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杀手VS千面保镖 第十章
  筝姨有位很帅的老公,虽然有点上了年纪,但仍不减其英姿风采。可惜他虽然长得帅,个性却很严肃,不苟言笑、不说废话,整个人像冰块一样的冷。每次他一进屋,楚蒂就觉得温度瞬间降低了好几度,只有在面对筝姨的时候,齐叔才会出现和颜悦色的表情。他们是对奇怪的夫妻。像此刻在客厅,就见筝姨坐在齐叔腿上,虽然现在社会风气开放,但要到哪去找已近六十岁的老夫妻大白天还如此亲密,连老头和白姨都没这么开放呢。
  筝姨手中拿着一本书在对齐叔念念有词,一个多小时了,也不见他有不耐的神色,看他那模样好似还乐在其中。
  楚蒂在厨房炒菜,不时偷瞄那两个人,开始有点佩服齐叔的耳功,要是她早受不了了。不过,她也不由得羡慕起他们,若是她到了五十岁还有人能这么宠她就好了。
  古月诚的脸孔陡地从脑海冒了出来,楚蒂一愣,硬将他踢出脑海。那个没良心的笨蛋,她才不要再想起他。
  楚蒂赌气似的开大火翻炒着排骨,然后在水快烧干时才倒了碗冷水,“滋”的一声,炒菜锅冒出阵阵白烟,她这才觉得消了气,锅盖一盖让它继续闷烧。
  转身查看一旁的浓汤,她突然想到这两样都是古月诚最爱吃的东西,害她差点把汤和排骨拿出去倒掉,但煮饭是她向筝姨讨来的,若一会儿没得吃,她就得洗好耳朵准备聆听训话了。
  为了可怜的耳朵着想,楚蒂只好将这念头作罢。
  自从那天找出身分证给筝姨看后,她才相信自己真的已经成年许久了,但筝姨还是将她留了下来,她的理由可绝了,竟然说:“反正你也没地方去,不是吗?既然如此,这免费给你住,你有空帮我打扫就行了。”
  楚蒂想想,她的确没地方去,就这样留了下来。
  本想待在没有他的地方把他给忘了,却是适得其反,她做什么都会想到他,连煮个饭,下意识炒的全是他爱吃的东西。
  老天,他是不是在她身上下了蛊,为何她就是忘不了他?

  楚蒂叹了口气,将菜盛起来端上桌,这才唤齐叔、筝姨过来吃饭。
  待一切弄好,她却没打算坐下来的样子。
  筝姨见状,便问:“你不吃吗?”
  “天气太热,有些吃不下。”楚蒂虚弱的笑笑。其实今早起来她就有些不舒服,只是没想到头会越来越晕,她暗地将这情形怪罪到古月诚头上,谁教他的脸动不动就冒出来。
  “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筝姨见楚蒂脸色微微发白,伸手探向她的额头。“没有啦,只是头有点晕。”
  “什么头晕,你这丫头自己发烧了都不知道!”筝姨翻了个白眼,她的额头好烫。“,是吗?”难怪她直冒汗,还以为是天气太热了。
  看她一脸茫然,筝姨连忙推着她上楼,“你先上去躺着。齐,打电话请医生过来。”
  “没……没那么严重啦!我躺躺就好了。”楚蒂见齐叔还真的拿起电话,急忙开口阻止。
  “你确定?”筝姨想想又摇着头说:“不好、不好,还是请医生来看看比较保险。”
  “不用了,筝姨。我真的躺一下就会好了。”她将筝姨推回饭桌旁,“你和齐叔先吃饭,我上去躺一下,要是等会还是没好,我保证一定会去看医生的。”说完,她看向齐叔寻求支持。拜托,小小一个感冒没必要让医生跑一趟吧。
  齐阳知道她的心思,嘴角微扬的安抚老婆,“筝儿,先吃饭。”
  她闻言看向老公,才妥协的说:“那好吧,你先去休息,但是等一下烧还没退,一定要看医生。”
  楚蒂霎时松了口气,“没问题。”这才转身上楼。
  真是一物克一物,若没有齐叔,她怀疑筝姨会听任何人的话。
  楚蒂刚走进楼上的房间,楼下的大门就被人推了开来。
  “好香,什么东西啊?”
