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羽翼 10
  “别看了,我已经请你的兄弟把你的子弹全拿出来了。”风淮恩伸伸懒腰,缓缓地从草堆里走出来。
  
  他的话才刚落,柯林的脸已经被结结实实地揍了好几拳,每一拳都正中下颚,打得柯林鲜血直淌,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想干什么?”柯林抚着吃痛地下颚,身手利落地退了好几步,警觉地看着他们。
  
  “你在我的地盘上打我二哥的女人,你说我们想干什么?”风淮恩懒洋洋地掀唇一笑,双手交叉在胸前。
  
  风御海揍得自己手都痛了,本想再上前踢他几脚,但眼角一见到于常安虚弱地躺在一旁,忙不迭朝她奔去。
  
  “安安,你怎么样了?”他一把将她扶起,心疼不已地抚摸着她的脸,“都是我不好。”

  
  “这一回不关你的事。”于常安幽幽地看他一眼,把脸垂下。
  
  “每一次都是我的错。”风御海突然紧紧地抱住她。天知道他刚刚有多么担心,他担心得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就怕她一个不小心被那畜生给杀了,他要去哪里再找一个她?
  
  说来说去都是风淮恩的错!交代他办的事他倒是尽心尽力做了,可是都不事先告知他,让他这回当个彻头彻尾的白痴!为这个女人担透了心、吓破了胆。
  
  “风御海……”于常安不解地看着他紧抱住自己的举动,怯怯地开口:“我没事的,你不要担心。”
  
  风御海抬起她的脸,又是心痛又是自责地道:“唇都破了,也流血了,你还敢跟我说没事?”
  
  “真的没事,否则戏怎么会逼真呢?”
  
  “戏?”
  
  “是啊,风淮恩说要我帮他演一场戏,好把柯林与州长的罪行给揪出来。其实我不会有事的,旁边埋伏了好多警察及 FBI 干员,我们的对话大家都听到了,这回他们肯定要被定罪,我也不必再担心柯林会对我怎么样了……”说到此,于常安发现风御海的脸色越来越不对劲,不禁担心地皱起眉,“风御海,你怎么了?头疼吗?还是哪里痛?”
  
  “我没事。”风御海咬着牙道。
  
  为了演一出戏,风淮恩竟然拿他的安安当饵?还让她被柯林打了两个耳光?该死的!这笔账他非得找他算不可!
  
  “可是你看起来有事,风御海。”于常安的小手轻轻地抚上他的脸。
  
  不一会,她的小手就让他给包进掌心里,“你既然这么关心我,又为什么舍得离开我?”
  
  “我……”我了半天,她的小嘴里再也吐不出半个字,倒是泪水像打开的水龙头般滴滴答答地落。
  
  “安安。”看着她三番两次被人打的容颜让不停落下的泪给浸染成一片汪洋,风御海不禁俯下身子轻轻地吻上她的脸颊,“别哭了,好吗?你哭得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刚刚你很勇敢的,不是吗?”
  
  她怯怯地摇头,“才不,其实我好害怕。”
  
  她若真的够勇敢,早在两年前就去告发他们,而不是胆小地藏起来,以为自此可以天下太平。
  
  他将她拥进怀中,宽大的胸膛让她娇弱的身子紧紧依靠着,“都过去了,以后绝没有任何人敢伤害你。”
  
  “真的?”
  
  “当然,我保证。”
  
  轻轻的咳嗽声突然在他们身畔响起,风御海不耐地扬眉,看见一脸带笑的风淮恩。
  
  “不好意思打扰两位,但直升机要起飞了,还是你们决定走下山?”
  
  风御海瞪了风淮恩一眼,拦腰将于常安抱起,对他道:“走吧。”
  
  风淮恩在前,他抱着于常安走在后头。
  
  “等等,你要带我去哪?”她住在这里啊。
  
  “当然是我家。”风御海回答得理所当然。
  
  她愣住了,“你家?”
  
  “有什么不对吗?我今天本来就是来带你走的。”
  
  “可是,我为什么要去你家?我住在这里好好的呀。”
  
  “你必须跟我在一起,我住哪里你就住哪里。”他实在一点都不喜欢她竟然不想跟他在一块的念头。
  
  “为什么?”就算他的脸已经僵硬得很难看,但这句话她还是不得不问。
  
  “因为这样我才能保护你的安全。”
  
  “黑子和柯林都被抓起来了,没有人会伤害我,而且风淮恩答应保护我以后的生命安全 ……”
  
  “风淮恩风淮恩,他是他我是我,你是我的女人,当然由我来保护,以后不准你的嘴巴里吐出别的男人的名字!”
  
