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悸动 第十章
  公主与王子的故事已经尘埃落定,两人能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吗?
  
  答案是:不可能!
  
  毕竟童话跟现实是不一样的,童话太过于美化生活,现实则是反映人性……每当靳卫来接田碧儿下班时,总是会引起一阵骚动。
  
  俗话说:“男要俏,一身皂”,果真半点不假。
  
  瞧靳卫那“秀色可餐”的外型,每每让女性们为之着迷、百看不腻;还有那酷漠中带着冷淡的气息,像素有魔鬼之花的罂粟般拥有致命的吸引力,教人移不开视线。
  
  拥有这么一个出色又厉害的未婚夫,田碧儿自然也与有荣焉,再加上他对她真的很体贴,让她认定他是自己此生唯一的归宿。

  
  只不过人总是吃饱撑着太闲,老爱把人家的恋情拿来当茶余饭后的消遣,日子一久,许多闲言闲语便传出来了。
  
  这日,来接田碧儿下班的靳卫发现她闷闷不乐。
  
  “怎么了?”他扬眉问她。
  
  “没事。”她摇摇头,不过脸色不太好。
  
  “分明有事。”他皱眉。“说好不要隐瞒对方任何事,你忘了吗?”
  
  “我没忘,可是……”她根本就说不出口。
  
  爿石儿!”他加重语气。
  
  没想到她居然生起闷气,背过身直说不想理他了!
  
  女人的心情真像多变的天气,说变天就变天,一点预兆都没有。
  
  他自认最近没做出什么让她“胡思乱想”的事,怎么会惹她生气了呢?
  
  “怎么了?”他难得哄起了她。
  
  “没事”明知是自己无理取闹,因此她的态度放软了一些,但口头上仍没有松口。
  
  “碧儿?你不说,我就跟你继续耗在这边喔!”论耐性,他还算不错。
  
  他不希望她心里有事闷着,让两人产生嫌隙——碧儿分明有心事,而且还是关于他的事——因为她是个冤有头、债有主的人,很少会迁怒无辜的人。
  
  田碧儿知道靳卫言出必行,因此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是我自己没出息,怪不得别人。”就因为太在意,才会觉得难受。
  
  靳卫很快就猜到原因了。“有人说你配不上我?”
  
  她没有回答,只是避开他的眼神。
  
  “何必理会别人的话。”他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就像我说过的,事情本身没有对与错,一样东西好看与否,还不是众人所赋予的?”
  
  他知道碧儿的自尊心很强,可是这真的不是她应该要担心的事。
  
  “我知道!可是人没有办法离群索居。”她气馁道。
  
  靳卫叹息,上前搂住她。“碧儿,我知道你很任意,但是来日方长,你怎么就这样看轻自己?”
  
  “是没错,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你忘了我爱你吗?要不,让我帮你……”
  
  “不要,我才不要接受别人的帮助,我想要靠自己!”她也是有尊严的。
  
  “我不是别人,我是你的未婚夫。”
  
  这句话让田碧儿感到汗颜,“对不起……”她有些难过。
  
  “没关系。”他安抚她。“你只是一时忘记了我们是一体的,我不介意的。”
  
  “卫……”她埋入他的怀中,汲取温暖与肯定。
  
  她怎么会忘记,他也是很敏感的,以后真的要警惕自己别太容易受人影响。
  
  “别想太多,嗯?”他仍是好脾气的哄道。
  
  田碧儿点点头,终于安下心来。
  
  看他如此在乎她,她的心感到很温暖,因为他是真心想保护她,愿意用平等的态度对待她,不像某些沙猪男人,把女人当成附属品,疼惜只是表面上的而已!
  
  她此生恐怕再也无法遇见这么优质又这么爱她的男人吧!
  
  她真的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靳卫说得对,反正来日方长,她不可以因为闲言闲语就看轻自己。
  
  别人看轻她还无所谓,但自己看轻自己,就完全没救、没希望了。
  
  并不一定要立下什么丰功伟业才算配得上他吧?认真做好她的工作,不也是一种表现自我的方式?
  
  这么一想,她的士气又来了!
  
  于是,田碧儿又重新振作了!当然,最大的功臣非靳卫莫属。
  
  随着结婚的日子逐渐逼近,两人的感情更上一层楼,虽然反对及轻视的声音仍然存在着,但流言蜚语对已经互许终身的情人而言并不具任何影响力,反而加深了他们想要在一起的念头。
  
  原本以为他们会这样平顺地走到终点、步上红毯,谁知竟出现一个意外的小插曲。
  
  田碧儿怎么样都没想到,这些甜蜜的日子原来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上天送来了一个“超大的礼物”给他们,让他们永、生、难、忘!
  
  “镇宇,真不好意思,其实你比较想跟雅婷一起工作吧!”
  
