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团龙 番外篇
  萧飒对尹仙仙
  萧飒吃力的拖著愈渐疲惫疼痛的身躯走人中国城内典型的窄巷狭弄——罗斯巷。他走人一间破旧的後门内,不耐烦的看著後头亦步亦趋、紧紧尾随其後的尹仙仙,“你回去。”
  尹仙仙摇了摇首,坚持跟随著他,见他受著枪伤的左肩胛鲜血直流,她担扰的咬了咬红馥下唇,脸色刷白。
  “随你。”他走人漆黑的房内,熟悉的将灯光开启,强烈如火烧般的疼痛令他再也忍俊不住的跌坐至地。他冷哼了一声,看向这间俨然是厨房之地的房间。这间厨房是他在中国城所经营的餐厅之内,十岁就进人神偷世家担任保护黎净凉的工作,他从不敢懈怠,并另外经营著自己的兴趣,这间中国餐厅也在他的经营之下十分有名且生意兴隆。
  但是现在这一切对他来说再也没有任何意义。他冷笑,环顾四周,本来,他可以与净凉一起共度未来的日子,谁知她却爱上了龙狻猊,而他肩上的枪伤也是她所给的,多麽残酷的精灵啊!他心之所属的精灵居然为了别的男人而伤了他,这次他败得凄惨,斗得伤痕累累。
  “你没事吧?”尹仙仙上前扶住萧飒,见他冷淡的撇开头不愿多瞧自己一眼,她泛起苦涩的一笑。他一向是对她如此,从她居住在神偷世家开始,他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
  “扶我上去。”刺痛的左肩催促著自己必须上药,他右臂搭上她的肩,将一半的重量交予给她,半点怜香惜玉之情均无。
  尹仙仙吃力的承受著他的重量,笨拙的扶著他开启厨房当中另一扇门。她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当中不免瑟缩了一下,但一思及身旁的他身负重伤,便鼓起勇气,深吸了口气。“要、要往哪……里走?”虽然她极力佯装坚强,但语音中的抖颤却泄漏出她的骇怕。
  “怕就滚,别再跟着我。”萧飒轻蔑的说道。
  尹仙仙摇了摇首,深吸了口气加强自己的勇气,“要往哪里走?”
  萧飒修长的右脚轻轻一拐,将两人带上了右角的楼梯第一阶之上,“走上去左手边的第一间房间。”他闭起双眸,闷哼了声,左肩的伤痛不及心中刺痛的千万分之一。脑海中顿时浮起他爱得如痴如狂的黎净凉,他甩了甩头,告诫自己不得再自作多情。

  尹仙仙轻柔的扶著他上楼,照著他的指示而来到了房内,她将肩上的他放於床铺上,“电灯开关在哪边?”
  萧飒兀自将床头的暗黄小灯开启,光亮足够看清彼此的动静。
  她看著他,左肩的鲜血沾满成湿黏一片,恶心感不免沸沸然涌上,她最怕见血,无奈他若不及早处理,可能会血流过多而死去,“要怎麽帮你包扎?”
