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万里飘客 血 谜之扮演盗匪
  “飘客”玄劫缓缓—点头,道:
  “凌老哥此话不错,‘血影盟’总坛见札七迟迟不归,可能会再采取一项行动……我等不妨依然‘以静制动’四字……”
  “翻江龙”洪昆道:
  ”可能再会派人来‘抱石山庄’?”
  “飘客”玄劫道:
  “‘血影盟’总坛,这次派人来‘抱石山庄’的,不会是像‘牛尾儿’杜七之流的酒囊饭袋,可能会是有两下子的角色!”
  夜色沉沉,星月无光!
  “抱石山庄”风火高墙顶,蓦地冒出—抹人影,倏然,绝无声息之—卜,飘落挺院……是个身躯魁伟,脸蒙巾布的蒙面夜行人。
  夜行人巾布上端,露出一双精芒熠熠的眼珠,站下庭院假山边,朝前面一列房舍,缓缓游目一匝。
  突然,假山后面,一响轻轻冷笑起:
  “朋友,寅夜来访‘抱石山庄’,有何赐教?”

  蒙面人一怔,转身看去,是个面貌英挺,身材颀长的青年人……就即嘿嘿一笑,道:
  “尊驾可是‘百星流光迎鼎会’会主,‘飘客’玄劫?!”
  玄劫冷然一笑。
  道:
  “不错,正是区区……阁下不必藏头掩尾,见不得人的脸蒙巾布……‘血影盟’中三个杀手,一个‘水吟轩’疗伤,一个去了湘中新化,阁下乃是掌毙‘望林铺’镇上柳桂荣一家四口,手染无辜人鲜血,杀人不眨眼的‘镇山虎’姜环!”
  “镇山虎”姜环,嘿嘿一笑。
  道:
  “‘飘客’玄劫,果然有心人!”
  摘下脸上巾布,是个脸相狞凶,看来年岁有六十开外的老者。
  “飘客”玄劫看到“镇山虎”姜环庐山真面目,看来似乎曾见过,不由微微一愕……再一想,倏然已想了起来——
  不错,就是他!
  那晚夜探“青云武术馆”,练武场边沿有两个监视练武弟子的老者,其中之一,就是这个“镇山虎”姜环。
  蓦见人影闪晃……庭院飘落“抱石山庄”庄主洪昆、
  “金羽飞鹰”凌九和“叱火兽”侯松林等三人。
  “镇山虎”姜环,嘿嘿笑道:
  “不错,来个群起围攻!”
  “飘客”玄劫道:
  “‘镇山虎’姜环,你不必为此担心……‘望林铺’镇上,你掌毙手无缚鸡之力的柳桂荣一家四口,区区玄某单档一人,赤手双拳,陪你掌上走几招!”
  “镇山虎”姜环吼了声。
  道:
  “休吐狂言,老夫就毙了你……”
  这个“你”犹在嘴里打滚,单手一起,一式“冰山颓崩”,朝玄劫胸心直打过来,掌风激厉,如果挨上的话,非死即伤。
  “飘客”玄劫冷笑一声。
  道:
  “来得好……区区正想一试‘血影盟’中刽子手,有多深火候!”
