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练习题 第十一章
  误会冰释,重返彼此怀抱后,孟喜儿每日的笑容都很耀眼。
  尤其是韩奇宝宝似乎很喜欢新家的环境,每晚都一觉到天亮,让她这个当妈的,每日都睡得又香又甜。
  韩德生则没她那么适应良好,虽然孟喜儿早就告诉他,有了孩子之后,对于生活细节通常就没法子那么注重了。
  不过,他确实还是花了一些时间才适应!
  适应黑色大理石吧台很适合搁婴儿尿布,适应床边多了一张婴儿床,适应桌面多了一些没法子收进橱柜的婴儿物品,适应一个没法子命令他何时睡觉,何时不要哭的婴儿。
  不过,这样的适应是甜蜜的,因为孟喜儿和儿子陪在他身边。
  让他比较难适应的,是她的忙碌。
  她的新店开幕在即,要做的事情有一百种。而成为副董事的他,开始变成了比较早回家的那个人。
  于是,他开始接手部分的家事。
  他学会三分钟泡好牛奶,一分钟换好尿布的特技,看得孟喜儿频频称奇,直夸他有天分。他也意外地发现,他其实不怎么排斥处理生活锁事。
  她以前的温柔特质仍在,但做事态度愈来愈坚定,而他的秘书则说他变得比较好亲近了,他听了以后,淡淡一笑。

  原来,夫妻是会互相影响的。
  这一晚,韩德生依然是早回家的那一个。
  他吃完便当,喂完儿子牛奶后,衬衫解开一半,陪着儿子一起躺地板软垫上。
  小家伙一躺下,便自顾自地抬手抬脚忙得不亦乐乎。
  他侧身托腮,猜想着小家伙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爬行了吧。到时候,家里这堆冷硬的家具棱角,全都要装上保护软套,否则孩子会受伤。
  韩奇玩累了,开始揉眼睛。韩德生已经很清楚这样的入睡前奏。于是,他轻缓地拍着孩子胸口。果然,不出三分钟,孩子已经呼呼大睡了。
  “好吃又好睡。”他笑着抱起孩子,走回卧室,放回婴儿床里。
  抬眼看了一眼时钟,九点了。
  怕没听见孩子哭声,他走进浴室,很快地冲了个澡,在腰间围上浴巾,才走出浴室,便听见了开门声,他转身大步走向客厅。
  喜儿正埋首在她的笔记型计算机前,显然一路抱着计算机上楼的。
  “回来了。”他倚着墙,双臂交叉在胸前。
  “嗯,等我一下。”
  她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敲打着,努力回复最后一封E-MAIL.然后,她要去洗个澡,接着要抱老公……
  韩德生一挑眉,自我椰榆道:“这样的场景似乎似曾相识。只不过,那时候忙到焦头烂额的人是我。”
  孟喜儿按下传送键后,他的话才进入她的脑子里。
  “我哪有像你那么工作狂……”她笑着抬头,却忘了要说什么。
  她的男人,只围着一条黑色浴巾站在她面前,毫无遮掩地露出他精壮却不吓人的胸肌,浑身线条都像用天鹅绒包覆的钢铁一样地优雅而坚硬。
  孟喜儿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还是说不出话来。他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颚,柔抚着她的唇瓣,满意地发现她正轻颤着。
  “看呆了?你搬回来一个多月,显然还没有完全习惯我。”他俯首说道,灼热呼吸拂在她的肌肤上。
  “除了勤劳的同志及自恋狂之外,已婚男人不该有这种体格。”她低声说道,白玉耳郭染上一层粉。
  “你看过很多男人?”他不客气地反问。
  “没一个会让我脸红。”瞥他一眼,怪他乱吃飞醋。
  “抱歉,等我多习惯你在身边之后,就不会这么胡思乱想了。”韩德生大气不喘地拦腰抱起她,一同沉入沙发里。
  孟喜儿窝在他的身边,觉得自己像个小娃娃。只是,他赤裸胸膛就偎在她的脸颊边,她脑子的想法可一点也不天真。
  那一晚在京都缠绵终夜之后,他们便不曾亲热过了。因为都还在适应彼此,加上孩子总是睡得不是时机,所以他们没再亲热过。
  可彼此是在乎的,有几回对望着,光是眼神就足够让彼此欲望点燃,偏偏那些时候,韩奇小子就是怎么样也不想睡。
  等到孩子睡了,两个忙了一天公事的人,也早已失去了力气。尤其是她,经常是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她怀念他的味道,他的指尖,他爱抚她时温柔却又强硬的力道......
