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 第十章
  可笑!
  没想到他唯一付出真感情的恋爱,结果他竟是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徐英白回到家,不发一语便把门反锁。
  看着床上要送给她的布偶,可爱的笑容似在嘲笑他的愚蠢,他一恼火,将之挥至床下。
  他很相信她,即使先前有些怀疑,也选择信任,结果她是怎么对他的?
  萧怀宁是她的表哥,她的亲生母亲变成她的干妈,她对他的爱说得好听,却完全建筑在一连串的谎言之上,如同雪球愈滚愈大,愈来愈不可收拾。
  最后谎言破裂,也带给他最深的痛。
  以往他都不承认,这次彻头彻尾确实是第三者的身分,从头到尾都让她耍着玩。
  最爱的女人居然是别人的妻子……明明有好几次机会能够提前拆穿,他却视而不见,真正蠢的人原来是自己。
  真是……可笑至极,不是吗?
  不过他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垂头丧气,他并没有那么脆弱。

  星期一,徐英白照样上班,反倒是温容竹因为临时有事请假一个星期,公司也派了一名代理助理给他。
  在公司没看见她,但她的电话从没断过。
  他原本想关掉手机,再三考虑还是没有关机,只是遇到她的电话都直接切断;他没必要为了一个已经不重视的人而改变自己的生活。
  面对同事的询问,他一律以不知道作为回应,毕竟他和她已经毫无关系,他和她形同陌路人,那就不必在意了。
  “吃饭了。Damian,要不要一块去吃饭?”
  “好,等我一下,你们要吃什么?”他掩饰得极好,没人发现他的感情出了问题。
  “Damian,你女朋友来找你了。”
  “容竹,你终于来公司了,没事吧?”
  面对同事善意的关怀,温容竹点点头,一律以家里有事带过,然后说要找徐英白谈公事,大伙都不相信,不过还是很好心的将办公室留给他们谈情说爱。
  温容竹清楚徐英白肯定不想见她,可是她仍是鼓起勇气挡在他面前。“能不能给我五分钟就好?”
  他看了眼手表,不耐烦地开口:“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再说了,因为你已经说得够多,即使不说,我也看得很明白。你让我觉得自己像个笨蛋,也让我明白原来我还不是最厉害的,因为我竟然会栽在你的手上,不过我不会再蠢第二次。”说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开办公室。
  温容竹默默注视他的背影,欲哭无泪。
  这情况是她一手造成的,她只能怪自己。
  毕竟他说过不喜欢谎言,她还是犯了他的大忌。
  以为能够天衣无缝,能够不伤害任何人,结果——她错了,错得离谱。
  她想要的爱情,伤害了很多人:怀宁对她的关心、郑大哥对她的信任,以及英白对她的爱情……
  她违背了约定,是该承受这个苦果。
  ☆
  温容竹请完事假,又继续请年假,电话也不再打来,整个人如同蒸发一般消失在徐英白的生活中。
  徐英白却没有因此而感到平静,反而更加无法静下心来,一直沉不住气,就连手上快要谈成的案子也差点因为他的分心而签不了约。
  办公室看不见她的身影,他怅然若失,经常不由自主望着那个已经空了许久的座位。
  他开始想念她,却不知该用什么理由去找她。
  因为他清楚自己当时说得有多绝,当她鼓起勇气想解释的时候,他却是那样的冷酷无情,所以她不再来是应该的。
  一个月后,他的怒火终于稍有平息。
  为何不再生气?
  因为他平心静气想了很久。
  既然容竹已经结婚,怎可能还会把她的最初保留给他?而且照冯以旭所说他们的婚礼既然是在一年前,她就更不可能会是处女。
  串连起前因后果,他依然得不到一个能满足他满腔困惑的解答,他需要有人给他完整的解释:气人的是,那个不知变通的笨蛋只会傻傻打手机也不懂得传简讯或留言。
  难道真因为他的话说得太重,她就不敢再来找他?
  “这笨蛋!”