  古月诚走到饭桌旁,自动添了碗饭,坐下便吃将起来。
  筝姨不悦的瞪大了眼睛,“这位先生,你是谁啊?怎么可以随便闯进人家家!”古月诚听了差点噎到,“妈,我是你儿子啊!”
  “我儿子才没这么丑,脸上也没有青青紫紫的胎记,他也没这么孝顺记得回家,上次还失踪了一年多没消没息的,这会儿更不可能‘回家吃饭’。”
  他听了顿时哭笑不得,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齐阳可没空陪老婆搞笑,见儿子一脸瘀伤,眉头不由得蹙起,“怎么弄成这样?”
  古月诚脊背一紧,苦笑道:“我爱上了一个女人。”
  “儿子,那人呢?”古筝闻言一改冷静,急切的抓着他问。
  “妈,你不是没这么丑的儿子吗?”古月诚好笑的看着她。
  “那你叫我妈做啥?”她瞪他一眼,又问:“我的媳妇呢?”
  “不见了。”古月诚说时心头又是一痛。
  “不见了?!你这笨儿子,怎么可以把我的媳妇给搞丢?”古筝瞪大了眼对儿子大呼小叫的。
  齐阳看出儿子不大对劲,便拍拍老婆的手,“安静些。”
  古筝见到齐阳一脸严肃这才冷静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她……我……”古月诚开了口却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到底怎样啊?”古筝沉不住气,又开口催促他。
  “我们有些误会。”“什么误会?”
  “就是……一些误会。”古月诚说完这句话,怕母亲没完没了,连忙谄媚的改变话题,“妈,你去学做菜啦?有妈妈的味道喔。”古筝是千金大小姐,从小到大古月诚没吃过几次母亲亲手做的菜,没想到今天她会下厨,而且都是他最喜欢吃的菜。
  古筝张嘴本想追问刚刚的话题,却被老公给阻止,她只能不满的瞪儿子一眼,“少拍马屁,这些不是我煮的,是小楚弄的。”
  “谁是小楚?”手艺不错喔。古月诚夹了块排骨,吃得津津有味。
  “就是前几天我在路上捡回来的女孩啊。”虽然楚蒂快三十岁了,但古筝还是改不了口,仍叫她女孩,谁教她长得一张娃娃脸。
  路上捡回来的?!古月诚登时停下吃饭的动作,双眼惊恐的看着他母亲,“不会吧?你捡动物也就算了,现在竟然捡了个人回来!”
  他老妈一向爱心过剩,从小到大就见她一天到晚捡些小动物回家,照顾它们的时间比照顾他这儿子还多,连杰克也是她不知从哪捡回来的,幸好古家什么没有就是钱多,要不早被这些动物给吃垮了,最后外婆干脆成立个动物之家,这才解决了问题。
  可捡动物是一回事,捡人回来又是另一回事,现在社会这么乱,谁晓得那人是不是心怀鬼胎,他老妈这次也太夸张了吧!
  “你爸还不也是我捡回来的。”古筝白了儿子一眼,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捡人回来这种事,她三十几年前就做过了,要不哪来他这不肖儿子。
  古月诚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对着父亲说:“你就让她把人带回来啦!”
  “小楚这女孩人不错。”齐阳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古月诚这下才稍稍释怀,他老爸既会称赞那女孩,那她大概坏不到哪去。“她人呢?”“感冒了,在楼上休息。”
  这么不凑巧。他舀了第五碗玉米浓汤,顺便抬头看了看二楼,有些好奇这位会让他老妈捡回来的女孩是什么样的人。
  “咦,你不是不爱喝这汤?老说玉米浓汤是小孩子喝的东西。”古筝奇怪的看着儿子,整锅汤都快被他一个人喝完了。“有吗?”古月诚看着碗剩下一半的浓汤,又喝了一口,然后嘻皮笑脸的说:
  “妈,和你比起来,我的确是小孩子啊。”
  “你这不肖子!”敢讽刺她年纪大了。古筝作势要K他。
  古月诚连忙放下饭碗,“我吃饱了,爸妈请慢用。”随即溜回房去睡大头觉,晚上他还得出去找楚蒂呢。
  “真是的,生这儿子有什么用,连媳妇都会搞丢。”古筝不悦的叨念。
  齐阳环住老婆的腰轻笑道:“别气了。”
  古筝猛地冒出一句,“我看我们再生一个好了。”真个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齐阳一听差点呆掉,他们俩都五十几快六十岁了,怎么生啊?