  韩德生的唇贴得更近,在她唇间轻轻抚过。
  “奇奇呢?”她问,努力地想分散、心神。因为她还没洗澡,还没吃饭,计算机还没关......
  “睡着了。”他的指尖沿着她的脖子往下滑动,教她不自觉地吞咽着口水。
  “那个......那个......”她的脑中一片空白。
  “哪个?”他含住她的耳珠子,以舌尖拨弄着。
  “啊......”她捣住自己发出暧昧声音的嘴,脱口问道:“你吃饭了吗?”
  “我吃了,你呢?”大掌探入她的衣服下摆,抚上她雪白腹部。
  嘟噜!
  她的肚子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还没吃。”他泄气地说道。
  韩德生抽回想逾矩的手,纵然欲望仍火热地在腹部盘桓着,但她小巧的脸庞实在是太清瘦,他终究还是直起身子,拉着她走向厨房。
  孟喜儿把脸贴在他宽厚后背上,双手揽住他的腰,被他拖着走。
  “吃饱了再做。”她小声地说道,偷偷亲了下他的背。
  “这可是你说的,可别洗完澡后就睡着了。”他蓦然回头,眼神灼热得足以焚烧起森林大火。“我们在浴室做过吗?”
  她红了脸,用手指头拼命戳他。“快点帮我找食物,否则饿垮了,就什么也别做了。”
  他大笑着拉过身后脸红小人儿,一起走到冰箱前清点存货。
  她一看到冰箱里有青菜、水果、水饺和云吞等等食物,马上宣布:“我要给保母加薪。”
  “我还请她买了一锅香兹鸡汤,再下点面条就很营养。”他从下方柜子里拿出一个保鲜盒。
  孟喜儿咽了口口水。
  “去洗澡吧,我帮你下面。”韩德生已经打开橱柜,拿出一个锅子。
  她看着他放水入锅,然后在等待的同时,又开始加热鸡汤,取出面条、蔬菜、汤碗在一旁备用,动作训练有素地像是天天在做这些事一样。
  “你怎么会做这些?”她看得目瞪口呆。
  “你离开之后,我泄气了很久。枉费我在工作上一天到晚给别人建言,自己生活碰到这么大的状况时,却只会心烦意乱,完全忘了平时自己处理问题时的冷静......”
  “你不要告诉我,你后来还写了企划书之类的。”她打断他的话,不可思议地反问道。
  韩德生不自在地扯动了下嘴角,因为他确实是写了。
  她又哭又笑地冲入他的怀里,用尽全力紧抱着这个与人相处不若工作时灵光的男人。
  “我爱你,真的好爱好爱好爱你。”她的泪湿润了他的胸膛。
  “爱我为什么要哭?”害他有点紧张。
  “知道有一个人在努力地为你变得更好,怎么不让人感动得想哭?”她把小脸埋入他的胸前,粉唇和小手不自觉地于其上揉动着。
  “你再哭下去,你就吃不到晚餐了。”他全身僵直地说道。哈?她不解地抬头看着他的眼。
  那火热的眼神,让她一愣。
  他的大掌蓦地环住她的腰,让两人身子紧密相贴,透过一层薄薄毛巾,他的火热紧贴着她,道尽所有的渴望。
  “我......”她虚弱地说道。
  韩德生低头吻住她的唇,一股欲望的疼痛也同时窜入她的血液里。她双膝无力地一直往下滑,整个人轻飘飘。
  “停......”她喊停,只能偎着他而站。“我没有力气了。”
  “你待会最好吃饱一点,这样才有体力应付这一晚。”他低头又咬了下她的唇后,把她推到餐椅坐好。
  “告诉我,你的企划书里写了什么?”
  “我思考着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还有什么是需要改进的?然后,你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事实上,他还画了一张树形图,把问题点全标出来,然后一项项地进行处理。
  “你认为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她想知道更多他对于这事的看法。
  “出在我不喜欢我的蓝图被改变,我希望的都是你为我而改变,我希望你在家当个家庭主妇,我希望有你的陪伴,我希望的都是你为我而改变,却忘了婚姻是要两个人的配合,却忘了当初我爱上的就是那个在樱花树下微笑的自由女人。”他老实地说道。
  她抚着他的脸颊,忍不住轻啄了好几下他的唇。好爱他呵.....
  “所以,你为我改变了什么?”
