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升龙 第九章
  黑奴愤慨的瞪视着已失去理智的唐诃,“我这一辈子,全都被你控制住,现在,你什么也不是了……你破产、一无所有,再也没有人会帮你。”她看着屋内众多仆人皆一一逃离,阴冷的从衣襟内掏出一把短剑,“我要亲手杀了你,替我父母报仇。”
  唐诃指着自己的心口,“来啊,刺过来,快!”很好,全造反了,全部的人都造反了!他不会饶了所有背叛他的人,要下地狱,一起下吧……她毫不犹豫的举步向前冲,但身后一具魁梧的身躯却轻而易举的将她拎起。她愤怒的扭头瞅着身后的男人,却惊讶的发觉他始终面无表情的脸孔终于展现出一丝心疼,“你放开我,他是杀了我父母亲的凶手,让我报仇。”
  “你们都疯了。”男人冷冷的说道,将手中的她抛向唐诃那方,留恋的凝视着他服侍多年的主子一眼,最后还是选择离去。
  黑奴狠狠的撞倒唐诃,趴伏于他的胸膛之上,举起短剑欲往他心口刺去,但却在最后一个紧要关头迟疑了。她不想让自己的双手沾满血腥,那让她觉得自己好污浊肮脏。
  他尖锐的看出她的迟疑,狡犹的趁着她呆愣之际捉住她纤细的手腕,用力一扳手重重敲掉她手中的短剑,“一起下地狱去吧……”他混浊的眸光渗着炼狱般的血红腥火,如狂潮般袭上她全身,森然阴寒的咧嘴一笑,他抱起怀中的她走向偏房。
  “你要干什么?”黑奴惊慌的看着他的举动,恐惧在这当口侵凌她的身心,此时此刻,她却是害怕的笑出声,只因她发觉到他的双手,甚至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你也会害怕?你怕死?你怕地狱?”她冷冷的笑开,讥讽像把利刃刺伤他一向高傲的自尊。
  唐诃狞笑,拿起绳索动手将她捆绑于床上,“好好睡一觉吧,我的奴,祝你有个好梦,呵、呵、呵……”
  “唐诃,你会不得好死!”她急忙的不停挣扎,感到死亡的恐惧席卷全身。原来,死亡是如此教人心惊胆战,她从来不曾害怕过,但为何在此刻,她面对死亡的态度却是如此怯懦?她有牵挂,她牵挂着龙,她爱他,想永远待在他身边向他撒着娇,她不想死……“同样的,你也会不得好死,因为我会死,你会死,一起下地狱去,永不超生,哈、哈、哈!”他狂妄的笑声刺耳的迥响于整栋空洞的房屋,格外增添一份诡谲邪淫的气氛,“我得不到的东西,不会让给别人享用的,我可是很小气、很小气的,现在,你慢慢睡吧!”他举手用力往她的颈背敲去,床上的她惊呼了声便昏厥过去。
  黑奴紧咬着唇。她不想死,她想见龙,想永远待在他身边……唐诃伸手疼惜的爱抚着她的粉颊,“我可爱的奴,好好睡一觉吧,我们会在黄泉路上再次重逢的……”俯于她耳畔轻吹热气,而后,他满意的盯着她昏厥过去的容颜,步出门外。
  唐诃失去心智的拨着汽油旋绕着偌大的房屋之外,大功告成之时,他惊叹的望着眼前美丽的建筑物,“届时,我只要一点火,这房屋必定会沉陷于美丽的火花当中,当然,缺少不了爆炸声的伴奏欢送我与奴下地狱去……”他自言自语的走入屋内,我行我素的看着屋内几处所装置的炸弹,再走至摆置龙族圣物的大厅。
  这般完美的陪葬品,奴一定也会很喜爱。他兀自浏览着多年来得来不易的珍藏瑰宝,上头一一烙有朵朵鲜艳的野玫瑰。只可惜,龙族圣物来不及烙上,他要龙猞猁付出代价,他要带走奴,让龙猞猁一辈子活在失去奴的阴影之下,痛不欲生。