  霍地后退,双肘一叉,一式“金蛟剪”,往上横贯格去。
  “镇山虎”姜环双臂往回一撇,“怀中抱月”,两手十指骈立如刃,用“铁扫帚”一式,向玄劫“曲池穴”处砍下。
  “飘客”玄劫自左向右霍地一转,一式“黄龙翩空”,衣袖带起一股劲风,挪身移至姜环背后,朝向对方背心命门脉拍下。
  玄劫这记出手,汇聚内家功力,掌风所至,碎石如粉,如果打在人身上,即使“金钟罩”、“铁布衫”诸类横练功夫,也无法挡住。
  这个“血影盟”中刽子手“镇山虎”姜环,显然也是行家……
  两脚一滑,—个“流水步”,骈中食两指,反向玄劫脑后“玉枕穴”标上。
  “飘客”玄劫一低头,已躲闪过去。
  “镇山虎”姜环,—声焦雷似的吼喝,—套成名绝技“混元卷龙掌”出手……
  “飘客”玄劫冷然—笑,施展“驭风铁禽掌”迎了上去。
  两人就在,“抱石山庄”这座宽敞的庭院中,各个施展身手,眨眼已走了六十多回合。
  这时,“抱石山庄”中的护院,庄丁知道后面庭院发生变故,纷纷前来观望。
  “飘客”玄劫和“翻江龙”洪昆是异姓兄弟……这些护院、庄丁见“玄二爷”单枪独战“镇山虎”姜环,庄主和凌九、侯松林两人作壁上观,他们也就不敢上前助阵。
  突然间,‘镇山虎”姜环手法、身法、出手招数,渐渐缓慢下来,似有相形见绌之势。
  “飘客”玄劫舒臂疾吐,用了—记“分花手”,“嘣”的一声,打上姜环的左肩后。
  玄劫这—记出手,是有数百斤的威力,若是落着敌人身上,已当场吐血殒命。
  但此时此刻的“镇山虎”姜环,却是昂然自若,全无损伤。
  “飘客”玄劫这—发现,不由暗暗一怔,立即托地一跳,腾后数步。
  这时“镇山虎”姜环的神态、声势,突然之间变了过来……。
  两条手臂向下垂了下来,偻腰如猿,蹒跚而来。
  眼神发呆,眉毛垂下……这副身子硬硬的,就像一块僵石似的。
  肩上仿佛荷负着千百斤的重物,举手投足之间,显得十分迟钝,吃力!
  眼前的“镇山虎”姜环,身子左—摆,着地有声,右一摆,着地有声,直向“飘客”玄劫这边,缓缓期近。
  “飘客”玄劫虽然见多识广,江湖上阅历,见闻渊博,但“镇山虎”姜环突然变成这副模样。不由愕然。
  壁上观的“抱石山庄”庄主洪昆,和边上的护院、庄丁,看到眼前这一幕时,亦不禁为之诧然。
  “叱火兽”侯松林,更是一脸惊诧之色。
  但看进这位“金羽飞鹰”凌九眼里,先是跟侯松林等同样的惊诧神情,但渐渐地这副神情却转了过来……
  倏然想起一回事上,混身打了个冷颤,厉声大叫道:
  “会主,注意,这是关外‘长白魔风掌’!”
  “飘客”玄劫听到“长白魔风掌”五字,脑海闪转已给想了起来……仰身往后—纵,闪退数尺。
  “金羽飞鹰”凌九义道:
  ”会主,待凌九前来对付他……”
  “镇山虎”姜环一阵霹雳似的吼喝,全身暴涨数尺……尤其那只右掌,粗壮已若芭斗,已变成一片殷红血色!
  眼前的演变,都在同一个短暂刹那之间……
  “飘客”玄劫塌身后仰,闪退数步!
