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的魔男 下 第20章
  当贝雷特披上人类的面具时,他是强势、精明的生意人,资产家,面对女人崇拜的眼光,他可以很邪、很诱惑。有仆人面前非常有王者气势,任何时候都能倪倪而谈,而且很会吊人胃口,可这样一个……可以说是无弱点的家伙,在感情上面却是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好奇的小孩。
  明明很懂如何诱惑、试探、暗示。看来世故老辣,但其实爱情程度只跟小学生差不多。
  当他一百零一次炸掉手机后,知叶真的忍不住了。
  “你再炸我手机一次,以后就不准你过来,听见没有?”她对他下最后通牒。
  头发一下金一下黑的贝雷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嫉妒,听见她对他下的通牒,气得撇过头去,翻身侧躺到床的另一边。
  知叶头痛。这只恶魔根本就要人哄!她长长叹。“你这样随便生气不信任我,让我很不开心,你知道吗?”
  “哼!”他很幼稚的冷哼一声。“我还想把传示爱简讯的家伙抓来给古罗做料理——”放在他肩膀上的小手告诉他,该闭嘴了。
  “你这样不信任我,我要怎么跟你生活?我们会活很久耶。”
  伊恩回去查过文献后告诉她,因为她是借由恶魔的眼泪重生的,所以本质上已不算是人了,现在的她,可和恶魔一样,拥有永恒的生命。
  他们会在一起很久,因为生命漫长无止尽——贝雷特被她追求者激怒的不爽,听见她说会在他身边很久很久后,立刻消散。
  他翻过身,高大的身子挤在她窄小的床,伸臂把她捞进怀里,紧紧的抱着。

  明明这么常见面了,抱得这样牢了,他还是觉得不真实,会害怕。
  她搬走了,因为生他的气,她说,要给他检讨的空间。
  那天大战中,没有一方倒下,但是他这不败的贝雷特却输了——输给了他的“主人”,白知叶。
  因为他踏进家,便被她痛打一顿,还不敢还手。
  “你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是白痴!”知叶边打边骂。“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竟然要我忘了你,你是混蛋……”气到又哭了,“你怎么可以死?你笨蛋!答应我的事情都没做,还没有陪我去奶奶墓地种花,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全世界只有你这个笨蛋会要你爱的人忘了你,你在想什么啊!”
  “我不想你伤心……”他慌乱的解释,为她拭泪。“我死了,你会难过——”
  “我不记得你,你就不难过吗?气死我了,你脑子里装什么东西啊?我受够了你了啦!在你变聪明之前,我不要跟你住在一起!”那天她转身就走了,搬了出去。
  但是差点失去她的他,不愿放手,所以老是到她租赁的小窝特黏着她,不管她怎么赶,他就是不走,赖在这儿就对了!
  也许是缠功有用,最后知叶慢慢的不计较他之前的蠢蛋作为。
  现在的她开始工作了,真是一个闲不下的女人,当然,他还是觉得她不美,但偏偏很多人追求,是怎样啊?
  为此,他黏得更紧了。
  “喂,女人……”脸埋进她头间,他闷闷地道:“你难道不会觉得……永生是最不幸的事?看着你认识的朋友一个一个老了,你却依旧年轻,他们走了,你却活着,不觉得……放弃短暂的一生,很蠢?”
  这个念头知叶不是没有想过,她曾想过许下心愿,让讨厌自己生来宿命的贝雷特成为人类。
  但伊恩却在她许下愿望之前,特地来找她。
  “能存活到现在的恶魔都很聪明,而且狡猾。”拜访她时,伊恩的开场白还是那句老话,“其中怪异的贝雷特,维持着奇妙的平衡,一旦他如愿成为人类,失去恶魔的魔性,他会死的。”
  “恶魔的世界力量就是一切,他经过无数次惨烈的同类相残才活到现在,那些曾经吃过他苦头,狡猾的恶魔们,不会放过他的,我很清楚贝雷特有多厌自己生来不得违背的宿命,但他不能死。他最讨厌被人类召唤,现在有了你这个主人,他不用面对人类的贪婪嘴脸。不过啊——他还是本能的会追寻阴暗晦涩,那些东西垂手可及,在你身上得不到,他会寻求别的方法。”
  “这种感觉,像是他生来是个垃圾处理场。”知叶忍不住说出她的想法,听起来贝雷特就是收容那些垃圾的中转站,那种感觉很差。
  伊恩给她赞同的眼神。“那就是恶魔被创造的原因,想不到吧?这世界上没有故障的焚化炉——咦!”
