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烧大天使 第十章
  北极星,比她想象中还要黯淡的多,一早醒来,天还未亮,他们就整装出发,离开那布满了河道和桥梁,号称“北方威尼斯”的圣彼德堡,开车前往莫斯科。狄更生那老鼠头子,利用他的管道,查出了俄罗斯总统的行程。
  “他今天晚上会参加一场慈善晚会,你们到了之后,住进这间饭店,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一到,就会有人送邀请函过去,慈善晚会七点开始,不要迟到。”
  除了开车的屠勤,另外两个男人趁能睡时,全在车上闭目养神,她则看着窗外。
  几个小时拉路程过去,她已经开始认得那座永恒不变的星辰,它一直在那里,天上的世界佛绕着它在转动。
  她希望世界是绕着她在转动的,不过她早就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从后照镜中看着后座那个男人,她自嘲的想着。
  没关系,反正山不来就我,我便来就山。至少他没有再次逃走的迹象,目前还没有,当他听到她也要去莫斯科时,甚至没有反对。她不晓得这种反应是好是坏,不过幸好他没反对,因为她绝对不想被强制留在安全的地方等消息,那会惩死她的。
  途中,她闭上眼睡了一下。
  车了停下时,她醒了过来,外面是加油站。
  发现还没到莫斯科,她没起身,继续窝在有暖气的车子里睡觉。

  车子加好油后,屠勤把车子停在旁边的的停车场,三个男人分别去上厕所,以为她还在睡,没有试图吵她。
  武哥和严风先回来,她听到他们在车外谈话的声音。
  她本来并没有打算偷听,但他们的对话透过车窗,自动传进来。
  “实话说,我以为你会反对她加入这次行动。”“我没有资格反对。”严风一扯嘴角,“你也没反对,不是吗?“
  “她并不是三脚猫,她很清楚她在做什么。”
  “那是因为我知道反对也没用,她决定的事,就算天塌下来,她还是会勇往直前。”韩武麒笑看着那个男人,喝了一口热咖啡,调侃道:“她那顽固的个性,你应该比我还清楚,你才是那个被她缠上的人。”
  这可恶的王八蛋,平常虐待她,现在竟然还在背后说她坏话。红红不爽的在心里咒骂着,却听到严风开口同意。
  “她是很顽固,但是……”他语音沙哑,然后低声说了一句俄文。
  什么?该死,这男人说了什么?
  红红好奇的要命,差点忍不住张开眼睛,打开车门问他。
  她忍着那股冲动,想听后续,偏偏韩武麒那家伙却没有追问,她拉长了耳朵,却只听到武哥用俄文问了他一长串的话。
  好极了,这两个臭男人,竟然开始用俄文交谈起来。
  红红懊恼不已,她真是受够了一直处于这种鸭子听雷的状况,等她回去,非得找时间把俄文学好不可。
  就在她暗自不爽,睁开眼想偷看时,车门被人拉开,她慌张的想闭眼装睡,但仍在那瞬间和武哥在后照镜中对上了眼。
  她脸一红,他则露齿一笑。
  红红不理他,尴尬的闭上眼,却忘不了刚刚他们的对话。
  哥恶,严风刚刚到底说了什么?一路上,她好奇的要命,又不能直接开口问,真是闷到了极点。好不容易,车子终于到了莫斯科,为了掩人耳目,她和武哥先在饭店门口下车,屠勤和严风则把车直接开到饭店的地下停车场,再搭电梯上来,她和武哥在柜台登记入住时,他故意逗她。
  “你不好奇我们刚刚说了什么吗?”
  “不好奇。”她口是心非的说。这男人天生嘴贱,她才不想自投罗网。
  “一点都不好奇?”
  “一点都不。”她嘴硬的丢下这句,转身朝电梯走去。
  “你不好奇才怪。”韩武麒笑咪咪地跟在她身后,老神在在的道:“如果你答应用相同的条件,再和我签两年工作约,我就告诉你,他说了什么,怎么样?”
