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的魔男 上 第10章
  处理完后事,已经过了十天。
  收拾好伤心难过,知叶才有能气回到小镇上,她瘦了一圈,脸色苍白无血色。
  爸爸知道奶奶走了,把奶奶的骨灰入塔后,神色有些急切慌张的问她:“现在你想要怎样?”
  继母在一旁不耐的等待,才念高中就一身名牌的妹妹,连正眼也不看她一眼。
  爸爸的“家”,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我是你女儿的,不是你外面的情妇,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爸爸。”她话说得很重,“不用担心我会赖着你,何况,你也从来没有想到过我。”
  “你说这什么话?”被抢白的父亲一阵青一阵白。“好歹我也是你爸爸!”
  “那你为我做过什么?爸爸。”她平静的问,学费,奶奶付的,生活费,奶奶辛苦赚的,亲情,奶奶给的。
  她做错事,是奶奶教训她,拿鞭子揍她,没让她走错路。
  而这一个爸爸,跟陌生人有什么两样?
  “你真的不用担心,以前我没花你一毛钱,以后当然也不会给你添麻烦。”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开。

  爸爸没有喊住她,甚至是松了一口气。
  她虽然早知道是这样,但还是会难过,或许一个人以后,她会更坚强一些吧。
  站在教堂豪宅前,她的手放在侧背包包上,看着顶楼的圣母玻璃彩绘,那间阁楼,是她的房间。
  “不该回来的。”她唇干涩。“奶奶走了,我没有理由待在小镇了。”她毕业了,该找一份工作,好好为自己努力,而不是继续待在主座豪宅里,等待奇迹。
  她没有多余的心力想着好事会从天上掉下来,也不需要为自己许什么愿,和恶魔的契约,对她来说从来就不重要。
  “不许愿,就不会害他们分开。”她看过何依湲和祝铭凯是如何的相爱,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没有对不起贝雷特,所以,她想帮忙他们。
  就这样走吧,离开这里,虽然可能逃不过恶魔的追缉。起码....她会好过点。
  想到就做,她不会再踏进主栋屋子里了,她伤透的心还未康复,不想面对贝雷特。
  “白小姐?”
  才要转身,就听见有人叫自己,知叶回头,意外看见面容憔悴的祝铭凯。
  “真的是你。”他微微一笑,朝她点头。“差点认不出你,好久不见。”
  知叶愣住了,那个....意气风发的银行小开,怎么会憔悴成主样?!
  “你...祝先生,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脚跟一旋,她急切地走到他面前。
  “你...发生了什么事?”
  脸颊凹陷的祝铭凯看着她,笑了:“你也不太好的样子。”
  她一愣,知道自己的脸色不好看,才轻描淡写的解释。“家里出了一点事。”
  “我很抱歉。”祝铭凯自觉说错话,立刻道歉。
  “怎么跑到这山间小镇?”摇摇头,知叶刻意让语气轻快,但随即想到....
  “你来找他?”
  会查到贝特雷的住所,足见他费了很大的心力,而且是被逼到走投无路了。
  “我想亲口问他,我和依湲,到底欠了他什么?”
  “对不起,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没看新闻?”祝铭凯苦笑。“雷特先生和依湲....就要结婚了。”
  闻言,知叶不敢相信的捂着唇。“我的天哪...”
  她错了,大错特错。
  她以为自己不许愿,不用掉那剩下的两个愿望,贝雷特就不会拆散他们,但恶魔能耍的手段,显然比她想像中更多。
  “你不知道。”祝铭凯虽然面容憔悴,洞察力仍精准。“竟然也有我祝铭凯斗不倒的人...白小姐,你也跟我一样痛苦?”
  “对不起。”知叶难过的说:“对不起,我代他做的一切向你和何小姐道歉,他...不是故意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某的方面来说,由雷特根本就是个该被递夺公权的人!他的心等于不存在,根本就不会痛?