  下班回到家,他连饭也没吃就把自己关进房间。大哥清楚这件事却始终没有介入,反倒让他能想得更清楚:因为太在意、因为太爱她,一旦受到伤害便会直接反击,不让自己的伤势扩大;然而此刻他后悔了,后悔那时把话说得太绝。
  或许他该听听她的理由。他的脑子里不禁浮现这个想法,随即他从床上翻坐起身,套上外套准备出门,却在握住门把扭开之时听见门外的声音——
  是容竹。
  “英白真的不在吗?他还是……不想见我?”
  “容竹,我没必要骗你,我回来的时候英白确实不在家,还是你想去他房里检查一下?”
  温容竹能感受到徐轩江因为她伤害徐英白的事对她有些冷漠。“不用了,我相信徐大哥不会骗我,那、那我先走了。”
  徐英白听见她要走,正犹豫该不该追出来时,又听见他大哥的声音。
  “先别走,你是不是想找英白解释?”
  她点点头。怕会打扰徐英白工作,又怕他一怒之下更换手机号码,所以她才不敢打了。
  “我了解英白的性格,你一定是伤透他的心,他才不肯听你解释,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说给我听,我再帮你转述,如何?”见她没有拒绝,徐轩江示意她坐下。
  温容竹落坐后,沉默好一会儿,才开口。
  “我父母生意失败后,家里负债千万,所有的亲戚都避之唯恐不及,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帮我们,只有邻居郑叔叔愿意帮我们。他们不但借我们钱还债,还出资让我父亲东山再起,虽然现在生意比不上过去,不过还算小有成绩。
  “可是能有这种平静的生活是需要代价的,郑叔叔的儿子郑大哥,也就是我现在公司的董事长,他、他……喜欢的是我的学长萧怀宁。郑叔叔他们已经接受郑大哥的性向,可是我学长的家庭背景根本不可能接受这种事情,所以郑叔叔希望我能帮忙,他希望我能嫁给学长,为期五年。
  “五年后再随便以一个理由离婚,至于之后的问题就是他们的问题了,我只要能完成这个五年的婚姻,不仅能帮助郑大哥和学长,还能让我父母过安定的生活,所以我答应了。后来或许是因为郑大哥跟学长太幸福,让我也想尝试恋爱的感觉,刚好那时候撞见英白跟公司某位经理的暧昧……
  “其实我并不讨厌他,也觉得他这个论点符合我能谈恋爱对象的条件,所以我才会找上他……不过等我爱上他后才明白,爱情根本不可能按照我的剧本走,我以为谁都不会受到伤害,结果每个人都伤到了。
  徐大哥,麻烦你帮我跟英白说一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他,因为我真的不想失去他,也不想破坏郑大哥跟学长的恋情,他们是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我希望他们能幸福……那我、我先走了。”想说的话说完了,止不住的泪水再度溃堤。
  无论如何,她至少说出来了,如果徐英白还要气她,也是她应得的惩罚。
  “你真的爱英白?”
  以掌心抹去泪水,她点点头。
  “英白很讨厌有人骗他,我母亲把他留在游乐园里,说等他下来就要带他回家,可是英白却是眼睁睁看着我母亲离开。”
  “对不起……我很后悔。”浓浓的哭声也无法消除她心中的遗憾。
  “可是你还是做了他最痛恨的事情。容竹,我原本很喜欢你,但你伤害我弟弟太重,所以我不可能再接受你,我想你以后最好不要再来了,这里并不欢迎你,现在请你立刻离开——”
  “大哥!——”
  徐英白清楚大哥一旦动怒,比他还要严肃,容竹都哭成这样,他当然舍不得,随即冲出房门阻止。
  意外看见徐英白,温容竹一下子忘记要哭,目光贪婪地黏着他不放。
  “原来你在家,怎么都不出声?”徐轩江一派平静地问,好似早就清楚徐英白在家。“既然你在家也好,干脆一次把话说清楚,免得她继续抱着希望。”
  “不、不用了,我只是来解释的。”根本没怀抱任何复合的希望,她只是想让徐英白能听听她的解释。“我、我不打扰你们了……”她吸吸鼻子,最后看了徐英白一眼。“再见,英白,祝你幸福!”她相信自己也能跟杨经理一样做到衷心祝福的气度。
  “够了——你不准走,跟我进来!”
