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之心 第十章
  看完日报的赵湘柔松了一大口气。
  她主导的品牌秋冬大秀非常成功,报纸上全是歌功颂德,版面很大,所有到场的名媛跟影星全有着美丽照片面世。发表会之后的预购也是盛况空前,勾选单像雪片一样收回来,副总、营销经理都笑眯了眼。
  不过,这不是她注意的焦点。
  翻到影剧版,斗大的字眼宣示著名模跟企业家深夜出游、吃消夜被拍到、温馨接送情之类的。照片超大,里面颜色鲜艳的保时捷休旅车抢眼到不行,简直是免费的广告。
  “哼哼……”赵湘柔把每个字都详细读完,心情非常好。
  这才是她老爸应该做的事情。
  “赵小姐,外找。”从她断断续续接手各种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之后,公司里大家对她的态度己经客气很多很多,连接待小妹都对她好声好气了不少。
  不过,这样甜蜜的叫唤声,让赵湘柔警觉地抬头。该不会是她父亲--
  或是金城武--又大驾光临了吧?
  结果还真的猜对了,又是她老爸。
  “有何贵干?”又是被宠坏的骄纵女儿的标准表情,赵湘柔起身走过去,口气冷淡。       ^_^w w w . t x t 4 5 6 . c n ^_^

  “柔柔。这次你一定要帮爸爸。”赵董事长一身黑色毛料风衣,乍看仿佛是哪个电影明星似的,一脸焦虑地望着女儿。“中午陪爸爸一起吃饭好不好?”
  “为什么?”不为所动。
  “因为,今天要跟……很重要的人吃饭。我……反正你陪爸爸去一趟。”
  眼看已过半百高龄的父亲紧张成这样,赵湘柔只想冷笑。若是商场上的来往饭局,她爸可从来没紧张过;而跟绯闻对象们吃饭更是谈笑用兵,如今的慌张,说明了今日饭局的对象,真的不同凡响——
  她偏偏刚好知道是谁。“厉文颢是跟您约今天?”
  “对。”
  当然不是跟厉文颢吃饭要这么紧张。她已经先听说了,这次,是厉文颢主动安排母亲跟赵董事长聚餐。
  “爸,您又不是第一次跟江阿姨吃饭,何必这么紧张?”
  “你不懂。之前都是谈文颢的事,而且我通常有女伴,厉先生也会在场。但现在文颢的爸爸都过世了,我又没有人陪我去……”
  “没人陪?那今天报纸上的名模……”
  “那个只是普通朋友。”口吻完全是偶像明星的规格。赵董事长急得额头都出汗。“柔柔,陪爸爸去好不好?”
  一个已经迟暮的平凡女人,在多年以后,还能让花名在外的赵董事长如此慌张,赵湘柔忍不住在心里叹息:江阿姨,真的了不起。
  “好吧。不过我中午休息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喔。”
  “没关系、没关系,我派车送你回来。”
  父女俩相偕离开,一路上,赵董事长的心情一点都没有缓解,紧张得犹如第一次约会、相亲的年轻小伙子。赵湘柔冷眼旁观,不做任何评论。
  厉文颢这次不知道葫芦里卖什么药,她严重怀疑其中有利益交换--
  比如要赵董事长放弃罗可茵,就安排他跟母亲见面叙旧、帮忙撮合两人之类的。
  但,不管赵湘柔怎么逼迫质问,厉文颢就是笑而不语、莫测高深的模样。
  “你真的不怕我爸又开始狂追江阿姨?”赵湘柔问过他。
  厉文颢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不怕。”
  到了赵氏的招待所,自然有服务人员上来招呼。他们走进餐厅,厉文颢他们己经先到了。
  江阿姨还是一如记忆中风姿绰约、气质出众的模样。她的短发也已经有些花白,却完全没有染,任其优雅地展露年岁。她看见赵氏父女,便漾开一个亲切的微笑。
  “江阿姨。”
  “湘柔,好久不见。越来越漂亮了。”江阿姨亲切招呼。“英展,你还是一点都没变。最近好吗?”
  赵董事长已经多年没有人直接叫他的名字,一时之间,平日商场上谈笑风生、把妹时的翩翩风度,全都像从窗户飞走了,荡然无存。他成了以前那个爱慕学姐的小学弟,只能傻傻望着佳人,说不出话。
  “请坐,别老是站着。文颢,倒茶呀。”江阿姨倒成了主人似的。
  待众人坐定,赵湘柔在桌下伸手轻拉了拉身旁人的袖子,投过去一个疑惑的目光--今天,到底为什么要聚餐?
  厉文颢只对她笑笑,俊挺的脸上丝毫看不出蛛丝马迹。他也用目光示意要她稍安勿躁。
  江阿姨举起了热茶的茶杯。“今天是文颢提议的,说要一起吃顿饭,我想也是应该。这几年谢谢你们照顾文颢,我都没有机会好好向你道谢。”
  “没、没有的事。文颢也很有才气,而且,他、他也很照顾湘柔。”
  赵董事长有些结巴。
  奇怪,气氛不太对劲?