  “我没有办法说明一切,但是....请你不要怪他,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七百多年来,他一直追寻艾琳的转生,为了这个目标而活,失去了这个目标,他还剩下什么?
  “你为他说话?”祝铭凯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跟依湲一样,都是善良得近乎天真的人,白小姐,你爱他,对吗?”
  那急切认真想为心上人辩解的神情,明显恋爱中。
  知叶没有办法反驳,也无法否认,她脆弱的心,仍在意着那个男人。
  “我...对不起...我没办法帮你们,我只是...一个帮雷特先生打扫的女佣,什么也不是。”
  祝铭凯的工作毁了,未婚妻也没了,但仍好心的安慰她,握着她的手给她打气加油。
  “这不是我们的错,也许是...我们上辈子欠了他。”
  这一名话触到了知叶的某个点。“就算是上辈子欠了他,那也是上辈子的事情啊,为什么这辈子什么都没做的你们要受这种罪?!”
  “因为我高兴。”贝雷特突地出现,总爱待在卧室房里的他,难能可贵的踏出豪宅外头。
  他看见她站在门口徘徊了很久,死都不进来,最后竟然还想掉头就走。
  可以这样吗?他有准她走吗?啊?!
  他已经够生气了,结果,她还招惹了一个他要毁掉的人--祝铭凯。
  两人先是深情款款的对望,最后还手握手--他想都没想,身形一变就来到他们身边,分开碍眼的两人。
  “祝先生神通广大的找上门,有何贵事?”他双手环胸,眸色很冷。
  “把依湲还给我。”祝铭凯低声乞求,“你不爱她,她不是你的战利品,把她还我。”
  贝雷特嗤笑:“你又凭哪点得知我不爱她?”
  “她哭了!”祝铭凯倏地暴吼。“我把她吓哭了,威协她要对付我,对付她父亲--你若爱她,怎么忍心这么做?恐吓一个女人你很开心吗?!”
  他不提还好,一提,贝雷特心情更不爽了。
  “住口!”前几世,他折磨艾琳,让她失去一切,他会开心,会愉快,但如今看见艾琳哭惨的跪在他脚边,苦苦哀求他放过她心爱的人,他却一点也不开心,压根没有复仇后的快感。
  反而一再想到另一张苍白、虚弱,难过得要命仍倔强说离开的小脸....
  他眯眼,周身空气因愤怒剧烈震动,深知内情的知叶见情况不对,直觉是他造成的,怕他对祝铭凯不利,马上挺身护在身前。
  “你想做什么?”
  啪啪啪啪--空气剧烈的颤动拍打,贝雷特的怒气因她的挺身而出更为高涨。
  “你护着他?!”蓝瞳转深。“你为他说话!”金发由发根处开始染黑。
  阳光被乌云笼罩,树叶沙沙作响,祝铭凯被眼前异常的现象吓了一跳,尤其看见金发的贝雷特变成了个黑发男人,蓝眸变成黑色,整个人笼罩着黑暗气息时,更是讶异得瞠大眼。
  伸出手,锐利的指甲令人胆寒,贝雷特用力握住护在别的男人面前的知叶。
  “你搞不清楚状况,女人--你真以为你是我的主人?我才是你的主宰!你少命令我!”他狂怒地暴吼,四周景色不断旋转,再旋转,将知叶卷入了他的异空间,而祝铭凯则被留在结界中,怎么都出不去。
  “很好。”将她摔进五芒星阵,贝雷特冷声说:“你激怒我了,白知叶,我最亲爱的主人,我没耐性了,我厌恶与你的契约关系!碍事,你一日不许完愿望,就给我待在这里。”他飘浮于空中,寒着脸放话。“看谁撑得久,无妨。”
  “噢!”被摔得头昏眼花,知叶没时间咒骂他的粗鲁,站起身来拍拍摔痛的屁股,抬头,也火大了。
  “王八蛋!飞那么高要死?你给我下来!”命令的口吻,完全不怕。“会飞了不起啊?我不会飞啦!你下来,听见没有!”