  徐英白终于清楚大哥根本晓得他在家,连忙把温容竹抓进房里。
  完成一件重大任务,徐轩江终于能眉开眼笑地坐在餐桌前用餐。
  ☆
  温容竹被迫跟着进房间,虽然还一头雾水,不过徐英白愿意跟她说话,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英白,你刚才有听见我的解释吗?”
  “嗯。”徐英白一进门就背对着她。
  他还是不愿看她是吗?唉。
  “那个……我知道你刚刚只是想保护我而已,我不会多想,你放心好了,我来真的只是让你了解我不是有心骗你。英白,对不起,我明白即使我解释再多,还是让你受伤了,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希望你能早一点找到喜欢的人,我祝你幸福。”
  “笨蛋。”
  “嗄?”
  “我带你进房间难道你还不懂我的意思吗?”
  温容竹用力眨眨眼,眼眶的泪水又泛了出来。
  徐英白转过身,脸上已不见先前的冷肃,取而代之的是许久未见的温柔。“如果我还生你的气,刚刚连出去都不会出去了。”
  “意思是……你不生我的气了吗?”
  “我还是很气,气你怎么会这么不知变通,我不接电话,你居然这么久才来找我。如果你真的在乎我,早就应该来了吧?”
  “可是你连电话都不接,我怕你更不想见我,所以、所以……你真的不生我的气了吗?”千万别在她信以为真之后又戳破她的美梦,要不然她肯定会哭惨。
  “要我说几遍你才肯相信?”
  温容竹扁扁嘴,豆大的泪珠继续落下,下一秒直接扑进他怀里。“英白,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很早就想跟你说了,可是你之前那么斩钉截铁说不会原谅欺骗你的人,害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对不起!”
  徐英白叹口气把她搂在怀里。“不只你有错,我也犯了错,话不该说得那么绝。”结果也害了自己。
  他现在终于体认到以后话绝不能说得太早,以为自己真能铁石心肠,结果遇上喜欢的人还不是自打嘴巴。
  “那你不生气了吗?”她不确定,再问一遍。
  “你究竟要问几次?”
  温容竹一听又猛地抱住他。
  “不过你还是要补偿我。”他提出弥补条件。
  “我什么都答应你!”失而复得之后她格外珍惜。
  “马上跟萧怀宁离婚。”就算这个婚姻是假的,身为男人依旧无法忍受心爱的人竟然嫁给别的男人。
  “不行!”温容竹连考虑一秒钟都不必。“我答应过他们,至少还要再维持四年。英白,你别逼我,我真的不能言而无信。”说什么她都无法为了自己的幸福而牺牲别人。
  “那跟我同居。”
  “嗄?”
  ☆
  温容竹终于恢复上班。
  第一天进办公室,同事们看见她纷纷露出好像看见救星一般的眼神。没想到才一个月大家就这么想念她,可见她平时做人成功。
  大伙趁着徐英白去开会,全围在她身边七嘴八舌。
  “容竹,以后你千万不要再乱请长假了,要不然办公室会继续乌烟瘴气下去。”
  “什么意思?”
  “你请假之后,Damian整个人就不对劲,脾气坏不说,连上头派给他的临时助理妹妹就被他骂哭两个,害小云接手你的工作也战战兢兢。”
  被点名的小云立刻猛点头,压根不想回首上一个月的悲惨生活。
  “有这么恐怖吗?”
  “你没来当然不清楚,你家上司真的不是人。”
  “什么叫我不是人?少在那边乱说话了。容竹,进来跟我开会,你请假一个月,很多事情都要交代给你。”
  温容竹认分地拿着笔记本乖乖跟进会议室,坐定后才笑笑地问:“听说你骂走了两名助理?”
