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姑娘 第九章
  春怜娇喘吁吁地冲到柜台前,「掌柜大叔,他在不在?」  
  掌柜见她前前後後出入几十回了,熟稔地笑道:「在,还是在天字第一号房里,看起来有些失神的样子,是不是你欺负他了?」  
  「哪有?」她不好意思地用肘撞了撞他,「哎哟,不要再问了啦,」  
  「快喝你的喜酒了吧?」掌柜暧昧的朝她挤眉弄眼。  
  「讨厌,我现在是要找他谈正经事的。」春怜娇羞地眨了眨眼,「不跟你说了,我上去了。」  
  掌柜笑得满面春风,虽然他也不知道出口己在跟人家高兴个什麽劲。  
  春怜咚咚咚地冲上楼,到了天字第一号房的门口,她突然又羞怯了,小手一下子举起一下子放下,心底咚咚打著鼓,又羞又慌。  
  这第一句话该说什麽才好呢?  
  戴大哥,我想通了,我爱你。  
  嘿!肉麻兮兮,而且了无新趣。她搔搔脑袋瓜,著实苦恼不已。  
  「戴大哥,反正我就是赖定你了,你逃也逃不掉,甩也甩不开了。」她满意地点点头,「好,就这麽说。」这比较符合她的个性。  

  春怜深吸一口气,举手敲了敲门。  
  「请进。」  
  她忑忑地推门而入,目光一触及他微微清减、灰败的气色,喉头倏地绷紧了。  
  戴大哥!  
  她飞奔了进去,在他尚未回过神来时,紧紧巴住他的胸膛不放,放声大哭。  
  「哇……你怎麽变坏了?才过了两天而已,你怎麽可以让自己变得这麽苍白呢?你是我的,不可以把自己弄坏。」她好心疼、好心疼哪!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严人惊喜地低头凝望著她,泪雾蓦地冲进了眼底,他连忙眨眨眼。  
  「春怜,你怎麽来了?我们不是相约三日後在月色亭……」他语气里充满了惊奇,话虽如此,他还是紧紧地抱住她,感受著柔软熟悉的小身子在怀里的心满意足。  
  老天,不见她才知有多想她,古人所说:相见挣如不见,多情还似无情,一点都不适用在他身上。  
  他是越想她越思念,越念她越渴望,可是他强迫自己不能去找她,短暂的分别期待的是一生的厮守。  
  但是春怜现在就跑来了,这是不是表示……  
  他脸色变了。  
  「你是不是迫不及待要告诉我,你其实……」其实爱的人不是他?  
  她欢然点了点头,「是呀!」  
  他心脏瞬间痛苦地扭统了起来,脸色变得好惨白,「你喜欢的人真的不是我。」  
  春怜愣住了,「谁跟你说的?」  
  「这麽说是真的?」他绝望地低吼。  
  她偏著脑袋想了想,觉得他们好像有哪个环节搞错了,而且错得非常离谱,看著他越发灰败悲伤的神情,她的心脏像是被鞭子抽过一般,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她连忙抱紧他的头颅压在胸口上,「傻瓜,我爱你呀,你怎麽听成了我不喜欢你呢?」  
  严人微微一战栗,声音模糊地飘了出来,「我……」  
  「什麽?」他温热的气息吹拂著她的胸前,引起一阵异样的战栗悸动,春怜忍不住扭了扭身子,轻吟道:「戴大哥,我觉得身子好……奇怪,好痒、好热……」  
  在她柔软如雪脂,幽香若兰麝的酥胸前,严人只觉心神荡漾,小腹紧绷了起来,像是有一千只蝴蝶同时在埋头振翅飞舞,撩拨得他阵阵颤抖了。  
  他痛苦地压抑著,还要紧紧固定住她的身子不要乱动……太刺激了。  
  严人的鼻头蓦然一热,他本能一後退,两道热热的液体就这样落了下来,他愕然地捂著潸潸而出的鲜红鼻血。  
  春怜惊呼了起来,急急地扶住他,「戴大哥,你怎麽了?」  
  「不打紧,只是流鼻血。」鼻血流得不多,不一会儿便止住了。  
  他怎麽会这麽脆弱?光是碰到她就流鼻血,那假如他们洞房的话……  
  噢,不能想,不能想,他的鼻端又开始燥热了起来;严人很快走下神来。  
  「哎呀,你的衣裳沾著血了。」春怜边说边动手剥起他的衣衫,严人手忙脚乱地想要阻止她,可是她的小手十分灵活,没两三下就扒开了他胸前的衣裳。  
  「咦?」她惊喜万分地瞪著他宽阔坚实,古铜色的胸膛,上头还有微微松曲的毛……「啊!毛毛!」  
  他的脸竟然红了,七手八脚就要穿回衣衫,低吼道:「不……不像话,怎麽可以这样剥男人的衣裳呢?除了我以外,不准你再剥其他男人的衣裳,知道吗?!」  
  她傻气地、满足地笑了,「呵呵,你吼我耶!」  
  一个高大伟岸,声如洪钟又会很疼她的大哥……而且还有毛毛耶!  