  原来是知叶用高跟鞋踩他,让他知道她非常不满意他的烂比喻。
  “就请你帮帮忙吧,贝雷特消化不及的恶念……”
  “会变成花吗?拨起来在太阳下晒一晒。应该就吃干净了吧?”他恨死那些让他痛苦的东西了,而且贝雷特为她种的“爱的花田”里,不准有别的恶念染指啦!
  所以她打消了许愿的念头,大战时和贝雷特定下契约的那三个愿望一个都没动。
  她还是一样。没什么愿望可以许的,因为最想要的已经在她身边了,虽然他很笨。
  “我记得奶奶过世时的心痛。”知叶望着他黑色的眼睛,轻声说。
  当时她痛彻心扉,几乎无法振作,他才会将她这一段记忆抹去,但她现在想起来了,想到时仍感到酸楚。
  “我知道被丢下的感觉很糟糕,糟透了!先走的人是幸福,痛苦的是被留下的人,所以我不会让你跟我一样,承受那样的伤痛。”她从他的紧黏不放,知道他不能承受失去她的伤痛。
  看着她消失过一次,他痛苦得想追随她而去,若又得看着她变老、重病、死亡,他又是孤伶伶,没有目标的飘荡于世间,就太可怜了。
  他痛过她的痛,她懂他的孤单寂寞。
  “永生,是很痛苦的。”贝雷特有着说不出来的感动,心跳澎湃激越。“再十年,我们就必须离开这里,每隔二十年就得换一个落脚处,换一个身份重新开始。不管认识多少人,你都会看着那些人比你早走。”
  “我知道,可是,我舍不得你一个。”
  她简单的一句话,让贝雷特几乎哽咽,他愿意付出一切,只求拥有他怀里这个女人。
  “你抱够了吧?”知叶泼他冷水。“我觉得,该来讨论一下未来的生活,既然我们会很长寿,你不觉得钱很重要吗?要是老了没钱花怎办?你该出去赚钱了吧?窝在一个女人的小套房里当小白脸半年多,羞不羞啊你!”她是非常的务实的。“又不能买保险,要多存一点啊!”
  感动不到五分种,贝雷特立刻被她的务实打败,差点没笑岔气。
  “是,我会出去赚钱的。”虽然以他现有的财富来说不需要他工作,但她想要他这样做,他就会听话做到。
  讨论完未来的生涯规划,知叶又想到了——
  “你好像很久不吸血了。”
  “我不知道你这么希望我吸你血?”他故意舔着冒出来的獠牙吓她。
  “但是你的体温好低,我有问古罗,他说啊,你需要补充养份,偶尔一次——那个养份到底是什么?”
  “古罗……”那个大嘴巴!他撇嘴,喷了一声。
  “你食量那么大,到底还要补充什么养份呢?”
  拗不过她的追问,贝雷特支支吾吾的回合了。“人类的体液。”
  “啊?”
  “比如眼泪、血……”
  “鼻涕和尿也可以?”她好奇地问,结果马上被瞪。“好吧,我知道这两种东西除外,那你怎么不吸我的血?”她反手臂伸到他面前,“快啊,你多入没进食了?”
  “很久……”他不想去细算时间的长短,眼神游移不定。“不过还有另一种方法可以得到恶魔需要的养份,那也是广大恶魔最喜欢的方式,而我在那方面则向来处在营养不良的状况。”
  “什么方式?”知叶继续追问。
  贝雷特犹豫地看着她认真的小脸。说实话她会不会生气扁他?觉得他在耍她?