  “才不是骂,我是在纠正错误,哪知她们禁不起压力,隔天就辞职不来。”
  她笑得贼贼的。“那有没有觉得我比较好用呢?”经他恶魔式调教一年都没有辞职,想想还真佩服自己的伟大。
  “有——还不快点收心做事了。”
  “是……”现在的她是苦命小媳妇,乖乖做事吧。
  ☆
  徐英白确实有魄力也有执行力,白天上班,下了班上网找房子,半个月后,温容竹又得准备搬家了,不过这回只有他们两人忙碌,因为这间房子将是他们日后的住所。
  忙碌的同时,徐英白也下忘过问一下她之前的生活。
  “我嫁给怀宁以后才来到郑大哥的公司上班,虽然我写已婚,不过郑大哥特地将我的人事资料收起来,并交代不要随便跟人说我结婚了,他说这样比较不会麻烦,毕竟怀宁是跟他在一起,如果让同事知道我结过婚,以后怀宁会很辛苦。
  “至于我们三人的生活也没什么啊,怀宁一直住在郑大哥那边,不过他的东西会准备两份,一份放在我那里,以防爸妈临时过来。如果爸妈要过来,我才会打电话通知怀宁叫他过来。”
  “他晚上睡哪?”
  “当然是跟我一起睡啊!如果没一起睡,爸妈会起疑。而且怀宁就像我大哥一样,就算同睡一张床也不会出事。”她对萧怀宁百分之一百信任。
  “永远不要相信男人。”
  “可是我很相信你。”她信任的目光毫不留情朝他射去。
  “你当然可以相信我.”废话。
  温容竹一边摆东西,一边叹气道:“其实我总觉得妈好像有点怀疑怀宁的性向,好几次问我有关怀宁的事情。唉,做人父母或是为人子女都好辛苦,明明靠得这么近又是最亲密的人,却偏偏有苦难言,有些话反而不能说,但我觉得说出来不是更能解决事情吗?”
  徐英白立刻赏她一记凶狠的白眼。“这句话你最没资格说。”他是受害者之一。
  她干干地笑,“说得也是喔。”
  唉,何时她说谎的追诉期才能宣告结束?
  “好了,别再讨论外人。”徐英白突然放下东西,一脸认真地看着她。“他们的事我不想管,现在我只想知道你的打算。”
  “什么打算?”她也没什么特别打算,只要有工作做有钱赚,这样就很幸福了。
  “真的不离婚?”
  “四年以后。”提到这件事,她就死不退让,不过同居倒是无所谓,她已经把电话转至手机,重要电话不会漏接,而且那间房子是自己的,也不会浪费租金。
  “把这个戴上。”
  徐英白迅速掏出一枚戒指套进她手指,不让她有反悔的机会。虽然无法在法律上正式拥有她,至少他也能彰显专属权,让其他男人别再觊觎她——她只能是他的。
  温容竹盯着手指上闪亮亮的戒指,对钻石没多大研究的她只觉得眼睛仿佛也装进了钻石的光芒变得好闪亮。
  “英白,你是认真的吗?可是还要再等四年,你愿意等吗?”
  还要再等四年,他们才能真正光明正大走在街上;还要再熬四年,她才能将他正式介缙给亲朋好友;还要再盼四年,他们才能真正属于彼此。
  一切都要再四年,这时间说快不快,说慢又很慢,还是颇能折磨人。
  “不然呢?”徐英白一副认命的表情,爱都爱上了,难道就这样放手?可惜他做不到,只好暂时当个“第三者”。
  她抚摸戒指,露出灿烂的微笑。“英白,谢谢你。”她内心万分感动。
  “爱我吗?”
  “当然爱啊!非常非常……”
  “那快点搬吧,不然得忙到晚上了。”
  得再当四年的第三者吗?
  嗯……看来这段恋情真是有得熬了。
  谁教他偏偏爱上她。
  ☆
  熬归熬,日子还是要过下去。
  原本在公司,他们的恋情已经能公开,但温容竹又不知哪根筋不对,坚持要继续秘密下去比较有意思,所以他们的恋情又转为低调。
  徐英白不只一次问她这样会比较好吗?她总是说“小心驶得万年船”。
  “而且你不觉得这样更刺激有趣吗?”她笑笑地反问。
  他却只想掐死她。
  有时,他会想自己怎会爱上她?