  可恶,这家伙真会趁火打劫!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心动了一下。
  但下一秒她就清醒过来,她走进电梯里,按下楼层键,瞪着他说:“我不要。”
  “你确定?”他跟着走进电梯里,挑眉笑问。
  如果可以,她真想让电梯门狠狠夹他一下。
  红红瞪着这个卑鄙的家伙,“如果他想和我说什么,他会自己来告诉我,他不想说的事,我也不想从别人嘴中知道。”
  “好吧。”韩武麒耸了下肩,安静了几秒,跟着又开口问:“一年呢?”她顿了一下,才回神开口咒骂他:“你这个人真的很糟糕耶!”
  “谢谢称赞。”他笑着走出打开的电梯门,“不过你得承认,你刚刚的确考虑了那么一秒,这表示我的条件很吸引人啊。”
  “小岚一定是疯了,才会看上你这邪恶的铁公鸡。”
  “她没有看上我。”用卡片钥匙把房间打开,回头得意洋洋的说:“是爱上了我。”
  “是喔,在你死缠烂打二十年之后吗?”她讽刺的说。
  “事实上,我只花了十二年。”韩武麒开口纠正她。
  红红翻翻了个白眼。“那还不是差不多。”
  她走进门,放下行李,忍不住嘀咕:“如果他要花那么久才想通,我一定先拿枪毙了他。”
  慈善晚会七点开场。
  六点时,在狄更生的安排下,他们几个人有了新的身份。屠勤和武哥成了端酒的服务生,她和严风变成了一对刚抵达莫斯科的华裔富豪夫妻,从原来的普通房间,偷偷换到了总统套房。这对夫妻是狄更生长期经营的一条线,身分和经历都非常完整,总之一句话,就是有钱,因为这次事情牵涉核武问题,所以才特别出借给他们用。
  她在这种场合是完全陌生的面孔,所以不需要改变样貌,不过严风就不一样了。
  她化好了妆,穿好了衣服,坐在客厅等着男人们穿好衣服,改变装扮。
  然后,一名顶上微凸的陌生老头,从卧房里走了出来。
  她吓了一跳,差点对他举枪,直到她看见他那双眼。
  红红认出他来,呆了一呆,“严风?”
  “该死,你是怎么认出他的?”韩武麒跟在那老头身后,一脸扼腕,“我还以为这次造型做得很成功。”
  她张口结舌的瞪着那个老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下一秒,她忍不住爆笑出声。
  天啊,这实在太神奇了。
  那个英俊的男人,戴了一顶几可乱真的地中海型凸头的假发,还利用特殊化妆的技巧,把眼角往下拉,然后在额头、眼角和嘴角都制造了皱纹,贴上了假胡子,最后在有着六块肌的坚实腹部上,装了一个用硅胶做的大肚脯。
  这男人从头到尾都换了个模样,若不是早知道是他,她真的会认不出来。她笑到眼泪都飘出来,“老天,你们从哪替他弄来的肚子?”
  “狄更生派人送来的。”屠勤笑着回答,非常庆幸自己只需要打个领结,穿上服务生的制服就能过关。严风看着她,眼里也有着笑意,状似无奈的说:“在他的剧本中,我是个娶了年轻美女的色老头。”
  她走上前,勾住他的手,笑道:“而我是个见钱眼开的美少妇。”
  “没错。”严风微扬嘴角。
  “怎么样,他这德行还行吧?”韩武麒挑眉问。
  “行,当然行。”她擦去眼角的泪,笔着说:“走吧,让我们送礼物去。”
  “待会见。”她回头和屠勤及武哥挥了下手。
  “待会见。”他们俩异口同声的回答。
  等到那一对离开了,韩武麒问:“好了,现在呢?”
  我们得把餐车推回厨房,然后到宴会厅去端酒。“屠勤笑着回答。
  “听起来还不错。“他把刚刚大伙吃完的空盘子,收进餐车里,不忘问道:
  “对了,你有和狄更生确认我们两个端盘子的打工钱吗?”