  “龙猞猁,都是你的错,这全都是你的错!”仰望着阗冥晦暗的穹苍咆哮,他心碎、心伤的走回屋内,好好的守护着美丽的瑰宝,恍恍惚惚的点燃手中的导火线,引燃四周所拨落的汽油,晕开一片美丽的艳红火海,景象之壮观煞是动人。
  当龙猞猁一行人赶至唐宅之前时已瞧见一片火海即将淹没那栋华丽的建筑物。龙猞猁心疼的痛喊,“不——黑奴,你千万不能抛下我不管……我这就进去找你,我要永远与你在一起……”在所有人还未来得及阻止他进屋时,他已迈开修长的双腿,纵身于一片火海之中。
  忠心耿耿的龙沉疾速敏锐的尾随其后,他的使命便是照顾、保护少爷,若少爷有个闪失,那他便罪该万死。
  “好激动啊……”龙狻猊愕然的盯着龙沉走入火海的身影,“我们如果不进去,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他漾开柔柔的俊美笑容睨向身旁两位兄弟,眸中各自所展现出的关切是浓得化不开。
  “的确。”龙狴狂潇洒冷然的率先走入其内,而尾随于其后的则是依然懒散的龙狁猛及俊美儒雅的龙狻猊。
  慢一步的三蟒长老痴痴呆望着四位龙子步入火海之中。
  “这、这该怎么办?龙子们要是有个闪失……”仁蟒长老颤抖的手直直指向那燃起一圈又一圈狂肆烈焰的房屋。
  “我就说这回的灾星非同小可,偏偏西方升龙仍是执意要娶她。”忠蟒长老暴跳如雷却也无可奈何的瞪着早已消匿于火海之中的挺拔身影。
  勇蟒长老双眸黯了黯,“罢了、罢了,现在也只能听天由命了,若龙子们各个……有闪失,我们就该负起庞大宠族的责任,再次挑选下一任龙子。”的确,龙族之子是象征着永远及生生不息的。他暗忖。
  屋内,龙猞猁冒着热汗,马不停蹄的梭巡黑奴的身影,无可奈何的是这栋房屋竟是该死的宽大,众多的房间已搞得他头昏眼花,加上不断节节高升的炽热温度及呛鼻的浓烟,让他有些昏沉,“奴,是我,快回答我、告诉我,你在哪里?”霎时,眼前一暗,他脚下一个踉跄,被浓烟凶猛的呛了下,身后的来人急忙的将他扶起,并将一条凉湿的布巾捂在他的鼻间。
  “少爷,你太莽撞了,冷静点。”龙沉关切的搀扶他沉重的身躯。
  龙猞猁莞尔淡瞥斥责着自己的龙沉,心想,患难见真情,也许就是现在此种情况吧,“我急着找她,什么都忘了……”他恢复气力的再次站直身躯,伸手按住鼻间那湿凉的布巾继续往前走动,“奴,告诉我你在哪?咳、咳……快回答我……咳、咳……”他就这样反反覆覆的游走着,反反覆覆的嚷叫着心上人的名。
  “兄弟,看来你全然忘了龙族圣物的存在,真欠扁。”迎面而来的三抹黑影缓缓扬着一道淡淡调侃的戏谑声音。
  龙猞猁震慑的呆望着他们,不自在的撇开脸没好气的低哝道:“你们跟着进来送死啊……”但这却教他感动。
  “哼!”龙狴狂标准的嗤哼含着冷漠的寒森。
  “好了啦,我觉得这种叫喊游戏,还是大家一起来比较好玩,不是吗?”龙狻猊眨眨一双美眸,灵巧的一掀鼻间的凉湿布巾,扯开喉咙大声叫喊,“黑奴,你在哪里?快出来哟,我们来接你喽……”言讫,他又快速的捂着自己的鼻间,避免呛鼻浓烟侵入气管。
  龙猞猁感激的对三人投以彼此都了解的谢意,继续扯开嗓子,“奴,你在哪?快回答我?”
