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洁的黑心律师II 尾声
  一个春日的午后,白天朗无意间打开了一个抽屉。
  那是书房桌子最底层的抽屉,上面往日都带着锁,但今天,似乎是主人的疏忽,忘了上锁。
  带着一种紧张的窃密心情,他拉开抽屉。
  出乎意料的,里面只有两样东西。
  一盒海蓝色的录音带和一本相簿。
  白天朗对那盒录音带比较有兴趣,因为它的颜色。
  只要看到这种颜色,心情都会莫名的温柔起来,因为那是泽昀最喜欢的颜色。
  所以,他首先打开了录音带,放进录音机,卡带嘶嘶的转动起来。
  很快,一个声音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
  「天朗,用这种方式和你讲话很奇怪。」
  白天朗急忙按下停止键,因为他被吓了一大跳,那是泽昀的声音!

  稍稍平静心神,他又按下了Play。
  「今天晚上没有听我说,你知道我有多失望。也许不仅仅是失望……」声音忽然停了下来,他好像听到一声轻微的叹息。
  莫名的,心一揪。
  「你不知道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对你说那些话,我想,自己没有再一次的勇气对你说出那些往事,说出那些事实了。可惜,你并不要听。
  「我知道过了今晚,我再无法说第二遍,所以把想要对你说的话,用这个录下来,也许你永远也听不到,就算说给我自己听吧。
  「你今天拿着那些照片质问我的时候,我心里最大的是恐惧。真的,非常害怕。因为你问起了我监狱的事,你在意的也许并非梓浩,而是我隐瞒你的监狱往事。
  「以前,你对我说过不会逼迫我,我那时相信了你,真的傻傻的以为可以一辈子不说,我们也能过得很好,但仅仅是半年,我们便因此产生了矛盾,我又害怕又失望,这是当时心里最大的感觉。
  「我知道,你对我为什么会坐牢一直心存疑问。」到了这里,泽昀的声音又顿了一下。
  白天朗已经听得惊疑不定,泽昀这样说话太莫名其妙。他失去了记忆,一定有很多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他迫切的渴望听下去。
  录音带的声音终于又响起来,彷佛是经过了一段思索。
  「白天朗,会坐牢是因为你。这句话,本来我决意到死也不对你说的,因为这件事,会是我们之间的隔阂,我不敢想,你知道了真相会怎样想我。
  「也许你会怨我,不该这样自己去坐牢,让一无所知的你因为事实而陷入痛苦。这样竟成了自私,但当时,我真的别无选择。所以,天朗,我不敢让你知道真相,也许你会痛苦,怜惜我,或是怨我,也许……有太多的也许,每一个都不是我想经历的。所以,尽管你多次试探询问,我始终缄口不言,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我打算,这是我到死的秘密,一个人的秘密。
  「而监狱,那个地方,当然不会有什么美丽的回忆。我经常作恶梦,每次都被你唤醒,幸而醒来有你,但我都没对你说,梦境就是监狱,恶梦不是恶梦,而是事实。
  「照片上的程梓浩,是我在监狱唯一的朋友。如果我告诉你,在监狱,我差一点被人强暴,是梓浩救了我;我差一点病死,也是梓浩救了我,你能不能接受?在监狱,我所能回忆的,就只有这些痛苦,所以,我永远也不想提起它们。心脏痛得快要死掉的时候,我念着你的名字,希望能见到你,我告诉自己要活着,活着就能再见到你……
  「我活着出了监狱,想报答的人就是梓浩。所以,当梓浩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我把酒吧抵押贷款,梓浩就像我的兄弟,而你,是我爱的人。」泽昀喘了口气。
  「酒吧办理抵押的时候,我心里也有过犹豫。那天早上,你问我有多爱你?这让我意识到,我们之间还有的距离。原来。你竟感觉不到我的爱,那种失望痛苦的情绪,让我变得不安,所以抵押酒吧时,我很担心,怕你误会我。
  「一直想找机会对你说,然而还是迟了,没想到,真相以我最最不愿的方式、暴露在你的面前。」他痛苦的叹息。
  「天朗,我说过,我不相信承诺,是因为不敢。这半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是我生命里最快乐的日子,我已经变得越来越依赖你,也许你并没发现,但我发现了这点,然后开始变得不安。
  「太过依赖,不能没有你,这样不行,我一直对自己这么说,因为我害怕还有改变的一天,就像那天早上你问我,爱你是不是如你爱我这般。」
  白天朗尽管失去记忆,但这样赤裸裸的坦白还是让他很心疼。原来他曾经在不经意间伤害了他最亲密的人,是吗?