  比她可爱的大有人在,比她有趣的也不在少数,论贴心善良,她不是第一名,迷人的笑容也挤不出来,偏偏就是对了他的眼,也许这就是其他人经常挂在嘴里却让他一直感到很玄的缘分吧。
  又或许是因为太喜欢,所以只看见她的美好,并愿意包容她的缺点。
  反正不管如何,他就是爱上了。
  叩叩!听见清脆的声音,徐英白才回过神。
  “英白,你开会怎么不专心?这样不行喔,你应该以身作则,要不然大家会怀疑我们假公济私。”好不容易郑大哥的底线一再退让,她可不希望又被叮得满头包。
  “戒指呢?”徐英白注意到她左手空空的。
  “喔,我挂在脖子上。”温容竹伸手掏出一条银练,上头果真有枚戒指。“钻石戒指太显眼,我怕同事会追问,所以就收起来了,不过我有把你放在心上喔。对了,晚上你想吃什么?”星期五他们向来都在外面解决晚餐。“好久没去第三者咖啡馆了,今天去那里好不好?”
  ……现在到底是谁在假公济私?
  他们说好晚餐在第三者咖啡馆解决,下班前半个小时,萧太太突然来找温容竹,她连忙带人进会客室。
  “妈,你怎么会突然来公司找我呢?如果有什么事要我做,打个电话告诉我就好啦,不用亲自跑一趟。”每回跟怀宁的父母见面,她除了愧疚,更有一份感恩他们的疼爱,她也觉得对他们很过意不去,却无力改变现实。
  “容竹,你已经很久没回家了对吧?”萧太太望着媳妇,一开口便让温容竹冷汗直流。
  “呃……妈,你在说什么,我很久没回家那要住哪里?我每天下班就是乖乖回家,不然你问怀宁。”
  她真的都乖乖回家,不过是回另一个家。
  萧太太垂下眼,叹了口长长的气,长到温容竹都快停止呼吸。
  “容竹,你不用帮着怀宁骗妈,我都知道了。”
  温容竹神色一凛,依然装傻。“妈,你知道什么了?”
  “知道你们的婚姻是假的,知道你现在跟你上司同居。”
  萧太太双手紧紧交握,脸上的表情除了无奈更有一份期待;期待自己的猜测是错的,期待一切全是她胡思乱想。
  两件事自萧太太嘴里吐出,温容竹听得惨白了脸色。
  “妈,你、你怎么会……”她紧张得话说得结结巴巴,就怕自己会成了坏了一锅粥的老鼠屎,然后郑大哥铁定骂惨她。
  媳妇慌乱的表情比她的话还要诚实,萧太太受到不小的打击,内心万分沉重却也只能接受,毕竟她已有心理准备。
  “不要小看女人的直觉,尤其是一名母亲。上回在百货公司看见你跟你上司在一起,我便有些起疑,不过后来想到你跟怀宁感情向来很好,我就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第二次在餐厅又碰见你上司,你上司一离开,你马上人不舒服,我那时便觉得不对劲,所以去问了你们的邻居,才晓得怀宁很少回家,你最近也没回去过,直到前天我跟踪你下班,才发现你已经跟别的男人住在一起。”
  关于媳妇的事情,儿子不可能不清楚,唯一的可能就是儿子默许这样的发展。
  她忘记那天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等回家以后,她想了一整天才终于愿意接受儿子这场胡闹婚姻,不是因为她有多明理,而是她其实很早就发现了儿子欲隐藏的秘密,那时她没戳破,后来看儿子也有跟其他女人来往便以为没问题,认为在儿子结婚之后,这秘密便永远都是秘密,怎料……最后秘密变成另一个谎言。
  “妈,我……”事实摆在眼前,任温容竹想如何掩饰都不可能了。
  萧太太在外人眼中向来都是灿烂夺目的,可如今遇上儿子发生这种事,她不免也心力交瘁,一脸无奈。
  她不断告诉自己对于儿子的事情仅能接受,要不然恐怕会失去儿子。然而,身为母亲,儿子爱的竟是男人,她的接受也只是一个暂时自我安慰罢了,若要出于真心的接受,也得花上一段时间。
  “你嫁给怀宁,一定很委屈吧?”对于温容竹的欺瞒,她能体谅。
  “妈,我一点都不委屈,怀宁对我很好,他只是、只是……”
  “只是不爱女人对吗?唉,我早就怀疑了。原本以为只要不戳破就会有一线希望,后来怀宁和你结婚,我也认为已经没事,不过现在看来只是让你们更辛苦而已。”
  萧太太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劝阻儿子,然而真的能阻止得了吗?儿子乖巧听话却非常有自己的主见,当时她出面就能真正解决?
