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来意外 第十章
  “少庄主、少夫人,你们回来了!”一声惊喜的喊叫在剑风山庄的大门处响起。
  “小六,如果我们未回来,你以为站在这里的是谁?你不是明知故问吗?”逸风好心情的牵着青薰踏入剑风山庄。
  “是喔。”小六亦自觉问了蠢问题。“少庄主,你就不要挑我语病啦。我是太担心你们了,一直站在这里等,才会一时兴奋说错话。”
  “小六,你一直站在这里?”青薰关心的问。
  “也不是。我是送完了柳大人和柳姑娘,又接了两位‘贵客’,然后才守在这儿的。”他提及贵客两字时,一脸神秘兮兮的。
  “青萝小姐走了?”
  “对。柳大人和柳姑娘是因为风雪太大才留宿山庄,风雪停了,他们自然就走了。柳姑娘还托我交一封信给少庄主和少夫人呢。”他赶忙掏出信件。
  逸风接过信,小六便离开了,说要进去通风报信。
  逸风明白青薰不会看柳青萝的信,遂体贴的将内容朗读出来,“齐少庄主、栾姑娘:听闻栾姑娘因为奴家而决然离去,奴家甚觉抱歉,惟望二位早日平安归来。奴家届时再登门谢罪。”
  “小姐是个好人。”青薰低声道。这是一个她从很久以前就发现的事实。
  “嗯。”不可否认,柳青萝是名相当有度量与才情的女子。

  “如果我没有乌龙的代小姐嫁入山庄,你也会爱上她的。那小姐就会像我现在一样幸福。”青萝小姐落寞的身影跃进青薰的脑海——她似乎抢走了原该属于小姐的幸福耶……青薰苦着一张小脸,感觉内疚的种子开始在她的心田发一牙。
  ‘哪可不一定。这世上不全然是好人,但好人也不少,我怎能爱尽天下好女子?而且各花入各眼,青菜萝卜各有所爱,我不见得会爱上柳姑娘。我只知道你跟我有缘,也很合我的口味。”他深邃的眼眸里映着她娇小的身影,真挚的语气载着浓馥爱意。
  “柳姑娘并不适合我,又是书介爱慕多年的姑娘,所以现在的结局是皆大欢喜。我不准你胡思乱想,更不准你再玩让爱的把戏。”他故意瞪大眼睛凶她。
  哪知青薰却完全不怕,反而深觉有趣的轻笑起来;他这样子比起真正生气的模样只会令人发噱。
  “我从未想过要将你让给别人喔!既然你说爱我,我是怎么也不会放开你的!我前天之所以会离开,是因为……我怕自己的醋意终有一天会令你深觉厌烦而不再爱我。”她腼腼却老实的说。逸风对她的好,她都当成珍宝藏在心里;让他误会她想放弃他,他实在太可怜了。
  逸风听得飘飘然的。他的眼光果然不错!
  “我们还是快进去吧。爹娘一定等得很心急了。”
  “嗯”
  ☆www.4yt.net☆ ☆www.4yt.net☆ ☆www.4yt.net☆
  剑风山庄果真来了两位贵客。
  一位是江南栾王府的王爷,另一位则是淙水庄的庄主易水寒。虽说两人都希望这趟北上的旅程一切从简,可他们的大批侍从仍是跟了来。
  大厅内挤满了人,不过在人群之中,青薰依然能够轻易认出梁青行和易水寒。
  没办法,他们太亮眼了!染青行看来是无邪而阳光的,易水寒则是危险而阴柔的。两人气质虽不同,但外表一样出色。不过她对栾青行的印象就是深刻一些。
  她竟觉得他十分熟悉而亲切……
  “我见过你吗?”很明显地,有这种感觉的不只她一人。
  “我想……没有吧!”她的语气有丝迟疑。
  “但……”
  青薰和栾青行就这样神色古怪地对望起来,看在众人呃,其实也只有那位齐某人啦的眼中可不太好。
  “喂喂,青行,朋友妻,不可戏。”逸风难得孩子气的搂回青薰,并用手盖着她的眼。
  “你也知道朋友妻,不可戏?但是据我所知,在未来嫂夫人的身份未揭露前,你已经戏弄过她,还与她双双对对呢。那时候,未来嫂夫人的身份应该是书介的心上人,算是半个朋友妻吧?”栾青行一脸无邪的道。
  一定是小六那二愣子在一时兴奋之下,将他与青薰的相恋过程加油添醋的说了出来!
  “好说、好说。”逸风于笑。“你似乎仍在怀恨我那次把你丢到妓院,尝试一下卖笑的生涯?”