  “是呀,孩子们可以处得这么好,我也很开心。”江阿姨笑眯了一双长长的凤眼。“那我想我就直说了--”
  “妈。”厉文颢怡然打断母亲的话。“不等人到齐了再说吗?”
  “也是。不如等一下好了。”江阿姨点头赞成。
  赵氏父女一头雾水。“等人?”“还有谁要来?”
  解答在五分钟之后出现。一个略略驼背、一身旧西装的男士匆忙进来。
  他年纪也不小了,满头华发,看似银行主管或公务员,一现身便忙不迭地道歉。“抱歉抱歉,我来晚了。这个路我不太热,门口的工作人员又不让我进来。”
  “你打个电话嘛,文颢就会出去接你了。”江阿姨笑着说,一面亲昵地招呼他坐身旁。“先喝点茶,看你赶成这样。”
  赵董事长跟女儿的眼睛都差点凸出来。瞪着那位好好先生。
  “我来介绍。这位是赵董事长。”厉文颢这才慢条斯理地开口,比了比刚进来的男士。“这位呢,是何先生,我的继父。”
  哐琅!赵董事长手上的茶杯掉到桌上,目瞪口呆。“你说他是你、你、你的谁?”
  “继父。”厉文颢绝对是故意的,他笑吟吟说:“家母跟何叔叔去年结婚的。他们很低调,所以没有请客,也没让大家知道。”
  青春梦在一瞬间粉碎!虽然早已男婚女嫁,但气质高雅的学姐倩影留在他心里太久太久,无法抹灭。当两人都再度恢复自由身,却又再度错过……这样的遗憾,竟是如此深重。
  赵董事长的脸色真正精采。先是胀红,然后转成一种奇异的土色。在那一剎那,说真的,赵湘柔还满同情自己父亲的。
  “文颢的意思是,我们双方父母先见个面、聊一聊。我想也是应该……”江阿姨还絮絮说着话,不过刚从天堂掉到地狱的赵董事长显然什么都没听进去,还沉浸在自己的悲情气氛中。
  但赵湘柔耳朵很尖,她已经听出状况有异。
  “至于他们年轻人决定怎么样,我们都愿意配合。如果要照传统的做法,是不是先看个日子……”
  “等一下。”赵湘柔赶快喊停。这出戏唱得荒腔走板,她头都痛起来了。“江阿姨,我们在讨论什么?选什么日子?”
  江阿姨被这么一拦,突然傻住。
  厉文颢则按住赵湘柔的小手,温和劝慰:“今天是大人聚会,我们不要多说。让他们自己聊就好了。”
  “可是这不对……”
  “咦!你们还没达成共识吗?”何叔叔奇怪地提问:“不是说只要问一下赵董事长的意思就可以了?”
  “是的。董事长,您的意思怎么样?”
  “我?”失魂落魄的赵董事长哪有精神多说,还以为只是在讨论点菜,挥挥手。“我没有意见,随便你们好了。”
  “那就谢谢董事长。”厉文颢绽开一抹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奸计得惩的诡诈笑法。赵湘柔狠狠捏了一把他的大腿。
  “赵董真是用心良苦,我代文颢谢谢赵董--”厉文颢的继父对着赵董敬酒,很佩服地说着:“当年就看准他们有缘分吗?是故意特别安排他们在附近读书,好培养感情的,对吧?”
  “呵呵……对,什么都对。”赵董事长完全放弃了。
  越说越离谱,赵湘柔手下就越狠劲;而完全没打算解释的厉文颢是条铁铮铮的汉子,大腿都快被捏下一块肉了,表情依旧怡然自得,不以为忤。
  吃完这顿饭,赵董事长老了五岁,赵湘柔火大到消化不良,堪称是赵氏父女的鸿门宴。而始作俑者也好不到哪去,走路有点跛。
  “你这小人。”在门口大家准备分头离去时,她咬牙切齿低声对他说。
  “谢谢大小姐的夸奖。”他趁机俯过去,在她粉颊上偷了一吻。
  在长辈与外人看来,完全就是厉文颢被美丽骄纵的小姐迷得神昏颠倒状。其中的巧妙,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布局到最后,关键的一击,打得漂亮。
  大获全胜。
  * * *
  之后。
  时序隆冬,美国东岸有大风雪来袭。
  纽约甘乃迪机场因天候关系,班机起降大乱。而因为正值新年假期,大家都要赶着回家团聚,机场到处都是携家带眷、行李大包小包的旅客,行程严重延误,抱怨四起,人声鼎沸有如菜市场一般。
  赵湘柔也被卡在机场,动弹不得。
  她独坐在候机室的角落,膝上摊着厚厚的文件数据,一手翻阅,一手还忙碌的写着笔记。
  某竞争品牌的大秀在香港举行,采邀请制,从台湾接送人到机场就全部使用奔驰S级房车,还包下了航空公司商务舱,到香港住的饭店当然是五星级,至于秀的本身嘛……哼哼哼。
  “最好是全部都能赚回本啦。”她冷笑数声,像武林高手一样,吸取对方招数的精华,加以融会贯通。他们本身品牌的活动也紧锣密鼓筹划中,最近正是她忙到不行的时候--
  “对不起,小姐,我可以打扰你一下吗?”漂亮的英文。
  她连头都没抬,恍若未闻。
  “小姐,讲英文吗?”对方继续,还索性在她身旁蹲下。
  赵湘柔还是没反应。
  “似乎不会英文?真可惜。”那是一个有着灿烂金发、碧蓝眼睛的年轻帅哥,试图要跟赵湘柔搭讪,边说还边比手划脚,指指自己,又做出喝咖啡动作之后,比着候机区外面的方向,试图要跟不会说英文的东方美女沟通。“咖啡?跟我去?一起喝?”