  “妈,怀宁不是存心要骗你们,他只是不希望你们替他担心。”
  她岂会不明白儿子细腻的心思。“容竹,你为什么嫁给怀宁?”
  “我只是想帮他。”
  “那你自己的生活呢?万一我没有发现这件事,你们打算维持这个假婚姻多久?”她一直很喜欢这名可爱的媳妇,想到她为了儿子的付出难免心疼。
  “我们想维持五年,这样至少能有缓冲期……妈,我们只是希望你们能安心,然后再慢慢让你们接受怀宁的事情,真的不是有心要欺骗。”对英白愧疚,如今又要再愧疚一次,她愈来愈觉得欺骗不见得能解决事情。
  “辛苦你了。”为了儿子而赔上五年的青春,萧太太甚感无奈。
  “我一点都不辛苦。”真正辛苦的人绝对不是她。
  萧太太点点头,收拾起无奈落寞的表情。“这件事我会尽快给你一个交代,你眼你上司也就不用继续躲藏。”既然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她也不晓得要怎么责怪,因为她明白儿子不能说出口必定也过得相当辛苦,只是事实曝光了,接下来的路才难走,她这关还好过,丈夫那边就困难重重了,头疼啊。
  “爸那边……”
  “我会先跟他沟通,毕竟怀宁是我们的儿子,难道要隐瞒一辈子?这样我们都太辛苦了。放心,妈会尽快把这件事解决,不会再让你委屈。”萧太太拍拍她的手安抚。“容竹,这一年来谢谢你了。”就算要披荆斩棘,也不该再连累其他人。
  两人交换一眼,便不再说话。
  温容竹送走萧太太之后,心情依旧很沮丧,她完全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快就曝光。
  “容竹,怎么了?”等萧太太离开,徐英白立刻走进会客室。
  她相当懊恼。“我真的觉得骗人不好,不管是骗人的或是被骗的。”
  “本来就是。你婆婆知道了?”
  “嗯。”她点点头。“原来世界上不会有永远的秘密,妈知道怀宁的事情了。”
  “女人的直觉很厉害,别小看了。那现在打算怎么办,继续隐瞒?”
  “妈说会尽快解决这件事。”
  “这样很好,那你还忧愁什么?”他是巴不得他们立刻离婚。
  “妈还好沟通,爸就很固执了,我担心怀宁他们接下来会很丰苦。”
  “就算丰苦也是他决定走这条路必经的过程,你只是个局外人,用不着替他们操心。”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船到桥头自然直。下班了,我们去吃饭。”他可不希望让别的男人一直霸占住女友的心思。
  “万一没到桥头呢?”她还是很烦恼。
  “那就直接打直吧。”徐英白懒得在这话题上打转,干脆把她拖出会客室。
  温容竹想了想也是,现在事情发展至此已经不是她一个人能解决得了,最重要的还是在那四人身上,她真的快变成局外人了。
  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祈祷,祈祷所有人都能获得幸福。
  “英白,待会儿吃饱后再去买一点消夜,然后我们租几支片子回家看好吗?”
  以往为了怀宁和郑大哥,每回假日,她总是孤零零回到家,一个人面对偌大的房子,很寂寞,如今她的身旁也有人作伴,她感到无比幸福。
  “你还要吃什么?”
  “卤味、鸡排、豆花、蚵仔煎、水煎包,我暂时只想到这些。”
  暂时?也就是说等到了现场看到什么还能再继续买吗?
  “……我真好奇你到底有几个胃?”
  “就一个啊。”英白,你这问题太笨了喔。
  后话
  过了一年后,徐英白第三者的身分才正式宣告解除。
  虽然他有点不高兴,但至少比还要再熬三年来得好一点。
  有关郑宇泰和萧怀宁的事情进展如何,他压根不想管,因为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快点把女朋友娶回家,免得又节外生枝。
  从此以后,温容竹身分证配偶栏上只能填他的名字,他的配偶栏也是专属于她一人。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