  “恶魔是堕落的、淫靡的……”他说得很含蓄。
  “所以是什么啦?”她没耐性的怕了下他的肩,逼他快说。
  “性。”他快速回答。“异性同性都无所谓。”
  结果,知叶如他所料的抓狂生气了,两手握着他的肩膀拼命摇晃。“你敢去找男人给我试试看!”
  “所以可以找你喽?”他发挥天生的魔性勾人手段,对她轻佻地邪笑。
  她没有回答,更没有进一步揍他,平时会有的又捏又打,都不见了。
  只是红着脸,脸上的表情是进退不得的尴尬。
  贝雷特低低笑了,将她拉过来压在身下,给她一记目眩神迷的热吻。
  这一夜,恶魔总算得到了他最想要的温度。
  铲子在土壤中挖出小坑,将小小的种子放进,女性的手再将土壤拨进小坑里。
  接着男性的大男从后包覆纤细的小手,掌心下的土堆微微颤动。
  只见嫩绿的芽冒出土壤,迅速成长,在两双手交握的掌心处结出花苞,花苞绽放,一朵粉色的波斯菊盛开。
  知叶微笑看着花朵迅速长大,开心的回头,亲了一下身旁的金发男人。
  “谢谢。”种完一朵还有一朵,她往这旁一挪,再度挖土洒下种子。
  陪她来种花的贝雷特很认命的帮她让花瞬间萌芽开花,这一点也不难,本来就是为了倾倒对她的爱和怜而种的花,现在她在他身边,他只有更多的爱,一下就让花开满整片花园。
  把柔弱的波斯菊种满后,知叶站起身,拍拍手,远眺前方的台北市景,再回头,看见身后那栋高耸的建筑。
  那栋像是庙宇的建筑物,是奶奶塔位安置的地方,奶奶的长眠之地。
  她特地在今天来到这里,挑了离奶奶塔位能看见的这片小花园,种下这些叫做爱的花。
  “奶奶,我把爱带来给你了噢。”她没有入塔祭拜,站在外头,远远的看着。
  “你说过,我要为自己着想,我会的——我要离开台湾了,跟一个爱我的人,去别的地方生活。”
  过了十五年,时间过得很快,她还是二十四岁的样子,贝雷特还嘲笑她连冲动的个性都没什么长进,要是她顶着这张脸进去祭拜奶奶,撞见她十七年没见的爸爸,应该会造成轰动。
  “很可能不会再回来了,奶奶,看着这些花哦,它们生命力很强,虽然看起来柔弱,但枯了会再出来,放心放心!不用钱。”
  “卟——”贝雷特撇过头闷笑,下一秒就得到一记非常恶毒的肘击。
  “奶奶,我走了哦。”知叶红着眼眶对奶奶塔位的方向,深深一拜。
  走向贝雷特张开的怀抱,两人一同踏进他劈出来的时空裂缝里,两人双双消失不见。
  风轻轻吹来,那些用家栽培的花,迎花摇曳。
  时空裂缝开启的地方,是知叶老家的教堂豪宅,家具都被蒙上了防尘布,需要的东西也打包好了,不多,只占据客厅的一角,多半都是知叶舍不得丢掉的东西,
  知叶和贝雷特踏进门,整个房子只剩下古罗——他又回复中年男了外貌,非常正经的在做最后的审视。
  “主子,小叶,你们回来啦?东西都准备好了,马上就可以出发。”
  他们改名换姓隐居的地方,是德国的一座古堡,在“雷特家族”名下。
  “乖,休息一下,我去帮你拿你留在书房的东西。”
  贝雷特吻吻她的发际,安慰,给她时间整理心情,毕竟要抛弃从小生成、熟悉的一切,是很不容易的。
  古罗接收到主子的暗示的眼神,神通广大的从没有食物的冰箱中,变出她爱喝的蜂蜜柠檬水。
  “谢谢。”知叶吸吸鼻子道谢,灌下酸酸甜甜的饮料。
  “不客气。”古罗严谨地一颔首,转身继续清点行李。
  看着他背影的知叶,忍不住想——十五年前那个年轻力壮的俊俏狼人,跟眼前这一只,真的是同一只个人吗?
