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太认真 第十章
  这是一间在政商名流圈中颇负盛名的西餐厅,虽然价位偏高,但以食材鲜美、气氛极佳闻名,即使是平日的晚餐时刻也几乎客满。
  “歆歆,这一餐谢谢你喽。”薛仕恺端起开胃酒。
  “我才要谢谢薛大哥,之前你帮了我那么多忙,我本来就一直想着要约你出来吃个饭。”傅歆回敬,端起酒杯轻啜一口。
  昨天她突然接到薛大哥的电话,问她今天有没有空,说想让她请吃饭。他说得那么光明正大又直接,不但不会觉得他在讨人情,反而让她笑了出来,她答应了,由他选择地点。
  “怎么打扮变了?”开始享用色拉的薛仕恺问道。
  傅歆正在撕面包的动作顿了下。
  “这你也看得出来啊?”她勉强维持轻松的语气,但眼中的黯然还是难以掩饰。
  分手后,她将他送她的东西全收起来了,没有做到寄回去这么绝的地步,但她不想再看见,收成两大箱,堆到看不到的地方。她现在穿的都是她自己买的,不是过去的布袋装,而是时髦利落的套装,但不管她再怎么搭,也参考了专柜小姐的建议,味道总是差了那么一点。
  想到他曾跪在她面前为她穿上鞋子,她的心就忍不住一阵揪痛。
  虽然这一次使她甩人,她受的伤却比前几次都来得重。相爱容易相处难,这句话她现在懂了,观念差太多、生活圈子差太多,不适合的人终究还是无法在一起。
  她一直告诉自己别想他,就像之前失恋一样,大哭一场后就把难过抛开,可是以前做来简单的洒脱她却怎么也做不到,她好难过好难过,曾经拥有过最好又从手中放掉的不甘,让她的心情沉落到谷底爬不出来。

  她很努力表现正常,但家人和同事还是都察觉到了。
  “如果久久一次那么晚出去也没关系啦。”有一天晚上,看电视看到一半的傅母突然没头没脑地说道。“我也不是不准你交男朋友,只是有就要说啊,不然不知道你三更半夜去哪里,做父母的当然会担心。”
  整段过程母亲一直盯着电视,像在自言自语。那时她红了眼眶,又坐了会儿才借故回房间抱着枕头闷声哭泣。
  她知道她让母亲很担心,担心到宁可放宽门禁也不想看她这么郁郁寡欢,这对母亲而言是多大的让步?但她能怎么解释?这件事只是冰山一角,她跟他之间的问题太多了,想解决的人却只有她,这不对等的关系让她没办法再继续下去。
  “欸,要搞沉默我自已一个人来就好了。”薛仕恺促狭的笑语将她的心神拉回。
  傅歆这才惊觉自己不晓得发呆了多久,他们的主菜都上桌了。
  “对不起。”她对自己的失神感到很懊恼。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已经三个多礼拜了,她要赶快回到正常的生活。
  薛仕恺只是笑笑,表示没关系。“因为报上的新闻所以心情不好?”
  知道他指的是方易爵的绯闻,好不容易堆出的笑容僵凝唇畔,傅歆不知道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她一直说服自己,他们分手了,那些绯闻都与她无关。理智叫她要释怀,可是心却不肯放过她,看到他那么快又另结新欢,她的心如刀割。这证明了她在他心中也不过尔尔,有太多人排队填补她的空缺,他根本用不着在意她。
  “那天你在BarCode不是才说过要再努力吗?这么快就放弃?”明知道这是她的地雷,薛仕恺还是往这个点猛踩。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傅歆很疑惑。除了敲定这次碰面的时间与地点,上次从夜店离开后她就没跟薛大哥联络过,为什么他会那么清楚?
