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腻贝勒爷 第八章
  天子居丧,以日代月,二十七日期满。
  新君雍正帝名胤祯,所有皇兄弟因此要避讳,一律将名字“胤”
  改为“允”,雍正更命所有皇兄弟除了十五岁以不可以回宫以外,其余必须日夜守灵,寸步不得离开大内。
  自从那日允禊当众说出胤禘曾亲口对他说皇阿玛属意的继位人选之后,允谛从此被当成允禊一党,走到哪里都有眼睛盯着看;而他当众背叛允禊,允禊也不把他当成自己人,他落入了两面不是人的处境中。
  康熙死后,胤禘失去了他的庇护,加上他又得不到新君的信任,让往常妒忌他的兄弟们更远远地避着他。
  胤禘向来冷漠寡情,其实并不在意兄弟们对他的态度,只是在守灵时,他无法离开,也无法得知平双喜的情况,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回到九哥府?也不知道安茜到底有没有找到她,向她解释说明误会?
  在服丧守灵满月后,胤禘回到府里,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平双喜。
  但是,在九爷府大门前,就被硬生生地拦了下来。
  “请恕小的无礼,九爷吩咐了,往后十九爷来访,恕不奉陪。”仆役将门在他面前重重合上。
  “我不是来找九爷的,我是来请平双喜姑娘出来见我一面,劳你大驾,替我带个话。”
  他拍着门,用几近卑微的语气说道。

  “府里没有平双喜姑娘,十九爷请回吧。”
  仆役丢下一句,便不再应声。
  胤禘呆怔地站在原地。
  忧虑和忐忑不安的感觉盘踞缠绕在他的心里。
  见不到平双喜,他的心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随处飘飞,无处停靠。
  这一个月来,他每日守在挂满了灵皤帐幔、藏香缭绕的乾清宫内,完全与平双喜断了信息。
  失去皇阿玛的伤痛和对平双喜的担忧焦虑,让他尝到了可怕的、寂寞的孤独滋味。
  他一定要见到双喜!
  忽然,他想到曾托安茜去找平双喜,说不定安茜会知道些什么?
  胤禘立刻转向允祈府。
  “胤禘,你要冷静听我说,平双喜姑娘在那日以后就没有回九爷府了。”安茜不安地对他说道。
  “那日以后就没有回去了?”他的思绪被震得一片空白。
  “是啊,这一个月来,她的姐姐也一直在找她,可是找遍了京城,就是没找到平双喜。”安茜无奈地轻叹口气。
  胤禘整个心狠狠地抽痛起来。
  平双喜不见了?
  她去哪里了?
  消失了整整一个月,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会不会遇到了坏人,遭到不测?
  胤禘从来没有如此恐惧、害怕过。
  他不能失去她……他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不能失去她!
  接下来的日子,胤禘几乎被痛苦和焦躁逼疯。
  他担心平双喜的眼睛,担心她的处境,担心她生活过得好不好,担心她没有人照顾会出事。
  于是,他发了疯似地寻找她。
  倘若父皇还在世,他可以有权利动用衙门亲兵的力量帮他找,但是如今父皇不在了,他是失势的皇子,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找她。
  他不顾自己皇子的身份,走遍全京城每一户人家、每一间铺子,不管平双喜是生是死,铁了心就是要找到她。
  平双喜的眼睛不好,这个特徵让他找起人来还算容易。
  偶然间,他听见一间茶肆老板对他说,看见过一个姑娘,拿着一片玻璃在看东西。
  知道她安然无恙,他至少就放心了。
  接着,他开始循着这条线索沿路找。
  “请问,有没有看见一个姑娘,手里拿着一片玻璃看东西?”他挨家挨户地沿路问。
  “有有有,半个多月以前看过,那东西好稀奇,大伙儿都围着看呢!”
  问到一家卖豆腐脑的摊子,小贩说得口沫横飞。
  “你知道她往哪里去了吗?”
  “她出城了。”小贩往城门一指。
  于是,胤禘出了城,继续沿路问。
  “那姑娘买了一头驴,往南方去了。”卖驴的老丈说道。
  南方……胤禘毫不犹豫地往南行。
  就在他离开京城后,允榆遍寻他不着,很快地,十九阿哥失踪的消息,传遍了京……半年后“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平双喜凭窗而坐,出神地望着窗外,耳旁是孩童清脆整齐的读书声。
  这里满室书香,宁静悠然。
  半年前,她带着一颗破碎的心离开京城,途经这个小镇,被这间私塾的读书声吸引,便在此地留了下来。
  她用一锭金元宝买下了私塾前的一间小店铺,挂上了“双喜书坊”的招牌,在这里做起买卖旧书的生意。
  由于书铺后就是私塾,有些学子要赴京考功名前,就把小时候读过的旧书卖给她筹路费盘缠,而有些孩童的爹娘买不起新书的,便到她这里买旧书,因此她这间书铺的生意还算不错。
  只不过,在小镇里,最多赚取些生活费,要靠书铺致富是难上加难。
  有了这问书铺,她本想平静度日,慢慢忘记胤禘,但是随着日子的流逝,她非但没有办法忘记他,思念甚至一日一日加深。
  她想念他的模样,想念他的体温,想念他的怀抱,想念他对她温柔说话的声音。
  她对他无一不思念。
  半年了,胤禘的身影仍深深印在她脑海中,不知道要经过多少个半年,他的模样才能从她脑海中淡去?