  萧飒嘴角又扬起一抹嘲弄讥诮的弧度,“你只会碍事,滚一边去。”他摇晃著身子弯下腰,在床头下拿出一箱医药,掀开箱子,里头有各式各样的药物及手术刀。
  “我想去医院让医生处理比较妥当。”尹仙仙嗫嚅的提出建议,但被他冷眼一扫便噤若寒蝉。
  萧飒以往大大小小的伤口无一次不是自己动手处理,他自傲的技术是他自已惟一可以依靠相信的。
  见他困难的以刀片在左肩切开半公分,再熟练的拿出消毒过的夹子细心往伤口欲夹出子弹,但却因为伤口处於左肩而有些困难夹出,耳闻他一阵阵的痛苦闷哼及细微的呻吟,她的心愈是抽搐刺疼。
  他放弃的躺卧於床上,头颅微倾凝视一旁的她,“你过来帮我夹出来。”他不容她置喙便将手中的银亮夹子塞向她的手中,“随便你怎麽弄都可以,把我弄死了也好……”他冷笑,那副看破生死的神情令一旁的她心生怜惜。
  “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死的。”尹仙仙快速驳回他轻生的话。
  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瞧著尹仙仙,他惊讶的发觉她是个足以倾国倾城的美丽女人,我见犹怜的娇脆气质不是黎净凉那般俏丽女孩能该拥有的。他紧抿著嘴,撇开视线,“随你便。”
  她因方才他那一记热烈的注视而惹得脸红心跳,尔後他那冷冽的三个字又迅速打退了她霎时涌上的娇羞。她战栗的上前看著他血肉模糊的左肩,清楚的能瞧见卡於肉间的子弹,“会很痛,你要忍著点。”她脸色苍白如纸,一再强忍著翻腾的胃及极欲涌上的恶心感。
  萧飒不耐的撇开脸,见她迟迟未下手,他再别过头瞅著地苍白的小脸,“不敢就不要逞强!”他乾脆因流血过多而死去也好。
  “我没有逞强。”尹仙仙举起手中的夹子,缓缓移向他的伤口之处,细心为他挑出那颗令人倍感心惊肉跳的冷血子弹。半晌过後,她吁了口气,见夹子上带著血腥的子弹已被夹出,她抬手抹去额上所冒出的冷汗,“你看,挑出来了。”
  她见他紧闭双眸,脸庞毫无血色,便认为他死去了,“萧飒?你死了吗?别这样子吓我啊,我没有很用力啊,你不要死,我爱你啊,如果你死了,那我以後该跟随谁呢?”她心如死灰的盯著他的脸庞。
  他长得并不是很俊,但是性格的酷脸带著一股魅力强烈的吸引著她的注意,也让她甘愿跟随他吃苦一辈子。但是现在面如死灰的他教她情何以堪?“你不要死啊……我不要你死……”
  萧飒轻缓的掀起眼眸道:“谁死了?”语带嘲讽的意味,他轻瞥了一眼趴伏於自已胸膛的尹仙仙。耳闻她爱他的事,令他的心冷不防的好似被撞了一下,久久未曾对黎净凉以外的女孩子泛起的怜惜,在这一刻快而猛的袭上他的心头。
  “你……你没死?”尹仙仙瞪大双眸,看著眼前仍在呼吸的他,她的俏脸顿时染上一片羞红。“对不起,我以为你死了,所以才……才……”她偷觑他一眼,不知他听见她爱他的反应会是如何?只见他仍犹然冷漠的看向天花板,她不免丧气的垮了双肩。
  “包扎。”萧飒胡乱的捉了把绷带塞人她手中,再度躺下身躯,就见她认命的为自己轻柔的包扎伤口,他顿觉满怀柔情,看著这名对自己无怨无悔付出的女人,他不由得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他对净凉的付出也是无怨无悔,但却没得到任何回报。他愤恨的瞪著天花板,眼前忽地浮现龙狻猊那俊美得过火的脸庞,他恨不得杀死龙狻猊,龙狻猊该死的抢走了净凉!
  尹仙仙见他神情晦黯,苦涩的露出一抹凄美笑容,“包扎好了。”她看向不动如山的他,尔後轻声吐气,“你又在想我表哥跟小凉了吗?”
  萧飒顿了顿,“多谢你的提醒。”尔後嘴角忽地绽露出一道迷人的完美唇线,并起身将尹仙仙柔软的香躯搂人怀中,轻佻的双眸勾带著诱惑她的魔力。
  “我……”她因他忽然的亲昵举动而僵直了腰肢,双颊火辣烫热,心跳更难以自待的快速鼓动,“我提醒了你什麽?”
  “你表哥夺走了净凉,我也要从他身边夺走他所疼爱的表妹,这样才公平,不是吗?”他邪恶的勾起嘴角,温热的唇瓣肆无忌惮的游移於她的颈项及耳垂之间,撩拨著她的情欲,”我要让他知道夺走净凉的後果,我要让他後悔一辈子。“
  她不敢置信的瞪著眼前这恶如魔鬼的男人,”不,你怎麽可以这样?“他只是将她当成一个泄恨的玩具而已,只想将她糟蹋後便丢弃,让表哥伤心、让小凉愧疚,“我不是让你泄恨的玩具,放开我、放开我!”
