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少归来 第十章
  化妆间的门今天难得被上了三道保险栓,莉莉居高临下地将手抱在胸前,忧心忡忡地逼视坐在椅子上平静中又略有些尴尬的罗杰。安妮塔则紧张地站在角落,不时地托一下眼镜,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到底怎么回事?」她现在是以朋友的身分,而不是他的搭档,「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谢嘉豪哎,现在全香港的镜头都对准他!杰,你这是在玩火你知道么?」
  罗杰只好说:「我们没怎样。」
  最怕罗杰使破罐子破摔这招,莉莉揉揉太阳穴:「没怎样?没怎样你们刚才……」
  看罗杰低头不语,嘴角带点倔强桀骜的味道,莉莉一下子语塞,她知道罗杰平时不惊不扰的,其实固执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算了,这毕竟是你的私事,我也只是担心你……那个人你也知道的,胆子大又有手段,我怕你吃误伤。杰,认识你那么久,从来没见你这么放任过自己。不论你们——是怎么发生的,都要记得保护好自己,我不想看你没头没脑的踩进漩涡。」
  「我……不会有事的。」
  罗杰的失落语气令莉莉更加忧虑,不过她没有反驳他:「今天的事,我不会跟别人提起。」
  她的眼光自然而然地扫过站在一角的安妮塔,后者打了个机灵,连忙摆手,以示自己也会一样守口如瓶。
  莉莉拍了拍罗杰的肩膀:「下午还要排戏,放松点,别让阿乔他们以为老板压榨你。」
  罗杰轻笑了一下,吐出一口气。

  安妮塔自动开锁,退出硝烟弥漫的化妆间,「我再去取一份午餐。」
  莉莉搂了搂罗杰的头,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你真是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家伙。」
  「莉莉。」就在她以为罗杰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他却意外地开口了,「我想……我大概是爱上他了。」
  跟莉莉的对话,罗杰不会透露给嘉豪知道。而嘉豪看情事败露,于是去找杨晨礼,想跟他先打个招呼,以免有什么轰动传闻到他耳朵里,会攻得杨经理措手不及,连掩饰都不知道从何做起。
  谁知,这小子神通广大,见到他劈头就问:「罗杰现在是不是住你那里?」
  嘉豪知道杨公子嗅觉灵敏,爪牙遍布星晖各个基层,也好,省得他解释。嘉豪从鼻腔里哼出一个单音:「嗯。」
  「你还有事瞒我对不对?」晨礼指着他鼻子,「一定有!」
  「我跟罗杰——」
  晨礼坐下来,捧着脸,紧张期待地盯着他,还抖脚。
  「你别这样瞪着我行不行?很不爽哎。」
  「那你倒是快讲啊。」
  嘉豪脸皮再厚,这一句也咽了一下才说出来:「我跟他上床了。」
  「靠!」晨礼大叫一声,然后弯下腰捂住肚子,作痛苦蜷曲状,「靠你个谢嘉豪!」
  谢家恶少简直风流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晨礼痛心疾首地控诉:「你就这么挖公司墙角!男人你都搞?!你疯啦你?」
  再看到姓谢的脸,他头都快炸了,晨礼声音再提高八度:「你知不知道罗杰值多少钱?他少一根汗毛,就有五个人没饭吃!」
  嘉豪捂了捂右耳,脸色也不大好看了,他给了杨经理一个白目:「你不要跟猴子似的跳来跳去好不好?干么这么激动?我跟罗杰上床关谁屁事啊!我跟谁搞,那是我的自由!」
  听了这番言论,晨礼停顿三秒,又弯下腰鬼哭狼嚎:「靠你个谢嘉豪!」
  除了这句,他实在想不出其它台词了,他的胃溃疡好像又要发作了。
  「早知道你这么大惊小怪,我就不跟你讲了。」嘉豪扫兴至极,直接就往门外撤,「我走了。」
  「慢——」晨礼伸出右手臂,阻止他的脚步,可怜兮兮地抬头看着他,坚强的杨经理很少这样神情恍惚,「你们不是动真格的吧?」
  「什么意思?」嘉豪蹙眉回头。
  晨礼想了下,决定换一种通俗的说法:「你们不是在谈恋爱吧?」
  「恋爱?」心中挥之不去的烦躁,在晨礼问这句话之后,陡然爆破,他摇了下头,「别开玩笑了。」
  「是啊,一点都不好笑。」晨礼表情镇定下来,自言自语道。
  「你觉得我们根本不该混在一起是不是?」
  这时的晨礼已经恢复常态:「个人观点而已,你也可以不采纳,你自己说的,那是你的自由。还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罗成换了代理律师。」
  「是么?」
  五分钟后,在走出杨晨礼办公室的那一刻,嘉豪要多郁闷有多郁闷,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
  为什么要这么关心罗杰的事?他们不过是两个兴致旺盛的男人,在适当时间各求所需,只是单纯喜欢与他接吻、做爱,看他因为自己的占有而失态沉迷的样子,这能成功激起他的征服欲。
  但,跟一个男人恋爱?怎么可能!