  “古罗叔叔,有一个问题,我想你很久了……”
  “什么问题啊?”
  “你为什么把自己搞得这么老?你到底几岁啊?”
  没想到古罗却回答得很正经。“管家要有点年纪才会让人觉得有专业形象,年龄不能太老,也不能太年轻,人类四十五岁上下的年轻最让人信赖,我已经维持这个外貌大概——一千年了吧?”
  “卟——”她喷茶。“等一下!上回跟你伊恩聊天,他告诉我他一千两百岁,古罗,那你几岁?”
  “唔,伊恩先生年纪小我一些,我大概一千三百岁。”
  她的眼睛倏地瞪大。“你不是一出生就跟着贝雷特?”
  “是的,我一出生就跟着主子。”古罗挺胸缩肚,一副神气的模样,觉得能跟着主子一千三百年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事。
  “那……贝雷特究竟几岁啊?”知叶表情怪异,“我都快四十了——”
  “小叶,你的个性、想法和外貌都停留在二十四岁,不会再老成了!”古罗同情地道。
  “吼,我知道啦。”永远的二十四岁——就应该很多人都会嫉妒吧?“我一直很后悔,应该去整个容什么的,再跟贝雷特定契约。”起码美一点啊!这张脸要跟也几百年,几千耶!
  “你敢动你的脸试试看!你有病啊?有事没事干么在脸上动刀?很好玩吗?”贝雷特下楼就听见她刺耳的发言,立即驳斥。
  “我又不漂亮……”
  “我喜欢就好,让你的五官好好待在原位,不准动。”他强势地命令。
  “好啦好啦,你来得正好,我有问题要问你,过来。”知叶笑着朝他招手。
  那笑容太过灿烂,让贝雷特起疑。“要问我什么?”
  “没什么啦,就是一点小事,伊恩告诉我他一千两百岁了,古罗也有一千三,你——你到底活了多久?你比他们都老?到底有多老?明明看起来只有三十岁而已,保养得真不错。”
  “咳!”闻言,贝雷特尴尬的干咳一声,瞪向出卖他的古罗。
  “不要瞪他,年龄而已有什么关系,快说!”
  面对感情,贝雷特的长进其实没有太多,还是常拿知叶没辙,非常听话。所以他支支吾吾的,招了。
  “大概……”
  “嗯?”
  “伊恩和古罗的年龄加起来……”
  她大惊失色。“你快三千岁?”
  “再乘以三……”贝雷特断断续续的把话说完。
  她愣住。“快一万耶……”这数字实在太让她惊讶了。“你还好意思说伊恩配我老,你呢?你呢?就不觉得你对我来说太老?!”
  “少罗索!”他的脸马上涨红。
  “这简直就是诈骗,欺负人嘛!我竟然跟个老头在一起,我真是……啊——”
  被恼怒的贝雷特一把扛起她,低咆,“就算是骗,你也已经在船上了,不准走!”
  “我没说要走啊,抱怨一下都不行哦?很小器耶,一点幽默感都不懂……喂、喂,你要带我去哪里?”她整个人被拖进他劈开的时空裂缝里。
  贝雷特对她露出狰狞的笑,“跟你开个玩笑啊,这么小器?一点情趣都不懂,这样怎么行?宝贝,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要一起生活,现在嘛——我又饿了,正好,你质疑我是什么?老头是吧?”他笑得邪气。“那,我们找个没有打扰的地方,我好好的向你解释一下好了,我年纪虽然不小,但是老归老,还是很勇猛的!”
  “啊啊啊——闭嘴闭嘴闭嘴!”换她脸红尖叫。
  这只恶魔很敢讲,尤其是床第之间的调情,老说会让她脸红害羞的话。
  “你一定要讲给所有人知道吗?”望向古罗,就见那老家伙竟然光明正大的竖起耳朵偷听!