  “哼,你爱我不是吗?得到了我的宠爱不是正合你意?”萧飒轻哼,双手愈加不规矩的滑人她衣物内爱抚,诧异的发觉她的柔软滑腻竟然能快速的挑起他的欲望,他压下猛烈想要她的欲望,按部就班的诱惑著怀中的她。
  “我不要这个,我才不要这个!”尹仙仙羞愤得只想跳离他身边,“我不是玩具,我不要当个泄恨的工具,我要你的爱,要你真心的爱我”她撒泪嘶喊,欲叫唤回他失控的理智,但一切却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出轨了。
  “想要我的爱,去找净凉讨吧。”他再也压抑不住勃发的强烈欲望,覆盖住她的唇,大掌快速的剥开她的衣物,爱抚著她柔软的双峰,霸道的侵占她娇嫩的处女之躯,直到耳闻她的啜泣声,他才放缓过於粗鲁的动作,以连自己也未察觉的温柔来爱抚,轻吻著她一寸寸美丽的肌肤。
  尹仙仙情不自禁的勾住萧飒的颈项,火热的娇躯熨贴著他宽伟的胸膛,感受他不断传输而来的热力,她放肆的轻喘娇吟,柔荑紧捉住他黑亮发丝,“我不要找小凉讨你的爱……我只要你再分一点爱给我就好了……”她的话快速被他霸道的吻堵住,感受到自己身上仅著的贴身衣裤均被他脱去,她骇怕的推拒著他,但他一波波侵袭著她的魅惑却教她深深沉沦迷醉。
  萧飒快速的分开她的双腿,不容她退缩的进入了她的体内,察觉到她的紧绷及痛楚,他轻柔的缓缓前进,心中泛起的怜惜埋没了他该有的冷冽,让他措手不及的接受了对她萌生的情怀及淡淡爱意……
  “你得逞了……够了吧?”尹仙仙咬牙切齿的说,在他这里受到的羞辱令她只想自我了断一生。
  “不够……”他漾起一抹她也容易瞧见的温煦笑容,不断的在她体内推进,产生出的欢愉是他这一生当中尝过最美好的经验。
  尹仙仙按下骚动的芳心,看著眼前与自己如此贴近的他,她闭上双眼,泪水淌落於她美丽的脸庞,成了一条小河流,似乎诉尽了她的悲哀。
  
  尹仙仙从那一晚之後,逃回了台湾,但却在三个月之後,得知自己有了身孕。她瞒著父母亲独自离开家中,在新竹县湖日乡独居,独占自抚养著女儿长大,转眼间也经过了三年。酸涩的过去总令她郁郁寡欢,但是女儿的笑容却成了她的精神支柱,让她坚强的走过了这些岁月。
  每晚当夜深人静之时,她便会不时的回忆起与萧飒独处的那晚。火热缠绵的两具身躯交错的爱与恨总是令她感到甜蜜又苦涩,毕竟他是在泄恨的情况之下才与她结合。可是每一次当她见到女儿眉间与他神似的神情,她便会更加思念远方的他,更加爱恋他。
  “妈咪,外面有个叔叔说要找你耶。”尹盈小手热切的挥舞著,奔向迳自伫立於窗边发呆的尹仙仙。
  “谁啊?”尹仙仙疼爱的抱起女儿带著婴儿粉香的身躯走向外面,笑盈盈的面容在见到来人时立即冻结,“萧飒?”她是在作梦吗?
  萧飒一见到她,内心激动万分。那一晚之後,当他隔天醒来,发觉她居然由他身边逃离而不知踪影,心中那淡淡的失望及惆怅他悄悄的搁於心中,但几年来,时间不但没将她由自己的心中驱逐,反倒愈加的思念她,愈加爱恋她,他才发觉原来自己爱上了她。
  在旧金山疯狂的寻找她却不得她的消息,他便亲自登门造访龙狻猊,才得知尹仙仙消失了三年。但是龙族情报网在这一年当中快速的搜寻到她的踪影,他一得知便火速的抵达台湾,马不停蹄的来到了这偏僻的乡镇。
  “为什麽离开我?”萧飒带点指责的瞪向错愕的她。
  “我……”太过惊讶令尹仙仙反应不过来,她不知所措的盯著更加成熟有魅力的他,双颇不禁染上一片红晕。
  “妈咪,他是谁啊?”尹盈指著萧飒的鼻尖,噘起小嘴看著低首不语的母亲。“你是谁啊?”她转头看向他,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童言稚语甚是可爱。
  萧飒怔了怔,“你结婚了吗?”当初龙狻猊给他的情报并没有写上她已婚的资料啊!