  啊,活在世上真美好。  
  春怜陶醉不已,坐在他大腿上,搂著他的颈项傻呼呼地憨笑,严人涨红著脸颊一边穿衣,一边情难自己地瞅著她,幸福地笑了。  
  「大哥,我很快乐,好快乐喔!」她拥紧了他。  
  他穿好衣衫,内心剧烈激荡著,紧紧地回拥住她,「我也很快乐……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  
  「真的吗?」她的眼睛笑得亮晶晶。  
  他深情地望入她眼底,「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你是在跟我求婚吗?」春怜呆住了。  
  「是。」他凝望著她,目光真挚而温柔,「嫁给我,求求你。」  
  她想笑,狂喜的泪水瞬间涌进眼眶,满满地、暖暖地占据了她呵!  
  「好哇。」她抱紧了他。  
  「感谢老天。」天知道他刚刚有多麽紧张,差点忘记呼吸。  
  一直到现在,他悬了两天的心才放了下来,而不是充满不安。  
  春怜突然耀下他的大腿,拉著他急急往外走,「走,我们快找姥姥去,要赶快把事办一办。」  
  「咦?」他茫然地被拖著走,脑子一时还弄不清楚。  
  「我们的婚事呀……不不不,要先通过姥姥的五关!」春怜突然惊呼一声,倏然停住脚步,「糟了。」  
  「发生了什麽事?」他低头关切地问道。  
  她满脸苦兮兮,「姥姥……姥姥的五关很厉害的,除非你能喝酒,酒量又超好,又要有品酒能力,可是这些你统统都不会呀,现在教你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他还以为是什麽事,听到这里他已经畅然地笑了。  
  她愣愣地望著他,「很严重呢,过不了关是娶不到我的。」  
  而且还有一件事她一直没跟他说……  
  「喝酒吗?」他笑得好不自信,「包在我身上。」  
  她怀疑地瞪著他,「可你不是滴酒不沾吗?要怎么包在你身上?」  
  严人笑了,在得意忘形之下脱口而出,「我的酒量是四川第一,连我爷爷都及不上我,这个你大可放心。」  
  春怜瞪著他,冷汗涔涔落了下来,「你……你……再……说……一……一次?」  
  「我的酒量是四川第……」糟了。  
  「你会喝酒?」她喉咙像是被掐住,声音拔尖了起来。  
  事到如今,严人只得尴尬地点点头。  
  「嗯。」瞒不住了。  
  「很会喝?」她像是要昏过去了。  
  他腼腆地点点头,「很会。」  
  春怜头一晕,往後一仰,他急急抱住她瘫软的身子,焦急唤道:「春怜,你怎麽了?」  
  她倒在他温暖的臂弯里,心下滋味复杂万千,一张小圆脸上闪过喜怒哀乐。  
  严人看得著迷了,不过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你现在很想砍我吧?」  
  他很会喝酒很会喝酒很会喝酒……很很很……  
  这项重击在她脑袋瓜里迥音荡漾,春怜霎时间哭笑不得。  
  嫁个滴酒不沾闻酒就睡的男人,以逃脱酒家生涯为毕生的愿望!  
  呜呜呜,她的志愿啊!怎么偏偏挑中了一个很会喝酒的男人来爱呢?  
