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娘人财两得 第六章
  他们的共通资产只有那间一房一厅的房子,当初一人出两百万买的,在她的想法里,要不贺呈志给她两百万,房子归他,颠倒过来也行,再不然卖掉,卖多少两人平分,但这些提议他都不要。
  她真的见识到男人可以卢到什麽地步了,不爱你但也不离婚。
  但她是什麽人?上市公司的专案经理啊,见过的卢人还少吗,他卢她就跟他磨,直到他点头为止,前後过程四个月,比她历代专案的时间都要长。
  然後就是那一天,跟着快要变成前夫的丈夫一起穿越了,而且这时代他是主,她是仆,真不知道该说什麽才好。
  她在这头心思千回百转,那头赵左熙也好不到哪里去。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她,要说离开二十一世纪有什麽舍不得的,就只有她了吧。
  现代他身为贺呈志,母亲前几年过世後,他才知道父亲另有一个爱人,甚至他还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他无法理解,但这是大人的事情,如果连母亲都原谅了,他也没资格说什麽谅不谅解。
  他一直以为母亲是知道的,毕竟两个弟弟都有报生父认养,身为这个家庭的女主人,母亲不可能不知情。
  他不想父亲为难,偶而家族聚会见到那女人他会点头,跟两个弟弟则保持着不咸不淡的关系—没一起生活过却要当兄弟,那太难了,他觉得大家维持表面礼貌就可以。
  直到外公生日那天,他去给外公庆生,外公喝醉後想女儿哭了起来,说了很多事情。
  他这才知道,母亲虽然明白,但却是不甘愿的,只是父亲跟她说:「你要是不吵不闹,公司以後就会给呈志,不论怎麽说他也是我的长子,但如果你要闹,那就离婚带着他走,我一毛钱也不会给你。」

  母亲是为了他才忍气吞声。
  那时他就觉得自己得努力才行,一定得把父亲的公司接手过来,不为什麽,只为他终於知道母亲为何总是郁郁寡欢,他得替母亲出口气。
  於是他放弃了学者的路,毕业後按照父亲安排进入公司担任经理,为了要在弟弟毕业前握住实权,他付出很大的心力,中文系学生空降到商务圈,专有名词全不会,Office除了Word跟PPT之外都不懂,上班时得一边查书,下班後得给自己补课,他发愤读书,终於不再是人人暗嘲的草包经理,而是一个能保持出货正常的经理。
  这一行要能准时出货并不容易,因为下游厂商会因为各种关系短少出货,甚至明明要十二万件,他却只出货十万,还完全不告诉你短少,等过了海关验货才会发现少箱子,而这时候已经要面临门市分配问题。
  门市是最不能得罪的,一旦允许的数量有所短缺,造成活动瑕疵,门市下次就不会上架了,相同商品多的是,能取代的品牌也多的是,不见得要他们这家。
  他如果自己没空盯货,就会派心腹去,麻烦归麻烦,但飞一趟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
  在两个弟弟毕业前,他已经是兼任经理,手握两大部门,而弟弟们也完全没让人失望,开始夺权之路。
  在董事会以压倒性的票数决定他是下一任执行长那一天,他特意提早回到家里,却发现家中空无一人,直到很晚如珊都没有回来,他忍不住打了电话。
  柳如珊的语气很不好,「现在已经快一点了。」
  「你怎麽还没回来?」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冷笑,「我人在新加坡出差,月历上有写,麻烦你去看一下。」说完喀的一声,挂了电话。
  他走到月历前,赫然发现有三天写着出差,而且她昨天就出发了。
  昨天?对了,他跟董事会的人去喝酒,喝多了怕吵到她,所以直接睡在沙发,早上起得晚了,匆匆梳洗过後就去公司,根本没发现家里没人。
  柳如珊从新加坡回来後,便跟他提离婚的事情。
  他第一个反应是,「不要。」
  她很是意外,「为什麽不要?」
  「为什麽要?」
  「你连我出差了都不知道,你觉得这种生活有意义吗?我是觉得没有。」柳如珊的表情看不出好坏,「我这半年跟没老公差不多,住一起还得帮你洗衣服,我没那种奴性。」
  「衣服我可以自己洗。」
  「又不是洗衣服的问题。」
  他执着起来,「你刚刚说是这个问题的。」
  柳如珊看着他,「你需要的只是一个管家跟打扫阿姨,你不需要妻子,可是我需要丈夫,所以我得跟你离婚。」
  「我是你的丈夫啊。」
  「你是吗?不知道我出差,不知道我剪头发,连我们公司的警卫都发现我剪头发了你却没发现,丈夫不是这样当的,我需要关心,既然我对你的生活可有可无,那不如离婚,我不想浪费时间。」
  他愕然,原来在她眼中,跟他的婚姻已经是浪费时间了?