  他心里清楚,罗杰并不是女人的替代品,因为他们之间没有共通点,但是,他接受晨礼的提议,找个女人,让自己确认男人的终极目的,不过是为了爽到,中间的环节能省即省,哪有什么精力见一个爱一个……
  爱,从来不是容易的字眼,更何况是对他谢嘉豪而言,几乎等同于奢侈品。
  但是,罗杰确是不同的,嘉豪承认,自己没办法像对待别的情人那样对待他,有时候连重话都不会轻易出口,唯恐戳破他的高贵清丽。
  那么,认识一个月时间都不到,怎么会产生如此危险的感情?朋友、情人、床伴,要如何定义才准确?嘉豪自己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关于罗杰家族的后续报导算是有惊无险,前两日还以光速传播至大街小巷,可来势凶猛,去势也快,大约是审讯传出新进展,帮派怀疑罗成吞货,警方怕他们玩黑吃黑,所以对罗成进行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护,外界很难再从差人那里得到零星内幕。
  包围在罗杰住处的数支狗仔队,守了几天几夜一无所获,老大一声令下,矛头立即调转到哪位女星有出入富豪游艇,哪位玉女在某颁演典礼上穿了费格拉慕或是古慈的新款礼服。
  虽余震未消,但数日的回避策略已经生效,风波渐渐平息,罗杰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那天很意外的,罗杰比嘉豪提前回到公寓。嘉豪进门就看见那个挺拔的身影坐在客厅里看电影样带,是陈大导演新作。
  嘉豪脱了外套,在他旁边坐下来,像是随口道:「你帮罗成请了名律师,所以他没有再透露你的隐私给记者。」
  罗杰并不否定,眼睛仍盯着电视的液晶屏幕:「他申请做警方的污点证人,帮派律师不会再帮他出庭。这个人再不济,也是我的亲大哥,我总不能看他去送死吧,虽然我也不相信他会变好。」
  他嘴角噙着一抹苦笑,若无其事地说:「他以前对我说:『因为你,我没有一天开心过!』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讲。」
  「你不恨他么?」嘉豪破天荒的温柔问道。
  「不。」
  「从来没有?」
  「没有。」
  「你知不知道,就是你这种无所谓的样子,让人很想……攻击你。」
  罗杰终于将目光调整到嘉豪脸上:「我不是无所谓,我只是不能迎合所有人。」
  「今天我把你住在我这里的事告诉杨晨礼了。」
  「呃?」罗杰有点吃惊,但随即又松了口气,「他迟早也会知道。一定会火吧?」
  「还好,只有点神经质。」
  「我明天就搬回去了。」还是说出来了。
  嘉豪的五指像手拷似地牢牢扣住了罗杰的手腕,他眼中满是不解:「为什么?」
  「我问你,你一直把我当什么人看?」
  犹豫了几秒,嘉豪答道:「朋友。」
  「朋友?什么朋友会好到床上去?」罗杰想甩脱他掌下的禁锢,却没有成功,他看着嘉豪,眼中折射出坚定的气势,「你不是想连朋友都做不成吧?」
  「罗杰,可是你先惹我的!」
  「那我为此向你道歉。」
  「Shi!」嘉豪终于松开手,站起来在电视前走来走去,他觉得罗杰冷冽的回应,让他有种被人打了一拳的委屈感,从没有人可以这样摆布他的情绪,但是很遗憾,罗杰今天做到了。
  「我只是单纯觉得,我们不该继续待在一起。」你我都知道原因。
  可显然嘉豪不接受这样的结果,一把无名火从脚底一直延烧至头顶心,他冷笑着冲罗杰骂开了:「不过是被两个小丫头看到,你就怕了是不是?罗杰,你连试都不敢,你、没、种!」
  罗杰不为所动,只是平静地响应:「如果我说,我是怕影响你的事业,你信不信?」
  「我的事业?」嘉豪笑得有些狰狞,「你他妈先顾好你自己!我谢嘉豪不用你来告诉我什么叫做顾全大局。」
  他用力闭了闭眼睛,等再睁开时,刚才狂窜起来的怒气已经压下一半,「你要走就走,我不会拦你,但你日后不要后悔今天的决定。」
  说着,他转身拉开房门,甩门扬长而去。
  他有什么理由比自己还凶?罗杰绝对没有想到嘉豪会给他这种反应,好像他才是那个唯一的受害者。
  罗杰发现身体在微微轻颤,血色从脸上退去,他回想着嘉豪适才的每一句话,伸出双手捂住脸,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然后问自己,要怎么做才可以向他表明心迹,又不会让他看轻自己?