  这位轻功称绝的“百星流光迎鼎会”老兄弟凌九,身形暴跃而起。
  “镇山虎”姜环,这只练有“长白魔风掌”的右手,箭步一掌,向玄劫一掌劈出。
  这一连串的变化中,“金羽飞鹰”凌九的轻功身法,就在比眨动一下眼皮还快的先机中……右手戟指疾吐,落下“镇山虎”姜环后枕骨。
  一响“嗒”的声音过后,接着“嘣”的一响仆倒在地之声。
  这个“血影盟”中三个刽子手之一的“镇山虎”姜环,苦练而成的“长白魔风掌”“罩门”被凌九所破。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飘客”玄劫欺身疾步上前,一掌朝地上的姜环背后命门脉劈下。
  “镇山虎”姜环身子痉挛,四肢一阵抽搐……挨上玄劫这一掌,五脏震裂,筋脉裂断,口鼻鲜血直涌……不一刻,已上路回去姥姥家。
  “长白魔风掌”固然歹毒利害,但练任何一门阴毒功夫的人,全身心有一处弱点,也就是武家所指的“罩门”所在。
  “金羽飞鹰”凌九,昔年师承“觉雷尊者”卫乙,继后踪游江湖,曾在关外逗留一时,识得这门出手使人难逃一命的关外“长白魔风掌”。
  更知道这门“长白魔风掌”的“罩门”。在人体的那一部位……。
  这门武功的“罩门”,在头颈后面一处死穴,名叫“脑户穴”。
  “镇山虎”姜环使出“长白魔风掌”,一心要将这个“百星流光迎鼎会”会主,置于死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自己“长白魔风掌”“罩门”,却给“金羽飞鹰”凌九所破。
  “飘客”玄劫再来一手“回马枪”,把这个手染无辜者鲜血的“血影盟”中刽子手,打入十八层地狱。
  “翻江龙”洪昆朝这个血溅七尺,横尸在地的姜环一瞥。
  道:
  “玄兄弟,趁着天色尚未放亮,我等将这具尸体掩埋起来……”
  “飘客”玄劫,两条如刀浓眉微微一轩。
  道:
  “洪大哥,这个‘血影盟’中刽子手,死有余辜,死不足惜,应该让‘血影盟’总坛知道这回事。”
  “翻江龙”洪昆一声轻“哦”……话是听进耳里,却无法会意过来。
  “金羽飞鹰”凌九。
  惑然问道:
  “会主,此话怎讲?”
  玄劫尚未接下回答。
  “叱火兽”侯松林吼声道:
  “娘的皮,咱们把姜环这付臭皮囊送回去——”
  “飘客”玄劫—点头。
  道:
  “松林说得不错,玄某正是此意……”
  “翻江龙”洪昆愣了下。
  道:
  “玄兄弟,我等将姜环尸体,送回‘血影盟’?”
  “飘客”玄劫道:
  “不错,让‘遁天飞狐’郭本知道,‘血影盟’中三名刽子手中之一,已打入幽冥地府一一”
  洪昆又给怔了下。
  道:
  “如何送回‘血影盟’总坛,谁送去?”
  玄劫沉思了下。
  道:
  “洪大哥,烦你找一个放得下这具尸体的大木箱来……”
  “翻江龙”洪昆点点头。
  道:
  “这个简单——”
  “飘客”玄劫又接上—句。
  道:
  “木箱外形要漂亮一些!”
  洪昆又给怔了下。
  向边上护院赵得标道:
  “得标,你去老夫书房,把那口贮存古玩的樟木箱扛来,腾出放在箱中的东西……把空箱拿来这里。”
  赵得标个子高,力气大,不多时,肩上扛了—只硕大无比的樟木箱来庭院。
  “飘客”玄劫揭开箱盖,把姜环尸体蜷卧在箱内,合上箱盖。
  倏然又想了起来。
  玄劫向洪昆又道:
  “洪大哥,可有箱锁?”
  “翻江龙”洪昆点头道:
  “有,有——老夫去拿来给你……”
  不多时,从里面取出一把紫铜铸成的箱锁。
  “飘客”玄劫接过箱锁,把这口盛放姜环尸体的樟木箱锁上……转过身,向赵得标道:
  “得标,玄某有一件事要偏劳你……”
  玄劫是庄主异姓兄弟,是以赵得标躬身—礼,道:
  “玄二爷.您只管吩咐就是。”
  “飘客”玄劫道:
  “待天色放亮后,你去前面‘望林铺’镇上,雇一辆蓬车来……你不必向车夫说些其他什么,只说有件东西要运去‘松花集’镇上行了。”
  赵得标抬头朝天上望了眼。
  道:
  “玄二爷,现在已是晨曦初露的黎明时分,此刻赶去‘望林铺’算来脚程也差不多了。”
  玄劫含笑点头道:
  “得标,多辛苦你!”