  “我问了。”早知道武哥会计较这个,屠勤好笑的说。
  “他怎么说?”韩武麒推着餐车走出去。
  屠勤跟在他身后,神色自若的关上房门。“他叫你从这次的开支里扣。”
  “你看起来真是锉,”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
  红红拿着一杯金色的香槟,不忘评论。
  “一副酒足饭饱、肚饮眼皮松的模样。”
  “我知道。”严风看着绾起长发,穿着酒红色的露背晚礼服,美得不可思议的红红,拿起桌上一块小饼干,塞到嘴里,扮演着贪吃的老饕。
  “我说过,我会尽量保住我这条小命。”
  红红心头一紧,不自觉握紧了他的手。
  他和她十指交扣,胸中莫名暖热。
  “总统七点五十会到?”她和他确认。
  “对。”严风开口:“他会停留四十分钟,上台演讲,然后在八点三十分离开。”
  狄更生安排好了,因为他们扮演的这一对夫妻,捐给了主办单位超过三千万美金的捐款,主办者会介绍他们给总统认识。
  就在这时,门口那边起了小小的骚动,在大批特勤人员的护卫下,俄罗斯的总统微笑着走了进来。他看到了一个眼熟的男人。“该死。”这句不是他骂的,是红红。她也看到了那人,不禁低声咒骂道:“我不知道FSB的局长也出席这场宴会。”
  “我也不知道。”他说。
  “你的梦中情人也来了。”她咕哝着。
  “尼古拉斯不是我的梦中情人。”他放下酒杯。
  “现在怎么办?”她跟着放下香槟杯,有些紧张地问。
  他们本来是打算在被介绍时,直接把东西送到总统手中,然后让他看手机里的照片,顺便和他说明情况,只要一两分钟就可以搞定。问题是现在那位FSB的局长根本和马屁精一样,死黏在那位大人物身后,就算他们能交东西出去,要如何把话讲清楚?
  “微笑。”严风冷静的开口,然后挽着她迎上前去。
  微笑?OK,没问题,只要她的心脏不要跳那么快,就绝对没问题。
  虽然惊得快心脏病发,红红仍镇定的露出微笑,勾着他的手,陪着他一起走上前。
  本来,她很害怕他会被认出来。但那些人并没有把他认出来。当主办者替总统介绍她和他时,严风伸出了手,握住总统的手,凑上前,和那位现任大人物说了一句话,虽然就站在旁边,她听不到人说了什么,旁边的人不断在拍手,杂音太多,但她看得出来,那位大人物眼中一闪,但他维持着笑容,然后接着和她握手,并对她点头微笑问候。
  她有听没有懂,只是保持着微笑,然后严风带着她退了开来,让那位大人物继续前进。
  “就这样?”远离那群人之后,她不安的悄声问:“你和他说了什么?你把东西交给他了吗?”
  “还没。”严风拍拍她紧张的小手。“我说了他情妇的名字,然后叫他去厕所。”
  “什么?”她呆了一呆,差点回头去看那位据称非常爱妻的政治人物。“他有情妇?”
  “嗯。”他神色自若的领着她,走回自己的餐桌位子,边道:“我去一趟厕所,你别乱跑。”
  “厕所?你要怎么搞定那些特勤人员?”
  “他自己会搞定的。”严风朝她微笑,安抚她,即使装扮成这副老头的德行,他的笑容不审能让她心跳加速,他低下头,亲了她脸颊一下,在她耳畔低喃了一句俄文,然后转身离开。
  红红有些惊慌,仍保持着微笑,力持镇定的坐了下来。
  韩武麒在这时端着一打香槟晃了过来,非常恭敬的问。
  “夫人,香槟还需要吗?”
  她摆摆手,示意他收走桌上的空杯,然手抓起他盘中的另一杯香槟,喝了一口,在他弯腰靠近时,悄声重复严风刚刚说的那句发音,问:“yaliwubliwutsibia是什么意思?”
  “那属于他得自己告诉你的范围。”他微微一笑,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问:“他去哪里?”
