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黑白猜 第十章
  好累。
  褚月柔觉得自己从没有这么累过,全身如铅块般沉重,只想一直沉睡下去,可是耳边一直有人在对她说话,让她听不清楚也无法忽视。
  到底是谁在说话?
  无法休息,她只好集中精神,试着听清楚那人在说什么。
  月柔,我爱你。
  穆烈煌的声音好似穿透薄雾,传入她的脑中。
  他在说他爱她吗?
  不——他怎么可能会说出这句话。她在心里反驳着,耳边却一直听到他喃喃不绝的声音。
  月柔,我不想跟你分开……
  他在说什么?为什么他到现在才开口?在她伤心了许久之后。
  可是他的话一波波地像潮水般,冲刷她的心房,手心传来的温热触感,更令她心头一酸,眼泪不禁潸然落下。

  他们还可以回到过去吗?
  “月柔?!”
  专注地吐露心声的穆烈煌,突然感觉到她手指若有似无的轻颤,赶紧抬头看,只见她的双眸仍然紧闭,眼角有着泪滴滑过的痕迹。
  “月柔——”他轻声叫道,视线不敢移开她的脸,心里紧张起来,生怕是自己的错觉。
  就在他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她的口里突然发出呓语。
  “月柔?”他轻摇她的肩。
  “嗯——”她再度发出声音,眼睫也在微微颤动,这会儿,他真的确定她醒了。
  “月柔,快点醒过来——”
  听见他不停的呼唤,她的眼皮开始慢慢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模糊的脸。
  “月柔——”
  “烈煌……”她的声音沙哑,眼睛不停的眨着,终于看清楚眼前的一切,真的是他在她耳边说话。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穆烈煌在心里松了口气,脸上浮现分手后第一个笑容。
  “你的脸怎么了?”她注意到他脸颊上有大块瘀青、未刮的胡渣,如此的不修边幅,她还是第一次看见。
  “没什么。”他摇摇头。
  “唔——痛。”她试着转动头部,一阵刺痛跟着蹿入神经。
  “别乱动。”他连忙阻止她。“记得吗?你出车祸了。”
  “我——”听他一讲,她的脑中跟着浮现一些画面,她记得在跟刘蕙兰吵架,然后看到……穆烈煌从餐厅出来……再来就是她被推出去……
  “怎么了?是那里不舒服吗?”穆烈煌注意到她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
  “你走开!”她想说的坚决,却因为身体不适而气虚。
  “月柔?”方才不是还好好的?穆烈煌不解她的态度为什么转变这么快。
  “你走开!我不想看到你!”想到他可以这么快就跟别的女人约会。她的眼眶跟着红起来。
  “我不走,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伸手抚上她的额。
  “别碰我!”好痛!别过脸去,疼痛马上让她整张脸皱成一团。
  “月柔——”她抗拒的动作,让他缩手起来。
  “你不要说话!你走开!去找你的刘蕙兰!我不想看到你!”强烈的刺痛让她不能转身,只能闭上眼睛。
  “什么意思?”什么叫他的刘蕙兰?他皱起眉头。
  “就是话里的意思!”
  “把话说清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怎么会扯到刘蕙兰?
  “没什么好说的!我们早就不是情人了,不是吗?”想到分手的难过,她的心又开始揪疼起来。
  “谁说的,对我来说,那日我的离开只是想抚平你的情绪,不代表其他意义。”他的语气坚决。
  “你走开。”再不走,她快克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我不走,除非你把事情解释清楚。你为什么会讲到刘蕙兰?”难道除了他的沉默让她不满外,还有他不知道的事?
  “怎么?不能讲你的新任女友吗?”她忿忿不平的说道。
  “谁说她是我的新女友了?”是谁造的谣?他的眉头紧紧皱起。
  “别说你不承认。”生气让她反而不想哭了。
  “我要承认什么?我跟她怎么会扯在一起?”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天啊!原来你除了装酷以外,还是个说谎的大骗子!”若不是全身都有伤,褚月柔真想甩他一巴掌。
  “我说谎?”他的眉头皱个死紧,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
  “对!你是个大骗子,车祸那天,你不是跟刘蕙兰一块约会吃饭?她还趾高气昂的来跟我炫耀你们的关系呢!”她越说越大声,之前的虚弱跟沙哑完全不见了。
  “所以你才会跟她起冲突,然后她气得失手推你出去?”一切终于真相大白。
  “对,你女朋友的脾气不佳,所以害我被车撞,现在我正考虑要不要告她谋杀!”她气的口不择言。
  “听着!月柔,”穆烈煌忍住吼人的冲动说道:“那天,我不是单独跟刘蕙兰吃饭,而是跟客户应酬,她的父亲也在,而你居然只凭一面之辞就断定我变心,你到底在想什么?