  赵得标转身出庭院,“飘客”玄劫等众人,和庄主洪昆来到书房。
  玄劫向洪昆道:
  “洪大哥,您给我一份空白的信笺、信封——”
  “翻江龙”洪昆取出信纸、信封放到桌上,突然想了起来,道:
  “玄兄弟,你是给‘血影盟’总坛的书信?!”
  “飘客”玄劫一笑。
  道:
  “不然‘师出无名’,‘遁天飞狐’郭老头儿还不知道是谁送来这份重礼……”
  玄劫在信封上,中间一行上写下“血影盟”掌门盟主“遁天飞狐”郭本、哂纳。”右项一行是“交付”两字,左边是“百星流光迎鼎会”会主玄劫数字。
  在信笺上,玄劫写上简短数字:
  “薄礼一份,敬请收下,改日前来拜会‘血影盟’总坛。”
  信封上已有“百星流光迎鼎会”会主玄劫数字,是以信笺上就不再具名。
  众人在书房谈着时,护院赵得标陪了一名粗壮大汉进来,向玄劫躬身一礼,指了指道:
  “玄二爷,他是蓬车车主李三——”
  李三哈腰一礼。
  道:
  “大爷,有东西要送去前面‘松花集’镇上?”
  玄劫点点头。
  道:
  “不错,有一口樟木箱,里面放了些古玩,你替我送去‘松花集’街上,一家‘青云武术馆’……”
  李三弯弯腰。
  道:
  “大爷,您这样吩咐,小的知道。”
  庄主洪昆接口道:
  “李三,这口箱子你送去蓬车后有随行的人,这是‘抱石山庄’的差使,你可不能带了这口樟木箱,途中来个‘放鸽子’走啦!”
  李三哈腰一礼。
  道:
  “庄主爷,‘抱石山庄’百里方圆谁人不知,小的借了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打这个主意。”
  “飘客”玄劫把刚才那封信封上口,交了给李三。
  嘱咐的道:
  “李三,你把这木箱送到‘青云武术馆’,交出这封信,‘青云武术馆’中人,就知道你来意。”
  李三接过书信,小心翼翼放进腰袋,弯弯腰,向玄劫问道:
  “大爷,小的蓬车停在庄门口,您那只木箱放在何处,待小的扛上蓬车去?”
  “飘客”玄劫向护院赵得标。
  道:
  “得标,你陪同李三去后面庭院,帮着他把木箱放上蓬车。”
  赵得标应了声,陪同李三去后面庭院,两人抬了那只樟木箱出庄院大门,放进蓬车里……。
  赵得标问道:
  “李三,‘松花集’镇大街上那家‘青云武术馆’,你可知道?”
  车主李三道:
  “‘松花集’镇上,就是那么—块地方,有‘青云武术馆’这样—块响当当的招牌,不怕找不到!”
  赵得标含笑道:
  “李三,你把那口樟木箱送去‘松花集’镇上后,车资多少,回来‘抱石山庄’给你!”
  李三点点头。
  道:
  “可以一—‘抱石山庄’不会少咱李三这点蓬车的车资——”
  话到此,—拉缰绳,前面牲口拨动四条腿,拖着蓬车如飞而去。
  赵得标进来书房,把刚才车主李三搬樟木箱上蓬车的情形告诉了玄劫后,又道:
  “玄二爷,李三把盛放姜环尸体的木箱,送去‘松花集’‘血影盟’总坛.对李三会不会有不利之事?”
