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作豪门婚礼 第十章
  三个月后,婚纱公司。
  「不准,妳不准挑这件当新娘礼服,快去换掉。」武皇焰一看见非似情从试衣间出来,立刻扬手要她走回去。
  「怎么?很丑吗?」她都还没照到镜子,他就抗议了,真有丑到让他不堪入目?
  「对,很丑。」
  「是吗?真好奇有多丑,让我照照镜子看看。」非似情不顾武皇焰的反对,执意走到落地的大镜子前一照。
  「武先生,这件很适合非小姐,你看,她身材的优点全被烘托出来,而且没抢走非小姐的风采,这件礼服根本像为非小姐量身设计的,穿在非小姐身上,真的很漂亮。」婚纱公司的小姐不懂武皇焰抗议的原因,径自推荐。
  非似情不住地点头同意小姐的话,对于这件婚纱相当满意,只是武皇焰的脸色却随着她脸上满意的笑容,而显得愈来愈凝重。
  「皇焰,你说这件礼服很丑,它是哪里丑?我怎么都看不出来?」她站在镜子前左看看右看看的,对于这件礼服能让自己看起来更为高挑、更为纤细,感到十分满意。
  「我一点也不觉得它好看,妳瞧,它背后露那么大块,妳整个背部几乎都快跑出来见人了。更可恶的是,它连胸前也开的这么低,根本遮不了什么,妳说,这件衣服哪里好看了?」
  「呃……」搞半天,原来是他老大不想让外人看见她的美好呀!
  小姐强忍住笑意,很给武皇焰面子的,没逸出半点笑声。

  非似情本想开口反驳武皇焰的,可是她嘴巴才一开,武皇焰彷佛就知道她想说什么似的,早她一步开口,抢走她说话的机会。
  「妳听我的准没错,我挑衣服的眼光绝对比妳好,这点相信妳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她张口无言,只能傻愣愣地盯着他瞧。
  「乖,去把这件衣服换掉,我去给妳挑一件绝对比这件还漂亮好几十倍的婚纱给妳穿,好不好?」
  抿着嘴巴,她不悦地质问:「如果找不到呢?」
  「如果找不到,我会派人为妳量身设计。」武皇焰不慌不忙的回答。
  「算了,你高兴就好。」非似情受不了地回到试衣间。
  就在她及武皇焰各自忙自己的事时,婚纱公司外,已经有人偷偷观察他们的举动很久了,这个人就是陈日成。
  他衣衫褴褛,胡渣满面,脸型削瘦,落魄的样子和公园里的那些游民没什么两样。
  这三个月以来,他过着躲躲藏藏的日子,一方面躲避追缉,一方面他又不断的找机会,要对武皇焰及非似情展开报复行动。
  最近,外头传出非似情伤势已经好很多,武皇焰便开始积极筹画他们的婚礼。
  他暗中观察他们许久了,今天终于让他逮到他们到婚纱公司试穿礼服,而没保镳跟着的难得机会,这次他一定要让他们两个死才行!
  待会儿,他把准备好的一大桶汽油丢进婚纱公司里头,再点火,等它们一爆炸--哼哼哼……陈日成开始幻想武皇焰及非似情的死状,他克制不住的狂笑。
  快了快了,他心愿就快成真了……
  他慢慢的越过马路,朝婚纱公司的方向迈去。
                
  「拜托!你够了哦!你想闷死我吗?居然找这种新娘礼服要我穿?这不是等于要我命吗?」非似情瞪着武皇焰手中的那件白纱礼服,顿时气得哇哇大叫。
  「闷?不会的,现在是冬天,妳穿这样比较不会冷。」武皇焰一点也不觉得他挑的这件白纱有什么不好,高领公主袖,既端庄又典雅,他相信穿在非似情身上,一定非常漂亮。
  「我当然不会冷,我会热死。」Shit!哪有新娘子穿的像包肉粽一样?