  “厕所,交货。”红红直视着前方,故作轻松的轻啜着酒,只有天知道她有多紧张。
  “放心,他们不会把大便大到一半的人赶出来的。”韩武麒微笑开口。
  这男人有够没水平,不过他这句话让她安心了一点。
  他直起身子,走到下一桌用下巴召唤他的贵夫人身边,严风离开后,没有多久,她注意到总统也跟着往男厕所移动,特勤人员也跟了进去,但那位FSB的局长没有,他在主桌上坐了下来,看起来没有异状。然后,就在这时,她发现尼古拉斯不见了。她不动声色,飞快的搜寻厅内,武哥在隔壁那一桌,屠勤在靠门口处,整座宴会厅都没看到那家伙。
  心跳,在瞬间加快。
  她手心冒汗,再次仔细的搜寻厅内,终于看见那王八蛋,他瞪着男厕所的方向,而且正往那里走去。
  该死,那家伙和严风是同事,共事相处了好几年,他一定是起了疑心。
  眼看他就要消失在转角,红红来不及通知其它人,当机立断的站起身,穿越人群,跟在那男人后面。
  她尽力维持着优雅,匆匆走过募款餐桌,终于来到那转角。
  前方是个一T字型的走廊。她先前看过地图,底部左边是男厕,右边则通往女厕,那些特勤堵在岔路口,但是尼古拉斯是FSB的人,他们认得他,不会阻挡他的。
  她不能让那男人进厕所,所以她加快了脚步,只差没用跑的,好不容易赶到了岔路口,好死不死,严风却在这时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她还是慢了一步,两个男人在厕所门口撞上,对到了眼,就那一眼,尼古拉斯伸手欲抽枪,严风动作比他快,先是挥出一记掌打,击打他的下巴,顺势用左手直接将那王八蛋的枪给打落,但守在厕所外的特勤人员的反应也很快,一见有状况,立即冲上前,举枪对着严风。
  “不准动。”
  严风快速举起双手。
  尼古拉斯蹲下身,朝特勤喊道:“他是刺客!”
  虽然听不懂男人们喊什么,但她用看的也看得出来,那王收找到机会,抢回了地上的枪,想趁乱朝严风开枪。除了安全人员,所有进场的人士都不准携带武器,她身上没有任何武器,严风也没有。
  她冲了上去,撩起开杈的裙摆,及时抬脚踢歪了尼古拉斯持枪的手。
  但子弹还是被击发了,幸好只命中天花板。
  枪响迥荡在走廊中,她听到宴会厅那里因此传出惊慌的骚动。
  严风迅速被特勤人员压倒在地上。
  因为那些特勤人员太过粗鲁,混乱中,他的假发掉落,假肚脯也因为冲击从他的衬衫中掉了出来。
  尼古拉斯不定期想试图开第二枪,但总统走了出来,“住手!”这一句话,和严风已经从厕所里出来的事实,让尼古拉斯领悟到大势已去,他眼里闪过一丝狠劲,突然回身抓住红红,将她挟持在身前,用枪比着她的太阳穴,该死!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她是很想闪躲反抗,不过这家伙有枪,她还不想死,只能被他硬抓着挡在身前。
  “放开他,他是我的人!”总统朝特勤挥手,制止他们压制严风,然后看着尼古拉斯,冷声道:“把枪放下,转做污点证人,我会让法官从轻量刑,饶你不死。”
  饶他不死,但要关一辈子。
  他们都知道这事实,尼古拉斯迟疑了一秒,然后冷着脸拒绝:“不”。
  丢下这个字,他发狠拖着她往后朝电梯移去。
  重新获昨自由的严风,迅速起身追上,却不敢太靠近。
  “尼古拉斯,放开她!”
  他的威吓没有收到效果,反而让尼古拉斯理钐务的勒昆了红红的脖子。
  红红痛得几乎无法呼吸,只能被尼古拉斯硬拖进了电梯里。
  他按下关门键和最高的楼层,她在电梯门关上那瞬间,看见严风跑过来,武哥和屠勤也赶到了,尼古拉斯又想对严风开枪,她抬脚用力踢向电梯门,让挟持她的男人也跟着失去平衡,在那一秒,她和严风对上了眼,他的眼里有着深深的恐惧。
  然后,门关上了。
  她成功的使尼古拉失去了平衡,但只有那么一瞬。
  他依然用手臂箝着她的脖子,还拿枪柄狠狠的揍了他她侧腹一拳,红红痛叫出声,差点把胆汁给吐了出来。
  “你他妈的给我安分点!”