  看着风御海恶声恶气的样子,于常安咬了咬唇,本来就破了皮的伤口被她这一咬,不由得痛呼出声。
  
  “你在干什么?”风御海将她安置在直升机的座位上,正好看见她紧咬着下唇自谑的模样,让他气得瞪人。
  
  “我……不是你的女人,我要回我住的地方。”她只不过是他逢场作戏的女子而已,不是吗?失去了一片薄膜也不需要他负责,是她自己心甘情愿。
  
  “你!”她是存心气死他不成?“我说是就是!”
  
  “你蛮不讲理。”
  
  “不管你说什么都没用,今天你非跟我回去不可。”
  
  “我不要!”她挣脱他箝制住她的手想要离开。
  
  “有本事你就自己下飞机!”直升机已缓缓升空,离地面有一段高度,再加上风大,机身摇摇晃晃的,他就不相信她自己下得去。
  
  “你……你就会欺负我!”于常安气哭了,转向风淮恩求助,“风淮恩,我要下飞机。”
  
  风御海一见她竟楚楚可怜地向风淮恩哭诉,气得一把拉她入怀,低头便吻上她的嘴,直到她透不过气来才放开她。
  
  “我说过不准你再叫别的男人的名字,你忘了?”风御海的气息霸道且占有地笼罩住她。
  
  “你!”于常安被他吻得又羞又气,整张脸红彤彤的,心儿乱跳,方才那一丁点儿坚持与别扭全都在他的一吻中烟消云散。
  
  “三少爷?”直升机的机师看坐在后头的两人僵持不下,不禁犹豫着要不要起程。
  
  “走吧,没事的。”风淮恩微笑着指示。
  
  于是直升机缓缓地升上高空,穿越翠绿山海,乘风飞翔。
  ☆     ☆     ☆
  
  纽约曼哈顿风城大厦分公司
  
  “总裁,苏氏财团总裁苏佑升先生想见你一面。”
  
  “现在?”
  
  “是的,他人就在办公室外头。”
  
  “请他进来,顺便倒两杯咖啡。”
  
  “是的,总裁。”挂上电话,秘书起身替苏佑升开门,“苏先生请。”
  
  风御海放下公文起身迎向他,两人双手交握一会才放开。
  
  “坐,苏先生。”
  
  一坐定,苏佑升随即开门见山道:“御海,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来意。”
  
  “是我和令千金的婚事?”
  
  “没错,你也知道小女生来骄纵任性,一点不顺她的心就会耍大小姐脾气,你比她成熟稳重,相信你应该可以包容她这个小小的缺点,除了任性些之外,苏瑷绝对会是你事业上的好帮手。女人嘛,多哄几句就好了,你就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风御海一笑,谦恭有礼地回答,“晚辈知道,晚辈不会跟她计较的。”
  
  苏佑升闻言欣喜万分,这几日兜在心上的疑虑一扫而空,“既然如此,那你们的婚事也该办一办,今天就把时间给订下吧。”
  
  秘书此时刚好端了两杯咖啡进来,一杯搁在风御海面前,另一杯则递给苏佑升,“苏先生,咖啡。”
  
  “谢谢你,张秘书。”
  
  “不客气。”张玲微笑地退了出去,才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回头就见到这几日天天中午都来报到的于常安。
  
  她总是穿着一件简单的线衫和淡蓝色的牛仔裤,及肩的发随意束个马尾,穿着一双球鞋就这样来了,张玲一开始还差点把她赶下楼,却见到风御海亲自出来迎接她,虽然感到不可思议,也习惯每天这个时候她都会出现,而且都是直接走进总裁办公室。
  
  “嗨,张秘书。”于常安微笑着朝张玲点头打招呼后,一双脚自然而然地就朝风御海的办公室走去,张玲却一反平日的作风,伸手挡住她的去路。
  
  “不好意思,总裁现在正在跟苏氏财团总裁谈婚事,你恐怕不太方便进去。”张玲淡而冷漠地笑了笑。
  
  闻言,于常安顿觉脑子一片空白,嗡嗡作响,“谈婚事?”
  