  “我开始学习做菜,那样至少可以让我们吃得健康一点。我也告诉自己,如果你想在事业上奋斗,那我至少不能当一块绊脚石。”他说着说着,突然苦笑了起来。“只不过计划是一回事,我目前还在学习调适情绪当中......”
  “你让我觉得很惭愧,我什么都没为你做。”
  “你之前做得够多了,我只是趁你离开时,好好补足我没做够的那一部分。”
  他亲吻了下她的颊,大掌捧住她脸庞,仔细地看着她的第一寸轮廓。“幸好你回来了......”
  “我当然会回来,因为我的心有一部分在你身上。”她的手掌贴住他的心跳,抚着他挂在颈间的那串项链。
  “谢谢你。”他轻搂了下她,侧过身拿出青菜清洗,趁着水滚的空档下面。“信不信我现在的厨艺可能比你还行。”
  “信。而且决定以后都由你掌厨。”她红着眼眶,开心地娇慎一声,“你这样会庞坏我喔。”
  “无所谓,我不介意。”
  “我最近会比较忙,等到品牌上轨道之后,我要做的工作就是负责布料的部分......”
  嘟噜!她的肚子又抗议了一声。
  “好了,先别谈公事,快去洗澡。”他揪过她娇小身子往房间方向一推。
  她面对着他,倒退着往后走,手指则开始解开衬衫钮扣。
  他的眼色变深,看着她露出蕾丝衬衣及腴白胸口......
  “不是说要在浴室里试一试吗?”她朝他勾勾手指,小脸却胀得通红。
  他眯起眼,结实胸膛激烈地起伏了下。
  他没迎上前,只是锁住她的眼,以食指抚过厨房里那一片黑色大理石料理台。
  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随之轻颤着,恍若他抚摸的是她的身躯一般。
  “等你洗好澡,喂饱你之后,所有没有过的尝试,我们都可以尝试。”
  “谁怕谁.....”她放下话,下一秒马上红着脸落荒而逃。
  那一晚,孟喜儿数度宣布投降,偏偏每一回都在他的挑逗下,不敌快感的催促而再度失守。
  渴望得太久的他,简直将她当成一道大餐来享用。不过,她完全不介意被他如此地深爱着啊。
  孟喜儿的新店开张后,因为风格定位明确,很快地便建立了一群主顾客,忠诚地支持本土制造的手工衬衫,衣服。
  前几天,在精品公关公司工作的孟喜儿还特别为她的品牌策划了一场记者会,引起广大回响。
  这一日午后,孟喜儿趁着所有事情忙到一个段落后,她来到韩德生办公室,请助理不要通报他之后,便偷偷地溜进办公室。
  韩德生正侧着身看着窗外,表情凝肃,肩颈线条一望即是极度僵硬。
  “怎么了?”她脱口问道。
  “怎么来了?”他惊讶地起身,很快地收拾起脸上的凝重。
  “现在有空档,想找你一起先去吃晚餐,然后再去接奇奇。你有空吗?”
  他抚了下她的笑颜,低声说道:“我现在没有食欲。”
  “怎么了?”
  韩德生沉默了一会后,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没事。”
  “怎么了?”她站在原地,坚持地看着他。
  他注视着她,心里有好多情绪,可习惯报喜不报忧的个性,却让他什么也没说。他低头吻了下她的唇间,低声说道:“走吧,不是要去接孩子及吃晚餐吗?”
  “你的公事呢?”她抚着他冰冷的脸颊,没放过他眉宇间那道皱痕。
  “先不管它吧。”他拿起西装外套。
  这下子换她皱眉了,他连公事都不想管,证明他这回的心事确实够他烦闷了。
  偏偏还死鸭子嘴硬,不愿承认有事。
  他不愿意说,她总不能强逼着他吧。况且,他该自己相通的。
  韩德生揽着她的腰,走出办公室,简单跟秘书交代了一些事情后,他便开着车载她离开了公司。
  孟喜儿让他在星巴克边停了下来,进去帮两人带杯咖啡。
  他没反对,因为他确实很需要提振精神。
  她拎着咖啡走出星巴克,正要上车时,突然低头拿起手机,边说话眉头便皱了起来,最后还一脸沉重地挂断手机。
  孟喜儿将手机收回袋子里,走进车内。
  “你最近胃不舒服,所以今天让你喝拿铁。”她把咖啡递给他。
  他把咖啡放在一边,握住她的手。“刚才谁打电话来?怎么在皱眉头呢?”