  “我听不懂饿文!”她喘着气,以英文开口。
  他用枪口抵着她的脸,改用英文道:“再乱动,我就替你的脸开洞!”
  不想被毁容,她迅速举高双手,表示服从。
  电梯门关上的瞬间,严风被她的行为吓得心跳差点停止。下一秒,他立刻回身,朝那些特勤人员要武器。
  “枪。”
  特勤人员迟疑了一秒,总统迅速的道:“把枪给他。”其中一位把枪丢给了他,严风抓了枪,回头确定电梯上下的方向,然后朝韩武麒喊道:“另外两部电梯。”
  “我知道,”韩武麒迅速道:“我会处理。”
  “我去另外一边的楼梯。”屠勤转身跑开。
  严风闻言,头也不回的冲向楼梯间,飞快往上攀爬。
  他知道韩会停下那两部电梯,防止尼古拉斯中途又搭电梯下来。他听到总统要特勤人员协助他的命令,但他没时间停下脚步等他们的支持:那些人的第一优先是保护总统,他不期望得到太多的帮忙。
  这栋豪华饭店顶楼有直升机,提供给最顶级的客人使用,所以尼古拉斯才往上跑,只要上了顶楼,那王八蛋就能挟持红红逃走。
  他用最快的速度,直接冲上顶楼。
  顶楼的门是开着的,狂风灌了进来,送来一记撕裂他心脏的枪响,和红红的惊叫。
  不!
  他无法呼吸,抓着枪冲出去,只见尼古拉斯仍挟持着她,直升机停在停机坪上,机门尚打开,但一名穿着制服的男子已经后着腹部,中枪倒下,她还活着,虽然状况不是特别的好,但她还活着,他喘了一大口气,舒缓心口的疼痛,她被尼古拉斯抓在身前,他无法确信开枪打尼古拉斯时不击中她。
  严风举起枪,当机立断,选择边疆开枪击坏那加直升机的尾翼。
  巨大的枪响,回荡在黑夜中。
  红红回过头看见了他,尼古拉斯也是,发现他士了什么好事,他愤恨的咒吧出声,迅速把枪口抵回红红脑袋。
  天上飘下了雪,雪花在风中劲扬,狠狠的打在他脸上。
  “尼古拉斯!”严风握紧了枪,对准着他在风雪中,出声喊道:“你不要一错再错!”
  “你应该早就死了,你这该死的混帐!”尼古拉斯愤怒的描着她的脖子,对着严风低咆。
  “你逃不掉的。”他握着枪,对着那该死的王八蛋,朝前再走一步,冷声道:“事情已经结束了!”
  “你给我站住,再过来,我就宰了这贱人!”
  尼古拉斯勒紧了她的脖子,枪口用力的抵着她的太阳穴,她相信她脸上一定已经被印出一圈红痕。
  “把枪放下!”严风再一次的警告他。
  “不!你才要把枪放下!”尼古拉斯红着眼威胁他,“快放下!“风雪越来越大了,还开始夹杂着雨水。
  风雨渐渐的洗掉了他脸上的特殊化妆,打进了他敞开的衬衫的扣子,他冷得想打颤,但他知道红红比他更冷。
  她身上只穿着一件露背晚礼服,冰冷的雨雪被强劲的风势吹到她裸露的肌肤上,她全身止不住颤抖,吐出的气息都成白雾。
  严风看看红红,她全身都湿了,知道再这样僵持下去,她不被打死,也会因为得到肺炎而冻死。
  红红被尼古拉斯挟持在身前,露出来的地方只有一部分,在风雪中,他不确定不误伤她。
  “快把枪放下!”尼古拉斯大喝。
  严风知道他对自己怀恨在心,尼古拉斯想杀他。
  红红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然后她看见严风放下了枪。
  “该死!你别听他的!”红红气恼的喊着:“他需要不得当人质,他不会杀我的!”