  “你以为我检察官当假的?”薛仕恺挑了下眉。“别转移话题。”
  从方易爵绯闻暴增和妹妹提到傅歆最近心情不太好的迹象看来,他们出了什么事是很显而易见的。算他没事找事做吧,看着一对佳偶因沟通不良而走上分手一途,总觉得有些可惜。
  无法逃避,傅歆叹了口气,难得有人可以让她谈及此事,她不想再戴上强装没事的面具了。
  “我试了,但他还是不懂。”她拨弄盘中的意大利面,一点食欲也没有。“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他有他的考虑,我有我的难处,事实证明这是一场错误,倒不如早早结束,皆大欢喜。”
  她不想批评他,也不觉得这全是他的错,是她不该,爱上一个等级优于她太多的人,现实敌不过梦幻,如此而已。
  “唔。”薛仕恺不置可否地轻应了声。他的推断果然没错,饵已经洒了,就看方易爵那小子会不会上钩了。
  他看到傅歆脸色倏变,震惊地看向门口的方向,须臾又低下头假装吃东西,不用回头,他也知道大鱼上钩了。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傅歆拿着叉子的手都抖了。她从没想过会遇到他,他们出入地点的层级差异太大,时间也搭不上,巧遇的几率小之又小,没想到却还是撞个正着。
  方易爵带着一个最近新窜起的名模走进餐厅,身材姣好的美女亲昵的挽着他的手,那情景让她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他连带她去看场电影都做不到,却可以和别的女人大方出现在这种公开场合,毫不避讳,那她的委屈又算什么?
  餐厅经理一见来人立刻热络的迎了上去,亲自招呼带位。
  看到他们朝她迎面走来,她的双手冰冷,脸上僵硬的摆不出若无其事的表情。结果老天爷耍她,他们居然就坐在她左前方的那一桌,他还坐在面向她的位置!
  他没看见她吧?灯光那么昏暗,距离又那么远,他应该认不出她的……犹豫了下,她鼓起勇气抬眼瞄去,没想到却正好对上他的视线,只一瞬间,他随即别开脸,勾起迷人的笑对眼前的美女不知说了些什么,美女回应的柔美笑声连她这里都听得见。
  他看到她了,她非常确定,而且也认出她,但他却是视若无物。一阵酸楚陡然涌上,傅歆用尽所有意志力强抑着,不让自己在他面前示弱。
  “怎么了?”薛仕恺故意问。
  “没事。”傅歆摇头,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我们聊点别的吧。”别理他,把他当陌生人就好,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她一直提醒自己别朝他们看去,但那女人的笑声像无所不在,一直侵袭着她,逼得她想大叫。
  分手之后,她一直很努力,虽然很难很痛苦,她还是很努力。她在努力站起,努力培养自己的品位,她想做到即使没有他在身边,她也能过得很好,用心建立她那有所缺乏的自信。
  他却这么轻易的就毁了她的小小成果。巧合遇见她没话说,但知道她在,能不能收敛一点?晚到的他不打算退避也就算了,至少也别再她面前放肆的打情骂俏,这教她如何自处?
  在他倾身和那位美女耳语,距离近到像在吻她耳垂时,她受不了了——
  “薛大哥,我的意大利面很好吃喔,你尝尝。”她卷了一口的分量,递到薛仕恺唇边。
  胸口燃烧的怒火越旺,她脸上的笑容就越甜。要做到船过水无痕是不是?她也会,她不再是以前那个不懂撒娇的男人婆了,她会进化,他的刺激让她进化得更快,她要让他知道她不是不会撒娇,只是不对他撒娇!