  私塾下学了,学童一窝蜂地挤进她的书铺里,有的到处翻书看,有的就只是在里头玩闹,有几个跟她熟稔的,吵着要拿她的镜片玩。
  “平姑娘,把你那玻璃借给我们瞧瞧嘛!”
  “不行,那是很贵重的东西,要是被你们打破了可怎么办?”
  自从这些孩童看过一次她的镜片之后,就成天吵着要看、要玩。
  “我们会小心的,看一下就好,求你啦——”
  “不行。”她坚定地摇头。“要是破了,我这辈子都不要想再看清楚东西了。
  无论如何都不行。”
  “哎,真小气!”孩子们失望地垂下脑袋。
  “好了好了,你们该回家了,要吃晚饭了!”
  她挥赶着这群小毛头。
  “平姑娘,明儿见!”
  孩子们闹哄哄地散去。
  平双喜起身整理被孩子们翻乱的书册。
  每天有这些孩子们过来吵一吵、嚷一嚷,让她的生活添了几分热闹,也冲淡一些她内心的孤独寂寞。
  她抱着书册一一上架,暮色将整间书铺照得一片橘红,她微偏过头,看见一个男子背对着夕阳余珲,站在书铺外凝视着她。 .暮色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脸,但是他的身形、高度,都和记忆中的胤禘一样,她的心口不禁一阵颤栗,眼眶灼热起来。
  站在书铺外的就是胤禘。
  寻寻觅觅了大半年,他终于找到了她,在看到双喜的一瞬间,他狂喜得几乎要落泪。
  “双喜,我终于找到你了!”
  胤禘大跨几步走进书铺,张开双臂紧紧将她拥入怀里。
  听见他的声音,感觉到他的怀抱,平双喜才确信自己看见的不是幻影。
  她明明心碎了呀,怎么见到了他还是会心痛?
  “你怎么会来这里?”
  她恋恋不舍地从他怀中挣脱,声音微颤地问。
  “我来找你,我找了你很久!”
  他捧起她的脸,仔仔细细地端视着她,眸光深:邃温柔、激动复杂。
  她心口躁动,强忍着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找我做什么……”
  “双喜,听我说,那日你到我府里看见的不是我,是我的双生哥哥胤衸!你认错人了!”他急切地低喊着。
  这些话,他在心里、梦里已喊过千遍万遍了!
  “什么?”
  她怔怔地眨眼,混乱的思绪根本理解不来他的话。
  “我说,那日我接你过府,你进府后看见了长得很像我的人,但其实那个人不是我,而是我的哥哥允祈。我们是双生兄弟,你认错了人。”他放慢速度再详细说一遍。
  “所以……”平双喜深滦吸气,无法置信地瞪着他。
  “所以,你看见的人是我的哥哥、嫂嫂和我的侄儿,你误会了。”
  折腾了大半年,他终于可以清清楚楚地跟她说明白了。
  平双喜对这个事实真相震惊得无法反应。
  “我竟然……我竟然……”她蓦地嚎啕大哭起来。“我竟然没有相信你……我竟然就这样离开你……我真是蠢蛋!”
  胤禘深深叹息,将她痛哭的脸埋进自己怀里。
  “是我不对,我没有事先告诉你,才让你误会了。我不该让你误会,不该让你如此心痛。”
  平双喜拼命摇着头,伸臂圈住他的颈项,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希望现在的你是喜极而泣。”他拭去她的泪水,轻笑低语。
  “我……我是被自己气哭的……”她又哭又笑,抽抽噎噎。“我真是天下第一大蠢蛋……”
  “你居然闷声不响就跑到这里,真是把我整死了。,,他微带着责备的口吻,轻轻揉了揉她的头。
  “你找我找得很辛苦吗?”
  她捧住他的脸,凑过去细细地瞧,然后怜惜地吻了吻他的唇。
  胤禘没有回答她。
  他实在太想念她的吻了,轻轻一叹,用力封住她的唇瓣。
  夕阳西下,两人紧紧地相互拥吻,分离已久的渴想与思念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满足。
  胤禘全身浸没在散发着氤氲热气的浴盆中,放松地闭眸靠在浴盆边,伸展着四肢,让热水抚慰他疲惫的身躯。
  平双喜掀开布帘走进来,蹲在他身旁,拿起湿布轻轻替他擦洗身体。
  “你怎么会自己一个人?你不是都有侍卫跟随的吗?”