  可是他不想离婚。
  这几年的忙碌,这半年的冲刺,她是他心底最後那抹温柔,只要等大权在握,慢慢把股份买下,他就可以空闲下来,或计画小旅行,或计画生孩子,总之跟她在一起什麽都好,就是没想过她要离婚。
  可柳如珊十分坚决,後来他也想开了,要离就离,他可以追她一次,为什麽不能追第二次?只是没想到会出那种事情。
  他在赵左熙的身体中醒来时十分错愕又惊慌,一开始也怀疑过是恶作剧,但实在不像,历经几次昏睡醒来,总算接受了。
  接下来又是另一串的考验,所幸原主是被砸到头,所以他这个赵左熙就算有什麽不对也很好糊弄,在确切知道自己将以这个身分活下来後,他便开始收买人心,赵宅的大小事情由小厮家安,家华去打听。
  跟原主的记忆重合後,他知道二房很麻烦,赵义虽然是亲叔叔,却什麽都由婶婶罗氏掌控,罗氏看他自然十分不顺眼—赵仁早逝,赵家绣庄将来却不给同为儿子的二房,而是要给大房的长孙继承,对罗氏来说,恨不得那尊玉石花瓶能砸死他,家产全部给自己的儿子赵左齐,这才叫公平。
  此外赵义有个姨娘陈氏,生有一庶子赵左丰,十五岁,十分谨慎从事,跟喜欢说大话的嫡子赵左齐完全不同,可惜再如何也只是庶出,因此并不得赵老太爷看重。
  赵左齐本身虽然没有什麽太大的志向,但罗氏跟小罗氏都是野心勃勃的人,这种母亲跟妻子有时候会为他做出什麽事情很难说,得派人看着。
  身为大房嫡子,最不缺的就是银子,有钱好办事,家安透过罗氏的奶娘,把吟风院跟和盛院的下人都买通了几个。
  至於翔云院中的书信,当然命人拿去别庄了,记忆重合归重合,但也不是事事清楚,能多知道一点赵左熙的事情是一点。
  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了解这时代,所以他想了最简便的方式—听说书。
  每隔三五天他就会找不同的说书先生,让他们说说大东朝的趣事跟轶事,而且什麽故事都听,上至朝堂大事,下至後宅斗宠,如此过了一年多,套路大抵都清楚了,反正基本道理是一样的。
  譬如说一样是赵家的孙子,他的地位有多高,赵左丰的地位有多低,都能透过各种故事明白,嫡长孙是无可取代的存在,也是家族正统,而庶孙不过就是开枝散叶的功能而已,有是锦上添花,没有也没差,毕竟大房跟二房都有嫡子,赵左丰这庶子就显得不是那样重要了。
  也是因为把套路摸熟,下人也收买得差不多,他这才愿意回到赵家。说来他跟原主有一点很像,都是必须夺得家产才行,前生为母亲复仇,这生则是父亲的遗愿。
  赵老太爷从赵左熙年幼时就告诉他,他是赵家绣庄往後的当家,得好好努力。
  既然承了赵家的恩,他就想尽他所能的回报。
  如果这是赵仁的遗愿,是赵左熙一直努力的目标,那麽,他会替他完成。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