  薛仕恺什么也没问,配合地张口吞下。那小子到底在想什么?他透露这次约会就是为了让他有机会弥补,没想到他竟然选了最下、下、下、下策,这下子连他都帮不了他了。
  “哎呀,沾到嘴角了,我帮你擦。”傅歆抛开包袱,违反本性,模仿电视上、生活周遭所有她看过最嗲的范例,拿起餐巾温柔地帮他擦嘴。
  而另一边,方易爵也笑得勾魂摄魄,体贴地将面包抹上奶油,撕下一小块送进美女口中。
  “薛大哥,你的牛排看起来很好吃,不喂我?”她仰起下颚,微微嘟唇,没听到对话光看动作还以为她在索吻。
  薛仕恺很认命地切下一小块送进她嘴里。这是他闯的祸,活该要帮忙收尾。
  方易爵那边也如火如荼,用指腹抹去美女嘴角的酱汁,直接送至唇边吮掉,逗得美女格格娇笑。
  “嗯~~还要。”傅歆又嘟起唇,央求地轻摇他的手臂。
  “来。”这次薛仕恺大放送,喂了牛排,还喂它红酒。
  方易爵手一伸,干脆将美女拉坐身旁,手自身后环住她的腰际,肆无忌惮地和她调笑。
  想到他们过去的点点滴滴,想到他也曾这样拥着她,傅歆痛得无法自己,再多的愤怒都没有办法支持她继续下去。
  他吧爱情当成游戏的无谓心态她永远都望尘莫及,算她傻吧,算她没用,她不知道自己需要多久的恢复期,但至少她现在没办法对别的男人做出这样的举止,就算是假装她也办不到。
  “薛大哥,对不起。”那些做作的媚态全都褪去,如今显露在她脸上的是纯粹的无助与脆弱。“他在另一桌,我利用了你。”
  “没关系。”薛仕恺微笑给她鼓励。
  “我知道我应该继续待在这里,但是我不够勇敢。”傅歆眼眶已经红了,再不离开,她一定会当场哭出来。“对不起。”
  “去吧,再联络。”薛仕恺没说任何安慰她的话,因为他不想毁掉她那已不堪一击的残余坚强。
  所有的感激和歉意都只能先放在心底,她只想在崩溃之前逃离这里,拿起账单,她头也不回地结帐离去。
  人刚走,薛仕恺面前空无一人的座位立刻多了道人影,他头也不抬,继续慢条斯理的吃他的牛排。
  “你对她说了什么?为什么她的脸色那么难看?为什么她还没吃完就走?为什么是她付钱?”一脸狂怒的方易爵狠瞪着他,凌厉的眼光像要杀人。
  看到她像是被拒绝的场景,他该觉得高兴、该拍手叫好,但她强忍难过的表情却让他的心狠狠绞拧。他宁愿让自己被妒火焚毁,也不愿看到她心伤痛苦的模样。该死的薛仕恺,他到底嫌弃她哪一点?
  “蠢蛋。”薛仕恺瞥了他一眼,轻蔑低哼。
  “你说她蠢?她哪里蠢?”方易爵气得一把攫起他的领口。
  “蠢的是你。”任他揪住,薛仕恺冷冷地挑明。“要是对她有兴趣我早就动手了,轮得到你吗?我弄了这个机会给你,结果你带人来示威?很厉害嘛,把她的心伤得更彻底,今天我终于见识到要怎么摆脱掉一个爱着自己的女人,多谢大师指教。”冷言冷语句句夹枪带棒,但听进方易爵耳中非但不是伤害,反而带来了浓厚希望。
  “她还爱我?她不是不爱我才跟我分手的吗?她跟你说了什么?快告诉我!”揪紧的手还是不放,恨不得将他所要的答案马上摇出来。
  “你以为她吃到一半就匆匆离开是为了什么?”薛仕恺扯掉他的手。“我要是你,就不会再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
  想到她还爱他,他却在她面前演出花心的戏码,方易爵的心陡然一跳。知道她和薛仕恺出来约会让他气疯了,失去理智的他只想引起她的嫉妒和注意,她越不理他,他越是变本加厉,想到她看在眼里的感受……天!
  方易爵一急,转身就要本初餐厅,却被薛仕恺喊住。
  “易地而处,这四个字送你,否则就算你追到她也没用。”他顿了下。“如果还是不懂,就把歆歆当成你女儿去想。”
  “什么意思?”方易爵越听越混乱。他那么爱她,要怎么把她当女儿?