  “不,咖啡因让我头痛。而且,怀孕的女人不能喝咖啡。”她看他一眼。哪里不会说英文!英文腔调漂亮又流利。
  “呃,抱歉打扰了。”即使如此,但孕妇没什么好搭讪的,洋将一听,立刻逃之夭夭。
  赵湘柔吐了吐舌头。她说得没错,怀孕本来就不该喝咖啡,这是事实。
  只是,她又没有怀孕。
  已经在这里从下午等到晚上,搭讪人数继续往上攀升。她穿着乳白色外套配烟管牛仔裤,显得身材窈窕、腿又长;那头如云的乌亮秀发吸引太多人注意,加上她嫩白如牛奶的肌肤、如画的眉目、菱形的小嘴……光坐在那儿都像艺术品,也难怪中外人士趋之若骛,不停的来打扰她工作。
  但这个东方公主般的小姐,好高傲啊,都不理人不说,对杂音好像完全无感,可以躲在自己的角落里,与外界隔离--
  只见她在闹烘烘的环境噪音中,突然像被针刺了一下,然后迅速翻找出包包里的手机。
  那么微弱的声响,她却听见了。
  “喂?”表情在一剎那间变了,整个柔和下来,小脸像是开始发光一样。她握紧手机,低声呢哝起来,看得旁观者都快醉了。
  可惜她讲的话,不甚甜美。
  “对啊,还在等。已经延误了八小时,今天大概要在机场过夜了。”
  她嘀咕着。“还不就是这鬼天气,外面积雪听说已经要破十寸了。这都是潘至坚的错。他怕死不肯来,就硬要我帮他来正刮大风雪的纽约出差;其实他根本不用怕,好人才不长命--”
  对方叹了一口气。赵湘柔若不是千金小姐,大概早就被打死了。
  “那你在做什么?”低沉嗓音宛如醇酒,很舒适。
  “还不是在工作。”她闷闷地说,望着膝上摊开的一张张斑斓彩照,以及密密麻麻的记事本。接下来要直接飞去米兰,然后到巴黎,才能回台湾--
  “汪汪!”电话那头传来狗吠声。
  赵湘柔突然胸口一阵酸涩,她咬住下唇。
  好想看到菲菲,好想带它满山乱逛,好想好想。
  “你在……啊,手机没电了!”听到哔声,她慌张地坐直身子,只想再多听一会儿熟悉的声音。“菲菲,菲菲在那里吗?你们……”
  “不要急,你包包里--”徐缓的嗓音才讲到一半,整个断讯。
  握着整个屏幕黑掉的手机,赵湘柔愣住。
  这是历史重演吗?
  当然不是。即使她让历史重演,也有人不准。
  打开随身的旅行袋,里面整理得超有条理。一个小袋里装了电池、备用电池、备用电池二号……全都是充饱电的;当然还有旅行用充电器、变压器、万能转换插头……简单来说,有个熟知她个性的人早已经帮忙准备好。
  只要选颗电池换上,手机立刻又是一尾活龙。三分钟内,爱的联机重建。
  “好了,刚刚电池没电了。”
  “你有带好备用电池吗?”厉文颢在那头问。
  “当然有。出门前你都帮我检查过N遍了,哪可能没带。”她无奈说着,把那头的厉文颢逗笑了。
  菲菲也跟着汪了两声。
  “菲菲很想你。它刚出门前,一直在你的房间门口绕,以为你还在赖床,要找你去散步。”厉文颢悠悠报告。“董事长跟它玩、想拍它的头,结果差点被它咬一口。”
  “做得好。我的狗就是这么聪明。”赵湘柔得意极了。
  厉文颢微笑。
  想象他微笑的样子,含蓄中带点笃定,漂亮的单眼皮眼睛微微眯着。
  她好希望他就在面前,她的指尖可以轻轻滑过他挺直的鼻粱,滑过他微笑的唇,到达光洁的下巴。而他总是会握住她的指尖,轻轻一吻。
  好小的动作,在此刻却让她想得全身发疼。
  “那你现在在干嘛?准备要出门上班?”因为好想他,所以问话闷闷的。
  “我在等你。”他淡淡回答。“等你回家。”
  “汪汪汪!”,菲菲也在等。
  即使是在外面风雪大作、酷寒刺骨的异国,因为有这通电话,因为有他的心陪伴,独自旅行的赵湘柔还是全身暖洋洋,笑容温柔得有如春天提早来临。
  充满了电之后,继续上路。
  然后,就要回家--永远有人在等她的地方。
  全书完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