  “你闭嘴!”尼古拉斯再用力勒住了她的脖子,瞪着严风道:“把枪扔过来!跪下!”他毫不迟疑的把枪扔开,然手看着她,跪了下来,红红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跪下的男人。
  他这一跪,让也心痛不已。
  他直视着她,眼里有着浓的化不开的深情。
  泪水,在那瞬间迸出眼眶。
  即使听不懂他们的对话,她依然知道,这个骄傲的男人,为什么要扔掉枪,为什么要跑下。
  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为了她,他可以抛弃自尊,可以被羞辱,可以牺牲他的性命!
  她隔着风雪,和他对望着。
  然后,她发现,他并没有放弃,他眼中有着坚定且旺盛的生命力。
  相信我。
  看着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她几乎可以听到他说出口。
  就在这时,尼古拉斯移开了抵着她太阳穴的枪口。瞄准他。她相信他,所以在那千万分之一秒,她抬手抓住盘起头发的发阿簪。抽出它,紧紧握着,狠狠的往尼古拉斯箝住她脖子的那只手臂的手掌插下。镶着红宝石的白金色发簪,穿过了他的手掌,尼古拉斯痛叫出声,红红抓住机会挣脱他的箝制。立刻往前趴倒。
  “你这贱人”尼古拉斯抒枪口对准她,咆哮着,却没骂完那句话。
  她回头,只看见那家伙瞪大了眼,他的脖子上,插着一把镶色的餐刀。
  刀了是严风射出来的。
  尼古拉斯一手捂着血流不止的脖子,一手依然拿着枪,跟枪的跪倒在地,却仍不甘心的试图朝她开枪。
  银光在风雷中一闪,另一把餐刀正中他持枪的手,让他松开了枪。
  尼古拉斯发出不甘心的嘶吼。但那只是让他颈上的伤口流出更多的血。
  就在这时,那些慢半拍的特勤人员终于纷涌而至,将那男人压倒。
  红红坐在地上。瞪着那个可怕的男人,依然有些惊魂未定,然后一只大手,覆上了她的肩头,她吓了一跳,回过身,看见严风,反射性的朝他伸出了手。
  他跪了下来,紧紧拥抱着她。
  天啊,这女人又湿又冷,又娇小,他不知道她哪来的力量和勇气……他只差那么一点,就失去了她。这认知,几乎要掏出他的心肺。
  “你从哪弄来那些刀?”她颤抖的问,依然心有余悸。
  “餐桌上摸来的,我放在外套口袋里,以防万一。”他粗声回答,收紧了手臂,“该死的。
  你把我吓死了!”
  “你才把我吓死了!”她回抱着这个男人,泪流满面,紧抱着他。一想到刚刚他丢掉枪,跪下来的那瞬间,她就觉得一阵胆塞,不觉一边吻他,一边骂他:“天啊,你这笨蛋!笨蛋……”
  她的勇敢和真情,让严风心头一紧,眼眶不禁微湿,他拥抱着心爱的女人。
  她喘着气,揪着他的衣领,又气又恼的说:
  “可恶,不要说我听不懂的话,yaliwubliwutsibia到底是什么鬼意思。”
  “我爱你。”他扶着她的脸。爱怜的抬手抚着她的小脸,亚声解释:“是俄文的‘我爱你’”
  红红蹬大了眼,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你是我的天使”。差点失去她的恐惧,突破了他的心防,长久以来,积压在心中的情感。化成言语,像脱缰的野马。奔腾而出。“我爱你,我不想失去你,请你嫜给我。”
  “什么?”她呆看着他,小嘴微张,怀疑自已听错了他说的话。严风看着怀里的女人,抹去地脸上的雨水:“我一直以为,我必须要赢回我的荣誉,才有资格赢得你:但我错了,我没有办法忍受失去你。或许我不够好,或许这样太自私,但我需要你,你让我找到回家的方向……”
  胸中的心,被他的话,涨得满满的。
  他低头新吻她,捧着她的小脸,精嘎低喃道:“因为,你就是家。”
  泪水飘飞的眼眶,放肆奔流着,她捂着唇,却止不住呜咽。
  “所以,请你嫁给我,好吗?”