  她不解地问,一面擦拭着他的肩膀、背脊。
  “皇阿玛驾崩,新君即位,我是个失势的皇子,哪里还会有大内侍卫服侍?我现在是如履薄冰,不得罪皇上就已是万车了。”他苦涩地笑笑。
  “你就这样一个人离开京城,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她语带哽咽.。
  胤禘苦笑着。
  “你知不知道,在我发现你消失不见时,我满脑中想的也都是你会不会出事? 你能不能平安?”他眸光温柔,声音喑哑。
  “我走了大半年,一直没找到你,后来身上的钱都用光了,途中还找错了人,又赶快回头循着线索找来这里,这才找到你。到今天以前,我已经几天没洗澡了。”
  平双喜忍不住又落下泪来,她仔细地擦洗他的双手。
  这样一个娇生惯养的皇子,行走坐卧都有人服侍得好好的,他哪里吃过这种苦?
  而将他折磨成这样的,竟然是深爱他的自己。
  她从来没有因为做错一件事情而如此悔恨过。
  “我帮你把头发洗干净……”
  她哽着声,让他往后仰,然后解开他的发辫,轻轻洗涤着他乌黑的发丝。
  “双喜,以前沐浴这些事情都是我的双生哥哥在帮我做。”他闭眸笑道。
  “为什么?”她微讶。“他肯帮你沐浴?”
  “我们是双生子,一起出生的,他出生时四肢健全,我出生却残了一腿,所以我从小就吃定他,要他替我做这个、做那个。”
  “他都没有怨言吗?”
  “应该是敢怒不敢言吧。”他笑了笑。“不过,还好也是因为有他的医治,我的腿才慢慢能走,也多亏了我这个哥哥。”
  平双喜想起那日见到的允阶。
  虽然他和胤禘长得一模一样,但神情还是有些不同,他比胤禘更加温柔和善,而胤禘看起来就冷傲了许多。
  “这些事情,你应该早告诉我才对,我们之间也不用多了这个误会,平白无故分隔两地这么久。”她轻轻叹口气。三羊好你找到了我,要是没找到,那我们两个岂不是这辈子都见不了面了?”
  胤禘睁开眼睛,深深凝觎着她。
  “我早就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会找到你,就算要我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会追去。”
  平双喜费力挤出了一个笑容,但没有成功压住泪水,还是忍不住哭出声来。
  她伸手抱紧他,深深地把脸埋进他的肩窝,轻轻啜泣着。
  “双喜….”他轻抚着她柔细的手臂,柔声倾吐。“当我失去皇阿玛时,我很伤心、很痛苦、很难过,而想到失去你时,我却感到很害怕。我害怕我会一直这样孤独下去,很害怕我的喜怒哀乐都不再有你分享。当我每天夜里只有孤单一个人时,那种寂寞你不知道有多可怕……”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她成成的泪水熨烫着他的肌肤。“那种夜里无人相伴的寂寞,没有人能比我更了解了。我误会你,以为你和九爷那种人没什么不同,以为你并不是真心爱我……“但离开了你,离开了京城以后,我想你想得很痛苦,有时候思念太狂时,我甚至告诉自己,算了,回到你身边去吧,胤禘有妻子、儿女又如何?没关系,当你的侍妾也罢,我还是想要回到你身边……”
  “结果你没有回来呀,在你心里,还是不能容忍我有别的女人,对吧?”胤禘笑着调侃。
  “我不能。”她坦承地拥紧他。“我爱你,便希望你也是同样爱我。”
  他轻笑,仰起脸吻她。
  “我做了一锅肉米粥,等你洗好了以后陪我一起吃。”她娇笑着磨蹭着他的鼻尖。
  “好。”他勾唇一笑。“不过在吃肉米粥以前,你得先喂饱我。”
  “你还想吃什么?”她微愕。
  “你。”他霍地站起身,一把将她抱起来。
  “不行啊,你全身湿淋淋的,会把床弄湿的!”她搂着他的脖子惊呼。
  “那不要在床上也行……”
  “不行啦——”皇十九子允神失踪。
  从此没有出现在京城过。
  多年后,有人谣传在南方一个小镇里,看见了一个跟皇十八子胤衸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和妻子共同经营一间小书铺。
  有人说,那个男子就是皇十九子允神。
  皇十八子胤衸在得知消息后,曾经亲自探访那个小镇上的小书铺。但是当他来到书铺前,只看见一对平凡恩爱的小夫妻,过着宁静淡然的生活。
  他并没有去打扰他们,这是一个没有血腥和斗争的平静小镇,就让他们在这里活得逍遥自在,当人间最幸福的小夫妻吧……全书完编注:
  ㈠双生子中的皇十八胤榆是如何打铁趁热地将安茜娶回家呢?
  请翻阅“满汉全席”系列之一《糖缠皇十八》。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