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你一回 第十章
  「书茴,最近还好吗?」江伊君替大家倒好茶,不敢太明显地打量着范书茴的气色。
  一群同学再次聚会,美其名是联络感情,事实上是放心不下刚遭逢感情挫折的范书茴。
  「还不错。」知道同学们意指为何,范书茴也只能苦笑。「我努力不去想太多,时间久了,应该就会自然遗忘了吧?」
  人不都是这样的吗?许许多多的记忆总会消失在时光的洪流之中,她相信自己能彻彻底底忘了赵书元这个人。
  「哇,妳居然会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我看妳根本一点也不好。」苏荃直截了当地戳破她的平静假象。
  「闭嘴啦!」方恋昭拍苏荃一记,受不了她的白目言语,看不出来范书茴是在强颜欢笑吗?她还狂掀人家伤口。
  「别理她。」她朝范书茴说道。「她白目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我知道,所以我很习惯。」范书茴轻轻笑了。「妳们不用担心我了,我真的没事。」
  「谁敢保证啊?」苏荃一点也学不乖,完全不管自己的嘴巴。「人家常说,老房子越是烧得快,像妳这种平常正经八百完全不捅楼子的人,一出事肯定都是大条的。」
  「妳闭嘴!」这次不只方恋昭,连江伊君也忍不住同时出声了。
  「我是实话实说啊!」苏荃耸耸肩。「难道妳们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吗?要不然干嘛没事就约出来磕牙,问她过得怎样?」

  方恋昭和江伊君脸上黑斜线直掉,她们的确是很担心范书茴过不了这一关,怕钻牛角尖的她会出事,可是也不用像苏荃这样,一点也不修饰就直说出来,懂不懂说话的艺术啊?
  「没关系的。」范书茴连忙出面打圆场。「其实我都知道。」
  知道同学的关心,也很感谢。
  「我不会有事的。」她笑着保证。「如果我不能保持理智的话,当初就不会跟他提出分手了。」
  就是太理智了,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痛苦。
  「可是我觉得……」苏荃还想发表意见,就被方恋昭捂住嘴。
  「妳吃妳的蛋糕就好。」再让她说下去,搞不好本来没事的人也会被她伤到想去自杀。
  「书茴,妳会后悔分手吗?」看着范书茴脸上那抹无法遮掩的落寞,江伊君细声问道。
  谈恋爱,不是本来就该丧失理智地全心投入吗?像范书茴这样思前顾后,会不会反而失去了原有的幸福?
  可是这念头,江伊君只敢在心里想,不敢讲出来。
  「后悔?」范书茴低声重复,突然想到那天晚上赵书元的不期来访。
  他那天来,究竟是想做什么呢?认识这几个月来,她还没见过他那副模样。
  可是……想到自己的拒绝,他似乎很受伤。
  「书茴?」看她突然不说话,江伊君倍感抱歉。「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乱问妳。」
  人家都分手了,再来问这个有什么用呢?她真是的!
  「没有,我只是在想。」在想这混乱的一切,想着自己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只是越想,我似乎越迷糊了。」也许爱情就是如此吧?越是想看得透彻,却只是更陷入迷雾之中。
  「妳是指妳后悔了?」白目苏荃再次发威。
  「也不是说后悔,我只是突然想到,我自己害怕受伤,所以转身就逃了,这样对他来说,是不是也伤害了他?」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吧!想起两次分手后见面,他似乎都不是很愉快。「我不想伤害他的。」
  「可是妳也不想受伤啊!」苏荃很顺地接口。
  「妳闭嘴!」方恋昭真想打晕苏荃,「妳让书茴好好讲完行不行?」
  好不容易她肯主动提起,这女人却在那边猛打岔!
  范书茴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三个人都沉默着,方恋昭和江伊君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苏荃则是被威胁不能开口。
  「也许我真的后悔了吧?这阵子我真的满难熬的。」在关心的同学面前,范书茴终于松口了。「我总是会不期然地想到他,以往和他在一起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像电影似地不断在我脑海里播放着,越是告诉自己不能想、不该想,却怎么也没办法不想。」
  江伊君握住范书茴的手,以示支持。「书茴,其实妳很爱他。」不爱的话,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我知道。」范书茴笑得很无奈。「可是只有爱,不够的。」
  再次听见这个理论,方恋昭还是无法理解,「我是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大问题,可是看妳这副模样,说不定不分手妳还比较快乐。」
  上次看到那个男人,似乎一点也不想分手啊!两个明明就还有情意的人,为什么一定要搞得这么悲情啊?