  “是啊,正在敲定时间,怎么?于小姐不知道吗?总裁没告诉你?”
  
  “没有。”
  
  “啊,真不好意思,既然总裁没说,我这秘书就等于多嘴了,于小姐,你就当我没说过这句话吧。”张玲不太认真地道歉,转身回位子上坐下来。看于常安还愣愣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神情不禁有些不悦了,“于小姐,你如果要等总裁就先到会客室坐一下吧,你挡在那儿会妨碍人出入的。”
  
  “啊?喔,对不起。”于常安回过神后,脸色苍白地往外走。
  
  “于小姐,你不等总裁了吗?”
  
  “不了,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每天中午要她过来的人是他,就因为他说想吃她亲手做的便当,想着她又走了回去,把手上的便当搁在张玲的办公桌上,“不好意思,麻烦你把这个便当拿给风御海。”
  
  张玲扫了那不起眼的便当盒一眼,点点头,公式化地道:“我会交给总裁的,请于小姐放心。”
  
  于常安笑了笑,“谢谢。”
  
  看着于常安的背影消失在电梯的回廊里,张玲不以为然地撇撇唇。她就说嘛,总裁的眼光何时变得如此低品味了?苏家大小姐又美又能干,和总裁才是真正的天生一对,像于常安这种路边小花只不过是总裁无聊之余顺手摘下而已。
  
  总裁办公室的门突然砰地一声被打开,张玲吓了好大一跳,回眸只见苏佑升气冲冲地从里头走出,脸上的神情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苏佑升没想到风御海竟然想也不想地就回绝这门亲事,还说是苏瑷自己要毁婚的,不关他的事。可恶,太可恶了!这个自大狂妄又目中无人的男人!
  
  “苏先生……”张玲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忙不迭从位子上站起身。
  
  “哼!风御海,你别以为我女儿非嫁你不可!你不娶,多得是青年才俊等着要!”苏佑升看也不看她一眼,径自丢下一句话气冲冲地走了。
  
  “张秘书。”
  
  闻声,张玲转过头来,见到风御海不知何时已站在她身边,吓得话都快说不出来,“总裁,呃,有什么吩咐吗?”
  
  “于小姐呢?”风御海已经看见张玲桌上那个熟悉的便当盒,心里突然有股不太好的预感。
  
  张玲被他的眼神瞪得舔了舔唇,“她……走了。”
  
  “走了?去哪?什么时候走的?”
  
  “刚刚走,她说有事。”
  
  “我不是交代过只要她来就让她直接进我的办公室吗?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风御海严厉地瞪视着她,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办事能力差的员工,只会误事,“如果你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今天就给我滚回家不必再来了!”
  
  张玲急了,泪都快要掉下来,“不是的,总裁,我听见你跟苏总在谈你跟苏小姐的婚事,我以为你不喜欢被打扰,更不希望于小姐出现在苏总面前让他看见,所以……”
  
  “所以你就擅作主张把人赶走?”冷冷的嗓音像把刀般朝她射去。
  
  “不是不是,是于小姐自己说要走的……”
  
  张玲的心虚,风御海看在眼底,不由得眯起了眼,抿着唇质问道:“你跟她说了什么?”
  
  “我……”
  
  “说!”
  
  “我只是说总裁在跟苏总谈婚事……”
  
  “该死的你!”风御海低吼了一句,高大的身影在下一秒钟冲了出去。
  ☆     ☆     ☆
  
  没想到她的幸福这么快就长了翅膀飞了。
  
  于常安苦笑着,沿着人行道一直往前走,经过了咖啡厅、书店、花店、路边的小公园,她掏钱买了一支冰淇淋,边舔边走,脸上的愁容倏然转为一抹飘忽的笑。
  
  其实,拥有短暂的幸福对她来说已经是偷来的,人不该贪心,不是吗?贪心的人永远都不会觉得快乐和满足。
  
  风御海带给她的已经太多了,短短一个礼拜,白天她替他做便当,下午陪他看书、批公文,晚上他则坚持抱着她睡,像是小孩子抱着无尾熊那样。
  
  她很快乐,真的,前所未有的快乐。
  
  灰姑娘也有梦醒的时候,现在就是她梦醒的时候了!
  