  “你不愿意?”古筝瞪着他,“是不是嫌我老啊?”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妻子说:“是不愿意。”
  闻言,古筝一扁嘴,便要推开他。
  “别闹,听好。”齐阳紧紧的搂着她,一脸深情的说:“筝儿,我们都老了,不再年轻,你若是怀孕会很危险,我不要你有任何生命危险,知道吗?我要你安安全全的待在我怀。”
  古筝低头想想,齐说得也对,她要是怀孕了,可就是超高龄产妇,真的是满危险的。“好吧,那就算了。”
  见她还是有点不高兴,齐阳便道:“你若是真喜欢小孩子,叫儿子和媳妇生不就得了。”
  对喔!不愧是她老公,真是聪明得没话说!古筝兴奋的抱着齐阳亲他一下,“老公,我好爱你喔,你最厉害了!”
  齐阳笑开了嘴,这女人到老了都还像小孩子一样。她永远都是他心中的光源,他很庆幸此生能遇到她,三十几年前被她捡回来是他这一生中最幸运的事,真的。
         ※       ※        ※
  古月诚虽然住回家,为了找楚蒂却每天早出晚归的;而楚蒂的感冒没好,反而病情加重,烧得更加厉害了,只能躺在床上任筝姨找来医生帮她打针。
  一晃眼,三天过去了,这两人仍然没见上一面。
  这天晚上,古筝和齐阳坐在客厅看电视,正好瞧见那支行动电话广告。
  古筝惊叫道:“齐,你快看!那不是儿子和小楚吗?”虽然广告中的女人是长头发,但那张脸分明就是小楚嘛!
  齐阳也有些错愕,那广告的男女主角的确是儿子和小楚,怎么,原来他们两人认识?“啊,儿子跟她求婚啊!”古筝哇啦哇啦的大叫。
  “这是广告。”
  “什么广告!我可没教他随便向女人求婚的,还有你什么时候见过儿子如此深情款款的看哪个女人?”
  他是没见过。齐阳被老婆这么一说,也开始怀疑起他们两个人的关系。
  “还有你看儿子不是说媳妇不见了吗?小楚刚好被我捡回来,这时间未免太巧合了点吧?”
  齐阳微笑地看着爱妻,人家都还没嫁进门呢,她就口口声声的媳妇长媳妇短的,不明就的人还以为他儿子真的结婚了呢。
  “你别只顾着笑啊!”古筝懊恼的拍他一下,这男人在人前总像个冰块,两人独处时却老是嘲笑她。“你烦什么?上去问问不就明白了。”
  她皱眉摇摇头,“不好,小楚还在发烧呢。再说儿子不是说两人有误会吗?小楚真要是媳妇,她要是知道儿子在这,一定会跑掉的!”
  难得她这回竟然开窍了,还真让齐阳对她另眼相看。
  “那问儿子吧。”
         ※       ※        ※
  古月诚到楚蒂住处附近又绕了一圈,仍然没有她的踪影。
  开车下山,窗外的景物一一晃过眼前。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可能是在她哭着求他别死的时候吧,古月诚想着。也许心底深处从不曾忘却,否则怎会如此轻易的又陷进去。
  她的身影总是牵引着他,她的一颦一笑熟悉得就像自己的呼吸。最近他每天都看着那些素描,记忆开始像潮水般涌入,怎能忘呢?他知道自己迟早会忆起的。他怎么可能忘得了她,她就像他生命中的一部分,早已烙印在他灵魂深处,再也无法抹灭。
  油表没油了,他转进加油站加油。
  “咦,你不是楚先生吗?”前面那辆汽车的女驾驶突然朝着他喊。
  古月诚狐疑的望着她。“你不记得我啦,我是医院的护士小姐啊。你上次来复诊的时候我们还见过。”
  她走过来打招呼,还不时探向车。“楚太太没和你一起啊?不是我在说,你能娶到这种好老婆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刚到医院时情况很不乐观,连医生都打算放弃,只有她还抱着希望,没日没夜的照顾你。不过你能醒来还真是奇迹,你已经成为我们医院的传奇了呢。”
  她这一提,古月诚才隐约记得好象真有在医院见过她,但听到后面,胸中的伤口又被撕痛。他勉强扯动嘴角回她一笑,好不容易她的车加满了油,等那女人一走,他表情木然的坐进车,觉得心头在淌血。
  他趴在方向盘上,苦涩的自言自语,“我已经知道错了,可不可以把她还给我?”