  “不,我没有结婚。”尹仙仙急忙反驳,但是一时之间又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尹盈是他亲生女儿的事实,便抿嘴不语。
  萧飒凝视著她怀抱中的尹盈,对尹盈可爱的神情喜爱不已,“妹妹,你叫什麽名字啊?你爸爸又是谁?”
  尹盈抬起下颚,将母亲平时所教导的话语全数吐出,“我叫尹盈,今年三岁,我的爹地是一个叫做萧……萧……”她偏著小头颅,猛然想不起父亲的名字。
  “是叫萧飒吗?”他激动万分的盯著尹盈可爱的脸庞,油然而生的父爱顿时涨满他的胸怀。见她用力的点头回应了他的问话,他更是喜不自禁,但他却不悦的瞪向尹仙仙,“为什麽不告诉我?你想让我的女儿变成私生女吗?”
  “你不要欺负我妈咪,否则、否则……”尹盈黑黝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著,“否则我就叫我爹地来打你,妈咪说我爹地很厉害哟……你再欺负我妈咪,我爹地就会……打死你。”一言讫,她还加强阵势的挥动著小拳头。
  “是吗?”萧飒双眸倏然染上一片浓郁的爱意,瞅向早已抬不起头颅的尹仙仙,“可是我就是尹盈的爹地,爹地不会打死自己的。”他强硬的从尹仙仙怀中将尹盈抱来,以右颊磨蹭著她柔她的粉颊。
  尹仙仙误认为萧飒想残酷的由她身边夺走尹盈,便赶紧上前抱住尹盈的小身躯,“不要!不要从我身边夺走尹盈,她是我的一切,你不能这麽残忍……把尹盈还给我……”她轻声啜泣。
  “你是坏人……放开我,你把妈咪弄哭了啦!”尹盈在他怀中不断蠕动著身躯。
  萧飒好气又好笑的将怀中的尹盈抱回尹仙仙的怀中,“看来你对我的误解挺深的。”他兀自走人屋内,看著屋内清雅乾净的摆设,他满意的点头,随意且大剌剌的坐於藤椅之中。“进来,我们必须好好的沟通一 下。”他对伫立於门口的母女俩勾了勾手。
  尹仙仙踌躇半晌,终於走人屋内坐於他对面的藤椅之上。她抬眸,却意外的触及他那双不再冷漠的瞳眸,不禁有些怔仲,她总觉得他好像改变了些,不再像三年前那般吝啬给予她笑容,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你要沟通些什麽?”她整顿过於紊乱的思绪,正襟危坐,又忽地紧抱住怀中的尹盈,感到一阵恐惧,“如果你是要来带走尹盈,那免谈。”她凝著张脸,毫不妥协的瞪向依然笑容可掬的萧飒。
  他摇了摇首,“我不只要带走尹盈,我也要带走你。”
  “呃?”她错愕万分的盯著他的笑容,直到他愈来愈靠近自己,她这才回神。“你、你说什麽?这又是什麽意思?”心跳如擂鼓,双颊骤然刷上一片嫣红,她藉由紧抱怀中的尹盈而闪避了他近距离的盯视。
  萧飒不答,仅是微微哂笑,看向她怀中的尹盈,“尹盈,以後你就要改名为‘萧盈盈’了。”他伸手轻抚著小女儿娇嫩细致的凝脂肌肤,天生具有的父爱在此时展露无遗。
  “为什麽?!”尹盈不怎麽了解其中的道理,只是觉得眼前这位叔叔并不像她想像的这麽讨厌。
  “因为你妈咪要跟爹地结婚啦,我就是你的爹地,你就要跟我的姓,懂吗?”他揉了揉她削短的柔软发梢,刻意忽略一旁尹仙仙那让他有点生气的惊愕神情。
  尹盈天真的颌首,“好哇,爹地。”
  “尹盈!”尹仙仙气愤女儿临时倒戈向著萧飒。
  “妈咪!”尹盈嘴一扁,无辜的大眸瞅著莫名出口斥责自己的尹仙仙,“妈咪,你不高兴吗?”