  护院赵得标想到这回事上,庄主“翻江龙”洪昆,朝玄劫这边看来……
  “飘客”玄劫沉思了下。
  道:
  “‘血影盟’中人,虽然丧心病狂,嗜杀成性.但这件事跟车主李三,扯不上一丝关系……”
  —顿。
  又道:
  “李三是替人用蓬车送东西的车夫,‘镇山虎’姜环并非丧命在李三手中,李三也不知道这箱中藏些什么东西,而且木箱还上了锁……‘血影盟’中人再是歹毒阴险,不可能打上李三的晦气……”
  倏然想起。
  问道:
  “得标,蓬车车资有没有给了李三?”
  护院赵得标道:
  “小的跟李三说了,把木箱送去‘松花集’后,回来‘抱石山庄’再算!”
  快到中午时分,老门房洪贵前来禀报……那“翻江龙”洪昆哈腰一礼,道:
  “庄主,驾蓬车的李三,前来求见。”
  “翻江龙”洪昆一点头。
  道:
  “让他进来。”
  这个二十多岁,身体壮健的小伙子李三,气急败坏,一个扑滚跌进大厅来……抬头朝大厅每一个脸上看去,看到“飘客”玄劫这边,嘴巴张得大大的道:
  “爷……大爷……你跟咱李三这个玩笑可开得不小,木箱里哪里是古玩,是个血淋淋的死人……”
  “飘客”玄劫一笑。
  道:“人又不是你李三下手宰的,你慌些什么?”
  “翻江龙”洪昆问道:
  “李三,你把木箱送去‘松花集’‘青云武术馆’后,又怎么样?”
  李三道:
  “‘青云武术馆’大厅上有三个老头——其中那个身穿华服锦袍的老头儿,看到那封信,脸色大变,不让木箱抬进大厅……吩咐放在大厅前院子中……”
  “金羽飞鹰”凌九问道:
  “你又如何知道这箱子里是具尸体?”
  李三道:
  “那时咱还不知道……看到他们在大厅上那份紧张的神情,心里暗暗叫奇……其中有个看来有病在身,奇丑不堪的老头儿,跟他们自己人在说:‘木箱里可能藏进炸药!’咱李三听到这话,胸窝那颗心差点从嘴里跳了出来!嘿,炸药沿途上蓬车震荡,木箱里炸药炸开,咱李三这条命也完了……”
  “飘客”玄劫一笑,问道:
  “后来呢?”
  李三比手划脚,道:
  “嘿,大爷,这回李三可开了眼……另外那个看来有七八十岁,矮矮瘦瘦的老头儿,相隔木箱足足有六七丈外,手指朝木箱指了下,箱锁裂碎,箱盖弹了起来,咱李三这才知道木箱里放了一个死人……”
  “金羽飞鹰”凌九道:
  “李三,他有没有难为你,不让你离开‘青云武术馆’?”
  李三道:
  “大爷,情形可没有完呢……那个矮矮瘦瘦的老头儿,把咱李三叫了过去,那老头儿把咱李三祖宗三代问个清清楚楚,这才相信咱是驾蓬车的车夫……后来又问到这里‘抱石山庄’情形,是谁派咱李三,送这口木箱来的?”
  “翻江龙”洪昆道:
  “你如何回答?”
  李三道:
  “咱李三除了您庄主爷外,其他数位都不清楚……只有把这里几位大爷的外形、衣衫说了下。”
  “飘客”玄劫问道:
  “李三,‘青云武术馆’中,有些什么人?”
  李三想了下,道:
  “几个年轻人站在大厅边,都没有开腔,跟咱李三说话的就是那三个老头儿,一个矮矮瘦瘦的,—个奇丑不堪,另外那个像做大买卖掌柜的,穿了—身华服锦袍……”
  玄劫微微一点头,又问道:“他们还说了些什么?”
  李三经玄劫这一问,一拍自己头后,道:
  “对了,咱李三把这件事忘啦一一”
  洪昆一怔,问道:
  “李三。是什么事?”