  黑奴蒙蒙眬眬之间好似听闻龙猞猁那般深情的叫唤,嘴角满足的漾开幸福的笑靥。听说,人在死之前都会有美丽的幻觉,而且脑海当中会迅速倒带着这一生所走过的种种,而她的回忆,在倒带的过程中快速的停留在七年前那美丽、梦幻般的塞纳河畔。
  那名拯救她的男子面孔愈来愈清晰,她看见了!那男子是……龙猞猁!是他?真的是他?她真笨,怎么一直不相信龙就是七年前的那名男子?拥有“灵魂”香水的惟有他一人而已啊,只是那时的她愚昧的一迳躲避龙,也蒙蔽事实的真相。
  记忆之中的男子,身影缓缓与龙猞猁重叠,她满意的浮起一朵幸福的笑意。现在知道龙是七年前那名令她牵挂的男子,还是来得及的……可是,她好累啊,她不想再挣扎下去了……她的意识已开始昏昏沉沉起来。
  “奴,你在哪?快回答我……”
  这一声熟稔的叫唤,唤醒她逐渐模糊的意识。是他!龙来拯救她了,她欣喜的睁开双眸,却发觉自己双手、双脚均被唐诃紧紧的捆绑而不得动弹,而四周围高涨的热度让她直冒汗水,扑鼻而来的则是带满刺激性的浓烟,令她难过得咳起来,“我、我在这……”回应的嗓音是如此的小,她沮丧的发觉自己浑身无力,觉得她注定命丧于此。
  龙猞猁犀利的听到她的叫唤,直觉性的朝着倒数第二间的卧房走去,并毫不犹豫的破门而人。一见她瘫软的躺于床上,并被捆绑住而动弹不得,他心疼的上前替她解开绳索,“天啊,你一定痛死了、难过死了……”亲吻着她的眉、鼻、唇,感受到她是真实存在的待于怀中,他兴奋得只想大叫。
  直至见到他,黑奴的害怕、恐惧在此时才完完全全,毫不保留的释放而出,忘情的投入他宽伟偌大的胸怀之中,放声大哭,“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好想你、好爱你、好舍不得你……我永远不想与你分开。”她小手紧揪住他的衣角,此时的浓情爱意太多、太重,倾诉不完。
  “乖。”龙猞猁轻轻拍抚着她的背脊,抚慰受了太多惊吓的她,但脑海中立即浮现龙族圣物,便快速的将怀中的她交给龙沉,“先带她出去,我必须将龙族圣物带回去。”
  龙沉摇首,“我必须好好保护你。”
  “不,别离开我,我与你一起去。”黑奴紧拉住龙猞猁脱离的温热手掌,“带我一起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不要一个人,我要跟你一起……”她哭嚷着想再次投入他的怀抱,却被他柔柔的推开。
  龙猞猁大掌轻柔的摩挲着她柔嫩的粉颊,“奴,乖,好好听话,到屋外去等我,我一定会出去的,答应我,乖乖听话,我不想再让你冒任何危险。”而后,他抬首对龙沉说道:“现在你就把她当成是我来保护,若她有任何损伤,我不会饶过你,知道吗?”他一双眸中含着苦涩的要求。
  龙沉终于被说服。
  “不,我不要!”黑奴忍受不了他再游走于这栋燃着大火的房屋之内。
  “别像个小孩……”他赫然俯首,狂猛的堵住她的嫩唇,狠狠的吸吮,传达着对她诉不尽的情意燃烧成一团爱火,伴随着他的一声低吟,他缓缓离开那两片美丽唇瓣,手掌往她的颈项后敲去,力道适中刚巧能让她昏厥,“快带她出去,我还要找寻龙族圣物。”
  龙沉搂着怀中昏迷的黑奴,看了他一眼,旋身走离屋内。
  龙猞猁走出房内,却见龙狴狂、龙狁猛及龙狻猊三人好整以暇的站在房外,“你们要与我一起找龙族圣物?”
  “四个人找,总比一个人来得快吧?大情圣!”龙狁猛懒懒哼道,旋身快捷的奔走于愈燃愈烈的火屋之中,自我调侃道:“下次可以考虑去三温暖内比较一下温度……”额上所滴流下的汗催促着四人的脚步。
  终于,在大厅找寻到龙族圣物,四人如释重负的笑出声,但噩耗却在此时传来。
  “你们不准碰它,我不准你们碰!”唐诃发狂的怒嚎着,紧按着手中的控制器引爆炸弹……
  黑奴辗转之间,由一片昏暗苏醒,眼前的火海让她呆愣愣的反应不过来,直到夜风所传送的凉爽拂上她的脸颊,才意识到自己所处之地是在火屋之外,她不可置信的盯着熊熊烈火,茫茫然的抬首轻问着伫立于身旁的龙沉,“龙呢?他出来了吗?”