  “你这女人--”贝雷特狂怒不已,可竟然听话的下来,站在她面前与她大眼瞪小眼。
  “你!”知叶看着他的脸,不论他金发蓝眼或是黑发黑眼,她都一们....喜欢。
  可恶,她真没用!伸出食指,愤怒的戳着他的胸口,她气他也气自己。
  “你这只没用的恶魔活了多少年了,怎么可以蠢成这样?你懂不懂什么叫做心痛?懂不懂什么是爱?”
  “不懂?”他回答得理所当然,又隐隐带着痛苦。
  为什么他会觉得怪异...但他忽略,不去理解。
  这场地回答让知叶失望了:“你...真这么想要我许完剩下的心愿?”但她仍希翼着奇迹。“我对你来说,除了打发时间之外,没有别的意义了吗?”她的咄咄逼人到了后来,成了可怜兮兮。
  有一个声音告诉贝雷特,不可以,不可以点头。
  但是他却习惯性的点了头。
  “哈哈。”知叶笑了出来,但是她笑的时候,眼眶含着泪水。“你还真是...一点希望都不留给人呢。”
  她终究是失望了,坚持,还有什么意义?
  他所造成的伤害比她想像中更大,他好残忍,对她,对何依湲,对祝铭凯,都是。
  他甚至说她碍事,就跟爸爸一样...嫌弃她的多余。
  “我还有什么能失去的?我什么都没有,哪会想要什么愿望呢?”她既哭又笑,徹底死了心。“唉,贝雷特,看在相处这段时间的份上,帮我个忙--我要一把刀。”
  贝雷特狐疑,猜不透她在想什么,仍直意识的满足她的要求,一弹指,便凭空出现一把精致的匕首。
  她右手握住那把匕首,掂掂重量,她记得贝雷特,七百多年前艾琳就是用这把匕首,亲手割下他心脏的一块。
  如今她握着这反漂亮的匕首,仔细端详。
  “在我的世界里,想死,还得经过我的同意。”贝雷特倏地眯眼,看见她诡异的神情,立即出声警告,没来由的有些...紧张?
  “是哦?那真是太可惜了。”她苦笑,抬头直视他的眼。“那今天就把这一切结束吧。” 她微笑挥动匕首,往左手掌心用力一割。
  怕痛的她咬牙苦撑,倔强的不喊疼,咬着下唇,将她血淋淋的左手,握住他的。
  “我的第二个愿望--用我的鲜血,修补恶魔贝雷特的心,我要恶魔拥有完整的心,拿去,都拿去....”
  “喂...”贝雷特没料到她许的愿望竟是这个,来不用阻止,魔法已启动,他胸腔中那颗残缺的心,蹦出胸口。
  只见她的鲜血凝聚成串,注入他冰冷的心--缺口、伤痛,都在她的鲜血修补下渐渐完整。
  贝雷特慢慢感觉到他的心是温热的,随着缺口消失,排山倒海而来的情感也让他发不出声。
  那感情太巨大,太难以忍受,痛...他的心,会痛了....
  修补一颗千疮百孔的心需要大量的鲜血,知叶的脸色发白,仅靠意志力撑着。
  看见她凄楚的哭着许愿,贝雷特竟然心痛不已,这一瞬间他没想到艾琳,只想到她。
  美味你个头,你这个死变态恶魔,竟然敢阴我!很痛耶!你懂不懂职业道德啊?咬轻一点会死啊你!王八蛋--
  她拿脚下的人字拖鞋,把他当成蟑螂,痛打,而且不只一次。
  我打死你,我讨厌你~
  她被激怒,冲过来把他压在地上痛打,还坐在他肚皮上。
  直到心完整,贝雷特才豁然明白,那段日子之于自己,叫做“快乐”。
  她眼中的他,不是恶魔,她不怕他,把他当成一个男生痛打。
  他不要当世间独一无二的恶魔,只想要当某人的独一无二,所以,他会羡慕被艾琳深爱的马汀,希望自己成为她眼中的唯一。
  原来,他并不是真的爱上了艾琳,而是妒嫉马汀,想成为他。
  他根本就搞错了!