  可是……可是现在说这个已经来不及了,她已经喜欢到没有办法放开了。  
  好吧,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春怜的表情陡然坚强起来,她倏地站了起来,吓了他一跳。  
  「你还好吗?」他以为她气疯了,瑟缩了下。  
  她眼睛亮晶晶,神情坚定的说:「我很好,从来没有这麽好过。我跟你说,我可以接受你喝酒,但是有两个条件。」  
  他松了口气,眉开眼笑起来,「只管说。」  
  喝酒虽然不是件非要不可的事,却是生命中一件极富乐趣的事,若要他从今以後滴酒不沾……他可能会当场落泪给她看吧!  
  但是他的小春怜果然与众不同,是最最体贴入微,最贴心的小娘子!  
  严人感动地搂紧她,「谢谢你。」  
  她被抱得脸红气喘,羞答答地戳了戳他坚硬的胸膛,「我都还没说是什麽条件呢。」  
  「无所谓,只要能够拥有你,一千个条件都答应。」他慨然豪迈地道。  
  春怜斜睨著他,「真的吗?那乾脆你戒酒好了。」  
  他呛著了,「咳咳咳……」  
  「傻瓜,不会对你这麽残忍的啦!」她甜甜地笑了,爱就是要互相包容体谅的,不是吗?  
  他退一点,她也退一点,退来退去笑嘻嘻。重要的是往後两人要携手相爱,此生不渝,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不是吗?  
  「怜怜……」严人感动不已。  
  「第一个条件,无论姥姥叫你做什么你都得答应,但是唯一要坚持不能入赘,知道吗?」  
  入赘?  
  严人点头如捣蒜,很感激她为他考虑周详。  
  否则整个披星戴月楼的人可能会气急败坏的赶来阻止这件婚事吧,他已经可以想像到爷爷和爹娘气到发昏的神情了。  
  他忍不住笑了出来,连忙把这种诱惑给推出脑海,否则他还真有可能一个意志不坚,答应入赘,就为了想看爷爷和爹娘的表情。  
  「姥姥若知道你不肯入赘,一定会要求你婚後住在羊庄,虽然可以保有自己的姓,但是你已经成为羊庄人,还是得帮忙酿酒或销酒。」她面带恐吓地道:「所以你绝对要虚以委蛇,表面上假装答应,知不知道?」  
  羊庄……酒?  
  严人恍然大悟,终於想通了,「你姓萧,难道是羊庄萧家胭脂井的传人?」  
  萧家胭脂井名扬天下,三十年前爷爷想尽办法才弄到一小瓷瓶子,现在还珍而重之的藏在家里的藏酒阁中,一年也只肯倒出一滴来调制为酒,而且还不准旁人分享,由此可知他老人家对於胭脂井的偏爱和宝贝。  
  如果他知道春怜是萧家胭脂井的传人,恐怕作梦都会笑出来,半夜就跑来掳劫孙媳妇了。  
  春怜不知道他为在高兴什麽,伸手点了点他眉心,唤他回神,「知道不知道呀?」  
  「知道。」他大笑。  
  假装同意,伺机私奔,这个他懂。  
  她吁了一口气,爱娇甜甜地道:「第二个条件是,你以後不能喝别人的酒,要喝也只能喝我酿的酒,行不行?」  
  「你会酿胭脂井吗?」他喜悦地问。  
  「会呀,不但胭脂井,我还会酿杏花酒、桃子酒、状元红,凡是你说得出还是说不出的酒,我统统会酿。」酿酒小天才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只要是酿给心爱夫婿喝的,就当作是夫妻生活中的一点小嗜好、小情趣吧,这个她还是可以接受。  
  他迫不及待重重点头,兴高采烈道!「好,只喝娘子酿的酒。」  
  她打从心底笑出来,「好棒啊!」  
  严人突然一把抱起了她,猴急地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见姥姥说我们的亲事去!」  
  「哎呀!」她惊呼一声。  
  怎麽他比她还要急呀?  
  ***  
  就在他们飞速离开天下第一大客栈不久,掌柜瞥见穿著绫罗锦衣的华雁走进来,缩了缩脖子正要躲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掌柜的,他呢?」今天的华雁还是有些娇蛮无礼,但是神情间却有一丝异样的娇媚。  
  掌柜一颤,「他他……出去了。」  
  「会很快回来吗?」她不悦地眯起眼睛。  
  「应该……会吧。」他怎麽会知道?  