  「我在害怕,天朗,真的很害怕,怕你知道以前的事,知道监狱的事,我怕你会有变化,甚至不再那么爱我。
  「我知道,自己已经承受不了,承受不了你不爱我。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真比死亡还可怕。
  「今天,你这样直截了当的拒绝了我的交心,我居然不是生气,而只是害怕,害怕你是不是已不那么爱我?所以不需要我解释,是不是已经不在乎我?」
  男声自嘲的笑了起来,听在白天朗耳里,只觉万分苦涩。「这样的泽昀,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居然,没有办法在你面前大声说话,表达自己的不快,真的,居然……已经没有办法了。
  「我太在乎你了,天朗,在乎你的一切,在乎得像没有了自己。
  「如果,我们能一直相爱到老,那么,变成你的又有何妨?很久以前,我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到此,泽昀的声音停了很久,久到白天朗以为带子已经播完,才听见熟悉的声音不甚确定的飘进耳中。
  「天朗,你会一直爱我到老吗?
  「我,会一直爱你,到老,到死……」
  录音带到此已经没有声音,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嘶嘶转动的声响。
  白天朗的脸颊不知何时已布满泪痕。
  脑海里,似乎烧起了一团火焰,许许多多的影像如海啸般呼啸着挣扎着汹涌了过来,混乱成一片,让他几欲昏厥……
  而那影像中,唯一清晰的,便是一个人的脸孔。
  那是泽昀,他看得很清楚,泽昀。
  「我不想等到誓言破灭的那天,那种孤零零的感觉可以毁灭一切。我其实很脆弱,连我的灵魂都是破碎的,也许你觉得我的外表很美,但若相处久了,我很怕,怕你看到我残破不堪的灵魂,怕你再也无法忍受我的古怪,怕你终有嫌弃我的一天……所以,我想,我没办法向你承诺永远。」
  「但我有要你承诺永远吗?有吗?泽昀!
  「昀,我爱你,很爱很爱你,你感觉得到吗?
  「你呢,你爱我吗?我一直想知道,你爱我有没有我爱你那么深,有吗?
  「你什么事都不和我说!监狱里的,以前的,这个男人是谁,酒吧又为什么要抵押?这里的每件事,有哪样你是对我说过的?我对你而言是什么?难道不是你最重要的人吗?!难道不是可以商量的人吗?!你怎么还是……」
  「不要,我不要那么辛苦,不想那么辛苦,那么一点一点的度过。白天朗,我们分手吧!分手!」
  「泽昀!我不会分手,你听清楚?!不会分手!就算要死,我也不会放手!」
  记忆之门一旦打开,就像潮水般向他扑涌过来,几乎要将他淹灭。
  他颤抖的双手急急地翻开了相簿。
  一张泛黄的照片,映入眼帘。
  两个人抱在一起,山风吹乱了他们的头发。忽然看到那么年轻的自己和泽昀,他只有怔然。
  这照片一定是被偷偷拍下的,自己的脸侧着,根本没有看向镜头,而他那样望着自己,好幸福的眼神。
  青春飞扬的岁月里,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啊!那时候的他,比现在更漂亮,那是一种清新且不食人间烟火的美,眼里也没有沉淀的沧桑和创伤,那么干净那么清澈的眼睛,这双眼,因为自己,蒙上了多少的悲伤和苦痛?
  翻过一页,眼泪就这样莫名地流下来,那是一张自己睡着模样的照片。
  眉宇间已经成熟了很多,大概正作着美梦,脸颊的酒窝有些微微的凹陷,安静又温暖的气息浓浓的扑散出来,他都可以感觉自己当时的安适和快乐。
  翻动照片,他在背面发现泽昀飘逸的字迹。
  酒窝的天朗,连作梦都会傻笑的家伙,摄于相识七周年清晨。
  白天朗的视线全都模糊了,朦胧的光影里,似乎只剩下泽昀的身影。
  那个午后,白天朗抱着相簿,静静坐在花园。
  空气中飘散着清甜的香味,栀子花开了。
  ***
  泽昀正做着白天朗最爱吃的料理,目前的生活他已经很满足。
  就算他全都想不起来,就算他们正在摸索着相处,这都不要紧,重要的是,天朗还活着,还这样活生生的在他身边!
  他已经学会了感恩,学会了珍惜。在天朗被救活的那刻,他终于明白,只要他不死,只要他幸福,那么,其它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后来他醒了,但他忘了,忘了所有,也忘了他。
  虽然很痛,但毕竟他是活着的!哪怕是失去爱情,但他还是活生生的!