  “没事。”她摇头。
  “工作还顺利吗?”
  “没问题。”
  韩德生不解地看着她,平时她总是很乐意和他分享她在工作上的点滴,并希望能听听他的意见的。今天怎么了?
  “你有什么心事都可以告诉我。”他紧握着她的手。
  “我不想麻烦你,我一个人担心就好了。”她仍然摇头。
  “说出来有人可以分担,也许一下子就解决了。”
  “是吗?你不是也习惯一个人担心吗?”她说。
  他哑口无言地注视着她聪慧眼神,知道她看透了他的心事,而且正在担心他。
  “如果你现在不愿意说,我不想勉强。只是,别让我担心太久,好吗?”
  他将她的手握到颊边,低声说道:“有个同事今天早上心肌梗塞过世了。”
  她娇小双臂立刻环住了他。“我很遗憾……”
  “我们去探望他时,他的妻子昏倒了好几次,完全没法子接受事实。两个读国小的孩子看到妈妈那样,也只能跟着哭,一家子哭得……”他的声音沙哑,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摇头。
  孟喜儿拍抚着他的背,轻声问道:”有什么是我们能够帮忙的吗?“
  “后事已经请了礼仪公司代为处理。只是,他的妻子还是没有回过神。她平常家事有菲佣代劳,出入有司机,从来没有想过她先生会英年早逝,毕竟才四十多岁。”
  “那么你可以减少一些工作量吗?”她脱口说道,突然担心起他的身体状况。
  “你可以吗?”他直觉地反问。
  “我喜欢我的工……”孟喜儿突然停住了话,因为她明白了一件事。“你热爱你的工作。”
  “工作给我很大的成就感,我喜欢解决事情后的畅快感。如果没有遇到你,我会更加投入公事,也许会像我的同事一样,身体一个没注意就过去了。”他苦笑地说道。
  孟喜儿捣住他的唇,回想起这些时日的忙碌,蓦地打了个冷颤。
  她近来一回到家后,便倒在床上人事不省,虽然有他拥着她入眠,但两人相处时间确实是变少了。
  “我们都减少一些工作量,留给彼此更多的相处时间,好不好?”她急切地说道。
  “好。”他点头,将她拥得更紧更紧。
  因为生命里的无常从没少过,于是聪明的人便该知道,每一次的失去与伤心,都是要人更懂得珍惜当下的姻缘。
  “我曾经以为我要的是一个凡事都以家庭为主的女人。但是,我现在很庆幸,我的妻子是你,你坚强的足以面对家庭内外的风波。”他有感而发地说道。
  “等宝宝再大一点后,我们一起到日本旅行。”她眨去眼里的泪光,只想好好的把握每一次的相处时光。
  “好。”
  “那我们现在出发去接宝宝吧。”
  “等一下。”韩德生伸手解开衬衫,露出精健的锁骨。
  “你……你想干么?”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不禁口干舌燥了起来。
  他最近爱她的方式,经常让她招架不住。但是,突然想在车上亲热,会不会太高难度了?
  “你想到哪里去了?”他笑着从颈间取下项链,交到她的手里。
  她看着掌间那把带有他体温的螺丝起子,红了眼眶。
  “LOVE手环的原始涵义,是希望相爱的两个人能携手合作戴上手环,把这份纪念留在彼此身上。”他凝视着她的眼,低声叙说着。
  “欢儿说戴了LOVE手环的几对银幕情侣,伊丽莎白和李察基顿,还有几对港星全都分手了。”
  “幸好,当初是我强行帮你戴上的。我们不算合作戴上手环,所以一定不会像他们一样分手。”他挑眉说道。
  “你不会还对此洋洋得意吧。”她戳戳他的手臂说道。韩德生摇头,拿起螺丝起子,要为她松开手环。
  “不。”她将手背到了身后,坚定地说道。
  “爱应该是自由的。”
  “所以,我选择了让LOVE手环留在我手上。因为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够套住我。”她伸长双臂环成一个圆,套住他的颈子,将他拉近她的身边。
  韩德生胸口一紧,她温柔含笑的眼神,让他想起初见面时,她便是用这样的笑颜,让他一脚踩入爱情流沙,再无法自拔。
  “但是,钥匙得留在我这里。”她嫣然一笑,鼻尖轻触着他的。
  “心都握在你手里,钥匙还重要嘛?”
  韩德生低头吻住妻子的唇,在她热情的回应里,尝到了婚姻真正的味道。
  那个味道叫作——幸福。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