  她扬起下巴,「我去他房里等他。」  
  「姑娘,这不好吧……」  
  她目光一扫来,冷哼道:「你这是在教训我?」  
  无论如何,她今天就算霸王硬上弓,也要逼得戴严人非娶她不可。她几次三番无功而返,被姊姊们取笑了好久,这让她更加怒火中烧,决意非要驯服戴严人不可。  
  她就不相信美丽诱人的自己没有办法蛊惑他,动摇他的心意。  
  男人都是嘴巴上仁义道德,其实心底在想什么她可清楚得很,爹也说过,女追男隔层纱,今晚她打算豁出去了,怎麽也要把他套得紧紧,让他乖乖成为她的裙下臣。  
  掌柜看著她凌厉坚决的眼神,有几颗胆子敢跟她作对。  
  「咳,是是是……你请。」就让她去等上一整晚吧!  
  戴大侠抱著春怜姑娘扬长而去,恐怕今晚是嘿嘿嘿了,就让这只虎姑婆独守空闺去等吧!  
  华雁骄傲地迳自上了楼。  
  就在她上楼不久,柳秀才也走进天下第一大客栈。  
  他跑到两腿快断了才问到天下第一大客栈的地址,天都已经黑了,不知道春怜还在不在这儿。  
  「请讲请……请问……」他喘了几口气,「有没有一位萧春怜姑娘在这儿?」  
  掌柜一抬头看见这位书呆子,忍不住讶异,「你要找萧姑娘?你是哪一位呀?」  
  「我是……」他脸红了起来,「她的仰慕者,她有来吗?」  
  咦?耶?嘿嘿嘿……  
  少年人,萧姑娘已经名花有主了,待掌柜的我为你指点一条暗路……呃,不,是明白路吧!  
  掌柜伸指往楼上一指,「天字第一号房,进去别急著叫名字,姑娘家害羞,你明白吗?」  
  柳秀才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高兴地点头。  
  原来春怜先前是在对他暗示,她已经来天下第一大客栈开房间等著与他畅谈心事了,哎呀,他真是个呆头鹅,竟然到现在才想明白,还让佳人痴痴等待了那麽久。  
  真是该打,该打呀。  
  柳秀才颤抖著腿爬上楼,掌柜笑到肚子都疼了。  
  他真是坏心呀,不过被那个虎姑婆凶那麽多次了,捉弄一次也不为过吧?  
  就算待会虎姑婆下来剥他一层皮,他也顾不得了。  
  哈哈哈哈哈……  
  ***  
  柳秀才推开了门,咦?真的没关。  
  屋里头暗暗的,伸手几乎不见五指,怎么不点灯呢?  
  他随即恍然,啊!一定是春怜害羞,想要与他静夜无灯促膝长谈吧?  
  真够诗意啊。  
  「你……回来啦?」一个娇柔至极的声音响起。  
  「是,我回……」咦?  
  就在柳秀才还未会过意来时,一股力道已经将他推倒在床上,接著,一副柔软香躯压在他身上。  
  「吻我……不要问我……」轻柔如兰香的气息对著他的头脸喷了过来。  
  柳秀才整个人都醉了,本能地拥紧怀里的娇躯,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翻云覆雨莺声婉转,红被涌成了如浪般的起伏……  
  春夜正长呢!  
  ***  
  相较於天下第一大客栈的天字第一号房里的咿咿哦哦,羊庄萧家姥姥正坐在大厅里吃饭时,听见外头众人议论纷纷,她好奇地一抬头,愕然看见孙女儿竟然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抱了进来。  
  「姥姥,您好,我是四川戴严人,今日冒昧求见,恳请姥姥将春怜下嫁於我。」他开气吐声,潇洒清亮。  
  萧姥姥呆了一呆,心下随即暗喝了声采。  
  好气魄、好相貌,举止飒爽眼神正气,她这个傻孙女儿是打哪儿逮著这号人物的?  