  没有自私的意图和恶意的游戏,我只是……爱上你,可你又怎么可能接受呢?
  罗杰觉得他们两人的问题简直大到难以调和的地步,甚至还要背上诸多误解。全乱了,乱得一塌糊涂。
  罗杰知道自己处世并不圆融,他只是凭本能在面对谢嘉豪细密的攻势,成功是意外,失败却在所难免。在感情上,罗杰认为自己笨得可以,所以,以往也从不希冀有奇迹发生的一天。
  想着想着,一个念头在脑子里电光石火般划过,他整个人就像上了根发条似的,一下子从沙发上蹿了起来,然后直追出门。
  人跑到楼下,冲进车库的时候,正好看见嘉豪的车从另一个出口处开出去。
  罗杰没敢停顿,直接上了自己的座骑,开足马力,风驰电掣地跟了上去。
  看嘉豪走进一家叫KUKU的酒吧时,罗杰却找不着停车位,他兜了好几圈,最后才找到代客泊车的地方,从车前座的储物格里取出一顶运动帽戴上,跳下车穿过街道。
  等罗杰跟进酒吧时,里面高分贝的电吉他声差点刺破他的耳膜,他将帽檐压低了几分,眼睛却不时环顾全场。灯光炫目人声鼎沸,不是个谈情聊天的好地方,但是容易群情激愤炒作气氛。
  人太杂,在光怪陆离的背景下,都化成一个个虚浮的剪影。
  就在这时,全场的音乐暂停,场内被一片漆黑笼罩,大家拍手尖叫。突然,一阵爵士风的萨克斯风乐奏响,舞池中陆续有人走入,开始和着音乐跳恰恰。
  嘉豪在十五分钟前,给那些准备加入荷瑞普影视的女优们打电话,他首先想到妮妮,而对方告诉他自己正在酒吧狂欢,嘉豪需要发泄郁积在心里的层迭障碍物,与佳人共饮算是最应景的事,所以直接就到了目的地。
  妮妮今日盛装艳妆,别有风情,与那日的清纯似换了一个人,嘉豪并不计较,他觉得今晚是要来点狂野的,才能证明自己仍是那个可以驾驭别人情绪、无往不利的谢嘉豪。
  妮妮的面颊被酒色映得酡红,她看到曾一见钟情的男人,欣喜溢于言表,她不想错过良机,借势拖这位黑马王子进入舞池。
  女人身段曼妙迷人,舞姿精采到位,将池内众人的目光牵引过去,但她的舞伴并不认真,只是跟着节拍,动作开合之间随性松散,但都能配合女方的舞步,就是这样不经意的慵懒恣意,却显出令人惊艳的潇洒来。
  俊男美女一贯是焦点中心,嘉豪笑得漫不经心,踩着看似外行却着实有章法的舞步,美人在转了几个漂亮的圆圈之后,直接撞进他宽阔健硕的怀抱。
  丰腴的胸部、柔软的腰身、浓郁的香水味和小巧的嘴唇,这些才应该是他的情感归宿,可是为什么还是有些不满足呢?是什么不一样了?
  就在他踌躇之间,妮妮已经搂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将红艳的香唇贴了上来,他顺势抱住,在周围暧昧的催促声下,稍一迟疑就吻了下去,一秒两秒三秒……他麻木地想着——
  那甜腻的脂粉味,到底是因为什么,不能再让他产生冲动的感觉?
  那个藏在他心底最深处、无人翻动的角落,有个能令他瞬间激越失控的热吻,又是属于谁的呢?