  “她搭捷运,快去。”薛仕恺挥挥手,一句也不肯再多说。
  不想再浪费时间,方易爵火速离开餐厅,转眼就不见踪影。名模目瞪口呆的看着门口的方向,不敢相信自己被放了鸽子。
  还得帮忙收拾烂摊子呢!薛仕恺暗叹口气,移坐到方易爵他们那桌。
  “我建议你打包外带,方先生他不会回来了。”
  
  从餐厅离开后,一路上傅歆都强迫自己放空心思,她不敢想,怕只要一想到有关他的事就会泪流满面,她不想当那么软弱的人,也不想哭红一双眼回去让家人担心。
  搭上捷运,她直接走到另一端靠门而立,列车正要关门时,一对穿着高中制服的情侣冲了进来。傅歆原本还在发呆,但没多久,近在眼前的景况把她的视线勾了过去,一股正义热血开始在体内澎湃。
  列车里的座位都满了,那对高中小情侣一进来就霸占住中央的支柱,两个人居然你抱我、我抱你的,头越靠越近,嘴唇已经都快贴在一起了。
  车厢里的气氛一片尴尬,每个人不是低下头就是撇过脸,但一双双眼睛都在偷看他们,有谴责、有惊讶还有人帮他们脸红,反而当事人一点都不觉得怎么样,男生的手还在女生背部及臀部滑来滑去,动作越来越过火。
  讲话就讲话,有必要近到这种地步吗?而且这里是亮晃晃的捷运上,不是隐秘的小公园耶!傅歆很想上前当程咬金,但想到之前的冲动行事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也让她想到了他,陡升的难过消褪了一些怒火,她也像其他人一样低下了头,要自己来个眼不见为净。
  捷运到下一站,有个小朋友上车,一进来就看到大哥哥跟大姊姊把支柱占为己有,他有点吓倒,呆呆的绕着圈子想找可以握住的地方,结果那对高中生抱得太紧,他根本找不到着手处。
  等他想到还有旁边的隔板可以扶时已经来不及了,列车启动,背着个大书包的小朋友立刻咚咚咚的往后踉跄,眼捷手快的傅歆及时伸手把他拉住,将她原本靠站的位置让给他。
  “来,抓好。”对小朋友叮咛完,火山也顿时爆发。
  可恶,她忍不住了!爱放闪光弹不会去角落慢慢闪吗,干么挡在正中央?没看到小朋友那么矮,根本抓不到上面的吊环,就不会让一下吗?有没有公德心啊?有没有羞耻心啊?
  傅歆怒气冲冲的走向前去,手臂直接一伸,握住上方没被缠绕的钢管,然后像剖西瓜一样,毫不留情的顺着钢管从他们之间划下,就停在两张脸之间的高度。
  被人这么刻意地打扰,浓情蜜意的笑情侣错愕地看向她,傅歆也用杀人的目光怒瞪回去。她的英勇让全车的人精神一阵振奋,有人还噗哧笑了出来,纷纷投以鼓励赞赏的眼神支持她。
  小情侣总算察觉不对,也意识到全车的注目礼,只好乖乖分开各自抓着钢管,但傅歆还是杵在原地,一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没遇过这种状况,两个高中生不知道要怎么办,就这样一直僵持下去。
  过了几站,已经快到傅歆下车的地点,她正想着是要跟他们继续耗下去还是罢手回家,结果列车进站时,两个高中生已经迫不及待地冲到门边,门一开,立刻溜得不见人影。
  这倒好,省的她麻烦。想到他们可能会以为自己遇到疯子的心情,傅歆忍不住扬起嘴角,快乐地下车。
  但这样的好心情,却轻易地被戳破了。
  正准备朝手扶梯走去的她停步,怔怔地看着前方的一对男女。男的她不认识,女的她不认识,他们也没做什么亲热的举止,只是十指交握地牵手走着。
  这是再平常不过的画面,却将她强装的坚强和无畏全都粉碎。她要的只是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而已,为什么他给不了她?为什么他就是不懂?