  难道你忘了,我自始至终对刘蕙兰一点兴趣都没有,又怎么会和你暂时分开后,就马上跟她在一起!”他绝对不脱口分手两字。
  “呃——”褚月柔被他的一长串解释给吓呆了,这是他第一次说出这么长的一段话。
  “你不要说话!”以前都是她在说,现在摸他了。“月柔,我知道我让你没有安全感,所以你才会轻易地相信刘蕙兰的话,这点我不怪你,但说我是骗子,这我不能接受,我们认识这么久,我何时骗过你了?”
  “我——”是啊!他的确没对她说谎过,而刘蕙兰那不怀好意的嘴脸,现在想来根本就是故意找碴,而她竟然就这么坏坏的相信了,还抓狂的出言攻击她。天啊,她刚刚到底骂了他什么啦?一股羞愧的情绪攫住褚月柔。
  “上回你跟我说话时,我的脑中一片混乱,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伤你如此深,所以只说声抱歉就离开,可是月柔,我要告诉你,我的心一直有你在。”他拉着她的手放到胸口。
  “你——”他的告白令她说不出话来,心湖激起极大的波澜。
  “你感觉到了吗?他在为你跳动,我知道过去是我太沉默,才会让你失望的想分开,可是以后不会了,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抱怨了,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他的眼瞳盛满柔情。
  “穆哥哥——”她开口叫道,眼前又模糊起来。
  曾经她的心暗暗期望他会主动要求复合,没想到老天真的听到她的祈求了。
  “月柔,我爱你。”听到这声叫喊,穆烈煌知道她回到他身边了,内心激动不已。
  “穆哥哥——”这声叫唤让她的泪夺眶而出,只不过这次是喜悦的眼泪。“我也爱你。”
  “月柔……”他低头吻住她的唇,将全部的热情倾注在她的唇,吸吮那渴望以久的甘霖。
  “你在干什么!”
  一声暴吼,让他俩吓得分开。
  “爸!”居然被最亲的人抓到和男友亲热,褚月柔的脸涨个通红。
  “你你你,姓穆的,你还不放开我女儿!”虽说老婆近来一直告诉他,穆烈煌的人品不错,对女儿也很体贴,但亲眼看见女儿被轻薄的画面,褚父的内心仍受到很大的冲击。
  “老头子,你叫这么大声干吗!”跟在褚父身后的褚母也被他的声音吓到,抬头定睛一看,立刻推开他走到床边念道:“月柔,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妈差点被你吓死了!”
  “妈,对不起,让你跟爸担心了。”褚月柔喃喃地道歉。
  “你醒多久了?医生有没有来过?感觉怎么样?”
  “妈,我现在才刚醒过来,别急着用问题炮轰人家嘛,至于现在感觉,就像被一辆车辗过一样。”重拾感情让褚月柔很开心,连带的也有心情说笑了。
  “你哦!就生张嘴会顶我而已!也不看看我为你白了多少头发。”见女儿平安无碍的醒来,褚母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
  “好啦!好啦!人家出院时再多买几瓶染发剂给你嘛!”她撒娇道。
  “你就会说而已。”
  “月柔!”不甘被冷落的褚父也靠到床边叫着,还不忘将穆烈煌挤开。
  “伯父、伯母,我去请医生过来看看好了。”想他们一家子一定有很多话要说,穆烈煌很识相的说完便离开。
  “爸,你干吗啦!”抓到他的小动作,褚月柔不依的抗议。
  “我怎样?我又没做什么!”褚父耸耸肩,毫不在乎的说道。
  “老头子,你干吗还跟个小孩一样,爱玩小把戏。”褚母忍不住念道。吱!亏她刚刚还一直开导,结果一见到人马上破功。
  “我哪有!”他才不承认。
  “老头子,反正我刚刚的话都说了,我是很喜欢烈煌当我的女婿,你要是不爱,就干脆闭嘴,别在后面扯我后腿,要是把人吓跑了,我就惟你是问。”褚母严正警告。
  “老婆,你不觉得现在讲这些太快了吗?也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娶我们女儿,你一个人在这里讲得高兴有什么用!”他忍不住泼她冷水。
  “哼!你又知道烈煌不想娶月柔了,难道你是木头吗?有哪个男人愿意不还手的让你儿子揍,还让你骂不怕的天天来照顾月柔的。”褚母可是非常笃定。
  “好啊!反正你都觉得他一定会娶女儿了,那干吗还听泛我吓跑他。”褚父回嘴道。
  “爸——妈——”
  听他们一来一往的斗嘴,褚月柔的头开始痛起来。这对夫妻年纪越大怎么越像小孩子,为了一点小事斗起来?现在居然达她的终身大事也在斗?而且八字都还没一撇咧。
  不过他们斗来斗去,倒是让她知道,为什么穆烈煌脸上会有大片瘀青了。