  原本他以为自己的爱情会永远消失,但,他真的很幸运,即便是失忆的天朗,仍然心里有他,仍然愿意接受他。
  所以,够了,真的都够了。
  他只要这样在天朗身边,就很幸福,不论他是否用过去一样的爱来爱自己,真的都不要紧。
  他带着一颗感恩的心这样想着,身后忽然传来了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回头,看到自己的爱人站在那里,像往常一样。
  只是,他的眼神仿佛有些不同。
  闪亮深邃的,包含了他不知道的东西,太多太多……
  然后,他看见他朝自己张开了双臂,俊朗的脸上,扬起熟悉的酒窝,亲切性感。
  「昀,还不过来吗?」他朝他喊。
  听到这声呼喊,泽昀手上的碗碟就那样跌碎在地,可他全无所觉,只是痴痴、痴痴的望他。
  温热的泪流了下来,模糊视线,这来不及看清他的样子,就被大力搂进那个炽热的怀抱。
  熟悉的陌生,陌生的熟悉,那久违的怀抱,温暖炽热,燃烧到他那颗深藏的心,将他深深又轻轻的唤醒。
  「天朗!天朗!」泽昀紧紧地回拥他,颤抖的,破碎的,缝合的,喜悦与悲伤,一起迸发。
  「昀,我的昀,我回来了,回来了!」仿佛要将他融进骨血那般,紧紧的,紧紧的拥着他,「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
  泽昀听见他低沉的声音,仿佛来自天堂的声音。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白天朗无数遍的呢喃,错过了太久,失去了太多,只有这一句话,可以表达自己的所有。
  炽热的大掌轻轻解开泽昀胸前的衣扣,一条银色的细炼忽地在阳光下闪现。
  在那条项链上挂着两枚戒指,银白的光泽跃动闪耀,那么美丽又那么亮眼,惹得白天朗的眼泪再度模糊了双眼。
  他颤抖的手十分小心地摘下那挂在爱人颈项的项链。
  「一直都在……」他激动地颤抖。
  泽昀的眼睛也微微红了,看着那戒指再度到了情人手中。
  「一直都在,是你送给我的,到死也不会放开。」他的手抚上他粗糙的掌心,那两枚戒指便合在他们掌心。
  感觉到彼此的颤抖,他们的视线交缠在了一起。
  白天朗拿起其中的一枚,握住了泽昀的手。
  泽昀无声地看他。
  白天朗微微一笑,泪水滴在泽昀手心,小心翼翼地将戒指套进那等待了许久的手指。
  「泽昀先生,你愿不愿意和白天朗先生共度一生?不论疾病或苦难,都不能将你们分开,你会永远爱他,守护他?」他看着他的眼睛。
  「我愿意。」深邃的眼,泛滥着情感,却依旧清澈,依旧坚定。
  白天朗屏息着,强忍着自己的眼泪,那样一瞬不瞬的看他,看他也从自己手心拿起了戒指,轻轻替自己戴上。
  两只戴戒指的手,十指相扣,握在了一起。
  泽昀看着他的眼睛,「白天朗先生,你愿不愿意和泽昀先生共度一生?不论疾病或苦难,都不能将你们分开,你会永远爱他,守护他?」
  「我愿意。」白天朗哽咽着,声音里的虔诚和颤抖,终让泽昀的泪水也流了下来。
  两人无声的凝视,感情,已了然一生。
  白天朗张开双臂,紧紧的,紧紧的,拥抱了泽昀。
  他知道,这一生,他都不会再放手。
  也再没什么,能让他放手,就连死亡也不能。
  ***
  如果常去海边,你一定见过这样一对男子,手挽着手散步。
  他们手上戴着一样的戒指,一样的英俊,一样的出色,你不会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朋友,不是兄弟,而是情人。
  他看他的眼神,他对他的微笑,一个凝视,一个眼神,爱情特有的亲昵和芬芳,会轻易感染每一个看到的人,报以微笑,予以祝福。
  又在某一个午后,你看到他们之间多了两个孩子。
  可爱的孩子,一人牵着一个,你不会怀疑这是个幸福的家庭,即使这个家庭,没有女主人。
  看着他们,你就好像听到了一首歌。
  喜欢上可以在伞里靠近你的雨天
  喜欢上可以静静反复想着你的黑夜
  喜欢的感觉就像晒过太阳的棉被
  带着一种温暖的香味
  把我紧紧的包围我发现
  爱你让我变成诗人
  容易感动容易快乐
  当你微笑望着我
  就已经是一首歌
  爱你让我变成诗人
  变得浪漫变得深刻
  有你经过的画面
  点点滴滴都如此动人
  都是瞬间的永恒
  想知道白天朗与泽昀最初如何走在一起?请复习花园系列830《纯洁的黑心律师》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