  龙沉摇摇首,专心一致的瞳眸直直射向火屋,担忧又心焚。
  “不——他怎么可以抛下我?我要进去找他……”黑奴撑起虚弱的娇躯,慌张的要往屋内奔去,但却被身后的龙沉阻止,“不要,我要去陪他,我要与他一起出生入死……拜托,让我进去……没有他,我会死的……”呜呜咽咽的嘶喊着,柔嫩的双掌轻掩面孔,娇脆模样让人心疼至极,“拜托,我求求你让我进去,放开我、放开我……”
  脑海中忆起了方才在屋内,龙猞猁的那一记深情热吻,之后,他打昏了她。他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丢下她一个人独自忍受着煎熬?她不允许,绝对不允许他一个人奋斗,“我要进去,快放开我——”她张口狠狠的往龙沉紧搂着她的手臂咬去,直到齿痕上渐渐渗出血时,他紧抱着她的手仍是没有放开,“为什么不放开我?”她颓然哭丧的松开紧咬着他手臂的贝齿,哀声哀语的软软恳求,“我要进去、我要进去……”
  “够了!”龙沉忍无可忍的朝着哭泣的她咆哮,“你以为我不想进去吗?我跟你一样想跟随着少爷,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少爷的心情?他想要保护你、想要你毫发无伤,而你再如此自私的想冲入屋内,也只是徒增少爷的负担。”
  “我只想跟他在一起,他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为什么在紧要关头时不让我陪在他身旁?自私的是龙,他不该抛下我一个人。”她不服气的回吼。
  下一刻,时间顿时僵凝,“轰、轰、轰!”火屋那方骤然响起三声震刺的爆破声,夺走她的心魂。
  “天啊!”黑奴挣脱开龙沉的钳制,瞪着眼前那片壮观的景象,“有炸弹?不……”龙还在里头……她跌跌撞撞的迈开步伐欲走入其内,却被龙沉阻止,“不要再阻止我了,他死了、他死了,被炸死的,我要跟他一起走,我不要一个人。”她失去理智的抱头狂吼,手脚并用的猛踢、猛打着他。
  “少爷没这么容易死。”看着迟来的消防队及龙族所派来的人员各各身手矫健闪入火屋内护主,他的提心吊胆才缓和下来,但是怀中的她却已是疯癫得只想死而不想活,让他心疼的不知该如何应对,“少爷不会希望你死的。”
  黑奴猛然抬首看向龙沉,心痛、心碎的呜咽低吟,“龙、龙……”失去他的感觉让她几乎窒息。
  三蟒长老气急败坏又忧心的盯着火屋的状况,一见着她安然无恙的偎于龙沉的怀中,他们又气又急的奔至她的面前,“都是你这个灾星害的,要是没你,今天也不会弄出如此场面,你这可恶又该死的灾星,全是你惹出的祸、全是你带来的灾祸。”
  面对他们的指责,黑奴愕然的全盘接受罪行。对,这一切全都是因她而起,若没有她,龙也不会死,“都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我该死、我该死、该死——”
  “黑奴——”龙沉吃惊的望着她奔离的身影,略带指责的瞪向身后同样错愕的三蟒长老,“她已经承受太多痛苦了。”言讫,他迈步紧紧尾随于其后,生怕她有任何的闪失。
  黑奴发狂般的奔跑着,直到塞纳河畔,才停下脚步,呆傻的凝望依然流动不息的塞纳河,“是我害死了龙,全都是我的错,要是我死了,这一切是不是会有所改变?”
  “不会。”龙沉低嘎的嗓音骤然响起,他走至她身边,蹲下身子俯看着美丽的塞纳河畔,“你无法承受少爷有可能死去的消息吗?我也是,如果少爷死了,我真不知接下来的生活我该如何过……所以,我想逃避一阵子,即使少爷死了,但是我还是想逃避这个事实。”方才那三响震撼力十足的爆破声已证明少爷的存活机率几乎等于零,那令他心痛。
  “逃避?”黑奴不解的望向他,却见他苦涩的流露出悲伤的一面。
  而另一方,心急的三蟒长老愧疚着一时心急而对黑奴口出不逊,更担忧着四位龙子的生死,直到龙族所派遣的精英搀扶出四位龙子,他们才欢天喜地的合掌感谢上苍,当场感动得痛哭流涕。
  半昏迷的龙猞猁是四位龙子内伤势最为严重的,但他仍是强撑着走向三蟒长老,急切的出口询问:“奴呢?她还好吗?”
