姑娘的余毒未解是有问题的,但丁乐乐才来几天……果然是个不容小觑的人物。
  一旁,朱晋棠看着丁乐乐的目光顿时变得深幽。
  梁侑聪心头一震,额发冷汗,魏渔向则气愤不平的道:「你太过分了,谁愿意躺在床上,只能偶而下床走几步的过上一年?!」
  但丁乐乐直接略过他的话,连看他一眼都懒,只是盯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泪如雨下的杨苓珊。
  杨苓珊却想不通,为什麽一个十五、六岁的粗野少女可以如此轻易的看穿她的伪装?!她是重生一回的人,老天爷给了她第二回人生,她自认她的戏演得极好,成功骗过了一个又一个,偏偏杀出了程咬金—— 前世,她的生命中根本不曾出现过丁乐乐!
  「丁、丁大夫,呜呜……你怎麽可以……我怎麽会想要这样过日子呢?呜呜呜—— 」杨苓珊抽抽噎噎,最後乾脆痛哭出声。
  见状,丁乐乐忍不住直接拍额翻白眼,这个毫不矫情的动作,让屋内其他人表情各异,孟均却是崇拜极了。
  「你不想?那我给你治病,要求看看病症变化如何,你怎麽不给看?我愿意看是你的荣幸,不然我直接放弃,你再没机会治好,那是你的损失。」丁乐乐不屑的撇撇嘴,「更何况你浑身红疹,我还得忍耐着看,我都没哭了,你哭什麽?」
  杨苓珊努力维持虚软的疲态,持续假哭,可是这丫头说话太恶毒,令她几乎快忍不下去,但为顾全大局,这笔帐她也只能记下。
  「好,为了向王爷证明我想被治好,我让你看。」忍气吞声下,她还是强装出坚强,泪眼蒙胧的看向面无表情的朱晋棠。

  但他只是点个头,转身就走。
  然而丁乐乐又开口了,「王爷,你们全退到花厅就好了,中间还有珠帘隔着,也还有床上的纱帘罩着,大家无须介怀,我也只看一眼,确诊即可。」说白了,她也不太想单独应付杨苓珊。
  但朱晋棠等一干男眷还是一致的退到院子外,最後,晓妍也让丁乐乐挥挥手给支退,还说了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难看的画面,我看就好。」
  晓妍跟着一干人等,显得很不自在,尤其朱晋棠的神情沉冷,梁侑聪跟魏渔向的脸色也难看,还有一个拚命忍着笑意的高大男子时不时的瞅着她笑。
  「喂,你说说,有没有发生过病人还没给你家主子医治,就先被她的话给活活气死的?」孟均憋住笑意的向她低声问。
  晓妍愣了愣,还真的点点头。
  这让孟均忍不住抱着肚子,更努力的憋笑了。
  而一旁的朱晋棠听了竟然也想笑。天知道,他从小就因为皇宫中的权势斗争而变得早熟,沉稳内敛的他即便是笑,也总是淡淡的,而这一年多来,就连那样的浅笑都没了。
  可此刻,一想到丁乐乐那古灵精怪的模样,他突然很想知道是怎样的大夫才能教出她这样的徒弟?