  “卖笑?”青薰插口。
  “就是当男妓!”暗笑在心的易水寒好心地拉青薰离开危险范围。“逸风和青行就是喜欢这样吵吵闹闹的,两个人又买玩,总以作弄别人为乐。你不用担心,他们只是玩玩。”
  又只是玩玩?逸风不久前和书介动手动脚时,也说过他们只是玩玩。她真的不能够明白!
  “我怎么可能会如此小气?我是疑惑你眼中有没有朋友,居然想染指书介的心上人。”他的神情无邪依旧,像一个不识世事的小男孩。
  “染指?”逸风卸下笑脸,“你是真的想打架?”他可不许有人侮辱青薰,以及他对她的爱!
  “有何不可?”他确实需要发泄一下。
  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
  “你们不准打!”青薰越过易水寒,冲上前分开两人。说不出为什么,当她看见他们不和,她竟感觉为难与难过。知道自己是导致他们内讧的主因,她更加感到不安。
  逸风很重视他的好友的!即使是现在,她都能够感受到他重遇故友的喜悦。而换个角度看,逸风会轻易在他们面前生气,不正表明他对他们没有戒心?他对普通人永远都是一派优雅温文的。
  所以她绝对不可以令他和好友们反目……
  ☆www.4yt.net☆ ☆www.4yt.net☆ ☆www.4yt.net☆
  “栾王爷?”
  “哦,是未来的嫂夫人。你唤我青行大哥吧。”
  栾青行的无邪俊脸令人无法抗拒他的任何要求。
  真奇怪,怎么她愈看栾青行,愈看不透他哪里有王爷的威严特质?
  “青行大哥。”这个称呼好像挺顺口的。
  “你特地来找我,有事?”
  “嗯。”她点点头,“我想——请你不要生逸风的气!逸风其实是很珍惜你们几位好朋友的。他会迎娶青萝小姐,完全是被老庄主逼迫的,他甚至没有参加婚礼。而后来我们……会互相喜欢上对方,也不是逸风可以控制的嘛。我想,爱情没有什么退让不退让的,何况最后逸风也没有抢走青萝小姐啊!”
  她紧张的绞着小手,惟恐育行不肯原谅逸风。
  “你们真的很喜欢对方?”
  “对。很喜欢、很喜欢。”  她的粉脸开始红得发烫。
  栾青行可以了解逸风为何会受青薰吸引了。她完全没有心机,逗弄这样的小丫头应该会相当好玩……
  “我不相信。”他摇摇头。
  “你要怎样才肯原谅逸风?”青薰顿时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你就原谅逸风好不好?或者我可以送你东西,虽然我身上值钱的东西不多……”她一面说一面掏出身上的物件。
  “哈哈……”  当青行瞥见青薰掏出来的东西,再也忍不住,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这小丫头随身携带的并非胭脂水粉,而是一小包蜜饯、几张避邪的符咒、一幅她的画像……
  “未来的嫂夫人,你带着蜜饯、符咒、画像四处走干吗?”
  “随身带着蜜饯是怕我走路时会肚饿;符咒是用来保我平安;带着画像则是以免我会弄丢它……”
  青薰在掏出身上其他物件的同时分神回答。“还有一只玉镯和一条项链。”呼,大功告成。
  青行再扫视到青薰的项链,便再也笑不出来!
  “青行大哥,你怎么了?”他看她的眼光,令她有点毛毛的。
  “没、没什么。”他迅速恢复笑脸,但急速的呼吸已说出他的紧张。‘’这……项链你是哪里得来的?”
  他装作不经意的提起。
  “你想要这项链?这项链自小便跟着我的。”  如果要送这项链给梁青行,她还真的舍不得;可……
  她想为逸风做一点事。
  “是你的?”他的眼光更加炽热。
  “我也不知道。自我有记忆以来,我身上已挂着这条项链。不过这条项链的金牌上面写着什么‘子’、什么‘老’的,而我又不老,所以它真正的主人可能不是我。”
  “这金牌上写着的是‘与子偕老’,完整的句子应该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情人间期望能够白首偕老的祝愿。这条项链是一位王爷送给他的王妃的定情信物,后来那王妃生了两个孩子,便替大孩子挂上刻有‘执子之手’的链子,小女儿则挂上‘与子偕老’的项链。”栾青行感慨的说。
  “哇!你好厉害,连这件事都知道。”青薰毫不吝啬的称赞。
  “我会知道是因为那王爷、王妃正是我的爹娘。
  而你手上的链子应该是属于我的亲妹妹的。”
  “亲妹妹?”
  “我的亲妹在不足两岁的时候,便被人掳走了,自此下落不明。掳走她的人正是爹的红粉知己。她因为怨恨我爹不肯让她入门,就狠心掳走了我的亲妹。我娘亦因为如此而不肯原谅我爹,即使我爹早已后悔莫及,并洗心革面,不再风流成性……我从小时候就誓言一定要找回我的妹妹。”而他似乎终于找到了!