  三人互看一眼,尴尬的莞尔。
  忠蟒长老挺身而出说道:“黑小姐身子虚弱得很,我们先把她送往医院治疗了。”
  “那就好……”龙猞猁轻吁口气,高颀的身躯随即往后一仰,晕厥过去。
  众人赶忙将他送至车上,在送医的过程中,其他三位龙子所受的皆是轻伤及些微的灼伤,他们三人默契般的斜睨着愧疚心虚的三蟒长老。
  “我觉得一定有问题,你们快把真相说出来。”龙狻猊沉重的说。
  “四位龙子能活着出来真是奇迹啊,能不能把这事情的一切经过告诉我们啊?”勇蟒长老打哈哈的将话锋一转。
  龙狁猛懒懒低哼,“我们找到龙族圣物,正要拿走它时,唐诃突然出现于身后,他引爆了其他房间的炸弹,而猞猁瞧见他手中的控制器,立刻上前抢夺,但门倏地朝他背上塌下来,唐诃当场被烧死,而我们则是赶紧替他灭去背上的火……要不是猞猁,恐怕唐诃会引爆第四颗炸弹,我们四个人也可能都活不下来。”
  “支撑着他的那股力量是黑奴。”龙狴狂锐利的扫过心虚低首的三蟒长老。
  “现在,能把你们心虚的理由说出来了吗?长老——”龙狻猊甜甜蜜蜜的腻着蕴藏讽意的嗓音,瞪向他们。
  三人终于在六双锐眸的逼视之下供出方才所发生的事。
  “你说什么?万一她有个闪失,猞猁绝对会杀了你们,而且他也会发疯、发狂的!”龙狁猛咆哮教训起三蟒长老,乘机发泄这些日子他们在他耳边叨念着灾星降临南方的怨气。
  “龙沉追去了,她应该会没事的吧!”三人同时眼神到处晃的低哝。
  “应该?”龙狴狂挑挑眉,不置可否的嗤哼。
  “你们好自为之吧!”龙狻猊优闲的把弄长长的黑辫,幸灾乐祸的勾起优美的唇型。唉……他们是该好自为之了,若黑奴没有回来,那他们该如何向苏醒之后的猞猁交代?
  一个月的沉淀,散去黑奴对龙猞猁的思念,将那份对他浓浓密密的恋情细心的潜藏于心中,一股惆怅及心碎突地席卷而来。
  她知道他活着!那晚龙奇迹似的被救出那深如炼狱的火屋,当她得知这项消息时,她感激上天能够救活他、能够仁慈的不带走他的性命,但她却不敢再回到龙的身边,她是个会带来灾祸的灾星,如果,这次她再回到他身边,是否会再替他带来更多的灾难?与其如此,那她宁愿远远的看着他、祝福着他,即使苦涩,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你真的不回龙宅?”龙沉由她身后走来,看着这间与她相处一个月的小房屋,心想,自己陪伴着她,也够久了,自己该回去少爷的身边好好保护着他。
  “嗯。”黑奴涩涩的扯出苦笑,“回去别告诉龙我的下落,我只要远远的看着他便好,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你们就当没有我这个人的存在吧,别说再见了……”她旋身背对着他,聆听他离去的脚步声后,才悲伤的落下滚烫的泪水。
  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没有人会再陪伴着她。她看着镜子中眉心间所烙印的野玫瑰。从前,她痛恨这记烙痕,但现今却成了股淡淡的喜欢,这野玫瑰搁浅着许许多多她所经历之事,让她不由得爱上这记玫瑰印。
  灰暗的天空,飘着丝丝细雨,她的意识也跟着天气而蒙眬起来,举步走向不远处的塞纳河畔,回忆立即汹涌而来,惹得她鼻酸,“我好想你……”望着塞纳河畔内所映出的倒影,她心酸、心痛,孤独凄然的模样,不是她想要的,但是她没有胆量再接近龙、再踏人龙宅。
  你这颗灾星!
  “不,我不是……”她摇首,抗拒着那如恶魔般的指责。
  全都是你害的!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她爱他,有错吗?她只想待在他身边,对他撒着娇,又有何错呢?
  你是颗会带来祸患的灾星!
  “不会、我不会……”她蹲下身子,紧紧捂住双耳,“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我一点也不想要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我一点都不想,我想要陪在龙的身边,我想要陪在他的身边。”
  “那你就听话,过来。”
  一阵缥缈的低沉嗓音如细雨般飘飘然的窜人她耳内,蒙蒙眬眬的犹如身处梦境之中,“不行,我是灾星,会害了他!”黑奴仍兀自沉浸于自责、自怜及自哀之内,她固执的蹲着娇躯,发烫的眼眶频频掉落珠珠晶莹泪水,落入河内,与塞纳河融为一体。
  “你会害了谁?”他软软低低的嗓音带着柔和的温暖吹皱了她慌乱的心湖。
  她依旧不肯抬首,如真如假的嗓音令她不敢去面对,“我会害了龙,我再接近他,会害死他的,他们说我是颗会为他带来祸患的灾星,我不要他再受苦,不要!”