  一吻结束,像有什么预感似的,心脏猛地一抖,嘉豪有些困惑地抬起头。
  黑暗中,白色的帽檐下,有一双晶亮的眼睛对着他,有些不解,有些冷清,酝酿着隐痛和一丝不易察觉的绝望。
  嘉豪回香港的头两天,就曾在一部电影里看到过这双眼睛,他记得就在那一秒钟,他被那对眸子里所包含的内容和情愫震撼了,片名他已经忘了,但拥有那对眼睛的主角,深深刻进他脑子里。
  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感性温情的生物,对文艺的修饰嗤之以鼻,但是骨子里,却是性情中人,凭感觉做事,为一对眼睛痴狂。他追逐着,一并幻想,甚至都是出自无意识的。没有想过逾矩,他当他是一件世间稀世珍宝。
  但人都很贪心,将宝石捧在手心,就会想要占有,说得再崇高好听也没有用,最终,他还是伸手了。
  触摸、亲吻、侵略,最后霸占,再不愿与人分享。但表面上,还是做出大方无所谓的样子,口口声声要将宝石送还市场,让人竞相参观品评,其实心里呕得要死。
  那人就站在七、八米外,在喧闹的人潮中,依然显得鹤立鸡群,散布着淡定的凛凛之威,只有在这种时候,嘉豪才能真正地认识到,罗杰才是那个可以操控气场,将观众的感官置于股掌之间的强者。
  为什么会自以为是,认为自己可以将这个人护在手心呢?他也许根本不需要自己的欲加之责。
  但嘉豪不管,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拴他在身边,不让别人染指。就是出于这种不可理喻的动机,他一次次纵容自己扩张领地,并摆出施恩者的架式来,可是罗杰是男人,他不会领情。
  或许一开始就错估了彼此,所以导致今天的破坏局面。
  嘉豪放开妮妮的手,在后者诧异的注视下,向前方的男人走去。
  罗杰注意到周围人的议论,他不想在聚光灯下上演豪情,所以本能地转身,退出人群。
  谁知嘉豪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就在他快要以为对方不会再有动作时,嘉豪一把扯住他的手臂,然后用力一带,冲到他身前,将他一路牵出酒吧,脚步越来越急,渐渐甩开一切,两人沿街狂奔起来。
  他们窜了几条巷,拐了很多弯,最后停在街角一个寂静的叉路口,嘉豪粗鲁地将罗杰推至墙角,两人的身体完全贴合,嘉豪压着他,一边摩擦一边将额头低着他,用催眠似的气语低语:「你留下,不准走。」
  罗杰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激动和难过:「谢嘉豪,你是在耍着我玩吗?」
  「留下,不要搬。」
  嘉豪似乎只能说这两句,他觉得胸口被严重的碾压,让他无法表达更多,因为那已经超出他本人的极限!只在刚才,舞池边罗杰的眼神将他震慑住,无法动弹,他就有一种刀刺入肉体时,魂飞魄散的昏沉错觉——
  当时他突然很害怕,真的,他有很久没有害怕过谁了,但是那一分钟,他惊惶失措,怕罗杰就此从自己眼前消失,再不回头。
  有一种陌生的、却已蕴藏很久的感觉,从他体内的每一处血管无声无息地聚拢来,朦胧纯粹含蓄却威猛,足以摧毁他蛮横的斗志。
  当嘉豪开始想要了解一个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的强壮,甚至有怯懦的前兆。
  「她是谁?」
  「没有谁。」
  罗杰扬起手揽住嘉豪的头,瓮声瓮气道:「你知道么?我不是非爱你不可。」
  「我知道。」嘉豪像被当头重击,紧紧地环住了罗杰的腰身,将下巴搁到对方的肩膀上,脸上略有郁积的不平,隔了良久,又酸酸加了一句:「我知道……」
  有些东西无声的萌芽,开在灵欲之间,当有人决定退一步,用以成全彼此模糊的情动,故事才算是刚刚开始。
  周末上午十点多,罗杰先后接到张医生和看护敏之的电话,告知母亲确切的手术时间。手术自下午三点开始,罗杰提前几天就已经推掉今天的所有工作,下午提前两小时就赶到医院。