  李三道:
  “这就是那个矮矮瘦瘦的老头儿,要咱李三向你几位传个口讯……明儿日正当空,中午时分,请您数位去‘青云武术馆’—会。”
  “翻江龙”洪昆,视线朝厅上众人缓缓游转一匝……向李三一笑,道:
  “李三,辛苦你了一—”
  取出五两重一锭银子,送了过去。
  李三两颗眼珠直瞪出……接过银子,送进嘴里咬了几下,这才跪地一礼,道:
  “庄主爷,谢谢您了!”
  按当时情形,大户人家请来—位护院保镖,一个月的饷银也不到十两攻银……李三这次蓬车脚程,即使出手阔绰的客人,也不过几串制钱而已,难怪李三见庄主爷赏下五两银子,两颗眼珠直瞪出来。
  李三把银子藏进贴身衣袋,咧嘴一笑,那是跟自己在说:
  “嘿,咱李三运气还真不错,‘抱石山庄’大爷赏了银子五两,夜晚‘青云武术馆’那趟买卖,那里几位大爷,少说也会赏下几两银子!”
  李三这些话,是跟自己在说,但听进大厅上众人耳里,不禁注意起来……
  夜晚……“青云武术馆”那趟买卖?!
  李三是驾驶蓬车的,有人照顾他买卖,不是—般商家店铺,那是要使用他的蓬车。
  “青云武术馆”就是“血影盟”总坛……“血影盟”总坛夜晚使用蓬车,这又作如何解释?
  李三正要转身离去,玄劫把他叫住,含笑道:
  “李三,庄主爷赏你五两银子,咱们谈话还没有完呢……”
  李三愣了下,哈腰—礼道:
  “大……大爷,你跟咱李三要谈些什么?”
  玄劫问道:
  “‘青云武术馆’要雇你蓬车?”
  李三一点头,道:
  “是的,大爷……”
  “金羽飞鹰”凌九接口问道:
  “李三,‘青云武术馆’雇你这辆蓬车,夜晚去哪里?”
  李三怔了怔,道:
  “咱李三还不清楚……就是‘青云武术馆’那个矮矮瘦瘦大爷吩咐的……夜晚三更过后,叫咱李三驾了蓬车去‘松花集’‘青云武术馆’!”
  “飘客”玄劫想要接问下去,但相信李三所知道也就是这些,是以含笑挥挥手,道:
  “李三,你回去吧!”
  李三哈腰一礼,匆匆出大厅而去。
  “翻江龙”洪昆浓眉微微一蹙,道:
  “玄兄弟,‘血影盟’总坛不会少了几匹坐骑马儿,夜晚三更,雇用李三的蓬车,这又是怎么回事?”
  “飘客”玄劫沉思了下。
  道:
  “‘铁爪寒鸦’贝峰挨上玄某一掌,伤势未愈,骑马不便……大堆不义之财,也不能置放马鞍上……”
  洪昆脸色一怔。
  道:
  “玄兄弟,你是说‘血影盟’总坛——”
  “金羽飞鹰”凌九,接口道:
  “洪庄主,会主所研判的,八九不离十……昨夜‘镇山虎’丧命‘抱石山庄’,‘血影盟’总坛对我等实力,已重新有了个估计一一”
  “飘客”玄劫接口道:
  “‘遁天飞狐’郭本吩咐李三,明天日正当空赴‘青云武术馆’之约,那是‘遁天飞狐’郭本用了一个‘缓兵之计……就在今夜三更过后,雇了李三那辆蓬车,来个迁地为良,日后图个东山再起……”
  “翻江龙”洪昆怔了下。
  道:
  “‘青云武术馆’中,还有不少学武弟子……”
  “飘客”玄劫道:
  “‘遁天飞狐’郭本,‘铁爪寒鸦’贝峰,‘铁剑神掌’吴森等三人,不会顾到这么许多……当初他们开设‘青云武术馆’,就是用来作‘血影盟’总坛掩护……”
  “叱火兽”侯松林,嘹起嗓门,吼声道:
  “娘的皮,这些龟孙王八蛋就是盗匪起家的,今夜咱们来扮演一次‘盗匪’,把他们截下来!”