  她的话像把利箭,射入范书茴脑里的五里白雾之中。她不禁开始思考,难道她真的做错了?
  为了可能发生的不幸,放弃了眼前的幸福,是不是有点可笑?
  她心中的决定,在这一刻开始动摇了。
  她该怎么做?
  *** 满庭芳独家制作 *** www.mtfcn.com ***
  「书茴姊,妳的手好巧。」由镜中看着身后的人神速地替自己做好造型,赵凤心讶然惊叹。「妳好厉害。」
  范书茴只是笑笑,手上的动作不停。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不对了,明明知道应该远远地躲开这场婚礼,却又拗不过赵凤心的要求,破例答应出席也就罢了,还担任她的新娘秘书。
  也许,她心里还是希望能见到赵书元吧?可是明明就不应该的。这种矛盾的思绪反复煎熬着她,让她更加不明白自己究竟想要怎么做。
  婉拒了赵凤心提出的观礼邀请,范书茴独自待在新娘休息室里,就怕一出去就会看到不该看的人。
  她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他。
  今天是个好天气,就像赵凤心给人的感觉一般,望着窗外温而不骄的阳光,范书茴却依然觉得冰冷。
  开门的声音惊动了她,她扬起笑容转身,以为是赵凤心回来换装,却意外地见到了赵书元。
  「你……」怔然地看着他,她不知道是喜是忧,做不出任何反应。
  「妳穿这样很美。」赵书元毫不吝啬地赞美,目光流连在她刻意打扮过的模样。华贵的紫色长礼服衬得她的身段更加美好,也很符合她的娴静典雅,脸上的彩妆也较平日的淡妆不同,更加强调了她睿智的眉眼。
  「妳应该常这样穿的。」老是见她帮着别人打扮,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一面。
  范书茴看着赵书元,吐不出任何话语,更害怕一开口,就是向他坦承自己后悔下了分手这个决定,自己还是很想跟他在一块……
  那是个可以预见的悲剧,她不能让自己陷入。
  「为什么都不说话?」赵书元缓步走近范书茴,高大的身躯带着迫人的气流,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脸上所有的细微表情。「高兴看到我吗?」
  「不……」范书茴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与理智,虚弱地想撑起疏离的假象。「我们不应该……」
  赵书元没让她说完,反正自己一点也不想听。
  他无视她的拒绝搂起她,顺从自己渴望地吻上她,纡解两人分离这么些日子以来的寂寞。
  双唇被他封住的剎那,她原本推拒的手变得虚软,他熟悉的男性刚强包围住她,令她再也无法思考、无法言语,只能沉醉在他唇瓣温柔的含吮中……
  她真的好想他,真的好爱他……
  她的柔顺依附也让他忘了一切,只是尽情地吻着她,在她为自己轻启红唇之际,将舌尖侵入她口中,与她忘情纠缠。
  名义上已经分手的两人,却都毫无保留地释放出自己的热情,紧紧相拥,恣意回应。
  双双倒在长沙发上,赵书元不断吻着范书茴,吻得又深又重,像是隐忍了许久,怎么也没办法停下。
  「不行……」范书茴被吻得全身虚软、几乎喘不过气来,但是在一时的激情过后,理智却也回笼。
  「我们分手了。」而分手的男女,不应该做这种事。
  「我不同意。」他霸道地宣示,这也是他出现的原因。心里知道应该先停下这一切,好好地跟她谈一谈,可是一见到她衣衫凌乱、气息不稳的娇柔模样,他原先拟好的「计画」全被打乱了。「我们不分手了。」
  他像是催眠般地在她耳边低语,灵巧的舌尖舔弄着她敏感的耳垂,不接受她的拒绝。
  「别这样……」范书茴娇羞地缩着脖子,想闪躲他那炽热狂肆的挑逗。
  她的耳后特别敏感,他也很清楚,这举动分明是故意的。
  「偏要!」听着她的娇喘,赵书元满足地露出笑容,不安分的大手一把拉下她的削肩礼服,露出诱人的胸脯。
  范书茴不由得倒抽一口气,急忙想遮掩,他却快她一步。
  「我好想妳,别拒绝我……」他带点心痛地低喃,有效制止了她的反抗动作,她怔然地回视他深情的凝视,说不出话来。
  他这样的表情,教她如何拒绝?
  更别说,她心里其实一点也不想拒绝!她其实根本不想离开他,她也很想他,她心里还是爱着他!