  在医师办公室内,张医生的每句话都像针尖一样戳破罗杰的坚强伪装,颤抖着手指执起钢笔,在亲人的生死状上签字画押,生离死别好像只在一线之间,令罗杰不寒而栗。
  手术室的红灯亮起,罗杰在医院专门为他准备的休息室等候消息。
  娇小的敏之一开始不敢打扰他,过了十五分钟,才走到他身边,轻声说:「阿姨有几句话要我告诉你。」
  罗杰抬起头,有些惶惶不安的样子,像是还不明白敏之要告诉他什么。
  「阿姨说:罗成再不好,也是你的兄弟,能帮则帮。」
  原来母亲什么都知道。
  「还有,她说——」
  罗杰稍有些迫切的盯住敏之:「她还说什么?」
  「她说她对不起你。」
  罗杰鼻子一酸眼角发红,眼前迅速蒙上一层水气,他就那么愣了一会儿,再缓缓关上眼睑,仰起头,在医院提供的长椅椅背上靠着,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了。片刻之后,有一行清泪自眼角处渗出,那液体牵出一条透明的轨迹,一路滑入领口。
  敏之不忍,别开头去,接着便安静地在罗杰身边坐下来,轻轻握住了罗杰的右手,想给他些力量。
  就在这时,门豁地被人推开,敏之看见一名高大的男人心急火燎地走进来,气势狷狂凌厉,让她不由惊了一下。当他那双鹰般税利的眼睛横扫过两人亲昵相牵的手,眉头一皱,脸上的阴霾顷刻加重了。
  敏之被吓得呆住,下一秒钟,手已经被罗杰先行挣脱。
  罗杰虽有本能反应,但表情犹自怔怔的,也不招呼来人,扭过头,并未正视来人,因为不想对方看出他无助伤心的一面。
  「为什么不接电话?」他一边问罗杰一边走到椅子旁边。
  敏之回过神,连忙跳起来让座,等那人坐下,她不觉又好气又好笑,旁边明明有若干空位,他干么抢自己的呀,这人还真是没礼貌哎。
  想与之理论,又不知为何心里有些悚然,大概是刚才那人瞪她时很有威胁感的缘故吧,原来真的有用眼杀人这种事啊。
  只是,不知道自己哪一点得罪了这位仁兄,想不到和气的罗杰有这么霸道的朋友,再看罗杰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她眨巴着大眼,又有点搞不清状况了。
  「问你呢,干么不接我的电话?」
  「你不是要去澳门参加谈判么?来这里干什么?」罗杰故作镇定的嘴硬样子,霎时间如一壶清水,浇熄了嘉豪原本上火的五脏六腑。
  「谈判我推掉了。两小时前我问了你身边所有的人,经纪人、助理、搭档、老板,居然没一个人知道你今天在哪里,你做特务的呀,行踪隐秘到我都一顿好找。」
  那还不是被你翻到!可是,这家伙是怎么做的?
  罗杰疑问的眼神令嘉豪得意一笑。
  「托人查你的电话单嘛,最近你拨最多的号码,就是这家医院的专线电话。我当时吓得不行,以为是你出事故意瞒我。」
  探人隐私还讲得这样理直气壮的人,实在是屈指可数,罗杰根本懒得跟他争辩了。
  嘉豪刚才可是一头撞进院长办公室,又亮身分又说好话,人家才通融,透露了罗杰的专用休息区方位。
  「你来干么?」
  「我只是来警告你,不要有事就把我撇一边,你到底有没有身为我情人的自觉啊!」
  罗杰劈手一记闷棍打在嘉豪后脑勺,他装不下去了,涨红脸骂道:「你少在这边胡说八道!滚出去——」
  「人家好心过来陪你和伯母度过难关哎!」
  「谁是你伯母!」
  「罗杰,你别翻脸不认人!昨天晚上是谁求着我不要……啊!」
  在嘉豪的一声惨叫声中,结束室内的对话。
  敏之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一向优雅的罗杰,今天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真实得让人觉得触手可及,跟新闻里、海报上、电影中的他完全不同。
  其实人就算是没有破绽,也并非完美,敏之觉得现在的罗杰不再拒人于千里,可亲可爱,也不知是不是这个大个男影响了他。
  空气中的忧伤被冲淡许多,敏之感到有冉冉希望在不远处升起。
  次月六日十九点五十分,星晖集团董事长千金谢嘉慧,与青年才俊梁友纯先生的婚礼晚宴现场。