  “飘客”玄劫点点头。
  道:
  “不错,松林……今夜我等客串一次‘盗匪’,来个‘杀人越货’,人也要,财也要!”
  “飘客”玄劫、“翻江龙”洪昆、“金羽飞鹰”凌九,和“叱火兽”侯松林等四人——身形飘飞,冲破夜幕,越过“松花集”镇街,来到镇郊一端。
  “翻江龙”洪昆抬脸朝星月高挂的夜空望了眼,道:
  “玄兄弟,从时间算来,我等不会晚过李三那辆蓬车——”
  “飘客”玄劫正要接口回答时,出“松花集”镇郊,这条冷寂的山道上,传来一阵马嘶之声……接一阵车轮辗地的声音,
  “金羽飞鹰”凌九,朝黑漆漆的山道,运用夜眼看去,立即轻声道:“会主,来了!”
  蓬车来到跟前,玄劫挥手一挡。向踏板上李三道:
  “李三,辛苦你了,停下吧……”
  李三蓦然—怔,瞪直眼看去。
  呐呐道:
  “大……大爷……你在这里就……就是等咱李三……”
  玄劫—笑。
  道:
  “不错,不但是你李三,还有后面蓬车里三位朋友——”
  身形闪晃,洪昆、凌九、侯松林,扑向后面蓬车车厢……车厢中——阵吆喝声起:
  “凌九,你敢以下犯上……”
  凌九冷然一笑。
  道:
  “凌某与你‘遁天飞狐’郭本,并无渊源……何况‘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一—”
  蓬车车厢一阵凄厉刺耳声中,“叱火兽”侯松林吐出蒲扇大的手掌,朝病伤中的“铁爪寒鸦”贝峰,—记砸下,落个脑浆进流。
  “飘客”玄劫见李三已将蓬车停下,飘向后面——掌风飒然,刹那把这位原来“青云武术馆”馆主“铁剑神掌”吴森,落个身首异处。
  眼前演变,仅在石火电光之际,但落进“遁天飞狐”郭本眼中,知道敌众吾寡,大势已去……
  嘿嘿嘿几声冷笑,“遁天飞狐”郭本,挥掌朝自己头顶天灵盖一记砸下……脑壳裂碎,横尸蓬车中。
  “金羽飞鹰”凌九,和“叱火兽”侯松林两人肩上,各个负着一只沉甸甸的囊袋。
  “翻江龙”洪昆慨然道:
  “玄兄弟。我等赏了李三三几颗明珠,已足够他开设—家偌大的蓬车行了。”
  “飘客”玄劫点点头。
  道:
  “洪大哥,这次也亏得李三,提供了‘遁天飞狐’郭本等三人的行踪—一”
  话题转向凌九、侯松林两人。
  道:
  “凌老哥、松林,你二人将囊袋中珠宝珍品,换成金银,购下粮食诸类,疾速往北地灾荒之区……”
  —顿。
  又道:
  “别怪玄某多嘴一句,你等可不能错用了得自‘血影盟’中的这些钱财。”
  “叱火兽”侯松林道:
  “会主,你放心……这些原来是造孽钱,咱们把它做成‘功德钱’。”
  “金羽飞鹰”凌九,侧脸一瞥。
  问道:
  “会主,您不跟我们两人,结伴同行?”
  “飘客”玄劫一笑。
  道:
  “凌老哥,‘百星流光迎鼎会’中兄弟,一人就有一份力量,你两人如果人手不足,可以连络北地‘迎鼎会’中兄弟协助——玄某行踪,还是随遇而安!”
  ——全书完——
  ☆☆潇湘书院扫描 勿风OCR 潇湘书院独家书☆☆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