  如今他已经不属于她了,在她说出分手的那一刻,她就已彻底的失去了他……强烈的痛楚扯裂她的心,她紧紧咬唇,不让盈眶的眼泪落下。
  有抹人影来到她面前,轻轻执握她的手,动作很轻很轻,像在试探,也像是怕一用力她就会消失。
  傅歆直觉抬头,看到那张熟悉的脸,震惊得她来不及掩饰情绪,就这么傻傻地看着他。
  她那难过心伤的模样,让方易爵心疼到无以复加,也更痛恨自己。他从没看过她如此脆弱的表情,她是勇敢的,是坚强的,却被他伤成这样。
  他追上她时,她已经过了捷运站的闸门,为了买票他花了一些时间,好不容易干在最后一刻和她搭上同一班列车,他开始一个一个车厢寻找她的身影,好不容易找到她时,正好看到她怒瞪那一对高中生的景象。
  那画面让他想到自己,想到他们相遇的契机。原想过去找她的脚步停了下来,转为移到角落,静静地看她,思忖这段时间他们之间的状况。
  刚刚他忙着找她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事,直到现在心定了下来,才有办法认真去想薛仕恺所说的话。
  他本来还不懂,是看到博爱座里一个爸爸抱着一个小女孩的温馨画面时,他才突然茅塞顿开,终于懂得最后那句话的意思——
  假设他有个女儿,而她爱上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吃了她,不准她把这件事告诉所有的人,要她一切以他为主,不管时间多晚,呼之即来,自以为电话叫车很安全,凌晨时还粗心地放她一个人坐出租车回家,在她备受家人质疑时,不仅没有给她任何建议或采取任何行动,还指责她在无理取闹。
  钥匙他女儿爱上这种男人他会怎么做?废话!当然是阉了他,让这混帐再也无法伤害他女儿!即时知识假设性的试想都让他起到握紧了拳,但怒气急速涌上之后,深深的懊悔紧接而来,将他震在当场。
  他口口声声说爱她,却从一开始就用不平等的立足点去对待她,觉得自己是公众人物、觉得自己工作比她忙,就理所当然要她配合。他不曾站在她的角度去想,不曾考虑过她的难处,在她努力想让他了解时,他竟用不以为意的态度将她的心伤得透彻,还恼羞成怒,气她抛弃了他?
  天!他对她做了什么?想到自己的混帐举止,方易爵顿时冷汗涔涔。“易地而处”,就这么简单的四个字,他却做不到,她给了他机会,他却当着她的面将它甩了回去。
  他全身冰冷,望着她义愤填膺地介入那对高中生之间,旁人在笑,他的心却是被悔恨刺的淌血。他多希望她还能用这种活力十足的怒颜对他,而不是她抬起头来泪痕满布的表情,就算傅歆不愿意原谅他,他都会觉得他是咎由自取。
  那时她有多心冷才说得出“分手”这两个字?一直以为痛的是被抛弃的他,直到现在他才明白,最痛的是不得不喊停的她自己。
  下了捷运,看到她突然间没了笑容,咬唇难过地站在那里,他好想将她拥进怀里,但他不敢,他不知道她是否还愿意给他这样的殊荣,那曾经赐予他却因他不懂得珍惜而亲手毁去的殊荣,他只敢握住她的手,轻轻握住,让她如果无法忍受的话可以将他甩开而不会伤到自己。
  “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千言万语在心头缠绕,到了喉头却只说得出这几个字,他的能言善道、他的从容自若。全备害怕失去她的恐惧毁的荡然无存。
  傅歆从震惊中会神,她把眼中的脆弱全都抹去,迅速用冷漠武装自己。
  “你想和谁交往都与我无关。”她面无表情丢下一句,想抽回手。
  方易爵心中大慌,握住她的力道倏地收紧。他没办法,理智告诉他要尊重她的意愿,但一想到他会永远失去她,他就没办法放手!
