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 尾声
  半年后
  艳阳高挂,泉水邻光点点,水里鱼儿游动,岸上小花争奇斗艳。
  一抹身影纤细飘逸,正朗朗灿笑的对着坐在不远处欣赏她灿烂娇颜的男人。
  男人脸色祥和,迎着她笑意绵绵。
  女人风华绝代,正千娇百媚、玉步轻移地旋身,就在他面前,水畔雅花问,翩翩起舞,舞步轻盈,姿态优雅,婀娜的魅惑着男人。
  妩媚动人的女人让安适的男人再也闲适不了,起身离座,上前勾住那轻扭慢摇的纤纤柳腰,教她不得再无度的引诱他。明知在这野泉林边,不适合对她下手,偏要大胆诱惑他犯行,这女人,皮!
  「夫君可要来杯黄酒?」女人瞧了一眼紫巾上的酒壶,娇媚的问。
  这黄酒可是用酒曲发酵酿制出来的,香醇甘喉,是他最爱饮的酒品之一。
  「酒可是穿肠毒药,我怕饮后乱性了。」在流水潺潺、蝉鸣鸟叫中,他双眸深黯,笑睨着她说。
  「乱性,在这,那可不行!」她身子一滑,滑出他的胸怀。
  她风情卓越,始终牢牢地牵制住他,让暴性男子成了绕指柔。「别玩了,回到我怀里,我想抱着妳。」他柔声要求。

  女人这才收起玩闹二抿笑地窝进他怀里。「抱了一辈子了还抱!」她娇慎,低低的吃吃笑。
  「还要抱,我要抱着妳直到真正咽气那一天,妳答应过要陪我到老死的。」
  「放心,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我会珍惜,一步也不会离开你的。」她将小脸埋进他胸膛,轻轻磨赠,眼角微微泛着泪光。「可是您不后悔吗?」她忍不住问。
  他若没离开,这天下还是他的,他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君主,可为了与她安然相依至死,他竟放弃自己即将一统的庞大帝国,如此待她,实在令她戚动不已。
  两人之所以能够顺利抛下一切离开,全因一个人的出现,那人就是他的孪生兄弟。
  这男人告诉她,他的罪孽除了死以外,世人是不会原谅他的,对他的仇恨将永无休止,他不想让她过着犹如惊弓之鸟的生活,所以带着她飞出那看似绚烂却致命的宫廷鸟笼,到外头做一对真正的神仙夫妻,所以他将王位留给孪生兄弟,两人从此抛却身份、摆脱俗世,一身潇洒的离开。
  或许帝王权势对一般人而言,真的是太诱人了,原本被他囚禁半生、誓言做鬼也不放过他的兄弟,一日一面对能够脱离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活,甚至取而代之的成为天下帝王,再多的仇恨也被那当下的惊愕狂喜,冲刷忘形……
  即使从此以后,得背负起他过去杀孽深重的罪业,也无动于心,一点都不放在眼里,渴求的只有--从他手中取得政权,自在快活的过起狂傲天下的人生。但离开前,他要求那人必须在统一六国称帝后,做到「车同轨、书同文、度同衡、钱同币」的大一统局面,为国家立下长治久安的良政,以弥补之前他为天下苍生所带来的祸事,这之后就将一切的权势尊荣全部抛下,带着她云游各处,不过问俗事,过着犹如神仙眷属的快乐生活。
  「不后悔,为妳所做的一切我都不后悔。」
  「可是你从前野心勃勃,我实在很难相信你真能说放下就放下。」
  赢政情深意重的凝望着她。「有妳我何需要江山?在我心中,妳才是我真正想要拥有的那块净土。」
  听见这话,」且即教曲奴儿笑中带泪地抱住他。〔  夫君,你知道吗?你让我想起了爹。」
  「曲公公?」
  「还记得我曾对你提过,爹留我在宫中是有任务的?」
  他挑了浓眉,忆起那回误以为她被人毒杀,忧急吐血时,她全盘托出曲公公的身份--
  「我爹没有成仙,但他去修炼是真的,宫中规定,阖人一旦入宫,除非死,终身都不得再出宫,违者斩,所以我爹才会诈死离宫,离宫前,为免将来有人再议起他,便顺道带走了宫中纪录。这些年爹都躲在无人岛上,陪伴他的就是那只白头鹰。」
  「当年他既然收养了妳,怎会留妳独自在宫中而自己离去呢?」
  「当年爹留下我时,对我说,今生我留在秦宫是有任务的。」
  「任务?」
  「嗯,他说这任务我得等待时机到了,便知道该怎么做,可我一直等不到所谓的时机,也不知何谓时机,这回爹又出现,我再度问他我留宫的任务是什么?该怎么做?可他只说我已经在做了,不久就会完成,我不懂,还要再问,爹已不愿再多说。」
  他当时愕然的听着,只想着莫非她身上藏有什么大秘密?直到两人放下一切绝尘后,闲时也聊过好多回了,却始终解不透曲公公当年留下她的目的。
  「夫君,我想我终于顿悟出爹给我的任务是什么了。」
  「喔?究竟是什么任务?」这会她竟说悟透了,他甚为惊喜好奇。
  「我想是上苍要我留在秦宫与你相恋,藉由我让你逐渐体认到自己的罪孽有多深切,最终还是希望我将你带离那暴虐的深渊。」
  赢政愕然,不禁回想起与她相恋以来的点点滴滴。
  因为她,他的后宫不再纳入更多孤独含怨的美人;因为她,教他坚持让留下的新王推动「车同轨、书同文、度同衡、钱同币」这等影响至远的良政;因为她,让他放弃孽障私欲的离开王权,从此与她改名换姓,过着闲云野鹤、云游四海的日子。
  他戚激的俯瞰着怀里的她。「是啊,这确实是妳今生的任务,让我从万恶中脱身,我十分感谢妳……」他真诚的说,眼底那抹深恋教人迷醉。
  此时天上飞过一只白头鹰,鹰上赫然跨坐着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曲公公,只是容貌似乎有些变了,他高飞于天际,一身仙气逼人,模样好似人间膜拜的玉帝……
  三十年后,天边突地出现一条滚动腾跃的蛟龙,由一处峻岭风驰电掣的向西方飞腾而去。
  而此时天庭之上,玉帝的泅龙殿中,九龙璧中的一块,忽地发出炫丽束光,眨眼间转白为炽……
  ---End---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