  “链子既然在我身上,那我可能可以帮你找回妹妹。你不用灰心!”青薰豪气的拍拍栾青行,热心的毛遂自荐,完全没想到自己可能正是那“目标人物”。
  ‘你先回答我,你的闺名是什么?今年多少岁?
  身上有什么胎痣之类的特征?被人抛弃时又是穿什么衣服?”
  “我叫栾青薰,今年十八岁,身上有很多胎痣。
  至于我被人抛弃时穿着的衣服,我已经忘光光了。”
  青薰仿佛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她甚至没有怀疑青行问话的动机。
  “你的足底有三粒成连环状的黑痣对不对?你的右膝还有一大块胎记。”青行因为兴奋而语气异常急促——他怎能不兴奋?这是他盼了十几年的事情!
  “哇、哇、哇!你真是神机妙算!”
  青行深深的、深深的吸一口气,双手扶住她的肩膊,“我想,我以往一直找错方向了。我以为妹妹会长得跟娘一模一样,他之前还错认妹妹呢!“但事实上,她非常像我爹。而你——就像我柔化了的爹,我妹就是——你!”
  青薰的脑子随即糊成一团,但她还未来得及反应,已被一双熟悉的手臂搂了过去。
  “死青行,你这好色的家伙!”逸风凶狠的瞪栾青行一眼。
  “死逸风,你别乱吃醋,我想——我很快会成为你的大舅子了!”
  处在呆滞状态的青薰只捉得及“吃醋”两个字,内心一阵陶陶然。但当她忆及青行刚才的话,她幸福的笑容就此凝住——
  她……居然是一名郡主?
  ☆www.4yt.net☆ ☆www.4yt.net☆ ☆www.4yt.net☆
  青意性格乐观,虽然自小的生活不算顺遂,可她也挺过来了,而上苍便回以她一份“惊喜”,让她由丫环一跃变成郡主。在众人的眼中,她算是否极泰来了。
  然而对她本人来说,这哪是否极泰来?
  原本她在剑凤山庄生活的优哉游哉,可青行——她平空出现的哥哥——一句她是他妹妹,众人便笑吟吟的送走了她,丝毫没有留她的意思。
  而她来到江南栾王府之后,就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呃,这样说是有点夸张,但她的生活自此只有走路,摔倒,走路,摔倒,再走路,再摔倒……
  为什么她会不停的在走路?据服侍她的婢女所说,她必须学习当一个轻移莲步、三步一停、笑不露齿的大家闺秀,所以她们在她的双足间系了一条白缎,要她重新学习如何走路。
  但瞧她脸上青青紫紫的,就知道她分明不是当大家闺秀的料子!而她那大哥忙着迎接远游的爹娘回府,根本没空理她。
  唉,要是逸风看见她这样子,他定会一面笑她好丑,一面又温柔的替她上药。
  不知道他有没有挂念她?
  “老王爷、王妃回府!”声声呼唤如层层浪潮般涌向她居住的院子。
  “拜见老王爷、王妃!”房间内的奴仆动作划一的行礼,青薰则是缓几拍的双膝一脆。
  “郡主不用下跪,你只要躬身行礼。”靠在她身旁的婢女紧张地提醒。
  “哦。”青薰想站起身,但她眼前已站了一个人。
  她先看见一双华丽精美的皮靴子,接着是淡绿色的宫装罗裙,以及一张如莲萼的面孔。
  而美妇人旁边,立着一位憔悴的中年男人。
  “你……是我的小青薰吗?”
  那是……她娘!青薰的心湖一阵激荡,几乎热泪盈眶。她从未仔细想象过娘亲的模样,但就算是想象也不及娘亲真实的美丽。
  “我说错话了,你现在已经不小……我听青行说,你下个月就要嫁人?”老王妃又哭又笑的。“娘让你受苦了。”
  “不,不苦。”青薰摇头,不敢替娘亲揩去泪水。
  娘亲对她而言仍是陌生人一个,太亲妮的行为会让她感觉别扭。“我在柳府工作的时候,只要我磨完面粉、抹净厨具、烧好饭菜,其余时间都是很自由的。”
  “娘对不起你……”老王妃哭得更厉害了。“有没有人欺负你?”
  “没有。”她又摇摇头,“除了偶尔会被王大婶罚没饭吃,被其他婢女冤枉……”
  “哇……”老王妃哭得不能成言。
  老王爷冲动的上前想轻拍她以示安慰,谁料老王妃却避了开去。看来老王妃似乎真的怨他哩。
  “青薰,齐逸风对你好吗?”老王爷怕女儿再说下去,妻子就要昏厥了。
  “嗯,他对我很好。”她甜甜一笑。
  “娘这就放心了。”老王妃破涕为笑。
  这时候,青薰身旁的侍女又出声了,“郡主,你快搀扶老王妃到桌边坐下。”
  “哦。”青薰甫走前几步,便因为脚步太大而绊倒缎带,向娘亲倒去!