  “那是假的,我只是带她去气你,包括那些绯闻都是,我对她们一点感觉都没有。”他急忙解释。
  听到他的话,傅歆心里更难过。他的道歉只不过是重安抚,就像他之前会说的对不起一样,他还是不懂……
  “我不是在儿戏,也不是在欲擒故纵,你跟本就不懂我们之间的问题点是什么,我没办法和你继续下去,请你别再来找我。”她把话说得很硬,也是在断绝自己浮动的心。她根本没有自信做到每一次都能够拒绝他,最好的方式就是别再和他见面。
  “我已经懂了,我不只是要爱你,更要尊总你、为你设想,而不是我自以为是的爱去压榨你。”他在做他最痛恨的死缠烂打,他却不管,只要能让她改变心意,就算要他用生命来换他也甘愿。
  傅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狂跳的心撞击着胸口,激动的喜悦让她脑海一片空白。他真的懂了?愿意为了她,为了他们这段关系,去改变、去努力?
  “欸……那个人好像是方易爵……”外型出众的他们很容易引起注目,尤其是站定在人来人往的月台,更是显眼,旁边已开始传来窃窃私语。
  听到他的名字,傅歆一惊,所有的情绪都先撇到一边去,只想保护他。她要带他离开,但脚才刚迈开,就被他拉住。
  “你被认出来了……”她压低声音警告。
  “那不重要。”方易爵已经完全相通了,保护她不是只有隐藏这一种方式,有时候公开反而也是一种保护。“是我之前想得太拘限,就算被发现又如何?他们可以帮你监督我,只要别将你的个人数据揭露出来,其实这并没有我之前所想的那么恐怖。”
  傅歆感动得热泪盈眶。这里是捷运站,他为了挽回她,甚至等不到退到隐密的角落,而是光明正大地宣示他的主权。他要她有自信,而他也开始给她支持,为两个不同的世界找出平衡点。
  “爱情对我而言一直都只是游戏,我懂得要怎么玩的悠游自得,却不懂得怎么去维持一段爱情,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弥补,别就这样把我淘汰出局好吗?”方易爵哑声低喃。“就算要放弃我,至少也让我试过这一次,到那是你如果还是想分手,我绝对不会说第二句话……”
  傅歆突然扑进他怀中的举动,打断了他的恳求,方易爵先是呆了一呆,随即欣喜若狂的紧紧拥住她,此刻不需言语,他们都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又有一班列车进站,乘客纷纷下车。
  “要亲热回家去,别挡路!”一个中年妇女经过他们身边时没好气地喊。
  傅歆窘到爆,赶紧把他推开。刚刚在捷运上她还跳出来主持正义,没想到现在换成她在大放闪光弹。
  “那这种程度在你的容忍范围之内吗?”一只大掌自旁握住她的手。
  对上他蕴笑的眼,傅歆也扬起幸福的小。他们终于能象一般情侣一样,可以光明正大的牵手一起走着。
  “嗯。”她用力点头,紧紧地和他十指交握。
  “走,带我回你家。”方易爵带她走上楼梯。
  傅歆惊讶的看着他,以为自己听错,他却是回她一个再坚定不过的笑容。
  “我早该去了,告诉你家人你在和我交往这件事,而不是让你独自承受一切。”想到她那时候的处境和压力,他又一阵心疼。“对不起。”
  她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摇头。他主动提议要去见她家人的举止,已完全掳获了她的心。
  “我先打电话通知一下。”怕去得措手不及会给父母印象变差,傅歆用手机打回家。“妈,我现在想带一个人会去见你们……”
  “现在?马上?家里很乱啊,第一次来就让人家看到这样会印象不好——”傅母惊叫,一阵兵荒马乱的声音传来。
  方易爵也听到了,挑起眉,用嘴姓无声地对她说:“早看过了。”
  想起他闯进她家,想起将两人命运系在一起的纠缠及巧合,傅歆甜蜜扬笑,心里满满都是对他的爱,还有对自己的爱。因为如果不是她的热血个性,他们也不会相遇,但若不是他,她也不会懂得如何去欣赏自己。
  过去的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未来,重要的是过去所犯的错让他们知道该如何朝正确的路走去。
  或许还需要磨合、或许还会发现其他的问题,但只要有心,她觉得他们有无限的勇气与希望可以一起面对。
  两个不同的世界相遇,在爱的包容下,定会融合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