  思及此,一抬头,就见丁乐乐像後头有鬼在追似的跑了出来,而那张娇俏的脸蛋上丝毫不掩饰她的不适。
  丁乐乐「咚咚咚」的直跑到朱晋棠面前,她深呼吸再深呼吸後,目光一瞬也不瞬的看着朱晋棠那张帅翻天的容颜。
  他不解,蹙眉正想开口——
  丁乐乐忙不迭的摇摇头,抚抚胸口,「王爷别说话,让我的视觉先舒服点,不然那画面太可怕了,我怕我待会儿吐在王爷身上。」
  「丁乐乐,你到底是不是大夫?」魏渔向顿时怒了。
  她立刻斜眼看他,「大夫不是人?看到一个美人全身变得跟癞虾蟆一样,皱皱凸凸的一大片,你不会想吐啊?鲷鱼兄。」
  他气得牙痒痒的,「什麽鲷鱼兄?!我叫魏渔向!」
  「不都有鱼?不过,你比较适合叫鲷鱼,但又不该是那个鲷字,而是刁难找碴的『刁』字。」丁乐乐说完,又将目光转回到另一张让她舒服的俊脸上,「还是王爷比较赏心悦目,冷峻点更好,可以让我激动作呕的胃部慢慢冷却下来。」
  魏渔向气闷恼怒却又不知道该回什麽,只见她笑咪咪的对着朱晋棠发花痴,而对方也没多说什麽,他也不好发难。
  朱晋棠生平头一回被人当成药方来舒缓反胃症状,他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倒是一旁的孟均肩头拚命抖啊抖的,站在他右侧的晓妍一脸担心的看着他,就连她也对这主子感到无言。
  丁乐乐吐了口长气,亮晶晶的明眸转啊转,笑看着朱晋棠,「王爷,我需要一样东西,有了它,我就能在三个月内医治好杨姑娘的病。」
  「哼,口气真大。」魏渔向嗤之以鼻。
  「鲷鱼兄,请别妒嫉我的医术比你强,谢谢。」
  他脸色难看,气到都要吐血了。到底谁是鲷鱼兄?!
  「王爷,我在东院时,有拿到部分其他大夫们医治杨姑娘的病历,听说这是王爷吩咐下来的,任何为杨姑娘看病的大夫的手写病历都得细心保存,好留给接手治疗的大夫们作参考,得以加快治疗速度,是吧?」她见朱晋棠点个头,笑咪咪的又道:「我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师父说,她也是看中我这天赋才教我习医的,只要给我所有的病历,我有把握,肯定能治好杨姑娘。」
  「要真如你说的这般容易,那这一年来医治杨姑娘的老太医及其他大夫们全是猪吗?」魏渔向就见不得她如此自傲,顿时口不择言。
  「天啊,鲷鱼兄,你怎麽敢说让皇上倚重的老太医是猪?!你敢说,我还真的不敢听啊。」丁乐乐双手摀住耳朵,一副你有熊心豹子胆,小女子是老鼠胆的姿态。
  魏渔向气得说不出话来,但又觉得自己着实说错话了,不禁苦着脸低下头。
  丁乐乐嘿嘿一笑的看着朱晋棠,「其实,听到鲷鱼兄说出他的心里话,小女子也想说说几句心里话。王爷,小女子虽出身平民小户,但我医术真的强,王爷虽是高高在上的皇族,却不会医术,所以是王爷有需要我才过来,在供需理论上,小女子并未矮王爷一截—— 」
  「王爷,你怎麽能容忍她如此大放厥词—— 」魏渔向听不下去了,火冒三丈的打断她的话,然而在看见朱晋棠那双似冬雪般的冷眸时,他立即低头,再次闭嘴。
  朱晋棠直视着丁乐乐,竟瞧出她眸中有着崇拜,「继续说。」
  气场好大啊!丁乐乐对於他一眼就能吓退某人的气势感到叹为观止,她边在心里赞叹,边回答,「既然小女子并未矮人一截,为何要被限制行动?」此话一出,立刻引来了众人的侧目,「放心,基本上我还是会尽量依着王爷的规矩,但我有个怪癖,就是在想药方时会心不在焉的走动,所以,只要我没什麽不好的举止,麻烦王爷下令让任何人别拦阻我,免得断了我的思绪,医不好杨姑娘,那损失的还是王爷嘛。」
  她话语一歇,就听见身边冒出好几声的抽气声。
  这是威胁?朱晋棠黑眸闪过一道冷光,却不得不佩服她的胆识,敢这麽跟他说话的女人,她算第一个。「行,只要你的行为没有危及他人,不是当他人耳目,本王都允了。」
  此话一出,又是几声倒抽凉气声。王爷给她的自由也太大,真的让她在王府横着走了!
  「太好了,跟聪明的人说话就是开心,」丁乐乐煞有其事的拍拍手,「王爷,放心吧,我觉得杨姑娘体内的毒不怎麽难解,到时候……三个愿望的事?」
  他神情平静,「君子一言—— 」
  「驷马难追!」她眼睛一亮。
  见朱晋棠颔首,丁乐乐的心都要飞扬起来了。太好了!届时三个愿望的第一个,就是要他无条件帮忙将她的师父找出来!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