  “可以呀。”
  他一怔,连忙抬头,原来是加油站的工读生在和其它人说话。
  苦笑一声,他发动车子回家。
  到了家门口,古月诚将车停好,一进门却见父母还没睡,一副在等门的模样。
  “你们在等我吗?”肯定没好事。他疲倦的坐倒在单人沙发上,准备受审。
  “那支广告中的女主角和你是什么关系?”古筝也不多废话,开门见山的问。她可是憋了一整晚,哪还有心情拐弯抹角的。
  古月诚立刻眼神一亮,一扫倦意,“你们看到了,她很漂亮吧?”
  见他这副模样,古筝和齐阳对看一眼,很有默契的回道:“很漂亮。”自个儿媳妇嘛,当然得夸一下。
  “你爱上的就是她吧?”古筝再向儿子确定一下。
  “对。”古月诚点头承认。
  “笨儿子!”古筝赏他脑袋一记爆栗子,“人家在咱们家住了好一阵子,你还拚命往外找,难怪老找不着!”
  古月诚乍听还反应不过来,过了三秒后才整个人跳起来,“你说什么?!”
  “我说那个广告的女主角就是小楚,已经在咱们家住了好一阵子,现在正躺在楼上的客房!”真是受不了这蠢儿子,她记得他小时候很聪明的,怎么越大越笨了。
  小楚就是楚蒂!古月诚闻言急忙往楼上冲去,幸而齐阳提醒道:“她才刚退烧,别吓坏人家。”发烧?!天啊!她病了三天了!
  古月诚顿时心急如焚,巴不得把全市的医生都抓过来帮她看病。
  古筝见儿子那副矬样,忍不住对丈夫叨念道:“还说我乱捡人,这不是捡到自个儿媳妇了,没我这妈,看他到哪去找媳妇。”
  听得齐阳又是一阵莞尔。
         ※       ※        ※
  他好想摸摸她,却怕她只是个梦,要是一碰她就消失了怎么办?古月诚知道这很好笑,但他就是无法控制这想法。
  从来没有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直到遇见她。
  古月诚坐在床边凝望她,还无法完全将记忆中的两个女人和眼前的她融合在一起。哪一个才是她呢?是那个直言直语、心地善良的楚蒂,还是那个有着多种样貌、精明能干的女秘书?
  最重要的是,她到底爱不爱他?还是只是同情那个傻瓜杰克?
  问题在他脑海盘旋,他不敢叫醒她,只是望着她一夜到天明。
  清晨时,楚蒂从昏睡中清醒,她发现她看见杰克,白发的杰克,或者……应该说是白狼还是古月诚?
  她眨眨眼,脑袋有些混乱,怀疑自己还在作梦,要不然就是她终于疯了,或是她脑子烧坏了,古月诚是不可能在这的,不是吗?