  尹盈的一句话堵得她顿时语塞,她抬首冷淡的看向近在咫尺的他,“你到底想要怎样?你伤我已经伤得够深了,三年前的那一天晚上,我根本、根本就不应该傻愣愣的跟随著你让你糟蹋。”她音调不断的扬高而成尖锐,“你现在还来做什麽?不要再破坏我的生活,求求你!”
  萧飒却一反往常,轻柔的捧著她脸颊,温柔的绽出一抹笑容,“真有那麽糟糕吗?”他上前将她们母女俩搂人怀中好好的疼惜怜爱著,“我只不过想带你跟盈盈一起回到旧金山共同经营我的餐厅,过幸福快乐的日子。”这是他一直梦想的事。
  “你要,去找小凉讨吧。”尹仙仙气愤的颤抖著,抬出了三年前这句伤她最深的话,源源本本的丢还给萧飒。
  他不怒反笑,“我才不要哩。”他俯首寻找著她的唇瓣,她总是闪躲,最後他无奈的放弃,索性在她的耳畔轻吐热气,发觉她敏感的起了一阵战栗,便得意的轻笑,“我要的是我爱的妻子尹仙仙跟萧盈盈跟我回旧金山,我们结婚,然後替盈盈多生几个弟妹。”
  “你……”尹仙仙不得不正视他,想瞧清他眼中所含的是诚意还是存心戏谑,但一回首,她的嘴便立即被他封住,她气恼的瞪视眼前的他,却见他吻得浑然忘我,不免一阵愕然,她不懂……“为什麽?”
  “我爱你啊。”萧飒满足的轻叹,再轻点了她的巧唇一下,“那天晚上你离开我时,我本来没什麽感觉,但是,如果你没有对我说爱我,我还不会想你,你的那些爱语,日复一日的侵扰我的梦境,让我不想你也难啊,你知不知道我这一年日夜都受著想见你却不知你在何处的煎熬?”
  “你……”她不知该欣喜还是……
  “所以你要补偿我啊,为了找你,我还向龙狻猊那个小子恳求。”他的面容顿时扫过一丝厌恶,龙狻猊那家伙存心找他碴,居然要他下跪才肯将仙仙的消息透露给他。但他都做到了,也让众人跌破眼镜,毕竟以往的他是那麽冷血无情、自傲狂妄。“嫁给我。”
  “我、我不知道。”尹仙仙恣意的享受他降临的密吻,脑子一片迷乱。
  “你真的让我很生气。”萧飒轻笑著,猛烈堵上她的唇,倾注他最热切的爱恋及温柔的情愫,“快嫁给我,不然我用拐的也要把你拐回旧金山。”他出口威胁,手心已紧张得冒冷汗。
  她瞧出了他的紧张,开心的咯笑出声,“你说我该答应你还是被你拐跑?”一切豁然开朗、拨云见日之时,她真的瞧见了他眸中氤氲的浓浓爱意。
  “只要你说爱我,随你高兴。”他再次吻上她的历。
  尹仙仙静默半晌,尔後才轻柔诉说:“我爱你。”
  一旁不甘寂寞的尹盈扯了扯父母的衣袖大声嚷嚷,“爹地、妈咪,尹盈也要亲亲,我也要亲亲啦!”
  哇呜!柳 絮
  在写龙门时,我并没有想很多,因为这一个系列是我作梦时梦见的啦!可是,当我完成了龙门的第一本系列时,我才发现到,原来市面上有许许多多的前辈们都在写著龙氏一族的Love story!这点可教我吃惊了好久好久。
  呵,大家可千万别说絮模仿他人,实际上,现在的作家如此多,难免会有些idea相同。龙门这一套系列絮很执著的想将它写完,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包容我所写的龙氏。
  嗯,最近絮很累,所以这篇後记会简短许多,希望大家见谅吧。呵、呵、呵
  对了,在此我还要感谢很多人哟,徐姊、新邀月的工作同仁,还有一直支持我的死党、吴丽妹及所有为我写序的人、支持我的人……哇!我真的是太太懂得知恩图报喽!(少恶心……太不要脸了吧。)
  哦,絮已经快支撑不住了,我……好……想……睡……(挣扎於垂死边缘。)
  各位,下回见啦—.欢迎写信来砸我。
  Bye!
  P.S…虽然晚了点,但絮还是要在这里向鸟九、鸭、妙、恶魔猪、美环、秋娘说:生日快乐!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