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皇帝 上 第二十八章
  但,他的眼神很坚持,递出锦扇的手还悬在半空中,欲等到金石为他开的气魄让她不得不低头。
  好,她接下总可以了吧。
  从帘后探出一截藕臂,冉凰此才刚接过锦扇,李凤雏立即如风般卷进帘后,以恶虎扑羊之姿将她打撗抱起,随即扬步而去。
  她瞪大眼,开始捶他,「王爷、王爷,请自重!」
  「本王已经够自重了。」他语带埋怨,空出一手抓住她做乱的心手。「本王近日忙着国葬,你倒好,一点都不想本王?」
  「哪有?我也在忙啊,刚迁进太后的青鸟宫,很多东西都还没整理好,后宫还有许多事要打点。」她搬家搬得很累,还得要负责安抚后宫嫔妃,没他说的那么闲好不好!
  「全都打发掉不就得了?」一眨眼,他已抱着她回到金雀宫东北方的青鸟宫。
  「那怎么行?好歹都是有姊妹感情的,我怎能……欸,你在做什么?!」被安置在软床上,她急忙解释这几天的行踪,却听见吊诡的窸窣声。
  「脱衣服。」李凤雏回得理直气壮,手没闲着的褪去外袍。
  「这个时候为什么脱衣服?」她开始往后退,尽管明知道这个往后退的举动一点用都没有。
  「本王累了。」

  「那就早点睡吧。」乖,回摄政王府喔~
  他掀唇,笑得很邪气。「正要睡呢。」
  「王爷要在这儿睡?!」果然!果然不是她的错觉!
  「凰此,别忘了,这是你答应本王的。」他褪掉中衣,露出精实诱人的完美体魄,然后继续脱。
  「我哪有答应?」她失忆吗?为何一点印象都没有?
  况且,只是睡觉,不用全脱吧?冉凰此赶紧抓起被子遮眼,脸火速通红。
  他皱眉,「你答应过本王,只要本王让你得到足以保护李隽的权势,便允本王夜宿在你寝宫。」爬上床,温醇酒气随着他启口轻逸。
  「那是之前的事。」她抓下被子,据理力争。
  他眯起黑眸。「你是打算翻脸不认人?」
  「才不是呢,这是咱们先前说好的,可那是我还是贵妃的时候。」她很用力地强调。「我现在是太后了,不一样了。」
  以贵妃身份和他来往,就已经让她觉得自己像个红杏出墙的坏女人了,如今升格为太后,再与他如此露骨往来,她是要怎样母仪天下啦!
  李凤雏闻言,很忍耐的发言问:「哪里不一样?」
  「身份不一样啊。」
  「那又如何?」他哼着,硬是将她压上床。
  「王爷跟太后有染,这事要是传出去,你要我怎么教育隽儿?咱们得要身教,要不连他往后都废了宫中礼仪,这宫中制度要怎么维持下去?」她死命地抗拒,不让他吻上她的唇。
  「宫中制度与本王何干?」头一次被她拒绝,他恼火极了。「你以为本王为何要让李隽成为新帝?本王亲自辅佐他,你自个儿说,这是不是保护他的最好法子?你是不是该因此而感谢本王?」
  冉凰此听得一愣一愣,总算明白,原来他是来讨赏的。
  他以为这么做,她会很开心?天啊~「王爷!你想错了,我无意让隽儿成为新帝,我只是想保护他,你让他成了新帝,咱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很模糊,往后咱们要怎么在一起?」
  「那又如何?你刚才不是当着百官接下本王的锦扇了?」
  「什么意思?」
  他蹙眉。「……你真的不懂?」
  「我我……」一定要懂吗?「不管啦,反正你不可以待在这里,除非、除非隽儿答应!」
  她现在算是隽儿的娘,隽儿总不可能会答应的吧,况且他根本不知道他们之间的私情……唉,她这个太后是不是很失职?