  「乖,听我的。」
  「鬼才听你的。」她对他龇牙咧嘴,「告诉你,白纱礼服,女人一生中才穿一次。」她愤慨地指着自己,然后再指向武皇焰,「所以,你给我闭上你的嘴巴,我要穿什么,由我来做主!」
  「我是新郎,我也有发表意见的权利。」
  「你的权利在刚刚被我收回了。」
  「……」
  就在他们两人争执不休时,陈日成霍地推开婚纱公司的大门,提着一大桶汽油,大步的走向他们。
  武皇焰和非似情同时发现他的到来,看见他手中的汽油桶之后,两人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扬起阴恻恻的笑,陈日成很满意瞧见他们两人所流露出的神色。
  「会怕了?」
  「陈日成,你想做什么?」武皇焰把非似情推到身后,保护她。
  「我想干什么?哼哼……我要你们两个都死!」
  武皇焰脸色一凛,「你杀不死我们的。」
  「杀不死?我怎么可能杀不死你们!」陈日成被他的话刺激到,双眼露出凌乱且凶狠之色,「上次是你们两个好狗运,这次不会了,我这次一定会让你们死掉!」
  「陈日成,你不要冲动,有话好说。」非似情企图软化他的态度,可惜陈日成并不领情。
  「妳闭嘴!要不是妳跑去跟老总裁说那些事,我的计画就不会失败,妳最该死!」
  非似情一怔,无言以对。
  「嘿嘿嘿,你们就快死了,就快死了,哈哈哈!」陈日成得意不已,「我等了好久,就是等这一天,我的愿望终于要达成了!」
  举高汽油桶,他把汽油往武皇焰及非似情的身上用力泼洒,再拿出一只打火机,心想他终于能如愿了。
  可,在他把打火机扔出去的那一瞬间,他所有的喜悦剎那间化为乌有。
  婚纱店里不晓得在何时就躲了一群人,他打火机丢出来时,有人眼明手快的冲出来,准确无误地接住,另外,还有一堆人上前把他压倒在地,陈日成的梦再一次宣告破灭。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中怎么会--」陈日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又失败了。
  武皇焰冷着俊容蹲下身,「陈日成,你真以为我会毫无防备吗?」
  陈日成生气的用力挣扎,换来的只是被人压制的更用力而已。
  「我早就知道你一直在跟踪我们,今天这个机会也是我故意制造出来的,我知道你一定会上勾,因为就算你明知道今天或许是个陷阱,你也必须冒这个险,只因错过今天这个机会,你就不会再有任何可以杀掉我们的机会,所以你必须赌上一赌,对吧?」
  陈日成咬着牙,恨不得能把武皇焰千杀万剐。
  「可惜,你不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否则真要论起来,我和似情会在一起,还得感谢你。」武皇焰站起身,一把将非似情拥入怀里,「要不是你找人杀我,我也没机会和似情相处,更不会晓得她的好,照理说,我该包一包很大的媒人礼给你的。」
  「闭嘴、闭嘴,你闭嘴--」武皇焰说的每一句话,听在陈日成耳里都是讽刺,他受不了地大声咆哮,「武皇焰,我要杀了你--」
  不晓得从哪发出来的力气,陈日成挣脱了箝制他的人,张牙舞爪地冲向武皇焰。
  武皇焰推开非似情,捉住陈日成的手,借力使力,轻而易举就把陈日成甩过肩,当场痛到他站不起身。
  警车鸣笛声由远而近,最后在婚纱公司外头停住,车上下来了四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他们进入婚纱公司内,把倒在地上的陈日成用手铐铐住,押回警局,一场危机,终于到此结束。
                
  「喝!外头的人怎么那么多叩」非似情抽了空,从新娘休息室里,朝外头探了出去,当她看见礼堂外停满了一堆车子时,吓了一大跳。
  她好像还看见电视台的SNG车……
  干嘛呀?武皇焰结婚有这么稀奇吗?还需要记者来采访?!
  等等,刚才下车的那个人,好像是什么高官……他后面下车的那个,是某某大明星吧?