  他为什么那样看着自己?又为何一脸疲累的模样?楚蒂蹙起眉,不习惯见到他不修边幅的样子,这令她有一刹那分不清他究竟是谁?不修边幅是还傻着的杰克才会做的事,但他不会有那么深幽的眼神,那是古月诚吗?她不知道。
  两人无声的对视着,楚蒂越来越慌,这不像是在作梦。她逃避的闭上双眼,害怕这真的不是梦。
  “看着我。”古月诚紧握住她的手,沉声道:“把眼睛张开看着我。”
  楚蒂知道无法逃避,却仍是过了半晌才深吸口气睁开双眼。
  古月诚满意的看见她有些慌张的黑瞳,脸色稍缓,慢慢的说:“我常在纳闷你是哪一个,我不知道哪个你才是真的,但现在我知道,每一个你都是真的,而我爱你的每一种面貌。”
  为什么他要说这种话来玩弄她,只因为她不得已的欺瞒吗?楚蒂痛苦的想抽回手,慌张不再只存于眼中,若不是身体还虚弱,她会立刻冲出去,再次逃之夭夭。
  古月诚当然不可能让她得逞,怕她挣脱干脆抱住她,将她压在床上,“你爱不爱我?”
  楚蒂听到他的问题身体不禁一僵,寒着脸道:“这样做很好玩吗?你别太过分了,我说过我已经不欠你了。你想玩爱情游戏找别人去!走开!”
  古月诚被她话中透出的讯息伤到,原来她真的是因为愧疚才会对杰克这么好。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她从来没有说过她爱他,无论他是杰克或是古月诚的时候都没有。
  见他毫无动作,楚蒂强撑起虚弱的身子想要下床,“你不走,我走。”
  “我走。”他伸手阻止她,落寞地扯出微笑,然后便起身走出去。
  数秒钟后,房门在她眼前关上。
  楚蒂紧抓着被子,冰冷的表情陡地崩溃,忍不住掉下泪来。天知道她有多想相信他,多想投入他的怀中,但那只是给他多一个伤害她的方法,他不爱她,她输不起的,如果把心交给他,只会换来无尽的伤痛……
  古月诚在外头背靠着门,他听见她哭泣的声音,却没有进去,只是眉头深锁。既然她赶他走,为何又要哭得如此难过?
  一扇门隔开两个人,为了相同的问题伤神为何不爱我?他在门外想着,她在门内亦同。
         ※       ※        ※
  早该看出齐叔与筝姨和古月诚的关系了,他与齐叔的外貌是如此近似。楚蒂这时才知道齐叔并不是因为年龄的关系才有一头白发,而是家族遗传。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巧,她竟会被他母亲给捡了回来。知道筝姨是他母亲,她才明白为何古月诚对动物特别有办法,多半是因为筝姨那怪习惯造成的。
  得知了他们的身分,楚蒂苦涩的发现,原来该走的人是她,而不是古月诚。她想走,却被硬留了下来,她争不过筝姨,只好答应等身体养好了再做打算,也许她心底还有些私心想见他吧。但自那天后她却再也没见过他。楚蒂心不禁又是隐隐作痛,只能自嘲愚蠢。
  又是黄昏,她靠坐在床头,一向难得生病,没想到这次小小一个感冒,因为她的迟钝和不小心,差点转成肺炎,虽然在筝姨的照顾下已经好了许多,但她现在仍是虚弱的无法下床。
  注视着窗外的斜阳,她忍不住又想起另一个同样彩霞满天的天空,她悲哀的想着,也许一辈子她都无法摆脱他的身影,他的影子总是无时无刻存在着。
  一阵敲门声响起,楚蒂仍是望着夕阳,头也不回的说:“请进。”
  古月诚推开门走了进来,楚蒂还没转头就知道进门的不是筝姨而是他,她霍地转过头来。
  “你来做什么?”强掩眼底的欣喜,她口是心非的冷着脸问。
  却见他一脸莫测高深,突然将她从床上抱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你干什么?”楚蒂被他的行为吓了一跳。
  古月诚没有回答她,迳自抱着她走出家门上了车。
  被他塞进前座,楚蒂本想开门下车,却发现车门被他一关竟然自动上了锁,而且还找不着门把。
  这是什么怪车啊?她警戒的瞪着坐上驾驶座的他,“你要带我去哪?”
  他仍然没有答话,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楚蒂被他的目光看得慌了心,反倒先移开视线。
  见她避开自己,古月诚脸上闪过一丝难言的神色,随即踩下油门,车子便向前奔驰而去。
  当车子驶向她家的方向时,楚蒂心中兴起一丝狐疑,她不安的打量他,却不知道他到底打算做什么。
  车子停在半山腰,楚蒂看清他停车的地方,顿时全身僵硬,脸色不由得发白。
  他带她到这是什么意思?