  坐在副驾驶座上,田碧儿看着开车的男同事,兀自窃笑着。
  
  “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我不会分不清楚啦!”陈镇宇声音闷闷的。
  
  “真的吗?那你为什么好像有点生气?”田碧儿脸上带着贼笑,揶揄他。“说是巡逻,但搞不好可以变成单独的约会不是吗?别跟我说你不想跟雅婷约会哟?”
  
  “怎么可能会不想?”他白了她一眼。
  
  那眼神就好像在说:最好你也不想跟你的未婚夫在一起啦!
  
  “是,很想、非常想,呵呵!看来很快就会有喜事了!”她很开心。
  
  自己幸福的同时,自然也希望大家都能得到幸福。
  
  陈镇宇只是傻笑,想必也有这个打算。
  
  做完最后一趟巡逻,正打算回警局时,突然看到路上三名年轻人起争执,两人连忙下车调解。
  
  花了一番工夫,好不容易平息这场纷争。
  
  串好只是件小事,双方很快就恢复心平气和!
  
  毕竟只是因为口角引起的纷争,念在初犯,两人口头告诫一声便放他们走。
  
  突然,在那三个生轻厶当中,田碧儿愈看一个人愈觉得眼熟。
  
  “我觉得你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名男子是那群人当中年纪最长的,二十五岁上下,长得很普通,是那种过目即忘型的,但那双轻佻的眼,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努力的想却还是想不到。
  
  眼眸一闪,男子故作镇定。“这是你搭讪的用词吗?”
  
  “不好意思,我有未婚夫了!”哝,他想太多了。
  
  “真的吗?好可惜,你正是我喜欢的那一类型,你不考虑一下我吗?”他以眼神勾引她。
  
  他若不这么做还好,这么一做更让田碧儿觉得她似乎曾在哪里看过这双眼眸。
  
  “好啊,正好我等会儿有空。”她大方的说着。
  
  男子似乎吓了一跳,不过美女投怀送抱,不要白不要。
  
  “那就这么说定了,直接跟我去吃消夜吧,美人!”他邪魅一笑。
  
  “OK,没问题。”她爽快答应。
  
  虽然不明白田碧儿在打什么歪主意,但看她在他面前光明正大的“爬墙”,陈镇宇不知道待会儿若看见靳卫时,要怎么跟他说才好。
  
  她又丢给他一个麻烦事了!
  
  “你说什么?”靳卫眯起眼。
  
  果不其然,某人大发雷霆了!
  
  陈镇宇觉得自己怎么会那么可怜,竟然要替田碧儿收拾烂摊子!
  
  “你先别生气,我想她可能又在做什么感化人的工作吧?”他吞吞口水。
  
  靳卫沉思了一会儿。
  
  “怎么?碧儿跟人跑了吗?”
  
  搭顺风车的韩尧在车上等了好久,干脆下来看看情况,见到靳卫的表情,他打趣的说。
  
  “可以这么说。”陈镇辛苦笑,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不过他实在猜得很准。
  
  尤其碧儿爬的那面“墙”还长得不怎么样,靳卫要是知道,一定会很想哭。
  
  “还真的哩!”韩尧大笑。“卫,你的新娘子落跑了,你要怎么办?”
  
  靳卫没理会韩尧的揶揄,他转头问陈镇宇。“他们有说要去哪里吗?”
  
  “如果没有记错,好像说要去逛士林夜市的样子。”他有听到一点点。
  
  “我知道了。”说完这句话,靳卫就没再理会陈镇宇,立刻转身离去。
  
  上天保佑千万不要出事啊,阿门!陈镇宇暗自祷告。
  
  韩尧跟着靳卫离开,看他不发一语的开着车,感觉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怎么了?你在生气吗?”不会婚事就这样告吹了吧?
  
  “韩尧,你现在没事对吧?”靳卫没回答他的话。
  
  “孤家寡人一个,有什么事好忙?”韩尧笑着说道。要不然,他干嘛跑来跟靳卫挤暖。
  
  “很好。”
  
  这声“很好”,讲得实在有一种拖人下水的意味。
  
  “怎么?你有点怪。”做侦探的果然非常地神经质。
  
  “没事,希望只是我多心而已。”虽然这样讲,但他眉头却是紧皱着。
  
  韩尧想了想,好像有点眉目。
  
  “碧儿有危险?”他大胆的问。
  
  “不能确定。”靳卫握着手机的右手微微发抖。
  
  以靳卫对她的了解,田碧儿绝不是见异思迁的人,会突然这么做,又没有通知他一声,一定有问题,可能是她发觉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行,他现在绝不能打电话破坏她。
  
  如果她真的有危险,那她一定会打电话给他,一定会的!
  