  武皇焰他们到底是结交了多少朋友?真是有够夸张。
  「妳很紧张吗?」宓凝心含笑注视着她。
  「我?我不紧张,我只是觉得很夸张。」回到座位坐好,非似情盯着镜中的自己,又是挤眉又是眨眼的。
  「我的姑奶奶,妳今天的妆化得特别漂亮,而且一生才这么一次,妳就不能正常一点?别在那扮什么鬼脸了,把妳的气质拿出来,OK?」冬炽狩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出声提醒她。
  「你真啰嗦。」她白了他一眼。
  「我是为我那好友着想,怕妳给他丢脸。」冬炽狩摇摇头,「妳知不知道外头来了多少政商名流?」
  「告诉你,皇焰如果怕我给他丢脸,就不会娶我了。」非似情昂高下巴,不屑地轻哼一声。
  「最好是这样。」
  「哼!」
  「炽狩,今天新郎新娘最大,你别和人家吵。」宓凝心投给冬炽狩一记警告的眼神,「方才皇焰不是托你拿了一份礼物要送给似情的,你不赶快拿出来给人家。」
  「哦!对,我差点忘记。」冬炽狩从西装内袋抽出一份文件递给非似情,「这可是份大礼哦!」
  「有这--么大吗?」非似情不以为然的举起双手,在空中画了个大圆后,缩回眼前只剩小小一个圆,讽刺意味十分浓厚。
  冬炽狩懒得和她一般见识,「有多大,妳自己瞧不就晓得了。」
  接过文件,翻开,看完里头的内容,她惊讶到嘴巴久久都合不拢。
  「怎样?这份礼够不够大?」冬炽狩挨到她身边,调侃道。
  她呆愣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这个是--」
  「这是皇焰背着妳偷偷做的,满不满意?」
  美丽的瞳眸里瞬间酝酿着晶莹的泪水,随时有滴落之虞。
  她手中的那份文件清楚的写着,她的亲生父亲,也就是许可尚所开的那间公司,负责人已经被她取而代之。这代表那间公司目前是属于她所有,许可尚已经被扳倒了。
  「别哭,哭了妆就花了。」宓凝心赶紧抽起面纸,小心翼翼地把在非似情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吸掉。
  「妳知道为什么婚礼会办的那么大吗?」冬炽狩微笑地再问非似情。
  她哽咽地摇着头。
  「是皇焰故意的。他说,当他看见许可尚及许小美如此欺负妳之后,他发誓,有朝一日,他一定要替妳雪耻,替妳争一口气,他不会让妳白白被他们欺负的,所以他做了这些事。
  他说,他要让全国的人都看见妳风光地嫁人武家,看见妳的身分地位从此变得不一样,没人敢再欺负妳,也没人敢再瞧不起妳。」
  非似情很是感动,她拚命的想忍住泪水,但眼泪还是成串的滚了下来,宓凝心根本来不及擦拭。
  「你非要这时候说这个吗?」宓凝心瞪了冬炽狩一眼,「你看,害似情现在哭成这样,看等下怎么出去举行婚礼。」
  冬炽狩一脸无辜,「我找不到说这些话的时间啊!只剩现在可以讲,不讲就没机会讲了。」
  「嗟!」
  非似情用力吸气,「我没事。」
  武皇焰这么挺她,她更不能让他丢脸,所以她今天必须做一个最完美的新娘才可以。
  「来,我帮妳补一下妆。」宓凝心拿出粉饼,开始在非似情的脸上东拍西拍,「皇焰还有邀请许可尚他们来,妳可以当他们的面,好好把长久以来被他们欺压的气都吐出来。」
  「嗯,我知道了。」哼哼,如此大好的机会,她一定会好好把握!
                
  婚礼很盛大,参加婚礼的人异常的多,整个礼堂几乎都塞满了人,大家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开心的聊着天,唯独许可尚那一家人站在角落。
  「爸,她的婚礼你干嘛一定要拖我来参加?」许小美还不晓得她家的公司已经易主,还以为她仍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骄傲的不得了,提起非似情的口气十分不屑。
  「不参加不行。」许可尚神色晦暗,他完全没料到他会有这么一天,辛辛苦苦经营的公司的股价,在一夕之间竟降到谷底,迫使他不得不对外宣布破产。
  在此刻,武皇焰轻轻松松的就把他的公司收购去,成为他的子公司之一。
  武皇焰更说了,他要把这间公司送给非似情当结婚礼物,如果他想挽回他的公司,在他结婚时,一定要出现,带着妻子来求她,请她原谅他们过去的所作所为,或许趁着非似情开心之际,会答应把公司还给他,只是他并不保证他会成功就是了,毕竟决定权在非似情身上。
  就为了武皇焰的这番话,许可尚说什么也要试上一试,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多年的心血化为乌有,他要想尽办法挽回才行!