  “老头子,反正我是决定要烈煌当我的女婿,你最好不要反对。”褚母说的正兴上,根本没听到女儿的声音。
  “为什么我不能反对?女儿又不是你一个人的。”褚父冷哼道,就是不觉得他哪里好,可以让老婆称赞成这样。
  “爸——妈——你们可以暂停一下吗?”褚月柔再次出声想劝说。
  “月柔,你不要讲话,我今天要问清楚,烈煌到底是哪点不好?让你爸一直反对。”这话是说给褚父听的。
  “他又有哪点好,让你对他赞不绝口了?”褚父反问。
  “你没看他对女儿尽心尽力的样子吗?光这点,我就百分之百赞成他们结婚了。”褚母搞不懂自己老公为什么老跟她唱反调。
  “谁知道他是不是摆个样子给我们看的。”褚父仍嘴硬的反驳。
  “你在想什么啊!如果不是因饥爱,有哪个男人会无聊到花心思不眠不休的照顾月柔的?当人家每天吃饱没事干啊!”真是老番颠,说穿了还不是因为舍不得女儿嫁人!褚母很火大的说道。
  天啊!他们简直越吵越离谱了!褚月柔看得头痛不已,偏偏穆烈煌去找医生找到现在还没回来。
  算了,随他们去吧!她眼睛一闭,达自休息去,反正她的穆哥哥又回到她身边了,嘻——
  ***  www..cn转载制作  ***    ***
  幸好伤得不严重,又是自己先意毛人家,所以褚月柔并没有对刘蕙兰提出告诉,倒是穆烈煌坚持离职,不论刘文华开出多少条件,他还是在褚月柔出院后便离职,到另一家更有规模的软体公司一班。
  而褚月柔出院后一个月,真的觉得自己的生活是超级惬意,没有被抓回家住,反而是在母亲的授意下,搬去跟穆烈煌住。
  这点倒是让她吃惊,母亲的作风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以前要搬出去住都要三求四请才上月答应,现在居然是主动要求穆烈煌照顾她,就因为她很想要他当女婿吗?有点怪,但她一点也不反对母亲的决定。
  再来是穆烈煌的改变,跟以前比起来真的有好大的不同,他现在不但话比较多,更会主动告诉她一些内心话,光是这点就让她心喜万分,更不用提他的动作变得有多体贴、多温柔,待她简直如珍宝。
  而她也恢复懒人生活,不用陪他去上班,偶尔去大学上几堂课,剩下来的时间,她不是上网找丫珍他们聊天,就是在玩他带回来的网路游戏。
  话虽如此,她还是觉得心在浮动,好像这一切变得太好,好到令人不敢置信,有时她会想这是真的吗?会不会只是一场梦?梦醒了什么都没有。
  “月柔,这不是梦,我是真实的。”她又在胡思乱想了。拥着她的穆烈煌低头亲吻她的鼻尖道。“嗄?”她回过神来,才知道她在无意间把想法脱口而出,登时红了脸颊。
  “大白天你就在神游,把我搁在一边对吗?”他轻捏她的鼻尖。
  “对不起嘛!人家不是故意的啦!”自己被抓包。她吐吐小舌,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真是太闲了,我看找点事情让你忙好了。”他看向墙上的时钟开口道。
  时间差不多了。
  “什么事?要来玩亲亲啊?”她自然的接口道,这是她近来培养出来的兴趣,在他身上种草莓,尤其爱种在脖子上,就是想让所有人知道,他是她的,其他女人别来觊觎,呵呵呵——
  “要玩亲亲可以,晚点让你玩个够。”一看她笑得像得到大奖般的得意,穆烈煌就觉好笑,在他身上弄出印记来,真有这么好玩吗?
  “那不然要干吗?”乐趣被阻挡,她嘟着嘴问道。
  “走吧!我带你去几个地方。”他笑得神秘。
  “去哪咩?”好奇心被挑起,她忙不迭的追问。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不理褚月柔的追问,他脸上使终保持着神秘笑容,这让她的好奇心更旺。
  唔——他到底要去哪里?
  ***  www..cn转载制作  ***    ***
  莫名其妙被带到一间服饰店,褚月柔就被拉去换衣服、化妆、仿造型,而穆烈煌也换上正式的西装,脸上仍是挂着笑容不答话,这让她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
  车子行驶的方向好熟,随着四周的景物越来越熟悉,她几乎可以肯定……
  “穆哥哥,你不会是要到我家吧?”她惊疑地转头看他。
  “下车吧!我们到了。”在他发出笑声时,车子已经停在她家门口。
  “等一下!你带我回家干吗要穿的这么隆重?”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可是她仍被蒙在鼓里。她拉着他的衣袖道。
  “你进去就知道啦!”这可是他计划了很久的惊喜。他的眼中洋溢着奇异的光芒。
  “穆哥哥——”问不出答案,让她很闷,却也莫可奈何,乖乖的随他下车,跟着地踏进家门。
  “Surprise!”