  他告诉自己别想太多,没事的,她可以应付的,她不也平安活了二十几个年头吗?可是——这股不安的感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田碧儿根本没有苏法打电话给靳卫。
  
  “宝贝,过来陪我玩好吗?”李宏兴奋的大叫。
  
  田碧儿的嘴角有些抽搐,看着游乐场里全是小孩,就只有他一个大人在玩碰碰车,她羞得用手挡住了脸。
  
  “不了,我累了,想休息一下。”她指指腿,接着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没有她,那位老小孩还是玩得很疯,害她翻白眼,对他幼稚的行为不以为然。
  
  也许是她猜错了,他根本就只是一般的混混而已。
  
  唉,没想到她的直觉也会有出错的时候!
  
  槌槌累垮的双腿,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靳卫。
  
  他应该知道她跟别的男人出去了吧?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呢?
  
  嗯,还是早早收工回家去,不要让他太担心……“怎么?准备跟家人报备,说你想跟我一起过夜是吗?”
  
  轻佻的男声自田碧儿的头顶传来,一个令她感到恶心的拥抱随即而至。
  
  不知何时,李宏从她的背后搂住她,亲昵的举止就像对待情人般。
  
  “请自重,我有未婚夫了!”她站起来,脸色不太高兴。
  
  当时是为了降低他的防备,不得已才顺从他,现在她觉得没必要了。
  
  “小宝贝,你玩腻了,就想要甩掉我吗?”他微愠。
  
  田碧儿觉得很好笑。“请问我给你承诺了吗?你自己不也只是玩玩的而已?”
  
  李宏一时哑口无言。
  
  “今天就这样吧,现在我得回家了,我未婚夫还在等我。”她不带一丝眷恋的离开。
  
  “不行,我反悔了,我不想放你走了!”他气愤地一把上前揪住她的手。
  
  他刚才也是在隐藏自己的个性,才会牵就她,毕竟这样才能让这个女人上当。不过,现在露出真性情的她让他耳目一新——泼辣的女人更得他的欢心。
  
  他想征服她!那一定是件很爽快的事!
  
  “我若是要走,你能耐我何?”她好笑的说。这里人山人海,他能馓什么事?他恶狠狠的瞪着她。“不信你就试试看?”手上的力道加深。
  
  “痛……”田碧儿皱紧眉头,看见那狠戾的眼神,她突然想起来了。蛇?”她脱口而出,终于想起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他似曾相识,原来他是通缉要犯。
  
  而他应该是去整过型,她才没一眼认出,不过那令人印象深刻的眼神仍无法改变。
  
  李宏闪过一抹惊讶。
  
  “既然你认出我了,那我现在就更不可能放你走!”他狰狞着一张腰际有道冰凉物顶着,有经验的田碧儿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她咬唇,觉得自己好像惹上了什么大麻烦!
  
  他将她带到无人的草丛里。
  
  “你要做什么?”老实说田碧儿现在有些害怕。
  
  “你觉得呢?”李宏贼贼一笑。
  
  男人想做什么,她不难猜到,但她实在怕他会毁尸灭迹,毕竟她是个警察。
  
  她这种个性,总有一天会害惨自己,她现在深刻领悟到了。
  
  她现在最想见的就是靳卫,她好想跟他说声抱歉,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田碧儿绝望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道人影,这个人让她情不自禁想落泪。
  
  为什么他就是有办法找得到她?为什么无论再困难,他就是会跑来救她? 是因为两心的契合,将两人的距离化为无形吗?
  
  “放开她。”靳卫冷着一张脸,像极了魔鬼。
  
  “劝你最好照做,因为他已经快要疯了。”韩尧提醒。
  
  天知道两人找了多久,靠着靳卫做侦探的敏锐度,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田碧儿的下落,但也相对磨去靳卫许多的耐性——而他的耐性是四天王中最好的。
  
  果然,事不关己r关芒.则乱。韩尧相信,田碧儿对靳卫真的是太重要了!
  
  “你们是谁?”李宏防备一问。
  
  “卫、韩大哥,这个人很危险,你们不要过来!”虽然很感谢他们找到她,但她很担心会波及无辜。
  
  “快放开她。”靳卫冷着声音,再次申明。
  
  李宏哼了一声。“不放,是她自己找上门的。”他偏要激怒对方。
  
  “他就是毒蛇!”她冲口说道。
  
  靳卫、韩尧震惊了一下。
  
  “毒蛇”是十大通缉要犯之首,什么杀人放火、绑架勒赎、奸淫掳掠的勾当全都干过,简直无恶不做!不仅道上的人闻之丧胆,也是警界公认最刁钻、最难缠的大毒枭。
  
  他们当然听过这号人物,但警方抓了很久仍毫无所获,没想到竟让田碧儿给遇上了?
  
