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福晋 第二十四章
  要不是好多年前那笨儿子因为下山救人,来不及回来医治他得了急病的老伴,也不会突然性情大变,对之后所有来求医的人都极尽刁难之能事,他虽然痛失妻子,却很快就释怀,只当妻子和他们父子缘薄,希望她来世可以投胎到好人家去。
  但儿子却始终因为自责而无法释怀,所以才会拒绝医人,个性也变得奇怪,除了他之外,谁都拿他没办法。
  古神医一看到父亲气呼呼的朝他走来,原本看好戏的态度马上一收,变得有些苦恼。「爹,你这次出去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什么时候回来你管得着吗?幸好我这一次回来得早,要不然我的恩人都快被你给玩死了!其他人你要医不医我不管,但他们我是管定了!」
  「他们真的是你的恩人?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倒楣的事……」
  老人一个爆栗就往儿子头上招呼下去。「哪里倒楣了?如果不是他们,我现在还能好端端的出现在你面前吗?你这个不肖子,快给我医!」
  古神医什么都不怕,就怕父亲对他破口大骂,而且在这世上,他也只剩这一个亲人了,只好很不甘愿的允诺,「我知道了,看在他们是爹的恩人份上,我医就是。」
  没想到当初的无心之举,此刻居然变成让古怪神医答应医治的重要关键,这让敦华及岚缇忍不住破涕为笑,开心的紧紧互相拥抱,庆幸不已。
  「太好了,岚缇,你终于有救了,真是谢天谢地……」
  因为岚缇的病需要长时间的治疗,所以敦华也跟着一起住在山上,而治疗完之后又需要再两个月的调养,所以敦华干脆叫人在古神医家旁边盖了另一间小屋,好让他们小俩口能够住下,他也好就近照顾。
  而古神医不喜欢太多人待在山上,打扰他的清静,所以跟着敦华来的那一些随从就在山下待命,有事才会上来。

  在妻子调养身体的这段期间,其实敦华也没闲着,他和皇宫之间一直有用书信联系,好掌控所有最新消息。
  看着三喜带上山来最新的讯息,他忍不住扬起一抹笑。
  「你在笑什么?」
  岚缇刚从古神医那回来,就看到他脸上勾起的得意笑容,有些好奇,很想知道外头又发生什么事了。
  「想知道?那就过来瞧吧。」
  她坐在他身旁,好奇的接过信,敦华则疼宠的勾住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里。
  古神医果然没骗人,把岚缇交到他手中,一个月就除去她体内久积的寒气,使她逐渐恢复健康气色,再经过这两个月的调养,她的脸色已是红润娇美,身上的肉又长回来,变得比从前更加明媚动人。
  这才是他的岚缇呀,他再也不想见到她病奄奄的模样了,从今以后,他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他要她永远这样健健康康的,陪他走完人生所有的旅程。
  一看完手中的信,岚缇讶异的瞧向他,「莞蓉格格她……被远嫁到蒙古联姻了?」
  虽说是两边的贵族联姻,但蒙古环境不好,根本没有几个女人自愿嫁过去受苦,她不相信莞蓉会愿意去。
  「没错,圣旨一下,她不想嫁都不行。」
  当宫里在决定联姻人选时,本来莞蓉巧妙的被排除在名单之外,但敦华只是要仪钦派个人到蒙古来的使者那边「说说话」,使者便指定要莞蓉联姻,为免打坏两方关系,皇帝没有多做考虑便答应下来,任莞蓉之后再怎样向静妃哭闹也是于事无补。
  听说她几乎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所有法子都用上了,却还是无法阻止自己远嫁蒙古的命运,她的家人也担心要是抗旨不从,会替自己惹来麻烦,因此硬是将她逼上花轿,不敢再留。
  岚缇大概猜得出来这是丈夫在帮她报仇,但另外一个人她就不懂了。「那……八阿哥也娶了亲,分派到外地驻守边关,彻底远离京城,这又是怎么回事?」
  「还记得你在避暑山庄不小心代替我中毒的事吗?」
  「记得,那又怎样?」
  「你从御膳房到我房里的路上,是不是遇过纪珣?」
  「咦?你怎么知道?」