  嘉豪身着深黑色燕尾服,可媲美男模的英挺身材,加上眉宇间掩藏不住的王者之气,和略有些松开的领口,竟呈现出凌乱张扬的性感,一路煞到不少名媛的眼,事后有数字大小姐纷纷辗转托人引见。
  身处主宾席,嘉豪今日表现得神清气爽左右逢源,谢祖鸿见此情形,不禁龙心大悦。
  嘉豪对那个生疏得只见过几次面的妹妹,并没有太多感想好发表,他的目光在场内随意地搜索了好几圈,想要找出那个熟悉的身影。想起刚刚在贵宾休息室与那人厮混时的激情动作,气息焦灼难分难舍,腰部以下就又有了反应。
  罗杰的舌首次隔着底裤描绘他的形状,他将他拉起按压在门板上,扯掉他的皮带……
  「阿豪,你去哪儿了?」杨晨礼热情洋溢拍打老友肩膀,后者懒洋洋转身。到底是死党,一眼就看出不对头来,「你的领结咧?」
  「丢了。」
  「有人到处找罗杰,你看见他没,他刚刚还在——」
  说着说着,就突然闭嘴,眼珠子一溜,脖子僵硬地将面孔转向一脸春风得意的谢嘉豪,晨礼头一次有种吾命休矣的悲观念想,「你们不会是去……哇塞!我服了你们,我真的服了,我看你日后怎么收场。」
  「不劳你费心!」
  晨礼也无意探人隐私,只是纯粹出于关心和好奇,因为野兽开始专情,实在匪夷所思。「罗杰真的那么让你……觉得刺激?」
  这种隐蔽的情色问题,可不会令厚脸皮的当事人难堪。
  他脸不红气不喘地答:「反正没人比得上他。」
  晨礼翻翻白眼,「恋爱中的人是白痴」这句话看来真的一点都不假。
  会场名义上是谢绝记者,但受利益驱使,还是有不少手可通天的八卦报纸及时买通内部人员,也有人频频用高分辨率手机拍下晚宴途中的精采画面,上传出得起钱的媒体。
  作为星晖的一线小生,就算是为了婚礼效果更华丽风光,罗杰也是邀请名单上最靠前的几位之一。
  他一出场就受到娱乐界前辈的大面积簇拥,各路人马都向他递出橄榄枝,有人要跟他洽淡新片档期,有人说要包装他出唱片,有人想预约他做节目客串嘉宾,理由五花八门,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指的就是这种关键场合。
  今天的罗杰一身贵胄装扮,出自名家的铁灰色烫贴手工西式礼服,将他衬得如同王子一般,近距离握手,他比人家想象的还要俊美绝伦,分明又不失柔和的面部轮廓,是最抢镜的。
  只是再端正的妆容中,也是有那么一丝复杂的散乱,他右手边的袖扣少了一粒,是在二人大战时不慎扯落失踪的。
  直到落坐,罗杰下意识地在场中扫视,十几米外,一个嘴角挂着恶质痞笑的男人,正对着他的方向举了举香槟高脚杯。
  面对盛装下的谢嘉豪,罗杰耳根蓦地一热,而对方暧昧的眼神,也让他的欲望昭然若揭,罗杰有种无法在人前继续掩饰下去的错觉。
  如果不是下身的不适还未完全退去,他真的不敢相信,身处于这样重大的场合,他还会在间歇做出那样的荒唐情事,谢嘉豪这家伙真的拐得他原则尽失,一切都变得无法预测。
  就在这时,嘉豪起身,向他的这张桌子走过来。罗杰不知道这小子想做什么,急得口干舌燥,但碍于众宾客在场,又不好意思发作。而大后方的杨晨礼,汗都下来了,在原地急得跳脚。
  靠你个谢嘉豪!想死啊你!
  终于,嘉豪在罗杰面前停下来,他将本来别在自己胸前的一朵白玫瑰,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容地插入了罗杰胸前的礼服口袋,接着很绅士的开口道:「这花很衬你。」
  衬你个头!跟我玩这套!
  罗杰在心里咬牙切齿,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谢谢。」
  「很荣幸你成为新戏的男主角。」
  「那是因为监制够卖力。」
  「彼此彼此。」
  这一看似和谐又戏味十足的场景,后被多家媒体竞争转载,大家纷纷揣测这位星晖未来的当家人对旗下大将的额外青睐,是否会在银幕内外带给观众新的惊喜。
  两个大男人的纠缠就此拉开帷幕。
  ——全文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