  「你确定?」眯起黑眸,他突然笑得很坏心。
  莫名的打了冷颤,「当然。」只要隽儿点头,她就没话说,外头文武百官如何非议,她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等着。」李凤雏倏地下床,套上锦裤中衣,连外袍都懒得穿了,直接离开青岛宫,转向新帝的寝居神龙殿。
  途中他走过永雀殿,如他所料,丝竹声早已停歇,那就代表李隽已经回寝殿,走在长廊上,他伸手一挥,阻止太监通报,便有如进入无人之室般,一脚踹开神龙殿的门,就见内殿深处的床上有两抹身影立即分开。
  他勾唇,笑得浪荡慵邪。「摄政王给皇上请安。」噙满戏谑笑意的黑眸直瞅着很不自在的两人。
  这两人,一个自然是新帝李隽,一个则是则影。
  「皇叔……」李隽轻咳一声,忍不住叹气了。「已经很晚了,皇叔还不睡吗?」
  「谁是你皇叔?」他哼了声。
  「……摄政王。」他改口总可以了吧。
  「太后不让本王夜宿青鸟宫。」李凤雏开门见山地道。
  李隽无奈地抹了抹脸。「既是太后懿旨,朕也不便干预。」
  「喔?是这样子的吗?」撇唇,他望向另一个身影。「则影。」
  「……属下在。」
  「随本王回府,陪本王睡。」他冷哂。
  「慢着!」李隽急急阻止。「摄政王,你要则影……陪你?!」
  「不成吗?则影是本王的男妃,他不陪本王睡,难不成要陪你睡?」李凤雏笑得很可恶。
  李隽看着他,整个人很无力。「朕明白了,朕立即拟召,就交由摄政王送去给太后吧。」他认了!
  砰的一声,李凤雏踹开青鸟宫大门,迅速来到冉凰此面前,亮出刚出炉、正烫手的圣旨。
  「太后,你要自个儿详读,还是本王宣读?」
  从被子里探出头,冉凰此哀怨地瞪着他,很认命的起身,接过圣旨,只见上头龙飞凤舞的字体写着——
  太后,母妃在世时曾与朕谈起,若他日太后想与摄政王结为连理,必得顺太后之意,遂朕乐观其成。
  哇,有没有这么开明的皇帝啊?竟然鼓励太后红杏出墙?!
  她在心里唉唉叫,有点开心又有点愁,心情非常五味杂陈,而后又瞥见后头还有一段字。
  方才摄政王在殿上跳的八德舞,乃是皇朝男子向心爱女子索爱之舞,接过锦扇后,便代表女子芳心已属。
  看到最后,她的双眼几乎快要黏在圣旨上了。
  「你阴我?!」在文武百官面前向她递扇,而她这糊涂天真的小兔便傻傻跳进他设下的陷阱里了?!
  「谁阴你了?嗯?」
  「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种事嘛,这还不算是阴我?」骗她这个外来客,他很过瘾吗?
  「你为何不知道?皇朝上下就连孩童都知道的事,为何你会不知道?」他慢条斯理地爬上床,准备要好好惩戒这不知人间险恶的小兔子,要将她里里外外啃得干干净净。
  「啊,就、就是……」能说吗?要说吗?
  「嗯?」他强压上她,把圣旨丢到一边,扯开被子,才发现她竟不着寸缕,眸色登时转沉,心情马上变好。「原来你在等本王?」
  「我、我哪有等你?快点盖上,我好冷。」她一把抽回被子,顺便把脸蒙上,觉得自己很丢脸。「真是的,为什么这时节还这么冷呢?」
  冬天时还有火盆,勉强撑得过去,可是一入春后,宫里就会把火盆全都撒掉,她好可怜。
  「……凰此,你到底是打哪来的?」扯下被子,他吻上她的唇。「皇朝终年冰冷,为何你会不知道?」
  这一点,他老早就觉得古怪。
  初见她时,她把自己包成颗包子似的,这一点,便非常不寻常。
  冉凰此瞪着他,最后叹气,主动献吻,生涩的技巧笨拙又可笑,偏偏勾得他起心动念。
  「罢了,你打哪来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你在本王怀里,你是本王的人,这就够了。」她不说,他也没兴趣细论,现在,他只想要好好爱她,想要将她嵌入体内,狠狠占为己有。
  殿内,缓缓热起,冉凰此身上泛着薄汗和诱人霞彩,偎着他,用他的热袪走她的寒,她知道,这个男人很爱她,所以她愿意为他留下,直到……必须离开的那一天。
  注:相关书籍推荐:
  1、金雀皇朝之一《地下皇帝 上》;
  2、金雀皇朝之一《地下皇帝 下》;
  3、金雀皇朝之二《奴儿女皇 上》;
  4、金雀皇朝之二《奴儿女皇 下》。
  5、金雀皇朝之前传《小满皇后 上》。
  6、金雀皇朝之前传《小满皇后 下》。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