  看来这“毒蛇”还满聪明的,整了个型、混入人群中才没有被发现。
  
  没想到经她这么—说,却也同时为他们带来了困扰。
  
  “现在你们也知道了,很抱歉,两位无法离开了!”李宏威胁道。
  
  田碧儿差点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她怎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那就试试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卫,上!使出你的看家本领。”
  
  韩尧才不怕他的威胁,他们这儿也有高手,对靳卫,他有信心。
  
  靳卫有一项绝活,听说他攻击的速度快得可以媲美子弹,然而,明明随身携带的特制武器已经拿在手上,他却仍游移不决。
  
  “怎么了?也对,相准一点再射,省得这条毒蛇挣扎。”韩尧邪笑。
  
  李宏心惊了一下。“少唬我,我才不信。”
  
  尽管韩尧直催,但靳卫就是没办法如往常般出手,执武器的右手不断抖动着。
  
  “卫,你的手怎么了?”发现这个事实,田碧儿感到好惊讶。
  
  “哝!原来只会出一张嘴。”肉脚一枚!李宏冷嗤。
  
  面对李宏的冷嘲热讽,靳卫压根没有理会,只当是一只疯狗在乱吠。
  
  “卫,你怎么没说上次的手伤留有后遗症!”倒是韩尧超级生气的。
  
  “那不是重点,我没有办法出手,我怕会射伤碧儿。韩尧,帮我。”
  
  融几近哀求道。最后,韩尧妥协了。
  
  “好吧,虽然我不是神射手,不过对付这种角色,倒还有几分把握。”
  
  “就凭你?”李宏冷笑。“好,看是我的子弹快,还是你的……哎哟!”
  
  英雄气概还未逞完,忽然额头遭某物撞击,李宏一阵头昏眼花,还没来得及反应,紧接着又被一个狠狠的过肩摔给压制在地上,霎时哀号声响起。
  
  韩尧忍着笑意,对惨到极点的李宏晓以大义。“先生,你不觉得做人还是低调一点会活得比较好吗?”
  
  看来“毒蛇”也没有多聪明,简直笨得很呢!
  
  警方打击贩毒不遗余力,目前把全台最大毒枭“毒蛇”绳之以法,其中功劳最大的人就是有“警界之花”之称的田碧儿,据悉是她最先发现“毒蛇”的踪影……户外的电视墙上播放着今日的头条新闻。
  
  当然,有新闻就会伴随着八卦流言:“田碧儿?田碧儿不就是跟“恶魔”在一起的那个女警?”
  
  “对厚,听说她之前只是个花瓶,还常常惹上麻烦呢!”
  
  “好像是喔,不过人家搞不好是“惦惦吃三碗公”的人呀!”
  
  “就是说嘛,看,她还抓到“毒蛇”了耶!”
  
  众人议论纷纷。
  
  一对俊男美女像事不关己一样,不感兴趣的避开人群。
  
  “你现在变成大红人了。”靳卫失笑。
  
  “都是你和韩大哥的功劳,我又没有做什么。”田碧儿赧然道。
  
  “怎么会没有?是你用后脑勺撞他,还把他摔得惨兮兮的。”
  
  “哎哟,别再糗我了!”她脸红。“那是因为我很在意卫的手,而“毒蛇”又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烦死人了,我一火大,就很自然做出那种反应。”她又不是天生就那么野蛮。
  
  靳卫但笑不语,但眸中有着感动。
  
  田碧儿突然宝贝地搂着他的右手。“卫,我想辞职。”
  
  “为什么?”他知道这还没达到田碧儿想光宗耀祖的程度。
  
  “我不想要再让你为我而受伤。”她心疼的说。
  
  她后来才知道靳卫之前为了救她,右手差一点废了——当然,他们目前正在寻找名医当中。只要跟他在一起一天,她就害怕自己的天兵总有一天会再度害他受伤。
  
  “男人的责任本来就是应该要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
  
  “可是……”
  
  “你放不下的,我也不要你放下,因为那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碧儿。”
  
  他微笑。
  
  “我喜欢看你闪耀在人群中,为他人牺牲奉献,那才是你最吸引我的地方。”
  
  “卫……”她何德何能,能拥有这样好的男人。
  
  靳卫将她的小手放到他的胸前。“我的心是为你而跳动,你的安危,今后由我来保护。”他立下誓言。
  
  她绽出灿烂的笑颜,让他看得痴了、傻了,一颗心不禁悸动不已。
  
  他的心,居然让一个女天兵给俘虏。
  
  但他心甘情愿!心为一个人悸动的意义是什么?
  
  那叫真爱。
  
  一完一编注:
  
  欲知炎焱与童曦云的爱情故事,请看“猎艳”之一《焰男的魅惑》。
  
  欲知宋誉与迟曦恩的爱情故事,请看“猎艳”之二《浪子的狂情》。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