  在他无声的请求中,她融化了。就当是一时放纵吧,她不想再假装坚强了!
  她伸出双臂主动将他搂向自己,赵书元的眸子瞬间变得深邃如海,唇边漾出了笑意。
  「书茴……我的书茴。」他再也忍不住用双唇膜拜着他的女神,由她艳红的唇瓣一路向下.......
  激情过后,是一阵沉默。
  范书茴红着脸打理着自己的妆容服饰,不敢回想方才发生的一切。
  「还想躲我?」一把搂回她,赵书元对于她这种态度很不以为然。「经过刚才的『热烈』,妳还想离开?」
  要是她点头的话,他恐怕会怀疑是不是他方才的表现不够勇猛?
  范书茴不语,她的确是无法再欺骗自己,但是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她的顾忌依然存在,不会因为两人的热情而有所改变啊!
  「妳明明就还爱着我,也舍不得我,没有我也是一副失神落魄的模样,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赵书元越讲越不服气,被她的沉默搞得心神不定。
  「书茴,妳看着我。」坚持地抬起她的小脸,他真的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我认输了。」向来好胜的他,真心地说出这句话,他完全被这女人彻底打败了。「我不要分手,我再强调一次,我不会放妳走!」
  「那就别分手吧!」范书茴露出笑容,却吓到了赵书元。
  「什么?」原本准备了一大堆条款准备来跟她「详谈」,好好地割地赔款请求她的回心转意,没想到才说了第一条,她就答应了!
  那他强拉下脸,去跟小妹请教来的那些丧权辱国协定呢?都派不上用场了?
  「我爱你。」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即使我们之间没有未来,但是也许我该改变一下我自己,只求现阶段的幸福。」
  也许是她太过悲观、太过保守。现代人的恋情,哪还有什么长远规画?这么说来,该改变的或许是她。
  「虽然……」虽然两人最后还是会走上分手一途。「但是我们就让时间来决定吧!」
  自己故作坚强地提出分手,但却一点也没有变得更快乐,那何必呢?就像他说的,只是折磨彼此。
  如果继续在一起,也许两个人还能拥有更多的美好回忆,让她以后独自一人时可以细细回味。
  「让时间来决定?」赵书元瞇起眼。「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就能决定,用不着交给时间!」
  范书茴再度低头,没有回答。
  「我真是……」将她捉到自己腿上,赵书元真是搞不懂她。「妳到底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啊?难道妳从来没有想过,我会为妳而改变,然后一辈子就只要妳一个人吗?」
  「你会吗?」范书茴何尝不如此希望,但是事实上,这种事可能发生吗?
  「当然会!」见她倏地抬头,眼底写满不信任,赵书元勉强捺住性子,决定还是把那些丧权辱国的条款拿出来念,以博取她的安心。
  「我现在就能告诉妳,我对妳是认真的,而且经过这一次的事,我也仔细想了很多,不管妳对我们的未来有什么想法规画,我一概都接受,这样可以吗?」够大方、够配合了吧?
  「你说什么?」范书茴一脸不可置信,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转变这么大。「你不用为了我,勉强……」
  「不勉强!」他迅速打断她,以免她又说出一堆会让他吐血的话。「我说的都是真的。」
  「怎么会?」范书茴很不给面子地低叫。「你明明就是……你的作风……」
  「停!」他干脆一把掩住她的小嘴。「不要再把我那个笨蛋妹妹跟妳说的浑帐话再拿出来播放一次,不然我很怕她的婚礼会变成她的忌日!」
  一想到她捅出来的楼子,赵书元就很想冲去会场给她一顿好打。
  嘴巴被捂住,范书茴只能以目光制止他。
  「我知道,我不会那么冲动。」赵书元保证。「我再跟妳说一个秘密,这阵子,我几乎晚晚出去跟朋友混……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嘛!」
  看着她的大眼泛起伤感,他连忙收回乎抱紧她,吻着她的嫩颊。
  「听我说完嘛!」千万不要又误会了啊!