  「为什么不参加不行?爸,我要走了,我才不想留在这,看那女人出风头的样子。」许小美正想转身离开,许可尚马上拉住她。
  「小美,别闹了,现在不是妳耍大小姐脾气的时候。」
  许小美才不听他的话,她想走就走,就算是她爸爸也休想管她。
  用力甩开许可尚的手,头才一转,正好对上完成婚礼仪式的非似情,而武皇焰就站在她旁边,就算她再怎么讨厌非似情,她还是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人很登对。
  「要走了?」非似情挑高了秀眉,睇着她。
  「妳管我。」
  许可尚舔舔干燥的唇,试图对非似情挤出一抹和蔼的微笑,「妳……妳今天很漂亮。」
  「我以为我平时就很漂亮了。」非似情才不领情。
  他一怔,神情有些尴尬,「呃……对,妳本来就很漂亮了,和妳妈妈一样。」
  一提到她妈妈,非似情的脸色倏地变得僵硬,她冷笑地嘲弄道:「再漂亮也没钱漂亮,也没有钱来得吸引人,不是吗?」
  许可尚及他老婆两人互觑了一眼,对于非似情迸射出来的敌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
  许小美受不了非似情这种态度,也不管现在是站在谁的地盘上,大力推了非似情一把。
  「干嘛,不过是结个婚而已,嚣张什么?」
  一发现非似情被欺负了,一大群人立刻涌了过来,把他们团团围住,许可尚一家人看见如此阵仗,心惊了下,连忙缩在一块,惊惧地环视着他们。
  「似情?妳没事吧?」武皇焰扶住她,十分关心地询问。
  「我没事,我只是有点纳闷,在我有了这个之后,怎么还会被人瞧不起?」
  许可尚看见非似情拿在手中的那件文件,表情一凛,「那是--」
  「那是什么东西?」许小美不解她爸爸为何一副很紧张,又冷汗冒个不停的样子,她径自从非似情手中抽走那份文件,打开一看。
  见状,所有人都为她胆大的行为捏把冷汗。
  非似情则是愣了一下后,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该说许小美骄纵过头,什么都不怕呢?还是说她天生就大胆?
  在四周都围着敌人,随时都可能对她不利之际,她还是敢凶巴巴的抢过她手中的东西,单凭这点,她就该为她的大胆喝采。
  看完上头的文字,许小美气呼呼的把文件用力砸在地上。
  「这是骗人的吧?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非似情耸了耸肩,「是真是假,问妳爸不就晓得了。」
  「爸?」许小美转头,只见许可尚一脸落寞地点了点头,证实了这件事的真伪,「不会吧?我们真的破产了?」这怎么可能……不,她不能接受这件事。
  她一想到以后她不能穿戴名牌,就像失去了空气般,痛苦到几乎无法呼吸。
  「如果妳姊姊肯把公司还给我们,我们就……」
  「姊姊?!」非似情瞇起美眸,冷哼一声,对于许可尚说出口的这个称呼十分反感。「你不要在落魄的时候才想认我,我才不吃你这套!」
  「妳和小美都是我的女儿,我们是一家人,她叫妳一声姊姊是应该的。小美,快叫姊姊,快呀!」
  许可尚边对非似情哈腰,边扯着许小美,见她动也不动,他大声斥责着:「这时候是我们要求她,妳懂不懂?妳不想再过好日子了吗?妳不想再被大家捧的高高的吗?没有钱就没有这一切,妳知不知道?所以,只要她愿意把公司还给我们,现在就算要叫她姑奶奶,妳都得叫。」
  闻言,许小美马上变得很谄媚,开口姊姊长姊姊短的,恶心到所有人鸡皮疙瘩猛起。
  为了钱,连自己的面子及尊严都能摒弃,这简直比没有钱的人更让人瞧不起。大家全对他们露出不屑的神情,懒得多看他们一眼。
  非似情听见他们的话,轻蔑地冷笑了声,「现在才想求我?不嫌太晚了吗?」
  欺负她时是一个嘴脸,现在求她又是另一个嘴脸,她才不会笨到对他们心软。
  「皇焰,把他们赶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他们了。」她转身背对他们。
  闻言,许可尚大惊失色,「似情,妳不要把公司还给我吗?我求求妳,把公司还给我好不好?我不能没有那间公司,我所有的心血都投注在那,我的钱也都在那,失去了公司,我等于失去了所有,我给妳跪好不好?我给妳磕头,求妳把公司还给我吧!求求妳。」
  许可尚突然下跪磕头的景象,吓了众人一跳,更惹来大家的笑话。
  非似情虽然是背对着他们,但她可以听见许可尚下跪磕头的声音。
  她怔了下,回头睇了他们一眼,心沉的更深了。