  春怜娇羞地推了推他,挣脱他的怀抱落下地来,「姥姥,他……他就是我选的人。」  
  虽然心里满意得要命,萧姥姥还是缓缓放下筷子,精明地道:「想要做我萧姥姥的孙女婿,娶我家春怜,就得通过五关考验,你有信心吗?」  
  「有,姥姥请示下。」他不卑不亢,谦冲又自信地道。  
  萧姥姥眉眼闪过一抹喜爱,她沉著地点点头,「来人,摆酒。」  
  萧家上上下下仆佣酿酒师都过来凑热闹,姥姥这麽一吩咐,登时就有三名大汉迅速冲到酒窖去搬酒,还有几人摆了红木桌椅在庭院里。  
  月光如梦,晚风欲醉,春怜紧张兮兮地望著严人,他回头对她安抚地一笑。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他无声地抚慰。  
  你要加油呀,可也别伤了自己的身子。她痴痴地点头。  
  他俩无语地交换著眼神,萧姥姥看在眼里,唇边不禁漾起一丝满意的笑。  
  这小丫头果然不是胡乱去找一个来充数,光是看他们彼此深情的模样,她老婆子就知道离抱曾孙女的日子不远了,呵呵。  
  三坛酒一一摆上来,萧姥姥得意一笑,「请。」  
  「姥姥,请。」他一拱手,先拍开第一坛的女儿红,豪迈地单手挑起仰天畅饮。  
  酒香四溢,众人看得眼都直了,春怜则是紧紧绞拧著小手,紧张得要命。  
  无意间一瞥眼,红芷和莲高也在人群中,笑著挥挥手为她打气支持。  
  她感激地微微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低低道:「我一定要相信戴大哥,他可以的。」  
  转瞬间,严人已经把一坛女儿红饮得涓滴不剩,他平稳地放回空坛子,赞叹地道:  
  「姥姥,好酒,是三蒸三酿的十年女儿红吧?」  
  闻言,众人哗然惊叹了。  
  萧姥姥满意地点了点头,「没错。第二坛,讲。」  
  「戴大哥,你最棒了。」春怜兴奋得小睑涨红,圈起小手放在嘴巴大喊:「加油!加油!」  
  他性感地瞥视她一眼,看得人群里的姑娘们都脸红心跳起来了。  
  第二坛他一样脸不红气不喘地饮乾了,「一蒸二曝三酿的七年状元红,性烈而醇口,好酒。」  
  他又答对了。  
  最後是胭脂井淡酒,严人眼睛一亮,迫不及待擎起、仰头,淡如胭脂的香酒涓涓落入他嘴里。  
  飘香十里闻人欲醉,这胭脂井果然芳馥可口、清厚香醇。  
  春夜里,人人皆醉了。  
  「好酒。」他心满意足地一拭嘴边残酒,放下了空坛子,英挺的脸庞已有淡淡红晕,「胭脂井驰名天下,确实名不虚传,再以桂花衬底杏花为浆,酒香层层叠叠数之不尽、甘美不绝……好酒!姥姥,晚辈折服了。」  
  萧姥姥笑到合不拢嘴,「好好好,好孩子,好气魄、好酒量,一张嘴又甜似蜜,最合我老婆子的胃口了。最後你且吟出三首与酒有关的诗来,若是已经支撑不住了,可以待你明日酒醒再吟也无妨。」  
  姥姥对他实在太满意了,甚至不惜稍稍打破一下规矩。开玩笑,像这样出色的孙女婿哪里找去?就别太为难人家了。  
  「多谢姥姥疼惜,晚辈还可以支撑。」他颊上虽有淡淡酡色,但是双眸依旧冷静漾笑,「请姥姥鉴识。」  
  春怜紧紧地攒住衣袖,人人都屏息等待著他吟诗。  
  太神奇了,没想到他的酒量惊人,而且鉴赏酒性的能力也无懈可击。  
  严人走到庭院当中,优雅低沉地吟起  
  「独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理,无人会得凭阑意;也拟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深情感叹。  
  众人彷佛可以听见他对於感情的执著与苦中带甜的滋味,就算对酒当歌,依旧掩不住思情的落寞,纵然有再大的阻拦,他还是会「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四周响起了如雷的掌声。  
  春怜脸儿绯红,大眼睛闪映著激动的泪光。  
  萧姥姥点了点头,「柳永的蝶恋花,很好。第二首,请。」  
  严人缓缓踏移轻步,「年年社日停针线,怎忍见,双飞燕,今日江城春已半,一身犹在,乱山深处,寂寞溪桥畔;春衫著破谁针线?点点行行泪痕满,落日解鞍芳草岸,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菅。」  
  众人更震撼了,这是倾诉著自己飘泊天涯,经历无数风霜雨露,饮酒伤醉也无人借,因而蓦然思念起,有人照管著,是何等的幸福?  