  「我虽然每晚都出去玩,可是那一点也引不起我的兴趣了。」他已经厌倦那种生活了。「我整颗心全部都悬在妳身上,坐在那也只是喝酒,连跟他们说话闲聊都懒,至于自动靠过来的女人,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只要一想起都是这样妳才会选择离开我,我就忍不住摆脸色给她们看,顺便要她们闪远一点。」
  听完他的自白,范书茴瞪大眼,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看出她的怀疑,赵书元撇了撇唇。「为了妳,我甚至还主动回家去让我那不肖妹妹取笑,只为了打听妳的近况。」
  「我不知道……」赵凤心都没跟她提。
  「不然妳以为她为什么会死缠活赖地把妳拖来这里,还不是我拉下脸拜托她的。」为了有机会跟她独处,他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你……」范书茴感动地靠在赵书元的胸膛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么高傲不肯认输的他,居然为了她向赵凤心低头……
  也许,自己在他的心目中,真的已经很重要了。
  「妳现在知道我有多『认真』了吧?」赵书元刻意强调「认真」二字。「所以不要再一副弃妇模样了,事实上,我才是被抛弃的那个人。」
  「对不起。」范书茴轻声道歉。「我只是……」
  「我知道,是我的错,我让妳没安全感。」现在不管什么罪名他都认了,只要她不要想着要分手。
  「不过妳要试着相信,我的爱情已经因为妳而觉醒了。」以往的他,的确不明白什么是爱情,与女人交往充其量也只是打发时间宣泄欲望罢了,从来不用心也不重视,可是她不一样。「套句凤心的话,我开窍了。」
  范书茴破涕为笑,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我很高兴。」
  「那就好,不枉我这次把脸丢得那么彻底。」他的话声有丝无奈,可是在见到她的笑容后,也变得微不足道了。「好啦,为了怕妳还对我的真心有所怀疑,我们出去吧!」
  「什么?」她瞪大眼,不明白他的真心跟出去有什么关联?
  「证明给妳看啊!」赵书元说得理所当然,搂着范书茴就往外走。「我那个不肖妹妹说,女人很重视一些『意义象征』,趁着今天主要的人都在,我们一起办完。」
  「你在说什么啊?」范书茴越听越迷糊。
  「我在证明我对妳是认真的啊!」赵书元一副「妳怎么不懂」的样子。「所以趁着今天一堆亲戚都在,我要把妳介绍给他们认识。」
  这样,够认真了吧?
  「什么?」范书茴震惊地停下脚步,却被赵书元半搂着前进。「我……我还没有心理准备,我不要……」
  她仓皇摇头,怎么也没想到才刚复合,下一步就是去见他的父母亲戚。一想到那阵仗,她脸色不禁苍白。
  赵书元低头看着范书茴忐忑不安的模样,有种报复的快感。
  他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得像是恶作剧得逞的恶魔。「宝贝,妳逃不掉了。」
  为了不再失去她,他一定要很「认真」!
  如她所愿。
  尾声
  和所有的人打完招呼后,小俩口甜蜜地躲到了会场一角,准备好好「谈心」一番。
  「其实,没我想象中的麻烦嘛!」赵书元笑得开怀,想到方才的画面就觉得有趣极了。
  原来,向自己的家人介绍女友,可以让人这么有快感啊?
  光看到爸妈脸上流露出的满意表情,他就忍不住骄傲。
  范书茴看他一眼,感受完全不同。「下次别这样,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完全是赶鸭子上架,更不用提两人先前在新娘休息室里面做了些什么,她真的好怕被人看出来。
  看着她羞红的脸,赵书元目光一闪。
  「妳是想到什么去了,表情这么暧昧?」他明知故问,故意闹她。「对了,我一直忘了跟妳说,妳礼服的暗扣忘了扣上……」
  他话还没说完,范书茴已经爆出低叫。
  「天啊……」她居然这样「衣衫不整」地在众人面前闲晃,甚至去见他的父母?天啊,她没脸见人了!
  慌乱地扭着头想看看自己的「惨状」,无奈徒劳无功。
  「好了,别那么紧张嘛!」赵书元一把搂紧她,不再让她乱动。「我跟妳开玩笑的,妳全身上下完美得很。」
  「你……」范书茴瞪大眼,气得想打人。
  「难道妳看不出来,我家那堆人有多欣赏妳吗?」一句话马上转开了她的注意力。
  「真的吗?」她很难不在意。
  「当然是真的。」俯头亲她一记。「他们私下都还在说,妳有多了不起呢!」
  「我?了不起?为什么?」
  赵书元看了范书茴一眼,不想费事地解释她可是他第一个带回来、介绍给家人的「女朋友」。
  「因为,妳让我主动认输啦!」光是这点就很了不起了。
  更不用说,她成功收服了一颗浪子的花心。
  「我爱妳,了不起的小姐。」
  范书茴抬头,笑了。「我也爱你,不服输的先生。」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