  武皇焰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要宓凝心先把非似情送走,待她们离开后,他才开口:
  「许先生,你至今依然不知该检讨自己的行为?!你难道没有想过,要是你以前对似情好一点,那现在我会尊称你一声岳父,你的日子一定会比之前还要好过好几倍,但,你没有。」
  许可尚被他这么一提醒,才开始慢慢回想自己这么多年来的所作所为。
  「你们以前是如何对待似情的,相信没人比你们还清楚,难道你们以为现在套点关系,哀求一下,别人就要对你们很好?」
  心一紧,许可尚顿时说不出话来。
  「你为了名利,抛弃了似情她们母女,结果呢?你现在的下场是怎样?」
  他惭愧的垂下了头。
  「我今天特地要你们一家人过来,是因为我知道似情对过去你们欺负她的行为,心底一直有个疙瘩在,但她又很渴望能和你们和平相处,毕竟你们是她在这世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所以我给你们弥补的机会,我想,只要你们悔改,似情不会为难你们。
  我更以为你们知道自己错了,会痛改前非。只是……你们让大家都失望了。」
  「我们……」许可尚不晓得该说什么好,他知道即便他现在说他知错了,也为时已晚……
  「所以,现在的你一无所有,你们再也无法拥有像过去那般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这就是你们的报应。
  你们走吧!我不会为难你们,只是我希望你们永远都不要在我及似情面前出现,否则你们会有什么下场,就不是我能保证的了。」
  咬紧下唇,许可尚还想做垂死挣扎,可惜武皇焰使了个眼色,马上来了两名大汉,强势的把他们一家人一并驱走。
  他们许家和非似情之间的关系及恩怨,就到此结束了。
                
  「妳还好吗?」待武皇焰回到新娘休息室里,非似情已经换下那身白纱礼服。
  她上前紧紧抱着他,「谢谢你为我做的。」
  「只要妳能开心,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做,只是这次的事,我不晓得会搞成这样……」
  非似情轻摇着头,「没关系,我不在意,现在的我有你就够了,真的。我好爱好爱你。」
  「呵!」听见她的话,武皇焰霎时心花大开,把她搂得更紧。
  「问你一件事呀……」
  「什么?」
  非似情一脸娇怯地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又不太好意思开口,双颊红红的,害羞的模样可爱的不得了。
  「怎么了?妳想问什么尽管问。」武皇焰看见她这样子,心脏突然跳得极不规律,更打从心底浮起想把她捧在手掌心呵疼的感觉,他发誓,他一定要用他的一辈子去呵护她、疼爱她。
  「我想问……」她赖在他胸前,扯玩着他的领带,还在犹豫说不说。
  「说。」
  「就是……我们一定要在这耗到宴客结束吗?」
  「怎么?妳想做什么吗?」
  她脸颊更红了,低着头,她小小声的说:「我想说……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我们应该要好好把握时间的。」
  「妳现在就想上床吗?!」武皇焰瞪大了眼。
  「当然不是,你在胡扯什么!」她娇嗔地白了他一眼,「我现在心情很好,想到处走走,你能不能带我去?」
  「留下一拖拉库的客人?」武皇焰皱眉。
  她兴奋地直点头。
  「唔……爸会把我们骂死的。」
  「你不要?」非似情垮下脸,好失望。
  「我又没说我不去,快快快,趁现在还没有人进来,我们快从窗户溜走吧!」
  闻言,非似情开心的大呼一声,七手八脚的跟着武皇焰爬过窗户,偷溜去玩也。
  「那两个人看起来好眼熟……」冬炽狩瞇起黑眸,瞪着手牵着手,正往新娘礼车跑去的男女。
  站在他身边的武父听见他的话,转头过去看,当他看清那两人是谁后,他瞪大眼。
  「浑小子,一堆客人还在这,你们要跑去哪?」他朝武皇焰他们大喊着。
  闻声,武皇焰及非似情回过头,对他们挥挥手,然后跳上车,快速的飞驰而去,留下一群面面相觑的客人。
  冬炽狩受不了地朗声大笑,「这两个人啊!唉……一定是似情出的馊主意。」
  宓凝心低笑着,「可以想象。」
  【全书完】
  编注:欲知《大人物的新娘系列》的另一个精采故事,请翻开草莓系列119「预约世纪婚礼」。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