  “月柔,恭喜、恭喜!”
  就在她进门的一刻,所有人的声音全一涌而上,纸花、彩带向她洒来,令她怀在当场。
  现在是什么情况?
  “烈煌,你们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会来不及呢!”褚母兴奋的说道。
  她是一早就在梳妆打扮、引颈期盼,等了这么久,终于让她把惟一的女儿嫁出去,虽然只是订婚,但足以了却她的心愿。
  “快快快!吉时差不多了,我们快点进行仪式吧!”被邀来当订婚的伴娘——华珍得负起提醒的责任。
  “说得也是,我们开始进行吧!”褚母牵着褚月柔的手,示意所有人就定位。
  丫珍、小小、克蟑、大哥、大嫂?所有她认识的朋友,还有一些只在喜宴场合会见到的叔伯阿姨全出现了,这阵仗……该不会是她的订婚仪式吧?
  等一下!为什么今天的订婚,她完全处在状况外?中间漏掉了什么?
  “慢着!等一下!”褚月柔挣脱母亲的手说道。“谁来告诉我,现在是什么状况?”
  “月柔,你傻了吗?今天你要订婚啊!”褚母觉得她的问题很奇怪。
  “那话什么没人通知我?”她回头瞪着穆烈煌。
  “因为要给你一个惊喜。”她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期内,为了这天,他准备筹画了很久,还不能让她发现。
  “惊喜?我看是惊吓吧!”她一脸的不可思议。
  “反正现在不管你是惊喜还是惊吓,先举行完订婚仪式再说。”褚母等不及的插话道。
  “我不要。”她拉下脸来。什么嘛!完全都不经过她的同意,就被大家赶鸭子上架,她才不要!“月柔,你非得在这节骨眼上跟我闹脾气吗?”也不想想大家为了她的事忙多久。褚母出言警告。
  “没关系,月柔,你要是不想订婚,爸爸支持你。”终于逮到反对机会的褚父,急忙开口道。
  “老头子,你在说什么浑话!”褚母回头瞪他。
  “妈,你先别生气,交给我就好。”穆烈煌出言将焦点转回褚月柔身上。“月柔,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想订婚?难道你不想嫁给我吗?”
  “没有。”她闷闷的答道。
  “那你怎么了?”
  “你又没有跟我求婚,我为什么要嫁……”她说话的声音很小,几乎是含在口里。
  “什么?你再说一次。”他听不清楚。
  “你啦!你又没有跟我求婚,就要我莫名其妙的订婚,我不要啦!”她不依地跺脚,几乎是用吼的。
  这一说完,全场哗然,只有穆烈煌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很平静的开口。
  “谁说我没有跟你求婚?”
  “你乱讲,我怎么不记得你有跟我求婚过?”记忆中的确没有。褚月柔很肯定的说道。
  “有,就在一个月前,你刚出院的那天晚上,我们做……”
  “慢着!”褚月柔越听越惊,连忙伸手指住他的嘴巴。天啊!他有必要详述他们做爱做的事吗?“怎么了?”他拿开她的手,挑盾问。
  “你在讲什么?”她拉下他的肩膀压低声音问。
  “你不是要知道我什么时候求婚的?”他忍住笑意学着她的语气说话。
  “那你扯到我们那天晚上干吗?”想到当时两人热情如火的接触,她的脸跟着浮上红晕。
  “你忘啦?那晚我们在临睡前,我曾问过你,愿不愿嫁给我,你也答应啦!”他摆出非常受伤的脸色。
  “有吗?”那时候她早就累得昏昏欲睡,怎么还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话?褚月柔则是一脸茫然。“你真的答应了,而且我也有问先订婚好吗?你也答应啦!”他再补上一句。
  “呃——”她真的讲过吗?
  “难道你想反悔?”他故意放大声音问。
  “没有啦!没有啦!”承接到所有人的目光,尤甚是母亲的盯视,她连忙否认。
  “那就对了,现在误会解开,那订婚仪式也可以开始了。”褚母一听完,马上大声宣布。
  接着她就在众人的簇拥下,和穆烈煌举行了订婚仪式,成了他的未婚妻,可是她的心里还是很闷。
  她真的有答应吗?
  至于穆烈煌的脸上则使终挂着得意的笑容。
  到底他有没有求婚呢?只有他自己知道,但重点是,他爱她,愿意一生一世守护她。
  编注:欲知褚日阳与冷攸灵之情事,请翻阅魔镜系列《恋爱法则系列》二十之一“爱情捉迷藏”。敬请期待《恋爱法则系列》三之三“爱情大风吹”。
  —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