  只是,灰姑娘的王子会拿着她的玻璃鞋不惜千辛万苦地找到她,风御海会吗?
  
  “冰淇淋很好吃?”
  
  风御海突然出现让于常安手上的冰淇淋掉在地上,她不禁愣愣地抬起头来望着他——
  
  “怎么了?不想看见我?”他拍拍她的小脸,伸手拉住她那一见到他便慌乱得不知所措的小手。
  
  “不是,只是吓一跳,张秘书说你在谈事情,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才想到白马王子呢,他就凭空冒出来,让她的心乱得一蹋糊涂。
  
  “谈好了。”风御海将她的手再拉紧一点,两个人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纽约街头闲晃。
  
  “喔。”她轻应着。
  
  “为什么先走不等我?”她还真憋得住气呵,连问都不问他一声?
  
  “你的事比较重要。”婚姻大事啊,比天大比地大。
  
  “没有任何事比你跟我在一起吃你给我做的便当这件事更重要,知道吗?以后不准这样丢下我一个人先走。”
  
  闻言,于常安的眼眶蓦地热了起来。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么说?让她感动,还是要让她永远忘不了他?
  
  他好霸道呵!都要娶别的女人了,竟然还要这样捉弄她……
  
  “我不会再帮你做便当了,风御海。”她不可能真的留下来当他的情妇。
  
  风御海握着她的手倏地抽紧,“为什么?”
  
  “因为我要走了。”
  
  “我不准。”
  
  “你没有权利阻止我做任何事!”他太过分了,都要结婚了还不放过她!
  
  “我说过你是我的女人,一辈子只能跟着我,我在哪你就在哪,除了跟着我,你哪都不能去。”
  
  “你要结婚了,风御海。”她心痛又难过,终于忍不住开口:“我不会跟着你的,决不会。”
  
  “你不跟着我,那我怎么结得成婚?”
  
  “你结不结得成婚跟我有什么关系?”他简直无理取闹到了极点!她怎会爱上这样一个霸道又孩子气的男人?
  
  “当然有关系,因为你是我的新娘。”风御海低头专注深情地望住她,“你愿意嫁给我吗?安安。”
  
  如果她现在贴在他的胸口上,一定会发现他此刻的心跳比坐云霄飞车还快……
  
  于常安顿住了,压根儿不相信他竟然在此时此刻开自己这样一个大玩笑,“你太过分了,风御海。”
  
  什么跟什么?他堂堂风城财团总裁第一次向人求婚竟然被人家说过分?风御海不由得沉下脸。
  
  “你不愿意?”她只要敢在他面前说个不字,他绝对会是明天报纸头版上的绑匪新郎!
  
  “不愿意!”于常安想也不想地说道。
  
  虽然这一个礼拜以来他对她很好,但她想他只是为了负责任而已,不然就是为了报恩,她若真的傻傻地答应他,不是刚好让他找到借口好好嘲弄她一番?他说过她别想当上风家少奶奶的,不是吗?他说过报恩跟她可不可以当上风家少奶奶是两回事,不是吗?她当然不会笨得以为他真的会向她求婚,这一切只不过是他在试探她罢了。
  
  “于常安!”他气得低吼,不顾众人纷纷跑来围观,一把将她扛上了肩。
  
  “你干什么?风御海,放我下来!”天啊,他在干什么?竟然把她当布袋一样扛在肩上。
  
  “你想都别想!”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让自己对她开口,她竟然敢拒绝他!
  
  他的男性自尊荡然无存,叫他收回以前说过不会娶她的话已经够让他没面子了,现在他都已经开口求婚,她竟然还拒绝!说出去会让所有人笑死,他决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你究竟要带我上哪去?你先放我下来啊!有话好说……”
  
  “什么都不必说了,我们现在就去法院公证结婚。”先下手为强一向是他在商场上做事的准则。
  
  “什么?不行啦!这样你会犯重婚罪的!玩笑适度就好,你快放我下来呀!”
  
  闻言,风御海一愕,“我又没结过婚,犯什么重婚罪?”
  
  “你若跟我公证后又跑去娶苏瑷,不是会犯了重婚罪吗?”真是的,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说了半天,风御海终于知道自己从头到尾都在跟她鸡同鸭讲,让他想笑都笑不出来。
  
  不管了,法院就在前面,先把人扛进去再说,等她成了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再来好好解释也不迟……
  全文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