  “好……好……”她泪流满面,又哭又笑的点头,抬手捧住他冰冷的脸,攀着他强壮的肩,仰头亲吻他。
  他心头一热,跪在风雪中,热切的拥吻着这奇这般的女子。
  那火热又深情的吻,让红红完全忘了旁边的还有其它人的存在。
  城市里,灯火闪烁。
  风在吹着,雪在下着,雨不停。
  但,她和他的心是暖的,从来未曾如此温暖过。
  阳光,微暖,好轻。莫斯科四月的天,虽然出了太阳,还是有些冷凉。他走出门时,她一眼就看见了他,红红穿着羊毛外套,伫立在广场前,看着那个穿着军服的男人,走下阶梯,朝她而来。
  一身军装的他,显得特别英姿焕发。
  他胸前挂满了勋章,她只认得在他左胸那高于所有奖章的那个,那是他最新得到的金星奖章,是由俄罗斯联邦总统亲自授与,那是一个特殊的荣誉,一个只颁发给英雄的奖章。
  经过了好些日子的折腾,他终于协助政府把所有的事情都查清楚,尼古拉斯被送医,留下了一条小命,本来想逃走的FSB局长被屠勤和武哥制住,遭法院判刑,其它共犯也一一被逮了出来。
  她站在原地等他,却忍不住对着他微笑。这个男人,黄色的肩章上已经有着三个星,他已经是个上校,她知道,如果他继续留在这里,他
  很快就会成为少将。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成为幻影了,因为这男人刚刚走进去,就是为了亲自和总统递出退役申请。
  武哥那卑鄙的家伙,在加油站那里,就是在要求他加入红眼。当时严风承诺,只要能活下来,他就会到红眼工作,只为了和她在一起。
  刚听到这件事时,她超想跑去找那无耻的家伙算帐的,因为韩武麒竟然骗严风,说她和红眼签了十年的卖身契,至少要再过七年才能离开,所以严风也跟着签了那个工作契约。
  十年耶,她就和他说过她只是兼差的了,这男人还傻傻的信了韩武麒那没心没肺的家伙。
  当他来到眼前,她歪着头,笑问。
  “你真的不想要等着当将军吗?”
  “不想”他低头凝视着她,深情的道:
  “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咳,这男人,现在每次开口,都听得让她心都快化了,教她怎能不爱他?
  不过,怕他心有疑虑,她还是忍不住再问。
  “你确定?你知道,其实你可以不用理武哥!”
  严风知道她在想什么,低下头,在光天化日的大街上,亲吻她,打断她的话,也吻掉她残存的不安。直到她被吻得晕头转向,差点站不住脚,他才贴着她的额头,微笑开口:“我非常确定。”
  “什么?”她紧抓着他笔挺的军服,茫茫然的问。
  她那可爱迷糊又性感的模样,让他笑出声来“确定我爱你。”他说。
  红红回过神来,红着脸拍了他胸膛一下,“讨厌。”
  他不以为意的伸出手揽着她的腰,笑着离开那座政府大楼门前,往机场走去。
  “走吧。我们回家。”
  她窝在他怀中,仰起头,撒娇似的道:“喂你再教我一次,俄文的我爱你怎么说。”
  “闯岗乙6细乙1o发。”
  “呀鲁布鲁提比亚?”她拧着眉问。
  她把字念成一团了,他笑着,再说了一次。
  “呀一鲁布鲁提!比亚?”他带着笑,不厌其烦的教着她。
  “啊,好讨厌,我不要念了,好难念啊,我的舌头都快被咬断了。虽然嘴里抱怨,她还是继续道:“啊!鲁!呜鲁!提依比亚?”这一次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恼羞成怒的拍打着他,却还是不肯放弃。
  “呀鲁布一鲁提一比亚?”
  他奈着性子,继续教。
  “其实我有念对吧?”她扬起小脸,不甘心的瞪着他问。
  “没有”他很遣憾的看着那个小女人。
  “总有一次有对吧?”
  “没有”。
  “可恶”她咒骂着,不过还是坚持要他教会她。
  一路上,她试了试,他则笑得停不下来。
  一直到他和她飞越了千山万水,回到了红眼,她还是一再试着念对那句话。
  虽然地从没念对过,但他想,他一辈子也不会厌倦听她重复它。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