  “第三个愿望。”知叶流着泪,看着眼神迷离、不发一语的眼前人,现看看自己不再流血的左掌,“没血了...”她把匕首换到左边,又往右手掌心一割。
  血,再度喷洒而出。
  两人脚下的五芒星阵闪着红色光线,强烈,难以直视。
  “唔....”贝雷特急欲发声,却发不出来,要消化的资讯太过庞大,他无法正常开口。
  看着以往被咬一口就吱吱叫的她,这会竟拿着匕首划破掌心,忍着痛把血送到他手上,他觉得自己胸口也像她咬了一样,闷闷的痛着。
  “第三个愿望....”望着他的脸,知叶笑了。“要结束了,贝雷特,就要结束了,当作被咬一口吧,放心,我不会记得的。”她忽地捧住他的脸,踮起脚尖,亲吻他薄凉的唇。
  贝雷特浑身一颤,她吻他,她主动亲吻....恶魔原形的自己。
  “贝雷特明知道你不懂我还是要说,爱是勒索不到的,这个东西,是心甘情愿的给予。”她边笑边擦拭眼泪,右手触碰他的指尖,许下最后一个愿望。
  “最后一个愿...最后一个了,我要失去记忆后,不要再看见你...我受够了...我不要再见你....”
  魔法依言瞬间夺走她的记忆,她脑中排山倒海的画面全数转到贝雷特身上。
  他坏笑戏弄,她脸红心跳。
  他突如其来的对她好,她感动莫名。
  他买项链给她,亲自为她戴上,让她觉得自己像公主。
  他撇下她与艾琳共舞,她伤心难过。
  她看见了他记忆里的黑暗面,为他心疼,甚至为他除掉花园那些多余、消化不良的恶念之花。
  她对她奶奶的依恋、不舍...她都这么伤心难过了,他却连句安慰也没给,她还安慰自己说,因为他不懂,他不会,他的心不完整。
  失去奶奶她已经伤心了,她的父亲还觉得她多余,连他都口不择言的说她,碍事。
  贝雷特心头涌生一股强大的恨意,针对自己而来。
  “不!不要走!”他感觉到一股热气盈满眼眶。
  他漫长的生命中,第一次感受到快乐,是她给的,而他却不知道。
  当她所有的记忆全传到他身上,包括她不合的父母,与奶奶共同的重新开始,全部全部,都依照契约给了他时,她也消失在他眼前。
  “啊...啊....”拥有完整的心,贝雷特的力量更为强大,但是他不开心,沉痛的嘶吼着,心痛到无以复加。
  伊恩说他对她特别好,他曾经不以为然,其实,他是喜欢她的,因为他发现当时自己的心情是松了口气,她没有让他失望。
  “回来,回来...”他仰天狂啸。
  原来他对伊恩的不满,何真海的不耐,祝铭凯的不爽,全都是因为妒嫉。
  大掌一挥,他冲出时空裂缝,拔开云层看她身在何处。
  她在都市中被人救起,全身伤,像被丢下山崖一样,她忘了一切,忘了自己是谁,眼中盈满对未来的恐惧。
  “来不及了....”他夺走了她的记忆,她却把那些愿望,用在他身上。
  最后,她只求一件事,只求不想看见他,那是契约的一部份,他只能....照做。
  可是实在不忍心她失去所有的记忆,茫然面对未来,于是贝雷特做了一个决定--把她的记忆,还给她,只删除关于他的,这相短暂的夏季相遇,因为她说,不想再看见他。
  “诚如你说的,结束了。”未了他让风替他送这一份道歉的礼物。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