  “记不记得?”古月诚熄了火,突然转头看着她说:“你说你会保护我一辈子。”
  楚蒂瞪着满天彩霞心一窒,差点忘了呼吸,他提起那句话有何用意?
  “你那句承诺还有效吧?”那天在她房门外听着她的啜泣,直到房不再有声音他才离去。为了让她好好休息,他没再去打扰她,反正有老妈在,也不怕她会跑了。
  这几天,他思前想后的,发现她绝不可能对他完全无情,既然如此,他就想个办法将她留在身边和她重新开始。古人不是说日久生情吗?又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就不相信他有一群人帮忙抬轿还娶不到她。
  就算她无法爱他好了,只要她人在他身边,叫他当傻瓜他也愿意。
  “你……”楚蒂转头看着他,他到底想做什么?却见他一脸复杂神情,带了点困窘、带了点迷惑,还有一些希冀。
  “我想了很久,你不爱我,没关系。”古月诚下意识的绷紧肌肉,没注意到楚蒂怪异的神情,只注意着前方将白云染红的夕阳,僵硬的说:“只要你那句承诺还有效,一辈子待在我身边,我也会当你的傻瓜一辈子。怎么样?”
  震惊的领悟到他话中之意,楚蒂红着眼激动的望着他,深吸了口气又吸了口气,还是忍不住鼻酸和眼眶中的泪。老天,她怎么会错得这么离谱,错把他的告白当玩弄?还硬将他往外推!
  如果不是他拉下脸来找她,她是不是又要再次错失此生中的最爱?
  半晌不见她回答,古月诚心一沉忙要再说服她,却惊见她早已潸然泪下。
  “该死,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他心痛的咒骂一声,手忙脚乱的翻找着手帕给她擦泪。
  没想到,楚蒂听了他的话干脆抱着他,将脸埋在他怀痛哭失声。
  这算什么?该哭的人应是他吧!古月诚瞪着怀中放声大哭的女人,却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拍拍她的背安慰,谁教他爱她呢。
  “哭吧、哭吧,你再怎么哭我都不会换人的。保护我一辈子是你自己说的,所以你这辈子别想甩掉我了。”
  “傻瓜……我爱你呀。”楚蒂在他怀中又好气又好笑,带泪的笑脸抽抽噎噎的说。
  “我知道我是傻瓜,我说过只要你待在我身边一辈子,我也会做你的傻瓜一辈”古月诚自嘲的话语突然一顿,冲动地抬起她的脸,双眼发亮的问:“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不要。”她将脸埋回他胸膛,拿他的衬衫擦着脸上的鼻涕和眼泪。
  “你说你爱我!我听到了!”他脸上漾着大大的笑容,这句话吼得可大声了。
  楚蒂擦完鼻涕眼泪,将照后镜扳向自己,用手爬了爬头发,拉好皱掉的上衣,然后神色自然的看着他道:“有吗?”
  “来不及了,我听得一清二楚,你说你爱我。”他深情的将她拉向自己,抬起她的脸问:“蒂蒂,你爱我,对不对?”
  “如果我说不爱呢?”她眨了眨反问。
  “别装了,再装就不像了。不知道是谁赶我走,又躲在被子哭了两个小时呢,爱哭鬼。”古月诚点点她的鼻头取笑道。
  “我才没有躲在被子……”楚蒂突然停下来,生气的捶他几拳,“你这混帐!”
  明知道她为他伤心难过,还狠心的拖了这么多天才来找她。
  “嘿,别打了,那时我以为你不爱我呢!”这女人手劲可真大,回去大概会瘀青好几块。听他这么一说楚蒂才停手,不过眼泪又迅速积了一堆。
  古月诚见状忙道:“拜托别哭,我宁愿你继续打我好了。”
  “傻瓜。”楚蒂噗哧一笑,泪珠再次滚了下来,娇嗔的捶了他一拳,这回却不痛不痒。他将她揽进怀中,笑着说:“可是你爱啊,对不对?”
  楚蒂靠着他看着夕阳西下,轻声回道:“对,我爱你这个大傻瓜。”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