  春怜捂住了小嘴,强忍住悸动狂喜的泪意。  
  她心爱的男儿呵……竟籍著这麽美的诗在向她低诉著绵绵情话。  
  萧姥姥感动不已,不过她还是强吸一口气,冷静地道:「好,黄公绍的青玉案,第三首……」  
  他的眸光倏然望入春怜的眼底,缓缓地笑了,清亮吟诵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娥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整首诗全然没有提到一个酒字,可是「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那情景、那氛围,早已深深描绘出了在盛宴酒闹中,在几度追寻中陡然发觉,原来最锺情的心上人儿已在灯火阑珊处,静静地等候他了。  
  众人如痴如醉,用力鼓起掌来。  
  好!太好了!  
  春怜再也忍不住,整个人飞扑进他大大敞开的怀抱里。  
  严人紧紧抱住了她,在她耳畔许下生生世世的盟约情誓--  
  「怜怜,我爱你。」  
  「我也爱你……」她激动感动得一塌胡涂了。  
  她的英雄……  
  萧姥姥忍不住感动地哭了出来,「好,好,真是太好了呀!」  
  春夜醉了,花醉了,月醉了,在朦胧夜色下,羊庄荡漾著一片轻柔温馨的气氛,连人也都醉了呵……  
  ***  
  一个月後,披星戴月楼大匹人马移驾羊庄,和羊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人热闹成一片,欢天喜地等待著新人出现。  
  在明亮和煦的阳光下,暖风薰花香四溢中,乐队热热闹闹吹打著乐声,在案堂前,高大英飒的新郎牵起了和新娘紧紧联系著的那条红缎子,彩球在轻轻摇荡著。  
  「一拜天地……」媒人公邢老爹欢喜吼道。  
  身著凤冠霞帔红巾盖顶的春怜,在身穿红绫喜衣的红芷和莲高搀扶下,和眉飞色舞的严人一起拜了天地。  
  「二拜高堂……」  
  他们缓缓转过身子,跪下拜了萧姥姥和戴老爷子,还有双方含泪欢喜的爹娘,戴家和萧家父母交换了感动的眸光,不约而同笑著搀起各自的好媳妇和好女婿。  
  他们已经讲好了,先在羊庄迎娶热闹热闹,回到四川再补请,再热闹一次,可是两家人都有点避讳谈到这对新人成了亲以後,究竟是住羊庄还是住披星戴月楼呢?  
  呵呵,大喜当前,先把喜事办完了再慢慢研究。  
  在人群中,柳秀才身畔依偎著像小猫柔顺的华雁,两人如胶似漆的模样吓傻了不少人。虽然人人都纳闷这一对怎麽会凑到一块了,但是身为宾客之一的天下第一大客栈的掌柜,却紧闭著嘴巴笑坏了肠子,怎麽都不说个中奥妙。  
  只能说姻缘天注定,该谁的就是谁的,谁也跑不了呀!  
  「夫妻交拜……送入洞房……」眼看邢老爹就要接著喊出礼成了。  
  「等一下!」突然,春怜一手掀开红巾,露出了明媚似花的娇颜,她古灵精怪地瞧了严人一眼,「相公!」  
  严人眨了眨眼,笑了,「娘子。」  
  他们早有默契……嘿嘿,嘿嘿,嘿嘿嘿……  
  就在众人讶然站起的时候,春怜嘿咻一声跳上他伸出的双臂,对众人姥姥爷爷爹爹娘娘们抛了个媚眼。  
  「姥姥,我已经把爹娘给你逮回来了,从现在起,该我们落跑了!」她大笑道。  
  众人纷纷愕然,萧家夫妻啊地叫了起来。  
  严人稳稳地抱著新娘子,也对愣住的长辈们大笑道:「一年後带小孙子回来给你们看,等著喔,」  
  话刚说完,这对新人已经联手落跑去也--  
  「啊?」大家都站了起来。  
  怎怎怎……怎麽这样啊?  
  远远地,彷佛听见了春怜笑哈哈的惊喜叫声--  
  「红红,莲高,真的好有效哇……哇哈哈……」  
  红芷和莲高互觑一眼,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灿烂的希望之光。  
  嘿嘿,逃离酒家有望罗!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