  “娘——”许是血浓于水,在危急关头,一声娘便自然而然的唤了出来。
  老王妃随之向后倒,幸好老王爷及时接住了她。
  “既然女儿已找回,你是否可以原谅我了?”老王爷以微颤的手扶着爱妻,鼓起莫大勇气问。
  “我——”老王妃也没料到丈夫会说出这句话,容颜倏地红霞满布。
  单看两人紧紧纠缠的视线,就已经说明——
  结局是美好的!
  ☆www.4yt.net☆ ☆www.4yt.net☆ ☆www.4yt.net☆
  女儿失而复得,令老王爷和老王妃惊喜不已,对青薰自然是好得没话说,似乎想把过去十六年的爱都补回来。他们甚至私心的想过多留女儿几年。
  然而,无论他们多么舍不得女儿出嫁,青薰和逸风的婚期还是来临了。
  “青薰,你若受了什么委屈,千万别哑忍,回来告诉娘,让娘替你做主。”老王妃爱怜的替青薰整理好嫁裳。
  想起女儿身上的嫁衣,一声轻笑便不由得轻逸。
  话说绣风坊的掌柜亲自南下替未来少夫人量身时,居然目瞪口呆的愣住了整整一刻钟。他们细问之下,方晓得女儿曾经到绣风坊捣乱呢。
  “娘,逸风不会让我受委屈的。”青薰赶紧帮逸风撇清。她说话的同时还不停的东张西望,惟恐有任何意外出现,更怕自己会像青萝小姐无端被“某种重物”压昏过去。
  然后,紧张兮兮的青薰便在父母的挥泪送别下,风风光光的嫁进了剑风山庄。
  ☆www.4yt.net☆ ☆www.4yt.net☆ ☆www.4yt.net☆
  仿佛是受老天的眷顾,青薰的出嫁过程十分顺利,非但出嫁队伍如期抵达剑风山庄,甚至诸多礼节,青嚣都意料之外地顺利完成。
  “呼!”一身凤冠霞帔的青薰悄悄吁了口气。现在她只要接受众人的祝贺,就可以入新房了——
  “你们以后要相亲相爱、恩爱到老。”是齐老夫人的声音。
  “祝哥和嫂嫂百年好合。”是采风的声音。
  “恭祝你们早生贵子。”是总管大人的声音。
  “哥和嫂嫂一定会幸福的!”是光儿的声音。“你们是天生一对、天作之合、天造地设、天缘凑合。
  天赐恩缘……呢……天……天妒人怨!”
  热闹的大厅顿时鸦雀无声。
  幸好齐老庄主和夫人随即打围场,大厅才又再次热闹起来。
  不过当日的小插曲不只这一桩——
  “逸风,我们不是应该留在房中吗?半夜出来不太好吧?”青薰气喘吁吁的追着逸风问。
  “小娘子,你不知道你哥有多恶劣。虽然他常常用一张无邪的脸骗人,但他最喜欢恶作剧,他一定会闹洞房的。”逸风全然忘了自己也常作弄人。
  “不会呀!我哥不就在这——咦,青萝小姐也在?”
  ‘峨?”有趣,有趣。那个不时讽刺他漠视朋友道义的人,竟然与柳青萝这“朋友妻”走在一起?
  “逸风,偷听不太好耶。”
  “嘘——”
  在花好月圆下,栾青行和柳青萝在一棵树下,默默的对视。
  “你真正的身份是中书令柳自廉的女儿?”首先打破沉默的是栾青行。
  “对”
  “该死!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我要是早知道你的身份,就不会误以为你是我妹!你长得这么像我娘!”
  “我有苦衷——我那时候是瞒着爹离家出走的,我不想泄漏身份,让我爹逮回去。而且你也没有跟我说过你是栾王爷。”
  “你是因为我没有说明身份,就丢下受重伤的我而独自离去?!”栾青行的俊容再也不是无邪而带着阳光,只见他怒容满面的强吻住柳青萝——
  哥和青萝小姐?
  一只手突地遮住了青薰的双眼。
  “逸风,你做什么?”
  ‘“小娘子,你没有听过‘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吗?”
  “那你刚刚又偷听?还有,你……现在……哎,‘非礼勿动’呀……”青薰困难的反驳。
  呵,想不到他的呆娘子也会反驳他?
  可春宵一刻值千金,哪还管什么君子不君子!
  雪渐渐地融化了,似乎正羞于看见两对有情人的亲热举动。
  一场意外的相遇,终于变成永恒……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