  “你不是灾星。”他的嗓音加重了些许心疼的说道。
  “我不是灾星……”她迟疑了,缓缓放下紧捂着双耳的柔荑,“那我是什么?”臆测着,她的心跳早已不听话的剧烈悸动。是他吗?会是他吗?在她将他害得如此惨烈之后,他还肯要她?
  龙猞猁上前,立于她身后,“你是我的妻子。”
  黑奴看着河水中所映照出的高大身影,吃惊的站起身子,转身正对他,而双脚则是小小的退了一步,“我是你的妻子?我不这么认为……”她记忆之中的那片骇人火海蓦然浮现脑海,“是我害了你,都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她下意识的再退一小步,倏然腾空的身躯让她吃惊的娇呼。
  下一刻,他眼明手快的将险些跌入河的她紧紧抱人怀中,“我又捉到你了。”高大勇猛的身躯隐隐抖颤着,他恨不得将她坎入体内珍藏,一辈子也不准她再由他身边逃开,“我不会准许你第二次在我面前自杀。”
  “我、我没有要自杀……”重回他的怀抱,她才惊觉原来自己对他的依恋已深到不可预测。
  “我找你找得快要发狂了,为什么要躲开我?你明知我不能失去你,为什么不来见我?我好想你……”他激动的以右颊磨蹭着她柔柔发丝,汲取她的发香,啃咬她的耳垂。
  “我怕……”黑奴嗫嚅道。
  “你怕你会再次为我带来灾祸?”他眉一挑,见她颔首,倒抽一口气,狂猛的堵住她的唇办,狠狠的将她口内全数的氧气吸走,生气的惩罚她的愚蠢,“你这小笨蛋,你不再是灾星了,你是我的妻子,听懂没?”
  “不、不行,我会害了你……”她用力的喘着气,以补充方才被他全数吸光的氧气。
  龙猞猁怒发冲冠的收紧搂着她的力道,在她耳边放声咆哮,“该死,卦象里显示的灾星已降临南方,你再也不是灾星,听懂了没?我的灾难已经全部过去,再也没有什么可笑的祸患,你给我安分的当好龙太太。”
  “真的吗?”黑奴抖颤着嗓音轻问。
  他不耐烦的翻翻白眼,再也不给她任何怀疑的空间,猛然俯首,轻轻柔柔的吻着她柔嫩的唇瓣,失而复得的甜蜜滋味教他再也舍不得放开她,“我爱你,别再离开我了。”他满足的轻叹,灾难远离而幸福降临了。
  蒙蒙眬眬、美丽的塞纳河畔,在相拥相爱的两人间漾开一圈幸福的光晕,寻寻觅觅了良久,他们终于找寻到属于彼此互相契合的“灵魂”。
  龙氏香水再次推出一匹崭新的香水产品——“灵魂”。这瓶香水在市面上广受热烈欢迎,再次替龙氏香水创造一次高峰佳绩。
  而正对于塞纳河畔的那偌大广告看板上,黏贴着市面上大受欢迎的“灵魂”香水广告。广告上的模特儿有着独特的野性魔瞳、性感魅力的麦色肌肤、冶艳明媚的脸孔及魔鬼般的妖娆身材,她眸中所漾的幸福及爱恋专心一致的凝视着掌心上的“灵魂”香水,梦幻满足的神情像是拥有全世界那般的聿福。
  这个广告,在巴黎,掀起一股不小的旋风,因为龙氏香水这一季所推出的“灵魂”香水有个传说——一旦一名女子在塞纳河畔,遇上一名拥有“灵魂”香水的男子,并将那瓶奇迹般的“灵魂”赠送给她,那她与他之间即将会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美丽恋情。
  传说……传说蒙眬美丽的塞纳河畔飘着醉人的“灵魂”幽香,散发无限的幸福和爱的感觉。
  此刻塞纳河畔,相拥着的佳偶,互相依偎。
  黑奴聿福的低低呢喃,美丽的魔瞳盯视着前方,“龙,谢谢你……”
  龙猞猁只是轻笑出声,回应给怀中深爱的人儿一记热烈的狂吻。
  ——全书完——欲知龙狻猊与黎净凉的爱情故事,请看邀月钟情一生321情挑龙门系列之一《北方团龙》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