  “嘿。”他挑眉。“古罗,东西弄好先送到新家,我跟这女人有话要说,一周后见。”
  “是。”古罗闷笑回应。
  知叶只能羞愧的把脸埋进他头窝处,任凭他将她抱进他的异度空间。
  被他搂在怀里,吻得那般热切,脚下的五芒星阵非诡异的闪着粉红色的光,知叶有羞有窘,还有无限爱意。
  站在她眼前的恶魔,黑发黑眼,一身的黑色,相识之初的讥讽笑已不在,也不是挑逗引诱的笑法,而是真切的,愉快的。
  她越来越觉得,没有放下他一个人是对的。
  踮起脚尖,他主动亲吻他黑色的唇,双臂搂着他脖子,任他的黑色翅膀将两人圈了起来。
  他的心跳,有力且沉,他的体温不再冰凉,嘴唇温润,吻起来感觉超好!
  他充满爱意的看着她,魅惑勾魂的眨了下眼,“嗯哼,这一回让你主导?我没问题。”
  “嘿,我们在一起很快乐,如果我还有愿望,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贪心?”知叶笑得眼睛弯弯的,很可爱的问着他。
  “什么愿望呢?我的主人。”他觉得她偏头问话的样子傻得可爱,克制不了的一吻再吻。“你的愿望,我都为你达成。”
  她轻笑,躲着他的热吻,最后在他耳边轻声说出,她的愿望……
  “贝雷特?”知叶不解的摇了摇他,但贝雷特只是脸色苍白的看着她,然后一个弹指便不见了!
  她错愕。“喂,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你去哪?贝雷特,你死定了……”
  只是一个小小的心愿而已,干么听见就吓得跑走啊?
  “活了快一万年,还是这么没用!哼!”
  恶魔猎人总部,位于一处罕有人烟的深山,山路崎岖难行,大雾终年不散,除了在这里修行的恶魔猎人,不会有外来访客。
  但今天却出现了一个,这个访客让从猎人如临大敌,只是他直闯首领的基地,让人不知道该谁担心才好。
  恶魔猎人的首领——伊恩,正在研读送上来的教科书内容,本应该要很认真的,教育可是百年大计!但正前方的噪音让他完全分心。
  不甘心的从书堆中抬头,就看见金发蓝眼,穿着贵气三件式西服的男子,面无表情的端坐在他面前。
  虽然很优雅的执着咖啡杯,但是——他手不停的的颤抖,让白瓷咖啡杯和杯垫发出“卡卡卡卡卡”的声音,咖啡还洒了出来,最奇怪的是,那位贵气、英俊、无所不能的恶魔贝雷特,还脸色苍白。
  “吾友,真是太稀奇了,认识你这么久,你第一交来拜访我,但是礼物呢?你是来抖坏我的咖啡杯的吗?”
  “我有麻烦。”
  他从来没有这么失常过,无论遇到如何强大的对手,都只会让他自负的冷哼一声,就连恶魔猎人倾巢而出对付他,他也面不改色。
  这就让伊恩更好奇了,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让一双活了快一万年的恶魔脸色大变?
  “发生了什么事?”
  “他……向我许了一个愿望。”
  伊恩闻言,失望的“呿”了声,“就一个愿望而已,还有两个,你怕什么?”而且他不相信小女佣会把愿望许完。
  “我没让她许完,就逃了……”卡卡卡卡,贝雷特现在改以双手捧咖啡杯,却仍不能控制他的夸张的颤抖。
  “是什么愿望让你惊吓成这样?”伊恩想破头也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愿望会让他为难,一听完就跑到他这里来讨救兵。
  “她说……”贝雷特闭上眼,耳边还能听见她撒娇般的祈求。
  我想要你的小孩。
  “卟……”伊恩差点没岔气,只是生小孩而已,有必要紧张吗?“哈哈哈……”这只恶魔,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我是很认真的!伊恩。”贝雷特愤怒的把咖啡杯摆在桌上,对着好友咆哮。“恶魔混血儿……我从来没见过!是不是会……像我?”