  「猜的,而下毒的人其实是他。」
  「什么?」岚缇非常讶异,「他为什么要害你,他和你有仇吗?」
  「应该说他是为了莞蓉才藉机接近你,想要对付我。」
  到后来才他终于搞清楚,原来纪珣一直喜欢莞蓉,而莞蓉却喜欢他,这造成了纪珣对他的怨恨,之后发现他很在乎岚缇,便藉机接近她,想用她来对付他,因为岚缇是他唯一不会存有戒心的人,很容易就会让他中计。
  所以在避暑山庄时,纪珣听到他要求万岁爷赐婚,才没有反对或阻挠,因为他求之不得,以为他在娶了岚缇之后莞蓉就会死心,可没想到事情并不如他所想。
  之后莞蓉对他因爱生恨,想要害死岚缇,让大家都得不到自己所爱,纪珣帮了她的忙,这事却让仪钦给撞见,他们才终于厘清其中的来龙去脉。
  将莞蓉远嫁,这么做不只她会得到教训,纪珣也会因为无法得到所爱而痛苦,但他的身份是皇子,下毒的事件也没有他就是凶手的证据,所以只能动用内务府的人脉向皇帝进言,以他已成年许久,该成家立业的理由,顺利让他娶了自己根本不爱的女人,接着被派驻到遥远的外地,去除掉这一个麻烦。
  莞蓉远嫁蒙古和纪珣娶亲是在同一天举行的,仪钦可是亲眼看到纪珣愤恨不甘的神情,无法去追回心爱的人,还被逼着奉旨成亲,说有多讽刺就有多讽刺。
  一听敦华讲完其中的来龙去脉,岚缇才知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一时之间百感交集,他们俩都因为得不到的爱而魔化了,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
  放下信,她侧身轻抱住敦华,珍惜的说:「我很幸福,能跟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这样子就算死也没有任何遗憾了。」
  「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敦华马上皱起眉,「你的病好不容易才痊愈的,我不准你这样说自己。」
  「好嘛好嘛,不说就不说,我……恶……」
  没想到话才讲一半,岚缇却突然干呕起来,这让敦华是方寸大乱,马上轻拍她的背,「岚缇,你是怎么了?」
  「我……恶……恶……」
  「这是怀孕的害喜现象。」古神医像鬼一样突然出现在门边,「大概有一个半月了,我不得不说,你的动作还真是快。」
  「什么?」敦华马上开心的大笑起来,「岚缇,咱们有孩子了,这下子你可再也没有任何理由把我推给其他女人了吧?」
  好不容易止住想吐的感觉,岚缇漾着羞涩的笑容依偎在他怀中,「不会了,我再也不会那么做了。」
  「好了你们俩,再这样旁若无人的浓情蜜意下去,就换我要吐了!」古神医没好气的摇摇头,「她的身体已经痊愈得差不多,你们可以准备动身下山了,我可没任何接生经验,不准你们再留在这替我找麻烦。」
  「古神医,谢谢你,我和岚缇会尽快离开,还给你清静日子的。」
  「哼,那就好。」他哼了一声才偷笑着离去。
  直到古神医离开有一段时间了,他们俩还是深情的互相依偎着,感受这开心幸福的一刻,久久舍不得松开手。
  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岚缇的笑容已经染上母爱的光芒,「敦华,咱们得赶快回去才行,我想阿玛和额娘一定会很开心知道这个消息的。」
  他怜爱的轻吻她的额,呵护她的态度更是温柔小心,「我知道,我这就吩咐三喜他们来整理整理,明日咱们就下山吧。」
  「嗯。」
  他们终于能够拥有自己的孩子,再也不会有任何遗憾了,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孩子环绕在他们身边,热热闹闹的,欢笑声不绝于耳,这对他们来说,就是最美满的结局了,他们会相伴着彼此,健健康康一起走到人生尽头,谁也不抛下谁。
  谁都不抛下谁,就算到了黄泉,也是一样……
  注:相关书籍推荐:
  1、贝勒的娇妻之一《病福晋》;
  2、贝勒的娇妻之二《笨福晋》;
  3、贝勒的娇妻之三《丑福晋》。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