  聆听他的苦恼,伊恩倏地明白他紧张的原故。
  “你是冲破十二道禁制、力量强的远古恶魔,若有孩子,当然会像你。”他起身,从古老的典籍中找到恶魔混血儿的纪录,给了贝雷特。
  “因为拥有一半人类一半恶魔的血缘,所以有这两种种族的优点和缺点。通常恶魔和人类的混血儿,一出生就拥有不朽的生命,有人类的感情,也拥有恶魔的力量,和纯种恶魔最大的不同,是对阴暗的渴求不强,也不会被召唤,更不被契约制约,我想你想问的是这个。”
  看见贝雷特瞬间松了口气的模样,伊恩忍耐着不笑出来。这家伙之所以吓得魂不附体,就是怕孩子会跟他一样吧,怎样每次这位恶魔变脸,都是为了他的小佣呢?
  “恶魔和人类的混血儿很少见,除非奇迹——通常嘛,这样的小孩呢,是恶魔眼中上好的食物。”伊恩再拿出一本典籍,翻开让贝雷特瞧瞧。“不过你的孩子,我想没有一只恶魔敢打他主意。”若没料错,应该会有父亲一半的力量,就算只有一半,也等于是六道禁制的魔力,本身就是危险,应付危险绝对不是问题。“奇怪,你怎么来问这个?小女佣没告诉你?”
  贝雷特很认真的在研究典籍,听见好友提到知叶,不免讶异。
  “当然,我给了她恶魔猎人二十四小时服务专线。她大概是——一年前吧,问我关于小孩的问题。”她用了一点小东西,跟他交换这个珍贵的情服。“她花了很多时间才搞懂这些问题,看来她是一直很想要你的小孩,吾友——恭喜你,你应该很快就可以当爸爸了!努力一下吧,或许十年、二十年……”
  “她不是莽撞许愿,而是真的有查过资料……那个女人……”贝雷特感动不已,激动得全颤抖。
  他可以拥有自己的小孩,可以跟人类一样,拥有自己的孩子……
  “我说——”伊恩正要再多说两句,结果来匆匆去匆匆的贝雷特突然间就消失了。
  完全被忽视的伊恩额上青筋马上冒出来。
  “我为什么要免费当你的心理咨询师啊!”他对空咆哮。
  不过,他因为告诉他们这些资讯,也提到了很珍贵的资料。
  把桌上那本年度教科书丢开,拿出压在底下的两张即可拍照片,一张是狼人和人类女孩的合影,另一张是狼人和恶魔。
  原来无法在相机中成像的恶魔,现在却有了形体,这是非常珍贵的资料!当然,还有他藏在抽屉暗格里的,恶魔的眼泪。
  摆放在小瓶中的恶魔眼泪,散发出一种蓝色的金属幽光,不像钻石,看不出像哪种宝石,但就是小小的一点点,散发出非常特别的光,这是恶魔的第一滴泪,绝地有珍藏价值。
  上次大战,贝雷特眼泪散了一地,他吩咐族人全部捡回来,利用部分做了实验,发现恶魔眼泪不只能凝聚散落的魂魄、形体,还能治病、强身,是非常珍贵的宝物。
  望着那张成像的照片,伊恩忍不住摇头。“贝雷特,你真是一只特别的恶魔,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在你身上遇到了,也许这就是造物主说的,爱的力量吧——啧,不能成像、不懂爱、不会发自内心的落泪,都让这家伙办到了,我好像应该开始准备给新生儿的礼物了,他若真的再多个混血儿小孩,我一点也不会意外!”
  虽然很有可能会被敲上一大笔,不过——看着桌上的照片,以及手中的恶魔眼泪,他就觉得值得。
  “这些东西都是无价之宝。”他非常小心的把照片还有眼泪用魔法包覆,藏在不知名的空间里。“等哪天我决定辞职,就通通拿去卖掉!”
  话是这样说,但活了一千两百岁的伊恩,忍不住想说,爱这种东西,真是非常抽象。
  也许下一次,他也会遇到奇迹吧!
  *还想重回恶魔贝雷特与俏女佣知叶缔结契约的第一次?放心,不必许愿,只要看新月甜柠檬系列166《华丽的魔男.上》就可以啦!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